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皇上,臣受不起+番外 作者:陈词

字体:[ ]

 
简介:
令羽一百零一次真心怒了“朕不忍了,今*你非得死!”某人面不改色“君要臣死,臣便脱你裤子。”
令羽怒而捶桌“流氓!流氓!”
片刻之后,令羽冷静下来“耍流氓也没用。”某人变色,桃花眼眨了眨“君要臣死,臣不依嘛。”
令羽叹气,一把掀桌“变态!变态!”
片刻之后…令羽没有冷静不下来,因为那个人,已经把自己的双唇,贴上了他的。
唇齿之间,有细碎的声音传来“皇上,臣知错了。”
 
标签:架空 正剧 纯爱 专情 江湖
 
第1章:暗夜窥视
 
楔子。
“胆子太大了,给朕拖出去斩了!”令羽满目愤怒,高声叫着拿人。
侍卫首领瞬间闪出来,看了看令羽,又看了看气定神闲的某人,最后还是选择为难地答道,“回禀皇上,属下不敢动丞相大人。”
令羽几乎气得发抖,瞪着悠哉悠哉的丞相大人,同时手中动作,已经抽出了好好摆在架子上的御剑,凶狠地指着那人,“商相,朕今日一定要杀了你!”
商丞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那剑,用一个手指轻轻拨开,如玉般的颜色差点闪花令羽的眼,只听见商相轻轻地说道,“君要臣死……臣不依嘛。”
闻言令羽仿佛全身脱力,手中剑“哐噹”一声掉落在地,御书房中响起一道惊恐的声音,“商西……你……你今天病了吗?”
第一章。
数朝古都,洛阳花好。
温香软玉,龙阳至美。
要问洛阳什么最出名,当然是花,不过这花,却是女人花。洛阳女人花有很多,最吸引人的一家便是温香软玉楼。
温香软玉,名如其楼,里面的姑娘个个顶好,胭脂水粉轻描淡写便是绝色倾城,就连楼里的龟公,也清秀得如出水芙蓉,往往出门买个菜,便让街边扫地的大妈莫名红了脸。
而温香软玉楼最为人称道的却不是这些如花似玉的人儿,而是那神秘傲娇又风流的老鸨。凡来多了温香软玉楼的人,都知道,这老鸨的身段虽然比不得两个艳名远扬的花魁,可是那傲气的小表情,香飘飘的帕子,常常把人弄得七荤八素的。
好吧,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老鸨是个男人。
那“龙阳至美”便是从他身上传出去的。
俗话说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天下之大,有爱公子的佳人,有爱美人的男人,当然,也有爱女人的女人,爱男人的男人。
令羽公子,也就是温香软玉楼的老鸨。本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物,有一日清晨,却让别人瞧见有一个男子从他房中出来,令羽公子随后。后者衣衫不整,而前者不过片刻就没影了。众人还笑谈,是令羽公子昨夜凶猛吓坏了人家。
然后,咱们的令羽公子便郁闷了。
就和一个男的睡了一晚上,有必要说成什么龙阳至美么。他可记得清清楚楚,那男子晚上睡觉的时候口中模模糊糊叫着什么“璃儿”之类的名字,一张床,两个男人之间隔了二尺,怎么可能会发生那种事情。
还有早上衣衫不整追出去是因为要追房钱,他令羽公子又不是什么特别有钱的人,就算陪那人“睡”一晚不要钱,那占了温香软玉楼的床铺总该付费吧。
“令羽公子龙精虎猛,老夫真是佩服。!”堂下一个五十出头的糟老头子拍着桌子赞叹。
令羽靠在二楼的栏杆上,慵懒的样子迷醉了楼里的气氛,凤眼一挑,清亮的声音缓缓流出,“老李头,你要是再笑,一会本公子就准备些聘礼,去迎你家小子过门,你觉得如何?”
