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鳏夫 作者:裴亖

字体:[ ]

 
文案
青山寨新当家最近很忧愁
老爹身体不好->要冲喜->要成亲
成亲?成亲好啊,媳妇孩子热炕头,多好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拜过天地的夫人是·男·人
 
桑湛:我想静静
李善鸿:静静是谁?本王马上给她指婚!
桑湛:……
 
内容标签:强强 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湛李善鸿 ┃ 配角:吴瑜李善仁李善成郑书毕 ┃ 其它:双向暗恋
 
 
 
  第一章
 
  桑湛从进寨子开始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先是被二当家丢到河里上上下下清洗了一遍,过年都没刷的这么干净,皮都差点给搓下两层,刚从水里爬起来又被套了一身红绸子,那款式桑湛是见过的,年前小翠嫁到绿水寨的时候,那新郎官穿的就是这种样式。
  “吴叔,这是作甚?”
  桑湛压下胳膊不配合,板着脸问。二当家一巴掌拍桑湛脑袋上,“傻愣着干嘛,抬手!”
  桑湛不乐意,“您不说清楚我不抬。”
  “给你娶媳妇呗。”
  桑湛一听立马炸了,结结巴巴羞红了脸,“这这这……我怎么不知道!”
  二当家打哈哈,“现在不是知道了嘛,快穿快穿,吉时快到了。”
  桑湛杵着不愿意动,他不过是去寮里镇寻医几日,怎么一回来就娶上媳妇了呢?
  二当家见这大侄子眼神乱飘,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叹口气把话挑明了,“昨儿个夜里你爹犯了病,沈大夫来看过说你爹怕是没几日了……”
  桑湛几乎是听到老爹犯病就要跳起来了,脸上血色褪的干干净净,白了又青青了又黑,憋了半晌才找着舌头,说自己找到寮里镇那个薛神医求了药,是治得好的。后半句打了焉儿,音都变了。
  看桑湛一脸要哭不哭,二当家心里也难受,桑湛他爹这病是十年前就落下的,这些年桑湛寻遍了各地神医,也只能是给他爹吊着一口气,撑到现在也算是个稀罕事儿了。
  拉过桑湛给他继续套喜服,边套边开导他,“你爹心愿就是看你成家立业,时候也不多了你就顺着他点,冲喜嘛,指不定他一乐郁气都能冲散些。”
  桑湛心里堵得慌,他也知道自家老爹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可这真要走到头了……纵然是作了多少的心理准备,桑湛的心还是一抽一抽的疼。
  顺从地穿好袍子,裤腿还是短了些,露出一小节脚踝骨,跟桑湛的脸一样白的扎眼。二当家掐掐桑湛脸颊肉掐出点血色,看他一副丢了魂的样子直叹气,他这大侄子不容易,早早没了娘,这十来年遍访名医给他爹治病,自个儿的大事也顾不上,平日里老实的过头,随便哪个一撩就脸红,二十有四也没个对象,到现在都要成亲了也是他们兄弟几个找镇上红娘给随便拉来的姑娘,能做的也只是多塞些钱让红娘挑个好的。
  “你爹这次病来得急,我们也赶不及给你裁衣服,你就先将就着穿穿吧。”
  桑湛闷声嗯了,抬脚大步往祠堂走,寨子里的人都是看着他长大的,一路上遇到叔叔婶婶都在那打趣他,湛湛娶媳妇啦,湛湛快点生个大胖小子婶给你带,桑湛到底是个姑娘手都没拉过的木小子,羞的血色不靠掐都上来了,嘴巴也是笨,糊里糊涂嗯了低着头快步走开。
  二当家捋着他两撇小胡子乐着,还跟旁人调笑,他儿子吴瑜一脸焦急就奔过来了,“爹,不好了!”
  这混小子!大喜日子竟然喊不好!
  二当家怒从心头起,气的小胡子都飞起来了,一拳上去捶的吴瑜一个踉跄,“怎么说话呢!今儿个桑湛大婚,你瞎嚷嚷什么!”
  吴瑜也顾不上疼,拽着二当家就往回跑,“阿爹,咱被那婆娘坑了,她送上来的不是个好的啊!”
  二当家懵了,“咋!是个废的啊?”
  “哎哟我的爹爹,那是个男的!”
  “啥?!!”
  -
  桑湛一进祠堂,就被三当家一把拽住,三当家哆哆嗦嗦叫着:“阿湛你这媳妇儿……”还没来得及说完,桑湛他爹就被人扶着出来了,桑湛顾不上客套扯下三当家的手就冲到他爹身边嘘寒问暖起来。
  三当家急得团团转,这回岔子出大了呀,这婚还要不要成了?这婚还怎么成啊?
  这时二当家也到了,两位当家一对眼,赶忙凑到一边商量。
  二当家: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钱家婆子不是顶好的媒婆嘛,怎么送个男的上来?!
  三当家:谁知道呢,亏我还塞了不少银子给她,妈个劈老子等下就去找她算账!
  二当家:谁给说的这钱婆娘好的?
  三当家:镇上牙婆就这么几个,我看那几户大人家的都是打她手里过的。
  二当家:老三你搞么子咯?老子让你找的是媒婆!不是牙婆!
  吴瑜:两位大爷哟先别管那么多了,现在是停还是不停啊?
