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万里江山不如你+番外 作者:留史楚韵

字体:[ ]

 
 
文案
帝生前昏庸好色,死后给殷晟丢下了个大烂摊子。殷晟本想着登基后励精图治,却奈何,前有宰相霸占朝纲,后有太后垂帘听政,苦熬到20岁,终于逼迫宰相放权,以为可以大显身手,不想竟还有附加条件……
 
叶檀因为身体特殊,本打算孤独终老,没想到自己竟爱上了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男人(这就是传说中的英雄救美[作者认真脸])。为报恩,叶檀千里相助!!结果却发现,恩人竟是仇人的儿子!!!
 
 
【食用说明】
1.本文架空,主受,1V1。
2.西皮→温柔帝王攻(殷晟)x双性美人受(叶檀),注注注注注→攻的温柔不包括受以外的其他人。
3.萌包子后期出现,情节生子,雷者慎入!
4.本文甜宠有,狗血有,曲折有,结局大写的HE!
 
【作者寄语】
1.文文每日下午五点更新,其余时间为捉虫,嗯哼!喜欢这篇文文的亲亲就……看我的眼睛 ⊙ _ ⊙ ,乃们懂得哦ο(=·ω<=)ρ⌒☆[媚眼]
2.意外情况不能保证更新会在作者有话说里面告知。
3.最后,祝亲亲们阅读愉快,么么哒(*  ̄3)(ε ̄ *)
 
内容标签: 恩怨情仇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檀,殷晟 ┃ 配角:叶少邈,璃秋 ┃ 其它:1v1,HE
 
 
 
 
  第一章(修)
 
