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江山为聘嫁君为妻 作者:胤七

字体:[ ]

 
 
文案:
     那时我们各为其主,那时我犯下了这一生最大的错误。
 
     那龙椅之上的人对你不仁,我便夺了他江山双手奉与。海阔天高,我也愿为你画地为牢,自缚于后宫这一方天地。
 
     我为爱成魔,待君渡我。
 
内容标签:强强 怅然若失 天之骄子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灼华,墨绯 ┃ 配角: ┃ 其它:耽美,虐心
 
==================
 
  ☆、谁家少年曾白衣
 
  “慕世子,快快下来,危险!!”一群太监宫女望着假山上上蹿下跳的慕世子急的团团转,这小祖宗要是摔了碰了他们就是长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十岁的孩子哪里知道那么多,这御花园就是大,玩得可开心了,他隐隐听到有琴声传来,奈何隔着一道假山,索性就爬上假山看看究竟是谁在弹琴。“你们回去吧,本世子不会出事的,出事也不要你们负责。”
  瞧见那孩子已经爬到假山顶上了,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又不敢出声制止,不觉所有人都大汗淋漓,眼睛一眨不眨得盯着。
  假山下是一荷塘,现在正值七月上旬,荷塘荷花开得正艳。慕世子一眼就瞧见了正倚在塘边石头上弹琴的墨绯。
  瞧着背影也一定是位美人,心下一想,万一是自己命中的真爱呢?万万不能错过了。“嘿,姑娘年芳几何啊?”
  因为是背对着慕世子,再加上墨绯一袭白衣姿态优美,一头青丝只拿缎带束起,也不怪慕世子辨不出男女。
  慕世子瞧见那背影一颤,琴声戛然而止。
  墨绯黑着脸回头瞧了一眼,却见一华服男孩背着手站在假山之上,一脸傲娇。姿态颇有些睥睨天下的味道,就是个子太小,怎么看都是个孩子,耍帅的嫌疑颇大。
  墨绯那回头一顾,咱们慕世子就乱了阵脚,啧啧,这姑娘长得真漂亮,那小脸,白白嫩嫩都掐的出水,那眼睛,连瞪人都像抛媚眼似的。漂亮啊!!就是太高了,比他都高两个脑袋。
  “姑娘,你可别再长高了,等本世子到了弱冠之年,本世子就来娶你,记得,不许长高了。”慕世子冲着墨绯的背影嚷嚷。
  墨绯的脸又黑了几分,抱着琴走了。
  见美人走远,慕世子才从假山上下来,笑嘻嘻的拍拍身上的灰尘。太监宫女们这才回神,抹了抹额头的虚汗,“世子,宫宴就要开始了,咱们回去吧。”
  “走,我得告诉我爹我找到心爱的人了。”
  慕将军与妻子的爱情可是一段佳话,那慕将军又常在儿子耳边炫耀,说自己打仗都遇到了自己最爱的人,何其有幸,说自己儿子不学无术,以后只能随随便便的寻一门亲事,娶个三妻四妾糊涂一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爱的是谁。反正在慕府,娶三妻四妾是没有找到真爱的表现。小小的孩子就被灌输了爱情只该给一个人,一个人就一辈子的思想。
  把慕世子带到前殿,所有人如释重负,笑得格外灿烂,“慕世子,请到慕将军旁入座,陛下就快来了。”
