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何以回眸 作者:步殊

字体:[ ]

 
文案
他是狂傲不拘的武林盟主,却对那个已为兄嫂的女子念念不忘,痴情难移;
他是孤傲超然的离宫宫主,心系离宫,以母为尊。
意外的结合,让同为男子的他们何去何从?
小生命的意外降临,他们的人生又将被如何改写?
颜雪君:“洛尘封,我这一生一半给了母亲,给了离宫,这剩下的一半,我要留给你,为你而活。”
洛尘封:“宝贝儿,你就是你,独一无二的你;余生,换我来守护你,不要你为任何人而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尘封,颜雪君 ┃ 配角:洛无殇,锦瑟 ┃ 其它:生子
==================
 
☆、生死之间的相遇
 
  洛尘封,武林史上最年轻的武林盟主,统领武林五载,而今也不过才二十有二。
  婉约城位于月国南面,是月国第二大城市,是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中心,亦是江湖人士往来交流最多的地方。
  洛尘封的拂风山庄就坐落在这婉约城以北。地处江南,这拂风山庄倒也不失江南该有的婉约雅致,错落有致的假山、迂回的水面,依山傍水的水榭楼台,美不胜收。如此看来倒像是书香门第,哪有半点江湖气息。
  此时,一身着素衣的小厮沿着长长的回廊疾步向主屋的方向走去。
  “主子,门外有人递来书信一封。”小厮在主屋门前站定,双手举着书信,恭敬地说道。
  “进来吧。”无法形容的声音,却是过耳难忘。
  小厮这才举着书信信步移向屋中,在距离主位丈余的地方停了下来。
  年过四旬的老者连忙接过书信递予坐在主位上的年轻男子手中。
  这男子便是洛尘封,模样亦如他的声音一般,给人俊逸沉稳的感觉。
  他拆开信封,眉头微蹙,“这离宫宫主……怎会?”
  “主子,这信中都说了些什么?”
  “哦,这信是离宫宫主写的,他约我今日戌时在望月楼见面。”洛尘封说着将信件递到了老者手中,道:“刘伯,你可知这离宫宫主的来历?”
  被唤作刘伯的老者看了看信中的内容,道:“既是离宫宫主,自然是来自离宫。离宫是百年前便已经有的派别,建宫在月国最南的离山之上。离宫被江湖人熟知还是在二十多年前,当时的宫主颜华恋上了魔教教主巡天,后因巡天突然暴毙,颜华一时性情大变,在江湖中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至此,离宫便被武林视作魔宫。那场变故之后,颜华也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了”
  洛尘封敛眉沉思,“如此说来,这离宫宫主来得蹊跷。”
  刘伯点头,道:“这离宫在武林中销声匿迹了二十多年,此次前来只怕是目的不纯。那颜华虽是女子,但杀人的手段残忍暴虐,当年可是让整个江湖闻风丧胆,主子这约不赴也罢。”
  “刘伯是说今天来的人是颜华?”
  “这倒说不准,毕竟过了这么多年,离宫宫主只怕早已经不是颜华了。离宫宫主世代皆是女子,且个个天姿国色,手段惊人,主子切莫着了她的道才好。”
  洛尘封单手一摆,爽朗一笑:“刘伯多虑了,我洛尘封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即便是天仙也难入我眼。我堂堂武林之主,还会怕了一个魔宫女子不成?”
  刘伯一声叹息,担忧说道:“主子虽然武功盖世,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一切还是要小心为妙。”
  “刘伯放心,我心中有数。”洛尘封看了看门外,道:“时辰差不多了,我这就动身吧。”
  “好,老夫这就去准备轿撵。”
  洛尘封连忙拽住了刘伯,无奈道:“刘伯,我说过多少次了,这不是在京城,用不着轿撵。我骑马去就好了。”
  “可是……”
  “别可是了,快去备马。”
  洛尘封来到望月楼前,将马交给店前的小厮,便踏进了殿中。