  永宁六年春,扬州府,平陵郡。
  殷晟漫步大街,手摇纸扇,闲庭信步。与普通富贵人家的子弟一样头戴玉冠,身着锦衣,可那周身气度却不是常人可以比拟的,乍一出现,周遭立刻引起一阵骚动。
  殷晟大致看了一圈,朝身后招了招手,崔柏快走了两步跟到殷晟错后一点的位置:“主子。”
  殷晟小声道:“都道扬州出美人,可我这放眼望去,颜色最好的那个,比父皇那幅美人图上颜色最差的还要逊色不少。”
  崔柏刚刚也看了一圈,确实如此,却也不好打击殷晟,只道:“这扬州这么大,今日不过初窥一角,主子莫急,主子要的美人,定是能找到的。”
  话虽是这么说的,崔柏心里其实没底儿,毕竟,殷晟和太后约定的时间只有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莫说找出一个比苏晴晴还要美上三分的人儿,就连能不能踏遍扬州寸土也未可知。
  宰相苏祁乃是当朝太后苏英的亲哥哥,苏祁自幼时便争强好胜,执着于名利。当年科考,为了能拿头名,借着苏英,硬是把前面挡路的几个学子弄得身败名裂,再不能走仕途,如今更是站在了权利的巅峰。
  殷晟十八岁时本应亲政,苏祁却硬是把持朝政到殷晟及冠,最后迫于群臣压力才以苏晴晴的皇后之位将权利交出,可苏祁哪里甘心?
  殷晟深知苏祁为人,只怕由着那苏晴晴坐上皇后的位置,诞下嫡子,自己的死期便不远了,毕竟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要比他好控制的多。
  殷晟为此事几番试探苏英,发觉苏英一心向着娘家,竟丝毫不为他、不为这江山考虑,不由心寒,于是便借口苏晴晴颜色不佳,几番推脱婚事,最终惹恼苏英。
  要知道,这苏晴晴号称京城第一美人,论才艺也许不及中书令岑泽岭的独女岑书音,但样貌却是一等一的好,就连曾阅美人无数的承帝都夸赞苏晴晴:乌舍凌波肌似雪,一代倾城胜春华。
  如今殷晟拿样貌来说事,苏英一听便知是搪塞,如何不怒?她苏家的女儿,岂容他人这般嫌弃?于是便和殷晟定下三月之期,若这三个月内殷晟能找到比苏晴晴颜色再好三分的人,那这门婚事便作罢,否则,三个月后,便是他与苏晴晴大婚之时。
  殷晟从京城出发至今已经近一个月,却是一无所获,承帝在位时不止一次出游扬州,那幅美人图上的女子,不少出自扬州。
  思及此,殷晟不禁哀叹,明明都是在扬州的地界,为什么承帝出游两次,除去路上花费的时间,在扬州的时间最多不出十天,就那么短短的十日,承帝的美人图上就能增添四五位美人,而今换做自己,已过了半月有余,却是一个美人也没见着!
  殷晟抬头望天,叹了口气,继续沿街找了起来。
  正午的时候殷晟和崔柏回酒楼吃了点东西,又小憩了片刻,下午便接着出来寻人了。
  此时已是暮春,扬州已有了夏日的影子,殷晟沿街走了半个多时辰便有些受不住热了,恰巧不远处有家茶楼,索性带着崔柏去躲凉快去了。
  本以为现在这个时候都在家躲凉快,哪知道这家茶楼一楼竟坐的满满当当,崔柏找了好半天才在角落找出个空座来。
  殷晟坐下,先是大口喝了两杯凉茶,这才觉得稍稍舒服一点。他环视了一圈,见大家相互讨论,时不时的看一眼台上,眼中带着雀跃,把崔柏招来:“你去问问,为何茶楼此时竟是满座?”
  崔柏应下,去周围打听了一圈,立刻回来禀告。
  原来这茶楼有个姓顾的说书先生,顾先生博闻强识,总会说些新奇事情,有时候讲的是山野趣事,有时候讲的是历代野史,还有时候讲的却不是人间的事儿,但无论什么事情,经他的嘴说出来,便说不出的引人入胜。
  殷晟听崔柏这么一说,也来了兴致,忍不住的想要听听这顾先生是不是真的舌灿如莲。
  顾先生长相中庸,可整个人精神气却很足,他不止是这茶楼的说书先生,还是书院的先生,他说的书大家爱听,讲的课,学生也爱听。据说这顾先生曾经距离殿试一步之遥,却恰在开试前一日,生了急病,硬生生给错过了。殊不知,顾先生恰和苏祁是一届的考生,若他不生那场“急病”,只怕下场也是个身败名裂,哪有如今的快活逍遥?
  殷晟坐定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顾先生就上了台。
  台上正中心放了个茶桌,上面摆了一壶茶,座位却是没有的。顾先生上了台,微微躬了下身子,折扇一打,台下登时安静下来。
  殷晟看着那顾先生缓步走到茶桌前,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待那杯茶水下肚,才悠悠开了口。
  “今日给大家说的故事是发生在百年之前,一个叫斗阳县的地方。至于这地方可不可考在下不知,故事也只是偶然听来,真假不辩,还望大家莫要考究。”顾先生脸上带笑,慢悠悠的起了个头,说起这个故事来。
  殷晟也没听说过斗阳这个地方,不过只当是个故事,倒也未曾深究,只捻起一颗豆子丢进嘴里,支着脑袋听了起来。
  话说这斗阳县的首富名唤莫呈,这莫呈少时家贫,娶亲后没两年,妻子邓氏受不了这等穷苦日子,最终卷了家里仅剩的一贯铜钱给跑了。
