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受不成魔 作者:颖凰冰阳(下)

字体:[ ]

 
第101章
    庭亦给李小毛施针,庭亦施针的手法与薛绎的手法截然不同。
    “用你们的法子可以保他的命,可是他醒不来。”
    这时李业安过来了,李小毛还是没有醒来。
    庭亦说:“不对啊!他怎么可能醒不过来呢?”
    这时他看到了李业安,说:“师弟,这是你的外孙?”
    “是啊!这孩子特别黏他爹,怎么说都不听,因为小毛有事出去了,这孩子就离家出走了,小毛为了找到他,于是就累病了。”
    李业安看到庭亦有些不开心,好像是不希望有人治好他爹。
    庭亦也察觉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好像是这小子故意不让李小毛醒来的。
    “师弟,我瞧你这外孙很特殊,我想和他单独聊聊。”
    薛绎愣住了,他这师兄打的什么主意,怎么对李业安感兴趣了?
    “师弟,别担心,我只是挺喜欢这孩子的。”
    “这样,你们就慢慢说。”
    薛绎和丁笑君去做事,庭亦和李业安出门了。
    “爷爷,什么事?”
    “这声爷爷可叫得真好听,不过我可不是你爷爷。”
    “我外祖父的师兄不就是我的爷爷吗?”
    “你是一个一岁的孩子吗?”
    庭亦趁李业安不注意的时候扎了李业安一针,李业安怕疼,哭了。
    “爹,爷爷欺负我,呜呜!”说完他又去到李小毛身边。
    李小毛抱着李业安,突然间舒服了许多,说:“业安,怎么了?”
    “爹,那个爷爷欺负我。”
    李小毛看着庭亦说:“请问先生,我家小子做错了什么吗?若是做错了,我提他向您道歉,但请先生别欺负他,他才一岁,什么都不懂。”
    “我只是看着孩子体质特殊,我想看一下,你抱着这个孩子的时候就没有觉得很不一般?”
    “没有啊!怎么了?”
    “这孩子很有可能不是普通人,带着这个孩子可能对你不利。”
    李小毛冷冷地说:“这孩子是笑君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即使我搭上这条命,也要让他健康长大。”
    “小毛,你何必如此任性,若不是我师弟千里迢迢去请我,我会来这里救你?”
    “您师弟是谁?”
    “就是你的岳父薛绎。”
    “原来是魔医,是晚辈冒昧了,只是这孩子我必须要保他。”
    “可是你就得没命。”
    李业安虽小,但是聪明,他知道庭亦话里的意思,说:“他是我爹,我怎么会害他呢?”
    李小毛见情形不对,说:“业安,你去找箫儿叔叔玩。”
    庭亦见李业安离开房间说:“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个孩子是笑君怪胎十月生下来的,我想带他走,才能保你一命。”
    “这个你就要问问笑君的意见了,毕竟业安也是笑君的儿子。”
    “好吧!但愿笑君不会做出让你失望的决定。”
    “我支持他的决定。”
    李小毛不敢相信庭亦说的话,即便庭亦说的是真的又怎样,那是他的孩子,他放弃在镖局的事业,不就是为了孩子吗?他现在怎会为了自己的命放弃孩子,他最初想要的不就是娶妻生子吗?
    然而时间久了,他就觉得压力特别大,有种不知名的东西压在他的身上喘不过来气。
    庭亦离开了李小毛的房间,庭亦知道李小毛有心病,他只会治身体上的病,治不了心里的病,更何况李小毛的病由他儿子而起,李小毛可以为了自己的儿子可以连命都不要,而他应该做些什么,当年是他负了庭玄太多,庭玄变成今天这样,他负有很大的责任。
    丁笑君见到庭亦,庭亦说:“笑君,小毛现在情况不太好,我只能治好他身体上的病,治不了他心里的病。”
    “怎么了?”
    “你了解你们的儿子吗?我觉得他很特殊。”
    “我想起来了,那日小毛发烧了,业安紧紧抱着小毛,可是业安居然觉得烫,也没有烫伤,都说小孩子的皮肤最脆弱,业安的皮肤太反常了吧!”
    “笑君,若在孩子个丈夫中只能保一个,你会保谁?”
    丁笑君愣住了,说:“这个问题怎么这么熟悉?”
    “是很熟悉,很多男人遇到过这种问题,孩子和媳妇中只能选一个。”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小毛是怎么想的?”
    “他希望你抚养业安长大,我记得小毛最初希望的不就是娶妻生子吗?”
    丁笑君哭着说:“是啊!我多么希望他自私一点,可是小毛现在这么痛苦,心中执念太深,放不下,我又很希望小毛早些解脱。”
    “笑君,我知道,即使小毛活下来了,他心中依然会很难受,可是小毛死了,他身边很多人会为他难受,这确实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要尽快做出决定,不然谁都不一个将来会发生什么。”
    “这不是让我为难,给我点时间让我冷静想想吧!”
    “好!不过别太久。”
