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主,你又被虐了? 作者:林不欢

字体:[ ]

 
少主家世好,相貌好,身材好,唯独运气不太好,
莫名自带“被全世界花式虐”属性。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掌握了顺手虐别人的技能,
从此……开虐?明明是从此开启花式撒糖好不好!!! 
这是一个少年在江湖边缘出死入生的故事。
=============================================== 
人设:纠结别扭诱受VS霸气闷骚忠犬攻
Ps:正剧向,一边恋爱一边走剧情。真的很甜,真的不虐,信我。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梦初 ┃ 配角:钟墨 ┃ 其它:主受,HE,剧情流,武侠
 
 
 第1章 生辰
 
    三月初三,凌霄峰,花开漫山。
 
    屋里的榻上,少年正做着美梦,呼吸时急时缓。
 
    屋外传来低声的交谈。
 
    “初儿呢?”
 
    “还睡着呢,想必春日里乏得厉害,这会儿也没个动静。”
 
    少顷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男子面带笑意走了进来,行至榻边盯着那少年看了片刻。男子伸手拂过少年的额头,引得兀自沉浸在梦中的少年呼吸一滞。男子面上浮起一抹宠溺的笑意,原本就动人的面孔更添了几分惊艳。
 
    片刻后男子从门内走了出来,低声对院里那一袭黑袍之人道:“今日是初儿的生辰,让他睡足了再起,莫要吵到他。”那黑袍之人闻言点了点头。
 
    榻上的少年嘴角微扬,额头上男子手指留下的温度尚未散去,借着春日暖烘烘的朝阳,一起透进了少年的梦里。
 
    “二叔……”
 
    一声低唤伴随着少年口中不自觉的呻/吟,回荡在数尺床榻之间。少年的呼吸渐渐紊乱,眉头不自觉的轻皱起来,面上也染上了一丝潮红。
 
    在一阵急促的喘息之后,少年伴随着梦中极致的快/感醒了过来。
 
    “二叔……”醒来后的少年又低唤了一声,意识尚沉浸在方才的余韵中,双眼微微有些失神。半晌后少年终于回过神来,将手伸向自己的胯/间,摸到了一片濡湿。
 
    面上通红一片的少年,像做了坏事一般,起身匆匆换了条里裤。
 
    芳菲弥漫,醉染枝头,外头的花仿佛一夜之间尽数开了。
 
    刚一推开房门,少年的面上便染上了些许兴奋。
 
    “今年的花开的有些早啊。”少年不禁开口道。
 
    “不是花开得早,是你起得晚。”那黑袍之人斜倚在院中的躺椅上,看了一眼少年,目光停留在少年手里的裤子上,揶揄道:“手里拿的什么?”
 
    少年仿佛被窥见了心事,脸不由便红了,嘴却很硬:“要你来管?”
 
    那人目光始终追随着少年,见对方打了水,将裤子泡到盆里颇为生疏的胡乱搓洗,不由有些好笑,道:“你可是凌天宫的少主,连个衣服都要自己洗,若是被你二叔看到,又该心疼了。”
 
    “林堂主,我二叔派了你来日日跟着我,可是对你有所不满呀?”少年道。
 
    “此话怎讲?”那人问道。
 
    “你和左鹰都是凌天宫的堂主,身份一样,可是我二叔日日将左鹰带在身边,却把你支到我这里,不是嫌弃你是什么?”少年道。
 
    那位林堂主,林麒,闻言笑了笑,道:“你的功夫要是能及得上你的嘴皮子,我也就不用日日在这里陪你耗着了。”
 
    少年不以为意,将衣服洗干净晾起来。然后趁对方不注意,将两只冰凉的手伸到了对方衣服里。对方温热的身体被少年手上的凉意一刺激,不由打了个寒噤。
 
    “云梦初,看我今天不打扁你。”林麒伸手一捞,将少年从背后翻了个个,直接按到自己的身上,伸手在对方身上一通挠,直挠的少年连连告饶才罢休。
 
    “想不想去断崖上看花?”林麒伸手在少年鼻子上捏了一下。
 
    云梦初跃到对方背上,双手扒着对方的脖子,道:“你背我去。”
 