  莫呈因此深受打击,从此发愤图强,最终在这斗阳县立了足,又娶了一房美娇娘李氏,哪知没过多久,邓氏听说莫呈发迹,竟又回来了。
  对于这样的女子,莫呈自是看不上眼,再加上新娶娇妻,更是对邓氏不假颜色。
  可这邓氏当初能做出那等事,便不是个好相与的,于是等着第二日人多之时,在莫呈家门口痛斥莫呈发迹后就抛弃发妻,将外面养的狐狸精带回家,一时间乡里看莫呈的眼神全变了,声声指控逼得莫呈不得不将邓氏请回来。
  奈何这请神容易送神难,这邓氏进了门,再想把她赶出去可就难了。
  可莫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识过?他岂会白白咽下这口气?于是便新置了处宅子将李氏送走,骗邓氏已将李氏休弃。
  邓氏不过是个刁妇,小聪明有,可弯道多了,也就想不明白了。于是莫呈一面对邓氏百依百顺,一面将钱财转移,待邓氏发现,已是家财散尽,债主上门。
  邓氏一见,立即慌了神,忙向莫呈讨要了休书给跑了,这莫呈在邓氏离开的当晚也离开斗阳县与李氏会合了。
  之后李氏怀孕,十月怀胎,诞下一子,莫呈这厢可谓老婆孩子热炕头,可那邓氏却是苦偿因果。
  这邓氏离开莫呈后身无分文,只略有姿色,于是和斗阳县下破落村子的一个赌鬼成了亲。
  成亲未久便有了身孕,可这孩子的月份却不对。邓氏知道是莫呈的孩子,心中暗恨,却又不得不生下这孩子。
  只是不知是不是邓氏坏事做多遭了报应,竟生出个阴阳人来!
  顾先生说话的音调随着剧情起伏,颇为引人入胜,待这话说完,大家正等后文,哪知那顾先生捻须一笑道:“若知后情,请听下回。”说罢便施施然的下了台。
  殷晟正听得入神,哪知这顾先生倒是会挑时候,只把殷晟急的百爪挠心。
  崔柏见状,便道:“主子,不如奴才去请那顾先生来一叙?”
  殷晟刚要同意,可看着大家三三两两的讨论,神情间俱是意犹未尽,想了想道:“罢了,明日再来!”
  崔柏心道,左右不过耽误一日功夫,当是没事,便也没提找美人的事。哪知这顾先生这一个故事说了足足半月才说完,待殷晟回过神,才发现与约定之日已不远了,不禁有些懊恼,可想着那顾先生口中所说那阴阳人,不禁好奇。
  “崔柏,你说,这世上当真有阴阳人吗?”
  “这……奴才不知,不过那顾先生都说是故事了,想必都是假的吧?”崔柏有些不确定。
  崔柏虽不信,可殷晟却总觉的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既然顾先生能讲出来,指不定是有的,于是又道:“那你说,若当真有这么个人,他真的比女子还要柔美?”
  崔柏见殷晟来了兴致,顺着殷晟的心思道:“想必应当是的。”
  “那他当真能孕育出孩子来?”殷晟说罢也不等崔柏回答,便道,“不行,我还是想要去问问顾先生。”
  “主子,这……美人可还没找着呢!”
  “左右已经耽搁这么久,也不差这一日,何况,若真能找出这么个人来,何愁这次赌约会输?”说罢,殷晟便让崔柏打听着去了文昌书院。
  殷晟过去时,顾先生正在讲课。
  崔柏本欲请顾先生出来,被殷晟拦了下来。
  站在门外,听着顾先生的讲解,不觉入胜,待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竟已下学,只余下几个学生在和顾先生讨论问题。
  殷晟在门外有等了片刻,待那几个学生离开后,才进了学堂。
  顾先生手中正捧着一篇文章在看,闻声朝殷晟看去:“你?”
  殷晟拱了下手:“学生初到扬州,恰闻先生说书,只觉引人入胜,不可自拔,忍不住想要去一探究竟,故来与先生相询,这故事先生是打哪里听来的?”
  顾先生把手中的文章放下,捻须朝殷晟笑笑:“不才少时好游历山川,走过不少地方,如今已过数十载,当真是记不得打哪里听来的,只怕让公子失望了。”
  殷晟打定主意,又岂是那么好打发?
  “那先生所言阴阳人,世间可有?”殷晟紧紧盯着顾先生,生怕漏掉他一丝一毫的情绪。
  顾先生含笑摇头:“不曾见过。”
  殷晟不死心:“那……若真有,这样的人当真美过女子?”
  顾先生道:“世间女子千万,样貌各有美丑,在下不敢妄断。”
  殷晟看着顾先生波澜不惊的表情,微微蹙眉,忍下心中的不虞,继续追问:“那……那阴阳人,当真能如女子一般生育?”
  顾先生微微垂眸,轻笑一声:“世间万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在下也不过是当做个故事来讲,至于公子作何想,那便不是在下所能控制的了。”
  “你!”殷晟气结。
  崔柏见状,向前一步,对着顾先生斥道:“大胆!你可知……”
  “崔柏!”殷晟呵了一声,深深看了顾先生一眼,刚要开口,便被一个声音打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