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朕甚惶恐 作者:若然晴空

字体:[ ]

 
文案:
外有藩王,内有权相,身为群狼环伺的傀儡皇帝,江衍每天都活在惶恐之中。  
有一天,江衍得到了读心术……
女干臣甲:陛下近来愈发动人。
女干臣乙:只恨不得拥君入怀。
女干臣丙:得君一笑,死足矣。
江衍:……QAQ朕更惶恐了有木有!
 
一句话文案:护驾!快护驾!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衍 ┃ 配角:女干臣们 ┃ 其它:
 
【作品简评】
太子早逝,诸王争位,身为傀儡皇帝,拥有天生的读心神术,江衍一直秉持着闷声吃老虎的良好品格,但事与愿违,他的人生总是出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存在……求问,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在心里哭着喊着想舔他的颜肿么破?在线等,挺急的。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傀儡皇帝和一干权臣斗智斗勇的奋斗故事,但事实拐了一个弯。本文文笔流畅,描写出了一个不走寻常路的政斗故事,处处透着温馨,感动。
            
 
    第1章 先太子之子
    
    大显天兆二十三年,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清。
    大显王室自太宗开国始,定都北陵,北陵王宫东西三百里,南北八百里,每一代的王室子孙居住其中,同宗同源,有人君临天下,坐拥四海,更多的人却终其一生都无法离开这座华美的牢笼。
    江衍看着灰白的天幕,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
    “公子……”内侍周宁小心的看着他的脸色,“方才镇国侯来过了。”
    江衍抿唇,没有说话。
    周宁一边服侍他穿衣,一边低声说道:“镇国侯说,让公子不必担心,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等宸王殿下登基……”
    江衍的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他很久没有开口了,话音里带着明显的沙哑,“六叔登基之后,我就能外放么?”
    周宁小声应道:“镇国侯说了,最好是江南,漠北之地太远,宸王殿下恐不会放心……”
    江衍不说话了,江南富庶,为了他,舅舅也算费心了。
    “皇祖父的病,要不好了么?”过了很久,江衍才慢慢说道。他的话里没有半点疑问,是个陈述句,所以周宁也就没有答。
    江衍任周宁把自己打扮整齐,然后慢慢的走出了东宫。
    身为先太子之子,江衍在这北陵宫里的处境尊贵又尴尬,他甚至不能像其他藩王嫡子一样被册封为世子,因为那个能给他世袭地位的人,已经不在了。
    当今天子育有七子三女,太子去世后,六王各怀心思,争了这许多年,终是到了最后。
    皇祖父时日无多,他的那些叔叔们虽然薄凉,但却无法否认他们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他没什么可怨的,就算这时候让他坐上皇位,他也坐不稳,十四岁,放在寻常人家还是读书的年纪。
    东宫处于整个北陵宫的中心地带,离君王居住的承天殿只有短短一刻钟的车程,江衍的脑子里一片纷乱,没过多久车停了下来,外面寒风刺骨,下车的时候周宁细心的给他塞了一个鹿皮小暖炉。
    江衍怕冷,这毛病大概是从他母亲那里传过来的,他的手脚很容易冷,一到冬天就不愿意动,然而最近这些日子,他就是再不想动也得动了。
    承天殿从前殿一直到内殿有一个长长的回廊,经常有臣子走过,江衍无意与前朝有牵连,挑的时候总是和臣子们错开,这次也不例外,长长的回廊除了几个打扫积雪的宫女,并不见人。
    江衍垂下眸子,软底的靴子踏在回廊光滑的地面上,发出极细微的响动,而他身后伺候的宫女内侍们,却是一丝响动也无的。
    江衍有时候很奇怪,明明他只有一个人,伺候他的人却有百十之数,每天都是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他很想问他们都在忙些什么,然而他无法问出口,除了周宁,他和谁说话,得到的永远都是一句“公子恕罪”。
    到底有什么罪呢?他知道他们虽然把这些话挂在嘴边,跪拜的时候也是真真切切的惶恐,但心里其实是不认为自己有罪的,一群没有罪却偏偏要说自己有罪的人,曾经是江衍孩童时期最大的困惑。
    江衍慢慢的走,他身后的人也垂着头跟着他慢慢的走,在别人看来江衍是在为即将逝去的帝王忧思,但只有江衍自己知道,他不过是在发呆。
    转过回廊,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忽然一道淡淡的影子落在他身上,遮住了他的视线。
    这道影子很大,几乎将他单薄的身子完全遮盖。
    江衍抬头,一张有着狐狸般狭长眼眸的脸出现在他面前,他有些不适的后退了半步,面前这个人太过高大,给人的压迫感也非常强,他不喜欢和这样的人靠得太近,就像他的那些叔叔们。
    来人穿着一身锦白墨绣的官服,戴着极为儒雅的冠带,江衍在八岁之后就再也没有完整的学过朝堂礼仪,不过他也知道,显朝尚黑白两色,这人能穿着这样制式的官服,最少也是三品以上的官员了。
    很难想象,这个人看上去明明不过二十六七的年纪,实在是年轻的过分。
    江衍却没有动,这个世界上,除了皇祖父和他的那些叔叔们,他并不需要向任何人行礼,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笑容温煦的男子。