老李头拍着桌子的手不动了,脸上的笑容也僵住,声音颤颤巍巍,“使不得,使不得,小儿样貌实在入不得公子的眼。”
令羽轻笑一声,冷冷地拍了一下木制的栏杆,杆子立刻倒地,灰尘漫布,他再抬头时,老李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溜掉了。
“莘娆,伺候我沐浴,琅华,把这里给清理了。”令羽甩甩袖子,走进了温香软玉楼最好的一间房。
堂下的众人脸色各异,没见过的皆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面容如此俊美的令羽公子居然会武功。见过的连连缩脖子,几日不见,想不到令羽的武功又进步了。
二楼春笑阁。
偌大的房间用一页琉璃帘子隔了开来,左边的空间里,红纱摇曳,雾气腾腾,一个大号的木桶正摆在中央,内里还埋了一人。
说是埋,也不夸张,桶里除了热水,还有堆成九重宝塔的花瓣。
平日里片叶不沾身的令羽公子,此刻却全身上下都是花瓣。红的黄的,美艳缤纷。
“莘娆,你可以出去了,我自个儿慢慢洗。”令羽用手掐坏了两枚晚香玉,没错,他就是那种喜欢辣手催花的人。
站立在旁边的女子柔眉媚目,小脸端的是闭月羞花,身段玲珑得不成样子,她手中拿有一个大红色的锦盒,“公子,这帝春还没点呢。”声音不大,却轻易起到撩拨人心的效果。
令羽闻言,头靠在垫了软枕的木桶边缘,闭了眼睛,“那快点吧,公子我今日累了。”
莘娆应声,便上前一步。
帝春,是一味朱砂,可以起到凝神舒心的作用,沐浴时用上一点,便可以整晚睡个好觉。
只是,凡事都有个相对,帝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龙阳春。这里的龙阳是指男人生猛,就有点壮阳的意思了。其实令羽也不是爱用这味龙阳春,只是他自身体质特殊,这朱砂是从小用到大的。一时停了,身边伺候的人便会唠叨个不停,生怕他会死去似的。
唉,前尘往事,不提也罢。令羽刚准备放空自己,便感觉眉心一点冰凉。
蓦地睁眼,是莘娆娇俏的笑颜,她手中还拿着蘸着红色朱砂的细狼豪。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令羽额头青筋直跳,莘娆居然还把朱砂点在自己的眉心,美人痣么,他又不是女人。
莘娆可不怕他的斥责,自己笑够了,才伸手递过一方镜子给坐在桶中怒气冲冲的令羽。
黑发全部披散,落在肩上,与白皙的肌肤相互映衬。往上是一张颠倒众生的脸,水光潋滟的桃花眼,高挺雅致的鼻,饱满红润的双唇,最绝的是眉心一点朱砂,鲜明的红色如同毒蛇的信子,诱惑而又危险。
莘娆一把夺过令羽手中的镜子,“行了公子你,看这么久脸都不红一下的。”话中尽是调侃之意。
好歹也是温香软玉楼的老鸨,每天见识过的人多了去了,令羽没有一点的不自在,反而扬起头颅,“等到你什么时候也长成我这样,看自己也会看呆的。”
“真是没脸没皮。”莘娆啐了一口,转身往外面走,又停下来,正正经经地道,“琅华让我告诉公子,下次拍栏杆的时候用心些,别让它掉到一楼去了,不然给他们看出来就不好了。”
闻言,令羽再厚的脸皮也受不住了。没错,他就是玩假的,他根本不会武功,那栏杆是事先让人割断过的。莘娆和琅华都是坏人,知道就算了,居然还这样拆穿他。
莘娆看着令羽越来越红的脸,忍不住笑起来,出去时门关得死响。
该死该死,令羽咬牙切齿,终于虎躯一震,一头钻到了水下,那些花瓣被他的动作撞得浮浮沉沉,像打转的蝴蝶。
一刻钟后,快要死掉的某人从水中冒出来,却在下一刻又发出惨无人寰的惊叫声。
有一人,趴在他的桶边,很仔细地在看他。
还是个男的。
 
