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宦官天下 作者:曦舞

字体:[ ]

 
文案
 
年有余进宫的那天天上下着雪,然后他变成了福喜,成为了皇宫里默默无闻的一个小太监。
他跟着太子,从默默无闻的小太监,成为了南征北战的大将军;从毫无心机的面团子,成为了皇帝身边手段阴狠的大总管。
世人都敬他怕他怨他恨他,他却只要那个人爱他!
小太监最后成为大太监!
1v1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福喜楚惊天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上京的冬日总是带着刺骨的寒风,巍峨的皇宫就像一只张开大口的野兽,等待着自投罗网的猎物。
    年有余抱着自己的包袱,神色木然的跟着队伍往前走。天色阴沉沉的,乌云就像是压在人的头顶上,让人心里也无端添了几分忧郁。
    冰冷的雪花从他的白嫩的脖子里钻了进去,被体温融化,立刻化作了热流,从他脖子滑下。
    “少爷……”隐约带着泣音呼唤声传入他的耳朵,年有余的脚步微滞,却没有停下脚步。
    他微微垂下眼,漆黑的眼睛里是沉沉的悲哀和决然。
    奶妈对他说,母亲也是迫不得已。可是好一个不得已,为了兄长就要牺牲他吗?他难道不是她的孩子吗?
    罢了,谁让自己欠她一条命?她生了自己,自己如今也算是还了她一命,今后便是两不相欠。
    虽是这般想,他心底的阴霾却一丝也没有散去,仍是沉重得很。
    身后是逐渐远去的宫墙,入目是陌生的建筑,雄伟,华丽,庄穆,完全的展露了皇权的权威。
    今后,他便要在这里生活了,而且也许就是一生。
    皇宫里很安静,能清楚的听见鸟鸣声,里边的气氛更是透着一股压抑,让人心里不由的发紧。他们这一行人转转停停,最后进了一个院子,领路的公公叫了停。
    “啊!”刚一进去,就听见一声急促的惨叫,所有人皆是心中一抖,胆子小的甚至开始掉起眼泪来。
    “不要,不要!我不要当公公了!”一个胆子小的尖叫起来,说着就要往外跑。
    院子里站着两个太监,也不多说,一把抓住了这人,将人压跪在地。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房檐下,一个面容阴柔穿着蓝色宦官服的太监慢慢的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太监,看那模样,年岁不大,而一人急忙打开了伞给他撑着。
    “诶呦,陈公公?您看今日怎么到这儿来了?”负责年有余们的公公一看来人,脸上顿时堆满了笑,急忙弯腰迎了上去。白雪落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有几分狼狈。
    “嗯。”陈公公淡淡的应了一声,手里拿着一串黄色蜜蜡珠子,一下一下的拨动着,悠悠的走了过来。
    “慈喜宫缺了几个使唤的人,杂家来是想选两个伶俐的去伺候。”他淡淡的道。
    “这事您吩咐一声,奴才们自会办得妥妥当当,又岂敢劳您大驾?”徐公公脸上堆满了笑,眼角的褶子层层的挤在了一起。
    “在慈喜宫伺候的人,必是要出色机灵的,丝毫不能轻忽大意,自是得仔细些。”陈公公走到木鱼他们身前,目光一一扫过,眼里似是带了刀,让人心里一紧。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被压跪在地的那个少年身上,少年模样仍带着几分稚嫩,不过十一二岁,此刻满脸涕泪,布满了恐惧。
    陈公公没有情绪的看了他一眼,道:“既是进了此处,便没有你们后悔的余地。想要出去,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待到期限届满,受了皇恩,自然便能出宫。第二,只要你死了,自有人将你抬到那乱葬岗去。”他的语气带着漫不经心,可是说出口的话却有种毛骨悚然的味道。
    “行了,杂家这便回去了。”陈公公单手负在身后,领着挑好的两个小太监回去。
    “您慢走!”徐公公走到门口,目送对方,直到看不见了对方的身影,这才站直了腰。
    “哼哼,不想当公公?”他走到少年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目光寒冷,伸手就给了他一耳光。
    “啪”这一耳光,吓了年有余一行人一跳,目露惊惶。
    他这一巴掌是使了力的,那少年直接被打偏了头,露出的半边脸立刻高高肿起,嘴角流出了血丝。
    徐公公一脚踩在他放到地上的手上,碾了碾,冷哼道:“看你这可怜样,就让你先进去吧!”
    说完,那两个身材高大的太监立刻将少年提拎了起来,拖着人进了屋。
    气氛一下子就静谧了起来,徐公公不说话,余下的人也是惴惴不安。
    年有余缩在墙角,雪下的越发大了,落在头上似是横生了白发。一行人没个躲避处,身上落满了白雪,一股沁骨的寒冷直往骨子里钻,让人瑟瑟发抖。
    “啊!”又是一声尖锐且短促的惨叫,这声音正是刚才被拖进去的那少年的声音。
    有太监出来叫人进去,有人胆大的,两股战战,脸色苍白,胆儿小的,直接腿软跌坐在地上,被人粗暴的拖了进去。
    “年有余!”
    听到叫声,年有余浑身一动,肩上的白雪簌簌的落了下来。
    他的眼睫微微抖动了一下,落在眼睫上面的白雪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冷漠。
    他不发一语的走了出来,然后站在喊人的身前,随着那人一步一步的往台阶上走。
    那太监在前边带路,可是却忍不住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年有余。
    不怪他如此,只是年有余的反应实在太过稀奇了。
    他们这些人进了宫要过的第一关就是将男人下边那玩意给割了,哪个男人愿意?谁不是面容灰败,恐惧不已?可年有余面色虽有些苍白,但是却格外的镇定,一步一步走得很稳,似是毫不在意接下来所要面临的事。
    进了屋,扑面便是带着暖意的气息,夹杂着熏香和血腥味,直让人作呕。
    年有余紧了紧自己有些颤抖的手,面上一派镇定的走了过去。
    这屋子里很空旷,在正中央摆了一张长凳,凳身颜色带着红,上面还残留着新鲜的血液,边上围着几个五大三粗的侍卫,目光肃然。而有一人坐在凳子边上的椅子上,穿着宦服,手里用白布擦拭着一把闪亮亮的小刀。
    “来了就躺下!”这拿着刀的姓李,唤一声李公公,年逾中年,这活计也干了有十几年了。听见声响,他头也不抬,吩咐道。
    年有余不知为何,眼里突然就掉了泪,说到底,他也不过十一岁。
    狠狠的搓了一把脸,他顺从的躺到了椅子上。身边的侍卫立刻取了绳子将他的手脚牢牢的困住,又往他嘴里塞了一个布团。
    李公公低头看了他一眼,对他的镇定有些惊讶。再看他年岁尚小,肌肤白嫩,五官出色,还带着婴儿肥,倒是可爱得紧,且身上的服饰却不是一般人家用得起的,心里便有了一番猜测。
    左不过是家道中落,迫于生计,无可奈何入了宫。
    长得好看的人向来容易受到优待,再见他明明心里恐惧却强做冷静的模样,李公公难得的有些心软,便安慰道:“放心吧,我干这活也有些年日了,手快,一刀下去,干净又利落!”
    感觉裤子被褪下,腿间一股凉意,年有余被捆住的手不由的握成了拳头。
    “唔!”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瞪大了眼,好看的杏眼向外凸起,布满了血丝,浑身更是止不住的发抖,他想挣扎,却发觉身体动弹不得。身子就像一条濒死的鱼,弯出一个弧度。
    “呼呼”最剧烈的疼痛过去,年有余才发现自己浑身已经被冷汗打湿了,腿间的疼痛让人生不如死。
    几个侍卫随便给他上了药,草草包扎,就要将人抬走。
    “等等!”李公公拦住了他们,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瓷瓶来,放到了年有余里:“这是上好的金疮药,可是上边的贵人赐下来的。我看你顺眼,便给你了!”
    年有余看着他,眼里露出感激,有些艰难的道谢:“谢……谢!”
    李公公摆手:“我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点了,之后的路是好是歹还是看你自己。”
 
