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受不成魔 作者:颖凰冰阳(上)

字体:[ ]

 
简介:
他只是喝醉了,为啥会穿越?
 
穿越就算了,为啥面前这个男人会喜欢他?
而且还是高高在上的皇上,他是直男,不想被掰弯啊!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最后终于摆脱了皇上,可是他好像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
 
标签: 李小毛  东方骅
 
 
第1章 穿越遇到断袖皇上
    李小毛独自去了酒吧,今天的酒吧与往常不同,也许是因为今天是万圣节的缘故吧!
    自从昨夜收到了醉梦酒吧的万圣节派对的邀请函,他就格外的兴奋,他一直想来参加醉梦酒吧的万圣节派对,可是一直没资格,今天终于来了,他起得特别早,准备好昨夜买的cos服装,晚上下了班就来到了醉梦酒吧。
    醉梦酒吧的灯光今夜格外的亮,正对着吧台,吧台上的“吸血鬼饮料”显得格外的鲜红。
    时间一到,醉梦酒吧里热闹非凡,舞池里魅惑的跳舞女郎,深情的驻唱歌手,所有人都cos自己喜欢的吸血鬼模样,所有人经过打扮,谁都不认识谁,在这场狂欢里,都是陌生人,可以认识许多人,狂欢过去,一切如旧但是今天是万圣节狂欢,今天必须好好地玩。
    一直都是男人邀请女人跳舞,没曾想有人邀请他跳舞,李小毛是健身教练,舞蹈更是一绝,平时跳多了,也没了兴致,可今天是美女邀请,他自然要拿跳。
    一支舞跳完,女生深情地望着他,说:“先生,你的舞蹈跳得真好!我敬你一杯。”说着女生拿起一杯“恶魔之吻”喝了起来。
    恶魔之吻开始喝着很辣,到最后归于平淡,让人以为这款酒很好,喝着痛快,却不知这正是这款酒最恐怖的地方,平淡中让人不知不觉中就醉了。
    李小毛是好男人,他喝不惯“恶魔之吻”,只回敬了一杯“吸血鬼饮料。”
    旁边的人说:“哥们,这位可是醉梦酒吧的老板,也是酒吧之花丁柘,她敬你‘恶魔之吻’,说明她对你有好感了,这可是你莫大的荣幸,你回‘吸血鬼饮料’,说明你看不起她,喝喝这里最新研制的‘血色玫瑰’,这可是丁老板最喜欢喝的,你喝一杯。”
    李小毛接过‘血色玫瑰’慢慢地喝着,酒味辛辣,味道不断,让人醉,却又让人时刻清醒着,他感觉不对劲,自己好像中计了,突然想起来,醉梦酒吧早在半年前已经转让了,他以为是好事,可是他也没得罪过别人。
    多年的锻炼,让他有着惊人的体力,顺着路跑,来到河边洗了一把脸,河边道路出现的灯光让他彻底失去了知觉。
    突然间有人喊到:“李公公,你醒醒啊!”
    他闭着眼揉眼睛,心里埋怨着,谁啊!这么大的声音,美梦都被破坏了。
    喝了太多酒,头到现在还是疼的。
    公公?是在叫他吗?他婚都没结,怎么可能会做公公啊!开玩笑,没工夫搭理他。
    “李公公,你失踪好几天了,昨晚才发现你落水了睁开眼,您若是再不醒来,奴婢们可得跟着一起遭殃。”
    失踪好几天,昨天发现他落水了,能不能说点靠谱的。
    李小毛装作做噩梦的样子,嘟囔着说:“不,不要,不要过来!”
    这是他曾经遇到过的真事,他小时候个子比较小,经常被别人欺负,他发誓要让自己强大起来,终于他成了健身教练,过去的种种皆因为的成长而烟消云散,他现在二十七岁,已经看透了许多事情,放下才能学会更多的东西。
    “李公公,您可别吓奴婢啊!”
    那个人显然是被吓到了,声音都在颤抖,本来就女性化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更加无力了许多。
    就这么听那个人在那里叽叽歪歪,他终于受不了了:“麻烦安静会!”
    他性子也不差,就是讨厌别人在他耳边像蚊子一样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或是打扰他睡觉,他一睁开眼,伸了一个懒腰,仔细一看,被吓到了,眼前的人一套太监装,这是在玩cosplay吗?看看他的脸白白嫩嫩的,真的好像一个小太监,再看看周围,全是中国风,家具床都是木头做的,最古老的木板床,连沙发都没有。
    “李公公,您可算醒了,您再不醒,我们全得跟着陪葬。”
    素来只有他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他,这是谁开的玩笑,非要把那家伙揪出来,暴打一顿,既然要玩,那就陪你好好地玩。
    那个小太监看向他,害怕地说:“李公公,你没事吧?有事就说出来,别憋着,小心憋出病来。”
    他没对他做什么,这个人为什么要害怕地看着他,开玩笑!还专门给他配个手下?
    看看自己的手,好光滑,这不是他的手,他一米八,可是这具身体只有一米五六,他因为做健身教练的原因,有着完美的八块腹肌,浑身上下瘦得只剩下骨头了,连骨头把都很瘦,不是吧!这也太坑爹了!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非常漂亮的一张脸,不对,这不是他的脸,自读小学开始,他的脸就没这么白过,也没这么光滑过,他这是被人偷偷打了强效美白针吗?好一张惊艳的人妖脸,连身体也像个人妖一样,他试着咳了一下,还好声音很男性化。
    他李小毛虽说是做健身教练,但是从来不调戏良家妇女,也不占女学员的便宜,除非女学员学不会,要求手把手教学,但也不会太过分,原来的他除了身体比较壮,还真没有别的优点了,可是也不用这样,老天爷这是给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别人穿越要么就是淘到宝,要么就是三妻四妾,为什么他就穿越成了一个太监?他二十多年来的努力锻炼请客金全部变成了零
    那个小太监见他不说话,以为他中邪了,赶紧跑出去了,在路上还差点摔了个跟头。
    居然让他跑了,他还什么都不知道诶,他到底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可是为什么会是一个假公公,这里到底隐藏了什么?他翻箱倒柜,试图找出一点有用的信息,翻来覆去,最大的信息就是来自箱子里的胭脂水粉,还有一张自己的自画像,却比现在的自己多了一丝阳刚之气,也壮了许多,他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究竟这个身体的主人经历了些什么,让曾经阳光,帅气的男孩变成了这一副模样。
    “阿嚏!”降温了,此刻他的身上还穿着单衣,裹着被子继续翻箱倒柜。
    他突然觉得这个有点像鹿鼎记里的,韦小宝是假公公,皇帝明明知道,却不说出来。
    他很羡慕韦小宝,七个老婆,皇帝把他当兄弟一样看待,还有反清复明的天地会,笑话,他只比韦小宝帅那么一点,还只是针对原来那具身体,韦小宝就是幽默,他还真没有那个幽默细胞,有他一半也是好的。
    当初是谁告诉他电视剧鹿鼎记挺好看的,现在觉得没意思。
    他要离开这里,皇宫里太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会没命,再加上他是个假公公,鹿鼎记里太假,他又没有韦小宝那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魅力,桃花运不是说说就会有的,而且谁会知道皇帝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可不想刚来到这里,生命就这么结束了。
    想着想着就这么睡着了,醒来身边还是那个小太监,只好憋着声音说:“没事,只是失忆了,这一时半会好不了,咱家想知道咱家到底经历了什么,咱家是谁?而这里是哪里?你是谁?这里有些什么人?他们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都要告诉咱家。”
    那个小太监看见他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害怕,之前还好,从他说完那段话之后,更加害怕了,看他的拳头捏的紧紧的,掌心都冒出汗了,就连额头都冒汗了。
    小太监一紧张,他也很紧张起来了: “那个,你别紧张,咱家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失忆,又不是什么别的大毛病,失忆是小问题而已,别害怕,你看看你的掌心,还有你的额头都冒汗了,你都不知道吗?深呼吸,跟着咱家做,你先去喝点水,喝好了再来讲讲。”
    他浑然不知他身边多了个男人,又不说话。
    他被那个不说话的男人盯得好难受,汗毛都竖起来了,直截了当地问:“喂!你谁啊?能不能别这么盯着奴婢看,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都是些什么人,连话都不说,要么是怕他,要么是一直盯着他,这是要冻死人的节奏。
    那个男人说话了,说得话就直接让他生气了:“对我你还说咱家,你不就是个假公公吗?不是说好了,咱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摆脱这些繁文缛节的吗?你当真连我都忘了,忘了我们之间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吗?”
    我勒个去,这个男的是个断袖,为什么偏偏喜欢的还是他,这今后叫他如何面对别人,如果有一天别人问他遇到最尴尬的事情,这叫他怎么回答,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公子抱歉,奴婢把过去都已经忘了一干二净了,现在全心全意为宫里服务,还请公子好好找个夫人传宗接代,那是必不可少的,也让公子的爹娘少一些烦忧。”为了不露出破绽,他还是憋着,就怕这个男的是骗他,一旦让他知道他是真男子,那他的危险指数急剧升高。
    那个男人很愤怒地说:“收起你的假嗓子,听着真不舒服,你到现在还是不能接受我,从现在起,你可以选择离开,我放你走,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但一无所有,就你现在这样,你出宫能坚持到几时?还有或者就在宫里做你的太监总管,我帮你隐瞒身份,锦衣玉食,应有尽有,你自己选择!”
    
