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负如来不负卿+番外 作者:青宇是我孩子气的神/阿气啊

字体:[ ]

 
 
《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青宇是我孩子气的神/阿气啊【完结+番外】
原创  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神话  美人受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文案: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高冷禁欲圣僧攻X天真善良桃花妖受
不喜误入
(此文我在微博发过,现在整理好后在此完整发出来,文笔不好见谅。)
 
(微博标这篇文是(青宇同人),“青宇”是指现实中的王青和冯建宇,龙马标的是原创,分类以龙马为准分的。)
 
(一)
 
“求大师饶命,奴家愿做牛做马服侍大师左右……”
 
跪伏在地上的女子颤抖着细瘦的肩膀,乌发凌乱的披散了一地,娇艳的脸上满是祈求,这般模样恐怕天下没有哪个男子能够不心生怜惜。
 
然而她面前的青年僧人却面沉如水,高大的身体如松如柏,周身气息冷若磐石。
 
他单手捏着佛印,另一手执着法杖稳稳的悬在女子头顶,棱角分明的脸上无悲无喜,微垂着凤目淡淡的看着脚下的女子,仿若眼前的不是千娇百媚的美人,而是冰冷的死物。
 
“阿弥陀佛……”僧人声音低沉磁哑,他转动手中法杖,在女子不敢置信的尖叫声中狠狠挥下,不带半丝犹豫,那前一刻还活色生香的美人,转瞬之间就毙于他杖下,化成半尺来长的一只黑蝎子。
 
“杀孽太重,死到临头还妄图用媚术惑我,留你不得。”僧人用布巾收起地上的蝎子尸体,想着这千年毒蝎难遇,回去还可以拿来入药。
 
仙桃山距花果山不足百里,传说当年齐天大圣途经此地,随手抛下一枚吃了一半的蟠桃,桃核落入泥土中生根发芽,长成一株千年不枯的仙桃树,这桃树也颇具灵气,凡是旅人迷路村夫猎户走失的,总能在山穷水尽饥饿难耐时见到它,树上结满了桃子颗颗饱满水灵,既可充饥又能解渴,还能顺着树出现的方向找到下山的路,不知解救了多少人,仙桃山名亦是由此而来。
 
再说这山上那灵树,他本就在天界得灵气滋养,混沌中开了灵智,懵懵懂懂的开始修行,人间千年光景,竟也让他脱离了植物本体修出了人形,整日混迹于山林与山猫野鹿嬉戏, 遇到了迷路的人就化为原型给对方指路,看谁饿了渴了就结几个桃子丢下去,却未料到这无心的善举差点为他招来杀身之祸。
 
那桃子本就是他灵气所结,常人吃了神清目明,病者吃了堪比良药,仙桃山附近的村民对仙桃树具有敬畏之心,即使知道仙桃的神妙之处也不敢存有贪念,然而其他地方的人可就不这么想了。
 
辗转得知这传说的几个商人花了大价钱顾来一群赏金猎人到山上来寻树,寻找的方式也简单,就是找两个人扮做迷路的旅人,衣衫褴褛的模样徘徊在林子里,果不其然,没多一会就见到那挂满桃子的桃树出现在眼前,二人眼中迸发贪婪的光芒,捏紧了手中从一位道士那里求来的镇妖符,拔出身后的腰刀缓缓凑近了那棵树。
 
“阿弥陀佛……”低沉磁性的佛号缓缓传来,二人悚然回头,只见一身材高大的青年僧人手持禅杖朝他们慢慢走来,也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之前竟然半点声音也无,他双目微微下垂神色淡然道,“此树虽为妖物却身具灵气,还望二位施主慈悲为怀,勿要因为一时贪念铸成大错,毁伤灵物。”
 
那二人见来者不过是个和尚,有些轻蔑的笑了笑,“臭秃驴还是乖乖滚回寺庙去念经吧,要是耽误了爷爷们发财我们现在就送你去见佛祖哈哈哈哈……”
 