☆、第2章
 
年有余就像破布一样被人随随便便的扔在床上,他身上被冷汗给浸透了,如今被冷风一吹,一股刺骨的寒意便不断的往骨子里钻。
    他所在的这个屋子是那种大通铺,一个不大的屋子就住了上十个人,没有烧炭,屋子里和在外边也没什么差别。一股惹人作呕的血腥味直往人鼻子里钻,屋子里全是痛苦的呻吟声。
    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精力去管其他人。
    浑身颤抖的打了个哆嗦,年有余坐起身,将身上湿淋淋的衣服给脱了,从包裹里拿了一件干净的换上。
    其间扯到腿间的伤口,痛得他冷汗直冒。可是如果不换衣服,他这模样肯定会感染风寒的,因此就算是痛得不行,他还是挣扎着将衣服换了。
    换好衣服,他扯过一边的被子,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裹成一团。将头埋在被子里面,他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前些日子他还是年家最受宠爱的小少爷,父亲疼,母亲宠,哥哥姐姐爱,可是如今他却蜷缩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深受苦寒折磨,不可谓造化弄人。
    咬着被子将呜咽声咽进肚子里,不知何时,年有余就这么在疼痛中睡着了,或许说是晕过去了。
    再次醒过来他是被疼醒的,被窝里只有一点点热气,手脚冰凉,腿间是锥心的疼痛。浑身忽冷忽热,脑袋疼痛欲裂。
    昏昏沉沉的用手试了一下头上的温度,果不其然,那是绝对不正常的高温。
    还是发热了……
    “快点,把这人给抬出去,别占了地方。”耳边突然传来不小的说话声,年有余小心的掀开被子,往外看去。
    只看见有四个太监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身材高大的侍卫。
    这四人各自手里拿了一根棍子,走到床边用棍子戳了戳床上的人,有的会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有的却没什么动静。到这时,他们身后的侍卫就会将那没动静的人拖了出去。
    “唔!”一个拿着棍子的太监恰好对上年有余的目光,似是觉得有趣,走到了他的床前。
    “小家伙,你偷偷摸摸的在看什么?”这人年纪不大,大约十五六岁,面上却是一片老沉,他的影子恰好落在年有余身上,将他完全罩了进去,带有很大的压迫性。
    “没有看什么!”年有余眼睛一缩,扯了扯嘴角,又问道:“哥哥,你们在干什么?”
    那太监微微一笑,神色间带着漫不经心,道:“不过是将一些没了气的人抬出去,以免污了地方。”
    年有余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他死死的拽住被子,没说话,只是睁着一双像是用水洗过一样的眼睛盯着对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