    “你以为我是左鹰吗?整天任你搓扁捏圆的。”林麒说罢一手抓着云梦初的肩膀往前一拽,将人扛到了肩上,一溜小跑向着前院而去。
 
    “慢点跑,硌得我肚子疼。”云梦初被对方抗在肩上,一路上不停地嚷嚷,引得路过的弟子忍俊不禁。
 
    两人穿过前院,直奔凌霄峰的断崖而去,路上遇见了左鹰。
 
    “左堂主,我二叔呢?”云梦初趴在林麒肩上翘着脑袋问。
 
    “你这不正往那儿去呢么?”左鹰话未说完,云梦初便被林麒扛着跑远了。
 
    “二叔……”云梦初远远的看到断崖上那个熟悉的身影,脱口唤道。
 
    被少年唤作二叔那人远远的负手立着,面上挂着温润的笑意。
 
    “二叔,林堂主欺负我,他……”云梦初话未说完,再转头的时候却已找不到方才扛着他的林麒,只得将告状的心思先收了。
 
    对面那人打量着自己这个侄子,知道从来都是他欺负旁人,没有旁人欺负他的份儿,不由失笑道:“林麒算是你半个师父,你一身功夫都是他教的,师父欺负徒弟不是天经地义么?”
 
    云梦初挠着头嘿嘿的笑了笑。
 
    一到了春天,凌霄峰的景色就大为悦人,尤其是这断崖之上,视野开阔,一眼望去漫山遍野繁花如锦。云梦初自幼就喜爱此处,平日里习武练剑,看花赏月便都在此。
 
    “初儿。”那人望着云梦初,道:“你如今已经长大了,二叔也慢慢老了。”
 
    少年闻言忙道:“我是长大了,二叔却没老。”他说的倒是实话。对方实际只有三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就更年轻了。
 
    “有件事,二叔一直都没告诉你,今日既是你的生辰,二叔不想再继续瞒着你了。”那人道。
 
    少年心中蓦地一紧,只见对方美得不可方物的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愁绪,随即又被一抹勉强的笑意取代:“初儿,你一直喊我二叔,我也应了你十六年。可实际上我与你爹,并非亲兄弟。”
 
    云梦初的脸色看不出喜悲,似乎有些茫然,像是一时难以领会对方话中的信息,又似是一时难以接受。
 
    “二叔的名字并非云中天。”男子有些落寞的继续道:“你原本确实有个二叔,云中天是他的名字。后来……他……总之,我来凌天宫,说起来有一半是为了他。”
 
    “那你原本叫什么名字?”云梦初问道。
 
    那人看了看远处满山的繁花,缓缓道:“武樱。”
 
    “武樱……”云梦初心中口里同时反复的咀嚼着这两个字,只觉得天地间再也没有旁的名字更适合眼前之人了。
 
    云梦初道:“我爹一年到头闭关不出,我娘整日吃斋念佛,恐怕我立在他们二人面前,他们也认不出我是他们的儿子。”
 
    “初儿……”武樱有些心疼的低唤对方的名字。
 
    云梦初皱着眉又开口道:“天下人都薄待我也无妨,只要你待我好就够了。”
 
    “初儿……其实二叔……”
 
    云梦初心里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总觉得武樱挑了这样的日子说了这样的话,定非偶然。而于他而言,他并不想知道什么真相,只盼望能过从前的那样的日子。
 
    武樱抬眼望向云梦初,见对方眼中隐约浮现了一丝他看不太懂的情绪,眉头几不可见的微微一皱。不过对方几乎立刻就将眼中的渴望掩饰起来了,武樱一度以为自己或许是看错了。
 
    “二叔,我……”云梦初突然捂着胸口,面色苍白,险些摔倒在地,好在武樱急忙上前,将人抱在了怀里。不过片刻的功夫,云梦初便缩在对方怀里,痛的止不住浑身发抖,面色更是白的吓人。
 
    “初儿……”武樱将云梦初打横抱起来,刚一起身,手臂便一轻。不知何时出现的林麒已经将人接到了自己怀里,转身便朝后院奔去。
 
    片刻后,云梦初缩在被子里,只觉得四肢百骸都被寒意浸透了一般。他原本漆黑的瞳孔,如今泛着淡淡的蓝色,骤然望去竟有些妖魅之感。
 
    “这千寒蛊发作起来越发凌厉了。”林麒不由皱眉道。
 
    “二叔……救救我……”云梦初有气无力的哀求道。
 
    林麒看着武樱,道:“别冲动,只能等他自己熬过去。”
 
    “初儿,你再忍忍。”武樱俯身轻抚着对方的额头安慰道。
 
    额头上的温度传来,云梦初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看着武樱,开口道:“二叔……我只需要一点点血就可以,为什么不给我……”武樱闻言面色一动,面上不由闪过一丝犹疑。
 
    云梦初见状努力抬起手臂,想去抓武樱的手,仿佛此刻他要去抓的是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而林麒却抢先握住了云梦初的手,同时将武樱拉到自己身后,对云梦初道:“你自己知道一旦用别人的血来压制千寒蛊会是什么后果,所以往后不要再动这个念头。”
 
    云梦初闻言面色一黯,蜷缩着身体闭上眼睛不再做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