  慕世子望了一眼殿中的来宾,满朝文武交头接耳,对面是缈月国的使臣。
  突然,慕世子的目光定格在哪一袭白衣的来使身上。正巧,那人也正看到慕世子,身形一僵,脸上依旧面无表情。
  触到白衣公子的目光,慕世子脑袋转的飞快。这公子怎么那么像他的小娘子啊?莫非是她的哥哥?
  一想到眼前这人有可能是自己的小舅子,慕世子咧开嘴,送了那白衣公子大大的一个笑。关系一定要搞好,万一以后用得上呢..
  看着慕世子笑得那般灿烂,墨绯嘴角抖了抖,脸黑了几分。
  慕世子见未来小舅子的脸色不太对,以为是自己笑得不够灿烂,两口饭下肚,脸都笑僵了,可小舅子的脸色非但没有好转,还更黑了几分。
  一顿饭两人吃得格外煎熬,墨绯是特别不想看到那张灿烂的笑脸,慕世子是生怕小舅子看不到自己的笑脸。
  只要墨绯抬头,就感受得到慕世子的笑容,就差把脸埋进碗里了。
  看着墨绯可爱的举动,慕世子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跳的更快了。小脸红红的。
  慕将军感受到自己儿子的异常,伏在儿子耳边问“华儿,你脸抽筋了?”说罢,还体贴的搓了搓儿子的脸。弄得慕世子满脸黑线。
  “爹,你看对面那个穿白衣服的怎么样?”
  “好啊,肤若凝脂,面若桃花,实在是个妙人。”慕将军盯着眼前的莲子羹,想起了新婚之夜,夫人特意吩咐厨房给自己做的那碗醒酒汤,顿时觉得心里一暖,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压根儿没在意自己儿子问的啥。
  “我也觉得。”慕世子盯着墨绯憋红的耳尖,越看越觉得可爱。
  谁家少年曾白衣,我想娶你做我妻。
  慕世子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男子,他都已经有爹爹说的心跳加速的感觉了。
  慕世子安慰自己,自己确实是爱上了这位公子了,至于他的妹妹,那仅仅只是喜欢,那时一见倾心,没有和她哥哥的日久生情来得深刻。他和这位公子才是真爱。
  对,一顿饭的时间就是传说中的日久.....
  确定了自己的心,慕世子决定改变套路了,收起了灿烂的笑容,换上傲娇的表情。他觉得撩妹和撩汉子一样,讲究的是要在气质上让对方倾倒。吃饭都变得斯斯文文,看着颇为高雅。
  许久没有感受到慕世子灿烂的笑容,墨绯抬头一撇,正巧撞上慕世子偷喝父亲的酒,辣的吐舌头。
  忍俊不禁不由呲笑一声。
  慕世子抬头,对上墨绯笑弯了的眉眼,小脸一红,低头扒饭。
  我家娘子笑起来就是漂亮。
  宫宴气氛虽说融洽,却显得死气沉沉,当今陛下景桓提议,让后宫的妃子来献艺。
  景帝好色,为人多疑,朝堂上下处于尴尬的趋炎附势状态。正直的大臣一般不说话,说话的都是附和皇帝的人,所以就出现了皇后正殿起舞给来朝使臣看的情况。
  忠臣一个个面红耳赤,低头只顾着喝酒。
  皇后是当朝兵部侍郎柳江之女,极善扇面舞。柳江原是一位小小的知县,只因生了个好女儿,凭扇面舞博得皇帝欢心,一步一步当上兵部侍郎。自然不会扫了皇帝的兴。
  皇后乃一国之母,怎可献艺于小小的缈月国?连他们都没有资格看啊。
  慕世子只觉得这皇后的扇面舞也不过如此,还不如自家娘子刚刚那一笑来的惊艳。
  
