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妃 作者:世外竹笛

字体:[ ]

 
文案:
     题记:他是少年得志已封王,名满天下的大将军,却因功高盖主,老皇帝临终下旨令他娶落魄尚书之子为妃,只要不得子嗣,任你劳苦功高,也只有一心一意扶持新帝继位。只不过,这个害羞没胆撒娇爱哭的,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并且正在读书的小鬼真的是那个迂腐至极,冥顽不化的尚书大人儿子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倾,燕君玉 ┃ 配角:云朵,凤来朝,慕容剑 ┃ 其它:
==================
 
  ☆、圣旨为媒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威武大将军燕君玉为安宁王,赐黄金百两,如意万贯,府邸一座。另,刑部尚书之子慕容倾,性格温婉,长相尤佳,与安宁王爷天造地设,特许择日成婚。” 
  “臣遵旨。”燕君玉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双手平稳的接过圣旨,抬起头来,神情间并无半点不耐,这让前来宣旨的公公大大的松了口气,传闻威武将军不怒自威,杀人如麻,还以为这次宣旨会有来无回,不曾想这位不过才二十弱冠的少年将军气质沉稳,英俊非凡,听了圣旨竟然这样镇定自若,试想一位战功赫赫的将军,还是一位翩翩少年,却要娶一位素未谋面的男妻,就算不能抗旨起码也要甩脸色吧。这位爷倒好,什么脾气也没有,倒让人捉摸不透了。
  “爹,不嫁,我不嫁。”尚书府里,慕容倾手里紧紧抓着慕容剑的衣摆,大眼睛眨呀眨的,希望一向疼惜自己的爹爹能够进宫让皇帝收回成命。 
  “你必须嫁,燕君玉乃一人之下的大将军,他和太子的关系又是青梅竹马,日后飞黄腾达指日可待!”慕容剑冷冷的瞥了儿子一眼,冷淡的出门了。慕容倾愣在原地,不明白爹为什么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好像自从大将军班师回朝,老皇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开始,爹爹开始心事重重,闷闷不乐了,一副。。。一副马上大祸临头的样子。是不是因为自己太没用,所以爹爹生气了,好像。。。好像燕君玉出去打仗的时候也才自己这般大,如今封了将军,好像也才二十左右,听说这段时间,说媒的已经把将军的门槛踏破了。自己,自己好像学堂也不能上,武功也不能学,什么也不会,嫁到将军府也只是拖累别人而已,爹爹就一直被自己拖累来着,难道。。。难道爹爹不要自己是因为自己太没用了吗?只是再大的功劳,再大的本事,也敌不过皇帝的一纸婚书,那个少年将军现在说不定已经暴跳如雷,想法设法也要毁了这桩婚事呢。
作者有话要说:  那什么,我每次自己回过头来检查文章的时候发现用电脑看,一是慢,二是文短,建议大家还是用手机看。。。感觉会好很多。。。
 
  ☆、花园交心
 
  慕容倾所以为的暴跳如雷的少年将军正端端正正的坐在将军府的小花园里慢悠悠的喝茶呢,对面坐着当今太子凤来朝。太子一身常服,一手拿着精致的青花瓷茶杯,一手捏着小厮从街上买回来的桂花糕,斜倚在荷花池的栏杆上,欣赏池里的小鱼游来游去。
  “我说,好歹是一国的太子,你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在椅子上坐会儿?”不同于太子的举止,燕君玉在自己的府里也是循规蹈矩的。
  “瞧瞧,瞧瞧,又来了,我说你一个大将军怎么跟一个文臣似的,说话斯文不说,举止优雅不说,你在自己的地方呆着怎么也把自己当个客人似的,感觉我才是主人?”凤来朝嘴里虽然这样回答,但是却听话的坐到了燕君玉的对面,“父皇下的旨,你怎么看?”凤来朝一脸认真的盯着燕君玉的脸,大有一副你别想敷衍我否则我一直这样看着你的架势。
  “宫中探子来报,慕容剑深夜进宫求见陛下,次日这道旨意便由陛下亲信来宣,仓促之间可见突然,此为其一,此次旨意是慕容剑亲求,此为其二。。。”说到这里,燕君玉突然住了口,拿起手边的茶杯放在嘴边啜了啜。
  “其三呢?”凤来朝疑惑的紧盯着好友的脸,却见他神色如常,并无不妥。“莫非是我父皇他。。。?”凤来朝这样想着便这样问出来了。
  “噤声。。。”燕君玉打断太子的话,祸从口出,即便现在大局已定,过往形成的谨慎性格已成习惯。
  是了,一定是父皇大限将至,担心少年将军功高盖主,所以下了这样的旨。思及此,凤来朝起身:“我马上回宫,你我舍命之交,这道旨我定想法设法帮你收回。”
  “慢!”燕君玉缓缓起身:“这道旨,我已接,这个亲,我要结。十年前我燕家的灭门惨案,慕容尚书是主审,娶了他儿子,我行事就方便许多。”
  知道好友对报仇有多大的执念,凤来朝不好再劝,沉默半响,叹道:“随你,我会帮你。”
  “多谢,宫中行事一切小心。”
  “我会的。”将军府中不便久留,凤来朝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独留燕君玉一人在小花园里沉思。
  