 
第2章 一无所有
    他想都没想,坚决地说:“离开,即使一无所有,也要做个堂堂正正的男人死也要死得有骨气,谁稀罕你的锦衣玉食。”他凭借多年的经验知道自己只是单纯地缺少营养,估计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因为身边有这么一个男人而节食节出来的,死不了,他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健康起来,他不需要依靠任何一个人,宫里的生活真的不如外面。
    那个男人拾起自画像,卷起来放进箱子里,摇摇头,叹了口气:“这是你的选择,我不强求,明天你自己出宫,我知道你是偷偷离宫的时候意外落水,你的水性不好,还好你这次被救起来了,如果你死了,我想我会自责一辈子记得好好呢照顾自己。”
    他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总算可以逃离这个三观不正不正的男人了,这个国家拥有这样一个皇帝,真不知是不是这个国家的悲哀,这个皇帝不知道的是他曾经是市里的游泳冠军,水性特别好,这是不错的伪装,他可不想再见到这个皇帝了,想想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了。
    那个小太监告诉他,他是宫里的总管太监,只知姓李,名字不知,小太监叫小芋头,挺老实的,地处明离国,现在是一二八年四月初五,而那个断袖男人就是当今皇上东方骅,只是那个小太监也不知皇上是断袖,听到这里,他只能苦笑,是什么将一个男人硬生生的给逼成了断袖。
    谁想做太监,而且根据情况来看,他好像是小受,谁让他同那个皇帝有这么大的区别,他们又不熟,想想都觉得恶心。
    出宫也好,在外面,他即使打工也会过得很快乐,在这深宫里,尔虞我诈的,演戏永远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这可不是演小品,在宫里演戏演砸了,那可是会掉脑袋的。
    他没想到皇帝会这么快让他出宫,既然如此,那他就好好闯荡一番,现在一米六,再锻炼几年就可以回到曾经的完美身材了。
    出了宫,走了很远,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但这些都是小事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