  二当家瞅瞅桑老爹喜气盖不住青白脸色,瘦弱的身板仿佛一刺激就要气折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去说老哥啊阿湛这婚恐怕是成不了了,要是他当场背过气去,那罪孽可就大了。
  “现在有几个人知道了?”二当家问,三当家想了想,“我家秀玉一看人不对就跟我说了,我让她先别闭嘴,后头就三四个婶子,知道的人不多。”
  咬咬牙,二当家当机立断,“继续,让他们都管好嘴巴,把人给带出来。”又对着吴瑜吩咐道“你找几个手脚利索的把驿站渡口都堵了,别让那婆娘跑了!敢欺负到咱们头上来,真是猪油膏子蒙了眼睛了!”
  至于这后面的事,到时候给人陪个不是送下山去就行了。
  该道的谦必定会道,该算的帐也是一笔都不能少!
  三当家应了,赶紧到后堂去唤婆子准备起来。
  这厢桑湛半跪着给老爹揉腿,常年卧病在床桑老爹的腿已经萎缩了,只有自个儿胳膊粗细,桑湛一得空就伺候在老爹面前给他活络胫骨,老爹的眼睛看不大清楚东西了,只能看个模糊的大概,哆哆嗦嗦摸着儿子的鼻子眼睛,笑的很开怀,“可算是看着你成家了,爹这辈子也够了……”
  桑湛眼眶一热,急切切打断:“爹你别胡说,我请了寮里镇的薛神医来给您治病,神医连断了气的人都能救回来,咱这病也会治的好的!”
  桑老爹歉意地摸摸儿子的头,“好好好,会好的,阿湛你娶了媳妇儿可要好好待人家呀,这可是人家的一生哩。”
  桑湛粗声粗气说一定,他桑湛的媳妇儿,必定是要宠上天的。
  桑老爹眯着眼睛想桑湛他娘,老桑家的媳妇儿,可不都是宠上天的么。
  “新娘子来了!”
  喜婆拔高了声叫了一嗓子,在一众哄闹下扶着新娘子走了出来。
  新娘子着大红嫁衣,白皙的肌肤衬得愈发晶莹,身形修长,这喜婆已经是寻常人里高的了,还是矮了新娘子一个脑袋。
  他这媳妇身量挺高的,都快赶上自己了。想着小翠小鸟依人在她相公怀里的模样,可能自己是没办法感受到她相公的感受了,桑湛想想觉着有点遗憾。
  不过婶子说了,这身子骨大的,肯定是……咳……是好生养的。
  这么想桑湛又自顾自乐开了。
  新娘走的歪歪扭扭,脚步虚浮,还没走到堂前就软了身子倒下来,喜婆吓得一嗓子,拜堂出这事非但不吉利还影响她收款子,好在桑湛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在周遭的尖叫声里扶稳了。
  “当心点。”
  喜婆赶紧扶好新娘子,还好还好喜钱保得住保得住。
  桑湛等喜婆重新扶过新娘后迅速松开了手,退回原位,耳朵好像听不到起哄声似的面上一派镇定,可这耳根子热的可都要烧起来了。
  媳妇儿的胳膊不能说粗,虽然骨架大但还是太瘦了,薄薄的一层皮贴着骨头难怪身子骨这么虚,要喂得饱饱的才行。
  媳妇儿皮肤真白,比镇上那些小姐们都要白,而且白的更好看,那些小姐们脸都跟刷墙似的,奇怪的很。
  媳妇儿身上的味道也好好闻,肯定很喜欢香粉吧改明儿下山定要去香粉铺买些回来。
  媳妇儿……
  桑湛晃神的功夫里,喜婆已经搀着新娘站到座下,谄媚地笑着请桑老爹观礼。
  桑老爹心里舒坦,借着吴瑜的胳膊颤颤巍巍站了起来,祠堂里一派安静,老爹清清嗓子,“今天是阿湛的大喜日子,桑衎谢过在座的诸位这么多年来对我们父子俩的照顾,从今往后我们老桑家就是阿湛做主了,以后阿湛要是有什么不对,各位做叔叔伯伯的也不用顾着我的面子,该敲的敲该打的打。”
  二当家带头应声;“大哥你就放心吧,哥几个一定会帮着阿湛的,再说了这几年阿湛忙上忙下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错不了!”
  三当家也喝道:“阿湛就算是捅了天大的篓子还有我们做叔叔的顶着呢,大哥你就把心搁肚子里吧。”
  吴瑜忍不住刺三当家,“三叔就知道瞎说,咱们寨子里谁不知道阿湛为人本分,要是能‘捅’什么篓子,早就成亲啦。”
  众人一阵哄笑,桑湛臊的一阵一阵热,头都要低到胸口了,又担心媳妇儿误会,偷偷掀了眼皮去瞅那红盖头,新娘安安静静站着,并没有大反应。说不上是失望还是高兴,感情白纸桑湛只觉得心口空落落的。
  二当家踹了吴瑜一脚,“就你小子话多!”又向着桑老爹说:“这时候不早了,咱们开始吧,误了吉时可不好。”
  桑老爹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不顾旁人劝阻硬是挤下主婚人的活计,老爷子挺直了背,含笑望着儿子的方向,“阿湛,这是你娘当年要我背的,也算是家训的一条,我这种大老粗背了好些年,你可听好了。”
  “两姓姻缘,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大红盖头掩着新娘的面容,隐隐约约看见一双淡色的唇。
  我定会护你一生一世,桑湛暗自下定决心,朗声誓约。
  “两姓姻缘,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第二章
 
