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迂臣 作者:堇谣(上)

字体:[ ]

 
文案
 
顾承念着实是个迂腐的人,读了十几年的书,满脑子诗书礼义忠君报国,可惜那位上位者与其说要他辅佐治国还不说是要他来清凉去火,顾承念那充满了孔孟之道的脑子,明显不够用了........
 
林仪篇:
大魏历一一九年,林仪为了一个长相酷似自己师父的人,踏上了仕途。朝堂上对皇位虎视眈眈的亲王,朝堂下各路人马的交锋,对于一个江湖人来说,实在是复杂而难以应付。而更让他惊讶的是,和他师父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看起来只是一介普通书生的顾思义,似乎并不是他本人所说的那种身份。林仪在这场皇权之争中越陷越深,当年出卖皇上的究竟是谁?江淮王世子刘济的真正打算又是什么?还有林仪师父的死因,种种谜团,一一揭开……
 
禅位风波:
为了能与顾承念长相厮守,刘深决定禅位给自己的四弟、越王刘濯,然而,就在立储前夕,即将成为皇太弟的刘濯竟然离奇失踪……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爱情战争 年下
 
主角:顾承念,刘深,林仪 ┃ 配角:刘济,陈习,狄兰,叶希夷,冯元英,冯长辰,刘濯,石崇 ┃ 其它:
 
【原创网第1、10、24、30章锁文】
 
 
    第1章 一  开端——万恶之元
    
    [本章节已锁定]
    
    第2章 二  相煎何太急?!
    