僧人摇头叹息,“冥顽不灵。”手中禅杖不动,单手劈掌迎了上去……
 
小桃树妖迟迟不见有人来摘桃子,便摇了摇树枝,一颗饱满的蜜桃掉落下来,被修长的手掌接住,那盗树的二人早落荒而逃,树下也只剩僧人一人,手中的桃子散发淡淡的果香,灵气充沛,一见就不是凡物。
 
僧人无波的眸子微微柔软下来,“拿自己的灵气为路人充饥解渴,倒是个心怀大善的小妖。”
 
“你不吃么?很好吃的哦。”一个怯怯的声音从树后传来。眉目精致的少年探出个头,清澈的大眼疑惑的望着那青年僧人,他见对方没有动作,以为如同其他遇到的人那样饿的没了力气,就小心翼翼的从树后走了出来,手里还捧着一枚更大的桃子,他几步走到僧人面前,身量还不到人家的肩膀,仰着头望着对方,将手里的桃子往前送了送,“你吃罢,吃了就不饿啦。”
 
僧人低头看着眼前的小树妖,对方一脸纯真懵懂,深茶色的大眼睛清澈如水,宛如婴儿般纯稚透明,面庞圆润小巧,淡粉色的唇微微翘着,一副未长成的孩子模样,一双大眼睛的眼尾处晕染着两道桃红色的妖纹,如蔓如枝,让原本清纯如玉的容貌蕴入几分妖娆冶艳。
 
少年见对方不接他的桃子,有些急了,抬起手将桃子送到僧人唇边,“吃吧,好吃的。”
 
“真傻,”僧人嗅到清甜的桃香,也不知是这桃子上的,还是那小妖身上的味道,他摇摇头柔声道,“这桃子是你灵气所凝,你就这么随处送人,怪道修炼一千年还是半妖模样,需知人心险恶,以后万不可再如此没有心机防备。”
 
他抬手轻轻推开小妖送过来的桃子,将手中的也一并放入那少年手心里,“快回去修炼吧,以后不要再随意出来了,也不要随便把桃子送人……”
 
他见那少年歪着头一脸懵懵懂懂,无措的捧着怀里的桃子用波光粼粼的大眼睛望着他,似乎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长叹,“我佛慈悲,相遇即有缘,也罢,我便助你一程,今后,你随我一起修行罢。”
 
他深知他若弃之不顾一走了之,这小树妖指定又会傻乎乎的跑出来救人,那些人也不会这么轻易死心,他虽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但也不愿看到好妖被贪婪的人类利用伤害。
 
(二)
 
    桃树妖从未下过山,一双大眼睛简直都不够用了,凡人的市集又好玩又热闹,好多他没见过的小玩意儿眼馋的他连脚都挪不动。 
 
    僧人帮他扶了扶头顶的帷帽,“人间好玩得多,但你不要被俗世俗物迷乱了眼,要保持本心潜心修行,”少年明亮的大眼透过帷帽上的皂纱望过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僧人见他这么乖,露出浅淡的微笑。 
 
    他不常笑,因多年修行历练四处游走,见识甚广,兼之修佛者本就该清心淡泊,很少有人事能牵动他的情绪,然而眼前这善良纯真的小妖,却总能让他心软。
 
    僧人的嘴唇很薄,抿起来的时候看上去有些冷漠,一双凤眼深邃黝黑,衬着棱角分明的俊脸仿佛一座冷玉雕铸而成的人像,缺少了些烟火气。
 
    可是当他勾唇浅笑的时候,整个人又瞬间变得鲜活温暖,像是冰川融化,万物逢春。
 
    小树妖看呆了,眨巴眨巴大眼睛,想起了开在山间的芙蓉花,她绽放的那一刻也让自己险些看痴了……
 
    僧人也没注意他傻乎乎的模样,心中琢磨着,也不能一直小树妖小树妖的叫,该有个名字。 
 
    “月印天池心宇净,”他用磁性低沉的声音缓缓念着,转动手腕用禅杖在地上勾出一个苍劲有力的“宇”字,转头对身旁好奇的盯着他动作的少年说道,“以后就叫你小宇吧。”
 
    “我的……名字?”少年瞠大眼睛,指着自己不敢确定的问道。 
 
    “是的,你的名字,喜欢么?” 
 