  洛尘封是望月楼的常客,店家见到他连忙迎了过来将他引到了二楼的雅间,道:“洛盟主,那位公子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公子?”洛尘封狐疑,不是说是女子吗?
  待店家离去,洛尘封抬手刚想敲门,木门却自然打开。
  “洛盟主既然来了,就请进吧。”男子背门而坐,一身白衣,背影清冷。洛尘封看不到他的长相,声音倒是很好听,如山涧细流,悦耳动听。-
  洛尘封踏入雅间,在他身后轻咳一声,道:“你是离宫宫主?”
  “正是。”男子没有回头,自顾斟着酒,“洛盟主请上座。”
  洛尘封在男子对面坐定,他便将白玉酒杯推了过来,淡淡道:“颜某想不到洛盟主今日竟然真的敢来。”
  洛尘封打量着眼前的男子,一根白色的发带挽住了乌黑的发,琼鼻、薄唇,容颜如雪,握着酒杯的手指纤如白葱,一双微挑的眼配上那张绝色的脸当真是妖媚至极。
  “佳人有约,洛某岂有不来之理。”话脱口而出,方觉不妥,一声轻咳掩饰这尴尬。
  男子果然微微一顿,“在下乃离宫宫主颜雪君,承蒙洛盟主赏脸,这便敬你一杯。”说着将酒杯朝洛尘封微微一举,便仰头饮尽。
  ‘颜雪君’洛尘封在心底默念了一遍,不由将目光落在了眼前扬起的白皙颈项和袖袍边缘露出的那小半截藕臂上。
  见他星眸看了过来,洛尘封慌忙收回自己的目光将酒一饮而尽。
  颜雪君继续往杯中添着酒,道:“听说,洛盟主的师傅是前武林盟主李科?”
  “正是。”洛尘封看向颜雪君,问道:“颜宫主今日约洛某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颜雪君垂眸把玩着白玉酒杯,淡淡道:“洛盟主可听说过‘父债子偿’?”
  洛尘封双眸微眯,“什么意思?”
  颜雪君抬起头,似笑非笑,语气低而缓:“李科生前无子嗣,那他欠的债是不是该由你这个做徒弟的来偿还呢?”
  颜雪君说着拍案而起,手持软剑飞速向洛尘封袭来。
  洛尘封躲避不及,换忙从桌下滑了过来,两人恰好调换了位置。
  颜雪君刺了一空,眼中瞬间染上了危险的气息,利落一翻跳到了洛尘封的身后。
  洛尘封脚下忽然一软,不由一个趔趄便失去了躲避的时机,颜雪君的软剑迅速逼上了脖颈。
  “你给我下毒?”
  “算你聪明!”
  洛尘封一声长叹,双手一抱,闭眼道:“动手吧!”
  颜雪君嗤笑一声,“怎么,洛盟主这么着急去见阎王爷?”
  洛尘封又是一声长叹,缓缓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洛尘封!”颜雪君又将剑逼近了一寸,恨恨道:“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请便!”洛尘封抱着双臂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态。
  颜雪君顿了顿,忽然撤回了软剑。
  洛尘封摸了摸脖子,又看向颜雪君,满不在乎的问道:“这是怎么了,颜宫主怎么不杀洛某了,舍不得?”
  颜雪君将软剑收回腰间,继续坐回桌前,冷冷一笑,“洛盟主如此狂妄,死之前若不让你尝尝我离宫的厉害,岂不是辜负了本宫主跋山涉水的艰辛?”黑眸忽的一沉,缓缓道:“你们中原武林当真以为我离宫的人是好欺负的么?”
  洛尘封却不答话,在颜雪君的对面坐下,端起白玉酒杯仔细打量了一番,问道:“颜宫主就是在这酒中下的毒吗?”
  颜雪君望着洛尘封那张嬉笑的脸,秀眉微皱:“你没有中毒?”
  洛尘封笑笑,两指朝胸前的穴道轻轻一点,将先前饮下的酒水一滴不漏的吐回了杯中。
  “你!”颜雪君面色沉得厉害。
  “狡兔三窟,颜宫主要多学学才是。常年躲在那离山上,是成不了多大气候的。”洛尘封忽然站起身,将脸凑向颜雪君,满脸戏谑,缓缓说道:“颜宫主天姿国色,若是能哄得男人开心想,就凭这张脸也能博得个前途光明。”
  “混蛋!我杀了你!”                        
作者有话要说:  一章写了一天,我这纠结的心。
大家多多指教。
 
