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下劫 作者:夜紫猴

字体:[ ]

 
文案
 
得知当今天子和邪教勾结,图谋不轨,楚郢大惊失色。
 
他发誓要拯救天下,拯救家族,甚至不惜逼宫换贤能代之。
 
可尘埃落定之日,那月夜之下,梅花从中,楚郢看着身影依旧单薄的帝王。
 
才茫然得知,原来自己弄错了不该弄错的东西。
 
天下劫,为谁止,江山笑,为谁起。
 
道是无心却有心,有心却为他人衣,到最后,迷的是谁的眼,蒙的是谁的心。
 
 
嘿嘿,此文HE,攻受双洁,1V1.
 
史上最宠受又最呆的攻VS史上最腹黑又最惹人爱的受。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郢,萧阮寻 ┃ 配角:玉龙煌,邵然,楚人同 ┃ 其它:你是我的
==================
 
☆、流言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关注,链接附在文案下啦,么么哒
  楚郢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不好,好不容易甩掉桔子来茶楼听听书,好不容易听到一个很感兴趣的故事,哪知那说书先生才说了一半,就被官差给捉了去。
  楚郢瞧着掌柜的张罗着戏班子接场,才堪堪留住了要走的客人,只是口里仍骂道:“早说让你说点平常的,这不,自个儿折腾进去了不说,还险些误了我一天的生意。”
  言罢,那掌柜的刚要离开,却被坐在茶楼角落的楚郢唤住了。
  掌柜的见人唤他,本着客人是菩萨的精神,狗腿的跑了过去,“这位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楚郢抬起头看了眼掌柜的,就这一眼,这阅人无数的掌柜就下意识的屏了屏气。
  面前这人穿着不俗不说,一副面容生的尤为俊朗,仿若带了层阳光一般,且胸前衣领微敞,更透出一些不羁的味道,实在是俊朗潇洒。
  “方才那位先生说的故事,掌柜的可知道下文?”
  掌柜的还在愣神中,楚郢已十分友好的露出了一个笑脸,他的笑容很有杀伤力,只一笑,顿时让人有一种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
  “这位客官,您也看见了,那陈先生才说一半就被抓走了,说明这故事是不能乱说的,您呐,还是看看戏喝喝茶吧。”
  楚郢见掌柜的要走,更是好奇,忙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金子,“我向来是个好奇心重的,既然故事听了一半,又让我感兴趣了,这不听完,我心里难受的慌。”
  掌柜的见楚郢挂着微笑,且桌子上还有个闪闪发光的金锭,顿时走不动路了。
  于是,一面讨好的笑着走过来,一面伸出手将那金子拿起来在掌心摩擦,“客官这么有兴趣,我倒是不妨与你一个人唠嗑唠嗑。”
  楚郢见掌柜的已坐在自己的小几对面,立即将笑容放大了些,“洗耳恭听。”
  掌柜的上下打量了楚郢一眼,见其气度委实不凡,怕是达官贵人,故而还是有些顾忌。
  正思索着,就听楚郢笑着说道:“我初来京城,平日里也在山中钻研武学,故而许久不曾问世,那个少年将军后来怎么样了?”
  掌柜的见他自个儿起了头,遂不再有疑,将身子前倾,左右看了看,见无人朝他们这边看来,才放下心开口。
  “其实这事儿啊,大家都只是听说,都没亲眼看见,您想想啊,七年前北流入侵大周,那是何等凶险,我大周怎会连个人才都没有,需要一个小少年坐镇,那少年大抵就是跟在人身后打打小兵罢了。”
  楚郢听了,脸带微笑,不置可否,“那先生说,那位少年将军天赋异禀,极懂行军,怎么就消失了?”
  掌柜的嗨了一声,道:“那少年将军却是优异,十五岁就在军营有了自己的亲兵,只是毕竟是个少年,年轻气盛的,禁不住引诱,故而…”
  “故而什么?”楚郢来了兴趣,将手臂盘桓着放在小几上,催促着问道。
  掌柜的压低声音,环顾了下四周,“故而与北流公主勾结,交出了我大周的布兵图,致使大周边防险些被破,先皇一怒之下,就把人斩了。”
  楚郢听了,面露疑惑,“原来如此,可是,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掌柜的打量了几眼,道:“这都是传说,谁也不知道那少年将军姓甚名谁,究竟有没有这个人,如果没有,这么传着,让大周百姓,邻邦几国怎么看。”
  楚郢点了点头,对此倒是赞同,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自己不会不知道,就算自己不知道,爹也不会不知。
  “以讹传讹,确实不太好。”
  “所以咯,那陈先生这会子定在公堂挨板子呐,说点幻月教现下的事也没这个担风险呐。”
  掌柜的本是随口一说,哪知楚郢方才还如沐浴着阳光的脸,就一下子阴沉起来,“幻月教现下又有动作了?”
  掌柜的被楚郢吓了一跳,没好气道:“听说又要危害江湖,去找那什么武夷派的张真人麻烦了。”
  “此话可真?”
  掌柜的不懂楚郢怎么这么激动,“江湖上的事离京都太远,我也只是听外地来的客人说起。”
  才一说完,掌柜的便见楚郢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才至大门,迎面便跑来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跟着他一起跨了出去。
  “主子,您怎么又去那种地方了?”
  行至繁华的街道,楚郢疾步穿梭在人群中,面露忧色,全然不管身后说话的人。
  身后的人没发现他家主子不想理他,继续耳提面命着,“主子,老爷可是明令禁止你少去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的。”
  楚郢根本没心思听桔子在说什么,只是想到玉龙煌如果再去打武夷派,情况怕是不容乐观。
  桔子见他家主子不应他,这才看向楚郢的脸,却发现楚郢脸色很难看,眼里还夹着些隐忍的愤怒。
  “主子,您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楚郢看也不看桔子,直接跑了起来。
  两年前,玉龙煌血洗江湖,大打八大门派之时,自己也在场,当时玉龙煌杀到武夷派,师兄弟死伤不少,师父与其勉力打了一个平手,才将其击退。
  可师父年事已高,那一战耗尽精力,若此番再战,真的不知会怎样。
  想着,楚郢已准备提起轻功飞回家,带上银魂冷剑立刻回武夷山。
  但刚一动作,就被桔子拉住了胳膊。
  “主子,您到底怎么了?”
  楚郢这才想起身后还跟着桔子。
  说起桔子,楚郢也很是感激,自打一年前被爹用娶亲的由头从武夷派揪回府来,便是桔子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十分周到。
  爹也对自己很是疼爱,既好不容易捡了条命回来,实在是该好好孝顺爹。
  但是,如果四年前不是师父路过恒山郡救了险些在大火中丧命的自己,自己哪有命还站在这儿。
  “桔子,我要回武夷山。”楚郢说着,俊朗的眉眼里尽是愤意。
  桔子还愣愣的不知所谓,楚郢已迈开腿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跃了起来。
  管家成叔和桔子一般,是个爱唠叨的,若不是银魂冷剑还在府中,楚郢已直接从大街上直奔武夷山了。
  只是这银魂冷剑,乃天下罕见的利器,带上它回武夷山,也必不可少。
  成叔见楚郢的动作就知道他要做什么,忙拉住楚郢的胳膊,神色着急,“最近江湖不太平,三公子啊,您就别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回武夷派了。”
  楚郢握着冷剑,听成叔如此一言,心里隐隐起了些火气,“不太平,现在知道不太平了,两年前,皇上就不该招安,当直接剿灭才是。”
  “公子,那玉龙煌的实力您又不是不知道,幻月教教众遍布大周,那玉龙煌的武功全天下能找出几个匹敌的,皇上是怕剿灭不成,惹祸上身,所以,您听老奴的,哪儿都别去行么?”成叔软言劝着,拉着楚郢袖子的手不曾松懈半分。
  “成叔,既然如此,我就更要回去了,我是武夷的一份子,武夷有事,我责无旁贷。”
  成叔拉着他,仍是不放手,“公子,您别冲动,这只是您听说的嚼舌之言,外边儿也没动作风声,皇上既然已经招安,自然就会善后到底,您先待在家里静观其变好么。”
  楚郢被成叔说的郁结难开,脸色很是难看,“成叔,若玉龙煌屡次危害江湖,皇上为了高枕无忧,就一直用这样招安的法子吗,那皇上未免也太没用了。”
  成叔听了,脸色一白,忙捂住楚郢的嘴,谨慎的左右看了看,“我的小祖宗,这大庭广众之下,您这样评价皇上,若被有心人听了去,告之皇上,您还讨得了好么,皇上忌惮老爷的事,暗地里可传的沸沸扬扬。”
  楚郢听了,这才敛声收气,面露疑惑,“忌惮爹,这是几时有的事?”
  成叔重重的叹了口气,“老爷是先皇任命的辅政大臣,手握重权,皇上长大了,总是会有顾虑,会忌惮的。”
  楚郢眉头皱着,自己极少过问宫中之事,且回家这一年来,也大小事发生了一大堆,光是拒婚一事就闹得人仰马翻的,好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待在自己房中吟诗作对。
  由于失过一次记忆,又与他爹空白了三年的相处时间,就算最后记忆得以恢复,但总有些零之碎片是记不得的,也就少了那么些感觉。
  想到这些,楚郢倒有些内疚,自己失忆不记得是自己的问题,怎能如此不孝,对爹的事从不过问。
  想着,楚郢稳了稳心神,不再那么急躁,“成叔,爹何时回来?”
  成叔见楚郢如此,知道或许能劝住他不要走,立马笑着正欲回答,可前院却突然跑来一个小奴才,气喘吁吁的跪地道:“三公子,圣旨到。”
 