  拜完堂后新娘子就被送回新房了,被几位大家起哄,桑湛给轮着灌了不少酒,除开女人小孩,寨子里还有两百来号人,即便是一人一口也把他灌的够呛。
  酒面上还没过半,桑湛已经站都站不稳了,酒气熏的脸渗血一样,还巴着桑老爹的胳膊一声一声叫唤,粘得死紧死紧,几个小兄弟上下一起使劲儿才把桑湛扒树皮一样从他爹身上扒下来。老一辈的几个被这个醉鬼逗的笑疼了肚子。
  吴瑜扶着烂泥似的桑湛问二当家,“阿爹,阿湛现在咋整?”
  新娘子是个男人这事太突然,二当家担心风言风语落桑老爹耳朵里把人刺激到,就把事情压下来了,知道的人没几个。他们本就打算把桑湛灌醉了扔屋里,等明儿早上起来再悄悄下山换个正经姑娘来,现在人已经灌完了,事儿也成了大半,二当家挥挥手,“扶阿湛回屋,你今晚给老爷子守夜,别让阿猫阿狗乱跑。”
  吴瑜哀嚎一声,“您真是我的亲阿爹,就晓得折腾我。”
  二当家踹吴瑜一脚,“烦啥子烦,阿湛他阿爹不是你阿爹啊,没他爹你早见你娘去了,去去去赶紧把人送回房去!”
  身上挂个百八十斤的大个子,吴瑜是想躲都没地儿躲,硬生生挨了一脚,半扶半拖地把桑湛弄回房,折腾了一头大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