    “见过顾相。”周宁见到男子的正脸,顿时端端正正的行了一个大礼,他身后的宫女内侍们也纷纷行礼,江衍微微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没有说话。
    顾栖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毫无疑问,少年身后的是皇家仪仗,不过他身上的制式却有些难分辨,首先,陛下的几名皇子他都见过,眼前这位年纪也对不上,若是亲王之子,这身华丽的有些过分了,若是世子,不但素淡许多,也与衣襟上的衍龙纹不符,他狐狸般的眸子微微舒展了一下,“这位可是东宫的二公子殿下?”
    江衍的前头有一位姐姐,前年嫁入安平侯府,说起来,也的确是二公子。
    江衍不喜欢顾栖,他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
    顾栖温柔的看着江衍,说道:“殿下这会儿可是要去看陛下?”
    江衍“嗯”了一声,抬脚就打算离开。这时顾栖又道:“陛下方才发了一顿火,臣劝殿下一句,还是早些离开罢。”
    江衍顿住脚步,一双清透的眸子直直看向顾栖:“为何发火?”
    顾栖笑容温和:“左右是前线的事,乱得很,殿下还是不要多问了。”
    江衍不说话了,没有人教过他这些事情,表哥最多也只会在信里提到一些漠北的风俗人情,所有人都在有意无意的把他和朝堂隔离开。
    江衍知道自己没有那个分量让皇祖父开怀,贸然进去还有可能被斥责,就打算离开,他转过身,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顾栖:“六叔什么时候回王都?”
    顾栖笑意微敛,这时江衍才隐约记起,舅舅似乎提过,丞相顾栖是秦王的人,这次六叔前线大捷,皇祖父为他拟定封号为宸,宸为紫微星,是有意传位,秦王怕是坐不住了。
    对于谁登上皇位江衍是没什么感觉的,他父亲是皇祖父唯一的嫡子,和其他叔叔之间都隔了一层,血缘一样的淡薄,他顶着前太子之子的身份,又背靠镇国侯裴家,无论谁登基,给他的待遇都不会差。
    江衍看了顾栖一眼,大概知道这个问题可能敏感了,也不准备要回答,慢慢的带着人往回走。
    这时顾栖的声音忽然在他身后响起:“殿下,冬日里还是少用些香料为宜。”
    江衍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他,实在不明白这个人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他一个男子,怎么会用香料?
    顾栖只是朝他笑了笑。
    【他好香……】
    仍旧是顾栖的声音,像是直接靠在耳畔的低语,江衍的脸色忽然变了。
    居然……又听到了。
    江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东宫的,他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不同的,他能听到别人心里的声音,即使只是一点点,但也足够让人恐慌。
    江衍捂住头,不愿去回想年幼时的那一日,东宫漫天的血色。
    “公子,公子?”
    周宁的声音传来,江衍慢慢的抬起头:“进来。”
    周宁推开门,目光低垂,不过比起别人还是多了几分亲近,“公子,安平侯的宴会,还去吗?”
    江衍顿住,“皇祖父在病中,王都已禁了笙乐,安平侯的宴会没有取消吗?”
    “说是文士宴会,不用在意这些。”周宁说道,他见江衍脸上满是苍白憔悴之色,忍不住劝了一句,“公子如今郁结在心,出宫散散心也好啊,公子觉得呢?”
    江衍想起自己也许久没有见到自家姐姐了,微微点了一下头,问:“安平侯的宴还是设在府中别院?”
    周宁知道他的心思,便道:“虽远了些,不过公子又不饮酒,也可以早些退席,去见郡主。”
    江衍点点头,“那更衣吧。”
    王都子弟皆是豪富,安平侯祖上曾是太宗爱将,如今王朝传承不过几代,荣华未褪,正是风光之时,连一座小小的别院也装饰的精美至极。
    江衍到的偏迟一些,不光是北陵宫路途远,也是一种不成文的规定,皇室子弟总是要在最后出场的,除非与主人家关系极好,安平侯虽然是他姐姐的夫婿,但江衍和他,确实没有什么交情可言。
    宴会地点在院中,空地上摆放着二十来个精美的红木桌案,上有瓜果菜肴,即使是冬日,往来伺候的侍女们仍然穿着单薄的衣衫,显露出姣好的曲线来。
    江衍一眼就看到了正中眉目俊逸却掩不住风流意态的安平侯,他的怀中抱着一个妖娆的歌姬,那歌姬裸.露着两条玉臂,正娇笑着喂他喝酒。
    江衍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
   
    第2章 壁画美人
    
    “呵。”一道微醺的男声在夜色里格外清晰,“红鸢虽好,但是和郡主,有什么可比的?”
    安平侯眉眼带笑,饮进歌姬奉上的酒,声音低哑:“郡主再美不过是壁画上的美人儿,哪里有我家红鸢鲜活?”
    周围的人大约都有些醉意,竟然有不少人附和起来。
    江衍微怒的声音打破席中的喧闹:“安平侯,怎么不等承远来,就喝醉了?”
    起先出声的几个人看去,都愣了一下,只见夜色中一个墨发的少年冷着脸从成片的白梅林中穿过来,仿佛天上一轮皎洁的明月拨开轻云。那眉那眼,就像是天地生就,钟灵毓秀。他穿着一身锦白的绕襟袍,中规中矩,却仿佛更能勾勒出他细致的腰线。
    他的步子不大不小,明明十分规矩,甚至还有些刻板,却仿佛步步生莲,美得几乎让人忘记呼吸。
    “咕咚……” 不知道是谁咽了一口口水,然而这种半点没有王都公子风范的声音,却在此刻成了主旋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