    丁笑君擦干眼泪,回到她和李小毛的房间,李小毛还是看得出来丁笑君哭过,说:“笑君,谁欺负你了?”
    “小毛,你让我怎么办?你和业安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不忍心。”
    “笑君,没事!我这身体再怎么拖也拖不了多久,你答应我,一定要把业安抚养长大,你要告诉他多学点,别让人欺负了,可别像我一样,一事无成。”
    “小毛,别胡说,一定有办法的。”
    李小毛无奈地说:“生亦何欢,死亦何悲,也许我将来会投到一个好人家,有时间吗?一起出去吃饭。”
    “你这身体能出去吗?”
    “有什么不能的,带上业安,我们一家三口吃饭。”
    业安说:“爹,您别死,儿子不能没有您。”
    李小毛有些生气,说:“你不是还有你娘吗?你娘生你不容易,将来对她好点。”
    “爹,别胡说,您一定可以长命百岁,刚刚有一个人潜入了金雁山,把这个交给了儿子,儿子看不太懂。”
    “拿来看看。”
    李小毛接过纸条,纸条上面写着:“小子,第一次看到你,我看着你觉得你好眼熟,但是我确认没有见过你,第二次见到你和你娘在一起,那一刻,我好像爱上你娘了,你爹呢?”
    李小毛把纸条递给笑君,说:“笑君,这是你的桃花运,有人喜欢你,我也就放心了。”
    丁笑君不满地说:“开什么玩笑呢?我都不知道他是谁。”
    “了解了解也挺好,说不定就走在一起了呢!缘分这种事情谁说的准呢?”
    “爹,怎么了?”
    “没怎么。”
    李小毛不知道,但是丁笑君却清楚地知道这个人是谁,听说宾度失忆了,可是又有谁知道宾度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呢?这年头,又有谁可以真正相信呢?
    东方骅的脸得差不多了,但是心里却非常难受,有些喘不过气来。
    李子明问:“东方骅,你怎么了?”
    “喘不过气来,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这几天也没有睡好。”
    李子明检查了一下,知道了原因,李小毛看到东方骅受伤以后,心里难过,引发了旧疾,因为李小毛生病,所以东方骅也会感到不舒服。
    “没事,我开张药方就好了。”
    东方骅着急地问:“他是不是出事了?”
    “我一直在宫里,怎会知道他出没出事,你现在管好自己就行了,你不治好你的病,你真打算让一个八岁的孩子做皇帝呢!你若真出事了,你拿什么赢得他的心?我这辈子就没见过比你更犟的人了,好好对待林砚,人家睡得比你晚,起得比你早,还要服侍你,别辜负她,即便她是为了你的钱,她也不赚黑心钱,别等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我应该怎么办?想对林砚好,可是心里始终放不下李小毛,好像有一段属于我和他的记忆被忘记了。”
    “忘了就忘了吧!对林砚好,比什么都重要。”
    “好!我会对林砚好的。”
    东方骅心里清楚李子明对他隐瞒了一些事情,仔细想来,忘了也挺好。
    未未和曲儿看着东方骅心里烦,自己却没有办法。
    “哥哥,你说怎么办?父皇总是这样!感觉父皇老了好多岁。”
    未未无奈地说:“那能怎么办?好在父皇没有借酒消愁,有林砚姑姑照顾父皇呢,父皇一定可以振作起来的。”
    “哥哥,你朝中事物繁多,我们两个再也不能好好地玩耍了。”
    “你觉得即便父皇很好,我们能好好地玩耍吗?我一直以为穿越成小孩子可以多几年自在的时间,可是我想错了,我们越聪明,父皇便会越依赖我们,还记得几年前父皇精神状态极差,我们帮父皇处理了那么多事情,现在还是这样,能者多劳!等过几年我彻底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我就去帮父皇治一治心病,现在还不行。”
    “现在怎么就不行了?”
    “我们现在还只是孩子,谁能相信孩子说的话,我主持朝政本来就让很多大臣不服,事情一下子就多了,我再怎么聪明,也毕竟没有经验,让我给父皇打打下手没问题,可是让我每天处理朝中大事,真的怪难为我的。”
    
 
第102章
    心里最难受的是曲儿,她是公主,她有娘亲,虽说那个娘亲对她很严,可是哥哥不同,哥哥是太子,没有娘亲,要承担那么多事情,父皇有心事,她也知道,可是她也没有办法。
    曲儿找到李子明,问:“叔叔,父皇的病能好吗?”
    “公主,皇上的病需要时间。”
    “还要多久,哥哥已经扛不住了。”
    李子明无奈地说:“那你们得去把皇上要找的人找出来,他不现身,皇上的病就好不了。”
    “那他现在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不然皇上早就好了,平时和他走得最近的那个人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但愿他还活着,只要他还活着,就会有希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