    殿内寂静无声。刺客的尸体已被抬走,地面也已打扫干净,此时偏殿内只剩下刘深,陈习,和那个被剥了衣服的家伙。
    刘深不知道在思索什么,而那家伙似乎是看到死人受了刺激,这会儿表情呆滞,居然也就一直站着不动。陈习压低嗓子咳嗽了好几声,他才愣愣地转过头来,看见陈习冲他直使眼色,反应了许久才明白过来,赶紧跪下来。
    “微臣叩见皇上!皇……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深不说话,只斜着眼看那人,他便只得一直跪在地上。方才一片混乱中,偏殿的门已被踢坏,此刻风透过缝隙不断带走殿内的温度,站着的两人穿得倒齐整,跪着的人顶不住了,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吸了吸鼻子又赶紧垂头跪好。
    刘深像是才发现他的存在,问道:“你叫什么?”
    “回皇上,臣叫顾承念。”
    “顾承念?”名字听着耳熟,想了想,“你是今年新中的举子?”
    “回皇上,是的。”
    刘深最讨厌的句式便是回皇上怎样怎样,又浪费时间,听着也难受,所以这会他便不耐烦起来,摆了摆手示意陈习过来。
    “问问看他知道多少。”
    说完他便走了,门外一群跟出来的奴婢太监们也呼啦啦地跟着走了,不时就只剩陈习和还跪着的顾承念。冬天地凉,顾承念跪在那直打哆嗦,陈习赶忙说道:“顾大人,起来吧,皇上已经走了。”
    “可,皇上没说让我平身…”顾承念上下牙齿打架,说出来的话都带了凉味,听得陈习都想哆嗦,他赶紧连拉带拽把这固执的家伙从地上扶起来,顾承念却还在四处张望,好象在确认皇上是不是真的已经走了。
    陈习看看他,身上只剩了贴身的中衣,连鞋子都没了,脚都冻成了青色。实在看不过,他连忙将自己披着的大氅解下来,费了半天口舌才说服顾承念穿上,然后又从门外喊了个小太监:“你去我住的地方,就说我说的,让他们把今年冬天新做的那一套棉衣并鞋都拿出来,送到这里来,快去。”顾承念听他说是新的衣服,又不好意思起来:“陈大人,那是你的新衣……”陈习摆摆手制止他说下去,说:“这套衣裳是尚衣局做的,宫人们算错了我的尺寸,做小了,放在我这里不穿也是浪费,顾大人你帮我穿去了,也免得浪费了这些针线嘛。”
    顾承念听他这么说了,也不好再拒绝。过一会小太监捧了衣服来,顾承念红着脸穿了起来。趁着他穿衣服,陈习将小太监们都赶去了另一边的屋檐下。这边顾承念也穿好了衣服,正抱着拳想说些感谢的话,陈习一把将他拉了过来,压低声音道:“顾大人,我接下来问你这些事情,本来只有你和那个刺客知道,如今我来问,也是奉了皇上的旨意,问完,希望您能彻底忘了这事,不可再让任何人知道——那刺客有没有和你说些什么?”
    顾承念点点头,他记忆力极佳,老老实实地将那刺客说的话原原本本地背了一遍,陈习听完沉吟片刻,问道:“顾大人怎么看皇上?”
    顾承念闻言,站直了正色道:“自皇上十三岁登基,四年来勤于政事,宇内治平,四方尽皆臣服于我朝,边境安定,皇上治世之德,无半点可挑剔之处。”
    “那么,就请将那刺客的这些污蔑之言,从你心中抹去,不光皇上,就连先皇,朝里的各位大人们,到下官我,都不会允许有人用这些话来玷污皇上,顾大人,您也是这么觉着的吧?”
    顾承念认真的点点头:“陈大人,你说的极是,我此后必将今夜之事忘得一干二净。”
    话已说到这份上,陈习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他看看四周:“顾大人想必是在这里看奏折?”
    “是……”顾承念挠挠头,“不过接下来估计着是看不成了,我这就回去了。”
    虽说已经穿上了厚衣裳,还披着陈习的大氅,但是陈习注意到,这个顾承念整个人还是在瑟瑟发抖,他有些在意的看着顾承念不断抖动的手指,顾承念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神色窘迫:“让陈大人见笑了。”
    陈习看着他:“顾大人这是在害怕?”
    顾承念略微点头:“嗯……虽说是个刺客,可下官是头一次亲眼看见这等事,故而……”
    说着说着声音都开始发抖,方才那种场景对于没经过多少事的书生来说确实有些残忍,陈习也不免同情起他来,温声道:“既然如此,下官派个人送顾大人回去。”
    “不用,岂敢劳烦!陈大人,下官告辞了。”
    两人在偏殿门口告辞,陈习目送顾承念出了右阳门,才转身准备回去。
    衣服送了别人,有点冷。
    “鸿胪寺书佐,从七品。”刘深翻着手中的卷宗,“这恐怕是自我开国以来,榜眼的最低品衔了。”
    “皇上为何给他派了这等闲职?”
    “这与朕毫无干系。”刘深挑起一边眉毛,“去年殿试放榜,朕正忙着给老三老四老五封王呢,好像是……”他又翻了两页,“太傅,陆老爷子来和朕说的。朕也没细听,便批给了吏部去办。朕都没发现,老爷子既然巴巴地来给他要官职,要了这个闲职是想如何?”
    陈习也很想挑挑眉毛,但是他忍住了。今天自己格外倒霉,方才不过腹诽两句,就真的被踹了一脚;昏了头把皇上心疼了半天才送他的狐狸皮大氅居然送给了别人,又被皇上翻了白眼。万一眉毛也惹出是非可怎么是好。可是他又想起个事情来……
    刘深打个哈欠。外面天已蒙蒙亮。冬天天亮得迟,见了天光,说明就快该上早朝了。他叹了口气,看来打个盹的时间都不够了。
    “皇上,奴才有个问题很不解。”
    “何事?”刘深眯着眼,想让眼睛休息一下。
    “奴才事先检查了好几遍,都没见那刺客身上藏有铁器,那匕首……”
    刘深脸上的表情明显僵了下。他想继续闭眼假寐,但是陈习的目光如炬隔着眼皮都烫得他眼珠子疼。他揉揉脸,睁开眼无可奈何地看着陈习:“是朕带进去的。朕用那个……剃他的那里来着。”
    陈习觉得自己脸都要抽筋了。自己小心翼翼生怕有任何疏漏,结果还是出了岔子,找了半天原因,居然是这不怕死的主子!好不容易混到这么大,反而是一天头疼似一天了!
    他麻木地转过脸,掩饰自己心中的咬牙切齿。
    “皇上,下次找人这事,还是您自己去做吧。”
    “你敢,朕免了你的职。”
    ……其实陈习倒不是很怕免职,他面不改色,刘深瞅着他,想了想,便开始笑。
    “那就把把小眠抢来做朕的女儿。”
    可恶……
    陈习哀叹,做奴才的苦啊!
    虽然顾承念承诺绝口不提此事,刘深心里却总有个疙瘩。开国高祖留下的规矩,天子不得豢养男宠,理由是男子以色媚主,惑乱朝政,其祸更甚女子。偏偏刘深自知人事起,便只喜好男风,对女子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他还没有立后,若被朝臣们知晓他成天只与男子厮玩,不知又要闹出多少文章来,只能让陈习帮他悄悄的物色佳人。这可苦了陈习,天天为这事搅尽脑汁,毕竟宫里人来人往,最大的头儿想偷个腥谈何易事。
    在此之前倒勉强也算顺利,但是这次皇上自己不够小心,栽了大跟头。参与剿灭刺客的侍卫倒还好说,毕竟都是自己亲信,况且那刺客被抓时也已穿戴整齐,看不出什么来。这也算是托了那顾承念的福。
    顾承念,顾承念…
    刘深有些头疼地揉揉太阳穴,真想不出什么招可以管住他的嘴。
    杀了算了?
    陈习手一抖,茶洒了一桌子。
    “皇上请三思而后行啊,您要给他治个什么罪?!”
    刘深拧着眉毛看陈习擦桌子,不高兴地反问:“那你倒说说,朕该怎么办?”
    “奴才以为,瞧顾大人做事,倒也不像是个会多嘴多舌…”陈习说着说着瞥见刘深脸上乌云密布大有山雨欲来之势,赶紧改口,“要……不,给他升迁吧,这样他必然感恩戴德,之前的事就算忘不了也绝对不会再去盘算了。”
    妙招!刘深很满意,隔日,诏书便颁了下去:
    “擢鸿胪寺书佐顾承念为工部员外郎,从五品衔,钦此。”
    这等升迁,虽算不得平步青云,也够他大呼皇恩浩荡了,刘深非常满意。然而不过半日,老爷子找上门来了。
    “老臣叩见皇上。”
    陆老爷子年近七十,须发皆白,一派仙风道骨。刘深很是高兴,连忙喊陈习赐座。“老师来得正好,这几日朕临了不少帖子,正想派人送给您过目呢。”
    陆敬业欠欠身,拦住了正往书房走的刘深。他清清嗓子,像是要说什么大事般。“皇上,老臣今日来,是有个不情之请。请皇上收回成命,让顾承念做回鸿胪寺书佐。”
    刘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什么?”
    “老臣以为,顾承念论资历,论学识,做个书佐足矣,再往高,莫说他担待不起,众人也未必会心服口服。”
    真是怪事了。老爷子自刘深亲政后一心治学,早已不过问政事,今日专程跑进宫来,居然是为了那个顾承念?刘深忽然想起来,“之前来给他求职的不也是老师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