☆、你死我亡
 
  颜雪君一掌袭来,洛尘封却忽然消失不见了。
  颜雪君一惊,只感到一阵强风拂过,身后已叫人点了穴道。
  “你想干什么?”颜雪君心底有些不安,但更多的是惊讶,他没想到洛尘封的武功竟是如此高深莫测。
  洛尘封轻拍了一下手,一副轻松自在的表情,微笑道:“你虽是男子,但好歹也算得上绝色,对美人我洛尘封可是下不了手的。好了,不与你玩了,我这就要回去了,你的穴道不过一刻便能自行解开,我劝你还是早些回你的离宫,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就别再四处乱跑了。”洛尘封忽的将鼻尖贴了上来,“中原武林可是有很多——饿/狼的。本来我倒是有能力保护你,可惜,我对你——没兴趣!”
  颜雪君何时受到过这等讽刺,一时竟找不到话语反驳,恨不得一剑杀了这个可恶的男人。此刻他忽然理解了母亲当年的痛苦,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不过是些道貌岸然虚伪之辈。
  心底到底有些后怕,这洛尘封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明明是同一张嘴,一会儿是柔声细语,一会儿却又是低沉狠戾;明明是同一张脸,一会儿是嬉皮笑脸,一会儿却又是乌云密布;同一双眼睛,一会儿是温和如煦,一会儿便又是雪地冰天。他从未见过如此多变的人,多变得让人害怕。
  穴道一解开,颜雪君便运足轻功朝城外飞奔而去,他心底明白,如果让洛尘封抓了回去,他只怕活不过今晚。
  眼看就要越过城门,不知从哪里忽然飞出几枚暗器扎在了颜雪君的腰上。腰上顿时无力,从高空狠狠摔了下来。
  好快的手脚,今日只怕是要命丧于此了,颜雪君心底一抹绝望。
  眼前出现了一男一女,身着黑色衣袍,二话不说便架着颜雪君向拂风山庄飞跃而去。
  两人将颜雪君扔进了屋中便关门离开了,颜雪君想要起身却发现腰部以下没有半点儿力气,不知是被暗器打中了重要穴道,还是中了什么毒。
  颜雪君趴在地上,被屋中一阵轻得不能再轻声响惊得后背发麻。循声望去,洛尘封果然在这屋中,正气定神闲的在雕花木椅中喝着茶,刚才的声音,便是茶杯的盖子触碰茶杯发出的声响。
  “你想怎样?”颜雪君愤恨的问道。
  洛尘封放下茶碗,慢悠悠地说道:“我本有心饶你,奈何你心肠竟是如此歹毒,非要置我于死地?”
  “我没有。”颜雪君有些心虚,面上却是一派倘然之色,“酒你可是一滴都没喝,我如何能害你,你不是完好无损的坐在这儿么?”
  “狡辩!”洛尘封忽的提高了声音,单手一挥茶碗落地。只见他几步跨到颜雪君的面前,蹲下身子捏住了他削尖的下颌,沉声道:“告诉我,除了酒中的毒,你又在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给我下了另一种毒?只要你告诉我,我便饶你不死。”
  好汉不吃眼前亏,颜雪君下巴被捏得生疼,忍着疼痛说道:“我在……我在那封信上撒了一种花粉,那花粉本身普通,无色无味,但若遇了酒香,便能……便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