    “喜欢!”那小妖兴奋的跳了起来,帷帽上的皂纱飘起,惊鸿一现他俊美娇妍的脸,上面写满了惊喜,他绕着僧人蹦蹦跳跳,口里还不停地念叨,“小宇,小宇,我叫小宇,我有名字啦。” 
 
    直到把自己转晕少年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哎呀一声,转身奔到僧人身前,“那,你呢,你有名字么?” 
 
    “释清,是我的法号。”俊美的和尚单手捏着佛印,冠玉般的脸上在阳光下仿佛发著光,他离寺多年,一直被和尚、大师的叫,倒是极少对人说出自己的法号。 
 
 
    “释、清……”少年嗓音清朗,喃喃道,“清,清,真好听。”他摇头晃脑一副乐淘淘的模样,“清,宇,哎呀,我们的名字都好听。”
 
    释清听对方口中吐出自己的法号,一字一句直叫人胸口发软,他低低的唱了声佛号,转动腕上的佛珠,“以后我便带着你潜心修行,切记要刻苦勤奋,不能再贪玩散漫,更不要像往常那样随随便便将灵果送人,待到来日得道,也不枉你集了天地灵气才有今日的大造化。” 
 
    小宇极听他的话,不住地点头应诺,满眼认真。对方是第一个和他说话还带他离开山林的人,许是 雏鸟情怀,他格外的依赖信任释清,即便对方说的话他多半不懂,也愿意努力的学习理解,简直乖的不像话。 
 
    因着这份乖巧和天真,才更叫人怜惜。青年僧人再次帮他把帷帽系牢,一边嘱咐,“你的模样不能叫凡人看了去,他们对妖怪深恶痛绝,恐会因此欺负你,以后我助你尽快修行,早日脱离半妖形态才好。”
 
    释清在城镇郊外租了个院子,他这几年下来为一些富人驱妖除鬼倒是积累不少金银,他本就不是那些奉行苦修的和尚,衣食上虽简单但也绝不简陋,即使修行刻苦也不愿委屈了自己,他认为只要心中有佛,无处不是道场,管他穿的是绫罗还是粗布,吃的是精米还是糟糠。
 
    不得不说,释清尽管表面上是悲天悯人佛法高深的高僧,骨子里却很有几分游侠般的洒脱和肆意,否则也不会愿意带上个小妖一起修行了,好在他心志坚定从未被外物所惑,这般性格不但于他修行无碍,更让他悟得常人所悟不到的道,法力日益精深。
 
    此处民风淳朴,百姓没那么多好奇心,很是清净。灵气虽不如仙桃山那般充沛倒也算一处修炼佳地,二人一僧一妖,本该水火不容的存在,相处起来却奇异的和谐,小宇虽然懵懂如同孩童,却比孩子听话乖巧多了。
 
    释清本以为他拘在这一方小天地里日夜苦修,以那跳脱的孩子性格肯定会闹,结果那小妖却很能稳得住心,一连将近两个月不出门不玩耍只日日夜夜打坐修炼,竟也毫无怨言,倒是本来想要严厉教导的释清有些不忍了,眼见着那少年明亮的大眼睛艳羡的望着窗外树梢的麻雀,眼珠儿随着小鸟蹦蹦跳跳的动作转来转去,就是不开口央求自己放他出去玩,这也乖巧的过分了。
 
    释清见过的妖精无数,杀过的妖放过的妖也数不胜数,其中也有不害人的,甚至还有爱上人类的,但无论是甘愿放弃千年道行与人类厮守的白狐,还是为报恩斩了灵尾送给人类的九尾猫妖,都没有眼前这小妖纯然的发自灵魂的善与真,相比起来,那些妖更像人类多一些,会爱会恨会做交易会耍心机,而小宇,是真的眼中只有美好与真诚,他不知人心险恶,不知世界上有黑暗和虚假,在他眼里,自己说修行是好的,那他就乖乖的努力修行,自己说要认真不能贪玩,他就真的静着心日复一日的关在这个小院子里,叫他往东绝不往西,连问问都不会,全然的信任,如果自己想骗他,恐怕那小家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万一他遇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旁的什么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