 
第2章:软玉温香
 
第二章。
烛光映着红纱,魅影重重。
琉璃帘子还在摇摇晃晃,跟前的人亦是一双不安分的桃花眼,眼角一丝讥俏若有若无。大气的鼻,凉薄的唇,清瘦的颔骨,若不是月白色的袍子遮住了颈下所有,还会继续让人收不住目光。
令羽一直有个自恋的毛病,可此刻见了这人,也有些自愧不如。
月夜的风从打开的窗子吹进来,一股凉意触痛了令羽的感官,他羞愤不已,自己竟然会被个男人给迷得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没有武功的人真是麻烦,令羽下意识地抓一把水里的花瓣,朝面前的人丢去。
那人竟没有躲开,红黄交接的颜色挂了他满身。他伸手拿下脸上的异物,满不在乎地道,“妞儿,你太粗鲁了。”
妞你个头啊!令羽瞬间被点炸,谁是妞,谁是妞了,他令羽虽然是个老鸨,可也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啊。手边实在没有能够攻击人的东西,令羽最后还是选择了他的洗澡水,“你这宵小之徒,赶快给本公子滚出去!”怒气腾腾,桶里的水混着花瓣也像不要钱的一样往外面飞去。
宵小之徒,也就是那个蹲在桶外,帅得惨无人寰的男子,这次仍然一点没躲,只是口出之语带了点威胁的意思,“今日我若湿身,你也逃不了。”
往桶外刨水的两只爪子立刻停住了。
“本公子在沐浴,早就湿身了,还怕你么。”令羽高傲地抬起头,不屑地道。
“我看见你鼻孔了。”那人一句话便把令羽给气得半死,接着他又道,“今日本是来拜访温香软玉楼的两个头牌,举世妖娆莘娆,和无双风华琅华,可是没想到却遇到了你这样一个人。”
令羽一口气憋得只进不出,“既然来找莘娆和琅华,为什么不从大门进来,偏偏要做这爬墙钻窗之事?”
“爬墙,我还想爬床呢。”
“喂,你等等,给我站住!”令羽出声喝止,可惜为时已晚,那人已再次越出窗去,消失在夜色中。
我还想爬床呢。
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流氓流氓!令羽狠狠地拍了一下木桶,居然给个男人调戏了。令羽从桶里出来,三下两下用帕子擦净身体,然后披上银狐皮毛所制的大衣,他倒要出去看看,刚才那么大的动静,莘娆和琅华居然敢不进来帮他。
夜色已深,春笑阁外的温香软玉楼还是嘈杂一片,美酒美人,醉卧其中,不知今昔是何年。
令羽走过去,莘娆正站在二楼轩窗口,望着外面,似在失神。令羽玩心大起,便轻手轻脚过去,一巴掌拍在莘娆的肩上。
莘娆果然吓了一大跳,可她转过头来时,却又惊得令羽不知所措。
她的脸是红的,白皙的脸蛋上两团红晕,说不出的娇羞可人。
“我没看错吧,平时那么妩媚的莘娆花魁竟然脸红了。”令羽像发现了什么大的秘密,一个劲地朝正尴尬的莘娆使眼儿媚。
“好了公子,一会被琅华听见又要笑我了。”莘娆讨好地拉拉令羽的袖子,让他闭嘴。令羽却还得寸进尺,伸出一只手,摊在莘娆面前。
莘娆嘴角抽搐,“公子你……”半响后还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鸡蛋大的东西,是银锭。
令羽心满意足,问“刚才你没有见到什么奇怪的人么?”却不曾想,莘娆的脸更加红了,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紧紧拉住自己的衣襟,怕钱财又被令羽坑骗了去。
“公子。”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是琅华。
令羽转过身,见琅华身上衣裳带露,便问,“你出楼去了?”琅华点头,“在公子窗户底下瞧见两个人,是……”
令羽却打断了她,还面带怜惜地握握琅华的手,“这更深露重的,你要是病了怎么办。”琅华一阵感动,“公子……”
感人的氛围还没持续片刻,令羽便松开了琅华的手,“说吧,刚才看见什么人了。”那语气,叫一个风轻云淡,仿佛刚才说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看着琅华眸里逐渐映出冷冽,莘娆开口,“得了,琅华你还不知道公子这德行么,多少次也改不了的。”虽说如此,可莘娆话里还是有些笑意。这琅华虽然是个冰山美人,让谁都无法生出亲近之意,但时常还是会因为这些暖心的话而感动呢。虽然她家公子,有时候的确不是个东西。
琅华恢复常态,狠狠瞪了令羽一眼,继续道,“是重欢门三护法其中的两个,素问和稚子。”她眼中情绪沉浮不定,含有一分担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