 
  ☆、君王自古皆多疑
 
  
  “礼贤,你说,这江山谁的威胁最大?”景帝搁下大臣们提议奖章慕将军的奏折,一脸阴翳的提问太子景礼贤。
  “父皇,儿臣觉得,这慕将军是个威胁。”
  景帝满意一笑,“朕也是这般觉得,那依你之见,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父皇,您是一国之君,看他不对眼,杀了便是。”太子景礼贤一脸不屑,似乎杀了这慕将军不过碾死一只蚂蚁一般。“这天下都是父皇的,他一个将军.....”抬头却见景帝脸色慢慢变黑。“父皇?是儿臣说得不对吗?”作势就要跪下。
  景帝一脸不耐,“够了,男儿膝下有黄金,起来。”丢了几张为慕将军请功的奏折在太子跟前。“礼贤啊,慕知尧是大胤的肱股之臣,就如父皇的左膀右臂,那缈月国,周国,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大胤,他是武将,大胤还用得上他,就让他休息一两年吧!!"
  景帝语调轻巧,就像在说这春茶不错你尝尝一般。太子眼中闪过一丝戾气。“是,儿臣这就去办。”
  翌日
  慕将军府
  “慕将军,你可真是忠诚啊?这皇袍是怎么回事?”太子盛气凌人的站在堂前,幕府上下一百三十二口人皆跪于堂下。“太子,臣冤枉,臣对大胤的忠心日月可鉴,慕家世代忠良,臣冤枉啊。”
  “人赃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说?来人,慕知尧企图逆谋,觊觎皇位,打入监牢听候发落。”
  诏仁宫
  景帝一脸铁青,这个榆木脑袋,自己都说到那个份上了,他居然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
  “来人,宣太子觐见。”
  太子一听景帝宣自己觐见,还以为是夸奖自己,结果,才走进诏仁宫就听见了里面砸东西的声音,心下一惊。“儿臣叩见父皇。”
  “逆子,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啊?那般拙劣的栽赃,亏你想的出来。”一巴掌扇在太子的脸上,景帝觉得还不解气,又踹了一脚。“父皇,是您说要让他休息一两年的啊,儿臣想来想去,还是把他关在监牢保险。”
  景帝一听,一口气憋在喉咙,顿时咳嗽不止。“那你说,如果缈月国,周国现在入侵,你以什么名义让慕知尧替你去上阵杀敌?”
  “父皇,咱们可以说这是误会啊。”
  “你......你走,出去。”景帝一脚踹在太子身上,脸色黑的吓人。他只是想告诉太子,慕知尧还有用,死不得,他可以下药让他在床上躺两年,也可以想其他办法,没想到自己这个榆木儿子,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损招。
  景帝虽说昏庸,但他还是知道,大胤的朝政就是一盘散沙,可用之人也不过就只有那么几个,而这慕知尧就是顶梁柱,他一旦死了,大胤就将倾塌,他在等,等可用之才崛起。
  悬镜堂
  重牢
  “璃儿,你可信为夫?为夫真的没有私藏过什么皇袍啊,我若是想要皇位,我有的是机会逼宫,我藏皇袍做什么啊?慕家世代忠良,为什么皇上就是不信呢?”慕夫人柳璃拍拍自己怀里的慕将军,一脸无奈。“将军,皇上会查明真相的。”
  说罢,慕夫人鼓励的在夫君脸上亲了一口。
  “爹,娘,你们注意一点好不好,你们儿子还在这儿呢。”十岁的慕世子背着爹娘蹲在墙角画圈圈。唉,还没问到自己小娘子的名字呢,这怎么就被关上了呢?那不靠谱的爹也是,仗着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在牢里都在娘亲跟前撒娇,自己都臊得慌。
  好无聊啊......
  “你丫闭嘴,说,是不是你贪玩,把皇袍藏家里玩的?”
  慕世子翻翻白眼,“本世子像那么傻的人吗?”慕世子戳了戳夫人怀里装鸵鸟的慕将军,“爹,娘,我有喜欢的人了,爹,你说,是不是特别像谪仙?“
  慕将军挠挠脑袋,“华儿,你说的是......缈月国的墨绯公子?”公子.....公...子......
  “对啊对啊,就是穿白衣服的那个,是不是和本世子特别配?”说罢拍了拍自己剥削的胸膛。一脸傲娇的表情。
  “墨绯公子惊才绝艳,是个人才,不错不错。”慕将军肯定的点点头。其实他压根儿没看清墨绯公子的样子,不过,多年死守东南,还是听闻过墨绯公子之名的。
  慕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脑袋里就反复咀嚼着两个字:公子!!!!
  “将军,你确定是公子?华儿也是男子啊???”
  慕将军拍拍夫人的手背,安慰道:“夫人,你不知道,这天下,能配得上咱们儿子的女人真的不多,那墨绯公子比华儿大五岁,一手医术赛华佗,本人剑眉云鬓,明眸皓齿,温润如玉清贵如兰。才高八斗,决胜以千里之外。就是为夫对上墨绯公子,都不见得能够胜,配咱儿子,绰绰有余。”难为慕将军搜肠刮肚想了那么多词来形容墨绯公子。
  慕夫人见自己夫君对墨绯公子的评价如此之高,也没有在说什么,慕世子才十岁,未来是事情怎么说的清楚?
  大胤素来有断袖之风,所有对于喜欢上同性之人没什么惊奇。接受起来也没有那么困难,毕竟有这么开明的慕将军在,幕府上下的觉悟普遍都比较高。时髦得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