 
  ☆、奉旨成婚
 
  老皇帝的龙体时好时坏,尚书之子与少年将军的大婚之日终是已至,全城百姓津津乐道,我朝虽然也有娶男妻的,不过屈指可数,更多的是娶回去当男妾,这可是开朝以来,头回有个位高权重的人物公开娶男妻,更何况是天下女人恨嫁的少年封王的将军。尚书府里,慕容倾在房里急得团团转,怎么办,今天就要成亲了,好可怕好可怕。。。
  “慕容倾,你好了吗?”慕容剑在门外不悦道:“怎么还不出来?”
  “没有,还没好。”爹爹一直守在门外,逼自己穿上喜服,自圣旨下达,自己每日都求爹爹进宫求陛下收回成命,后来爹爹不胜其烦,干脆直接软禁自己了还亲当门卫,守在房外寸步不离。。。
  “砰!”慕容剑破门而入,打断了慕容倾的思路,迎亲的马上要到门口了,看到儿子没换衣服,竟然还在傻乎乎的发呆,顿时气不从一处来,拿起书桌上的戒尺,“啪!啪!啪!”狠狠的往慕容倾身上肉多的地方抽了三下。
  “爹,爹,爹,我错了。。。呜呜呜。。。呜呜呜。。。我错了。。。”慕容倾蹲下去双手紧紧的捂住头,生怕慕容剑又一戒尺打下来。
  “马上,我看着你换!”慕容剑气呼呼的看着单纯的儿子眼泪汪汪的开始穿衣服,心里又开始责怪自己刚刚下手有点重了,“喜服的小口袋里有三瓶玫瑰膏,省着点用,身上疼的时候可以先涂点。。。之前那图,咳。。。教给你的要好好看,学以致用,记住,一定要把生米煮成了熟饭。。。”
  看着儿子换好了衣服,可怜兮兮的抹眼泪,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慕容剑心中不忍,剩下的话也不知再如何开口,爱怜的摸摸儿子的头发,简单的拿发带束起来,红盖头盖住了慕容倾最后一点期盼的眼神,也遮住了慕容剑那仿佛苍老了十年的容颜。
  
 
  ☆、洞房误会
 
  “好疼啊。。。”慕容倾惨兮兮的小声叫道。
  “还是好疼啊。。。”慕容倾叫的更委屈了。
  被红盖头盖住了,慕容倾看不到房内的情景,不过听脚步声,慕容倾知道刚刚进来的丫鬟小厮都出去了,而且自己叫了好几声都没人搭理,应该是没人了。
  小心翼翼的揭开盖头,房间里果然没有人,倒是被这比自己房间大上不止三倍的宽敞惊了一下,而且那些窗上的帘子,侧面的屏风,甚至桌上的茶杯,各各看起来价值连城啊,比自己寒酸的尚书府不知道富丽堂皇多少倍。摸了摸口袋,拿出来一瓶玫瑰膏,打算先给自己被打的地方上药,一转身,又被这大床小小的惊艳了一把,说是大床,因为这床是圆形的,四周都用特质的轻纱围起来,自己在床上怎么躺,这床都比自己长很多,床上放置了很多花瓣,一层一层的叠起来,特别有情趣。。。咳,情境。
  想不到,外面盛传的大将军威名,杀人不眨眼的王爷,却原来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年,瞧,还挺浪漫。嘻嘻,心里呆萌的乐了一把。
  自己之前还把燕君玉想成了一个粗鲁的糙汉子,这下,多少可以放心了。于是,放心的慕容倾开始准备撩衣服上药了,可是,我解我解。。。这打结打的解不开?跪趴在床上,继续努力的跟繁琐的喜服奋斗。。。
  燕君玉回到房内看到的就是这个景象,自己娶回来的尚书大人之子,堂堂大将军燕君玉安宁王的王妃正一脸急不可耐的脱!衣!服!
  察觉到有人来,慕容倾慌慌张张的回头,看到自己的新婚丈夫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哇,如此绝色!就是太高了,自己应该才到他的胸部吧。。。再度小小的惊艳了一把!长的好看,武功又高,慕容倾很高兴也很满意,于是也不介意他如此失礼了,笑得很天真,也很单纯的递上了玫瑰膏,甜腻的喊道:“夫君。。。”
  