☆、进宫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一些,抱歉啊,不过具体没什么影响,只是一些小细节改了改
  走至前院,面前一个花白了胡子的老太监便手持圣旨笑眯眯的打量着楚郢,看样子比成叔的年纪还大一些。
  “这位就是楚三公子了?”那老太监说话极为客气,还对楚郢略欠了欠身。
  楚郢见此,也忙欠身回了一礼,“正是。”
  “如此,请三公子接旨。”言罢,那老太监便将那卷明黄龙纹的圣旨张开欲念。
  “等等。”楚郢眉心一拧,打断了那老太监正欲张口的话。
  “三公子?”那老太监仍是笑眯眯的叫道。
  楚郢思忖了会儿,问道:“敢问这位公公,这圣旨是皇上下给我的?”
  这话一落,那老太监的眉眼似乎都要笑弯了,“当然。”
  听闻这二字,楚郢狐疑的转头看了眼成叔,后者也是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这一年来,自己从未进过宫,也没有见过皇上,至于失忆前是否见过还身为九皇子的皇上,脑中也没有一点印象。
  这样突然传下一道旨下给自己,倒还真是十分新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楚丞相第三子楚郢,文采出众,武艺超群,为众才俊之首,着封为侍卫统领,护驾左右,钦此。”
  这话一念完,底下立马响起一片三呼万岁的谢恩之声,独楚郢听完后,忍不住有些好笑。
  自己什么时候才华出众,武艺超群,为众才俊之首了,这皇上还真会吹牛。
  不过平白无故的封没什么建树的自己做侍卫统领,楚郢就是脑子受损后再怎么懵逼也觉的事情有些不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