 
  ☆、荒唐一夜
 
  新婚之夜,为避免新人过度紧张,故烛火昏暗,燕君玉又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所以没看到慕容倾身上有伤,他心中理智已被怒火取代,接过新婚夫人手上的玫瑰膏,随意的扫了一眼,趁着酒意正浓,粗暴的把慕容倾翻过来翻过去。
  “啊。。。好疼。。。”慕容倾疼的眼泪都出来了,美人太不温柔了。
  “轻点。。。好疼。。。”慕容倾觉得实在太疼了,自己从小没吃什么苦,偶尔爹爹因为自己不听话或者学习不好才会责打,可是这个疼自己忍受不了,只好求饶了。身后的人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哀求而停下。
  “不要了。。。呜呜。。。”慕容倾觉得自己像断了线的风筝,随着暴风忽上忽下,好像下一刻就要死了。
  燕君玉听着手下的小东西不断求饶,心中的躁动不断没有平息,反而越演越烈。
  “呜呜。。。呜呜。。。”慕容倾已经被折腾的没有力气说话了,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呜声。
  三次,四次还是更多次,慕容倾不知道了,只知道美人的精力好像使不完似的,可是自己好累啊,昏昏沉沉的就被做晕了。
  看着小东西昏过去,燕君玉才停了下来。哭的脏兮兮的小脸,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强迫症发作,燕君玉勉强抱着慕容倾的小身子来到屏风后面的温泉里,仔仔细细的给他清理。
  
 
  ☆、皇帝驾崩
 
  “慕容倾,七岁,就读于国子监,试时,夫子夸道,此子有过目不忘之能,性纯而不争,必为国之栋梁。期间,仗其聪慧,打架斗殴,调皮捣蛋,畏其父势力,皆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十岁,将前兵部侍郎之子推下水,使其差点溺亡,其父勒其退学,在府中严加管教。十三岁,流返于青楼,被其父发现,禁足于府中至今。今年刚满十五岁,听闻其容貌姣好,身段苗条。”
  回想起大婚前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慕容倾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原以为要在新婚之夜,花点心思和手段镇压一下,没想到是个如此听话的小东西,也罢,只要听话,后面的计划实施起来就容易多了。
  将慕容倾身子擦干,不费力的就抱起来了,虽说习武之人力气大,只是怀中的小东西也太轻了吧,低头瞧瞧,嗯,确实瘦的一点肉都没有。把慕容倾轻轻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小东西便瑟缩的往他怀里拱了拱,寻了一个相对于舒服的姿势睡得正香。
  慕容倾是饿醒的,肚子饿的咕咕叫,不情愿的睁开眼,发现昨晚对自己很粗暴的美人正亲切的对着自己笑,而自己的手正紧紧抱着美人的腰不放。。。
  “夫人醒了今早还要随为夫进宫拜见皇帝和皇后呢,快起来吧。”燕君玉放缓声调,率先穿戴起来。
  “哎呦。。。好痛。”慕容倾努力爬了几次,发现全身酸痛,根本起不来,反而后面疼的要死。
  “我来吧。”燕君玉上前扶起慕容倾,温柔的给他穿衣服,并解释道:“时辰还早,不着急,你这副样子,换下人来服侍也不合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