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立夏记事 作者:楚阿辞

字体:[ ]

 
文案
苏家二兄弟,大公子风流成性一无是处,二公子大方有礼谦逊聪慧。
然而却有一日,二公子竟是说喜欢上那一无是处的大哥苏文若……
奇闻奇闻啊。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文泽,苏文若 ┃ 配角:苏青,莫锦秋,萧画 ┃ 其它:兄弟
 
 
 
  第一章
 
  京师六月夏。
  城东苏府家中闹得一团乱。
  苏文若满脸通红地跪在苏老爷身前,他满身的酒气,想来是喝了不少酒,他衣裳微乱,还能见颈间的点点淡红。苏老爷瞧着他这般模样,是越看越来气,于是一掌扬起便打在了苏文若的脸上,只将苏文若打的脸向右偏去了,左颊立时微微肿起。
  “混账东西!”苏老爷骂道,“来人!带大公子回房,禁足三日。你们得好好看着他!”末了,拂袖离去,连回首看他一眼也不愿。
  厅中的小厮听令,上前便将苏文若轻轻扶起,还未步出厅堂,便见二公子苏文泽徐步而来。一袭白衣如云,带出几许淡漠与疏离,那银白发带轻束墨发,夏风徐徐,发带轻飘,俊逸的脸上满是漠然,他负手行来,步子甚缓。
  小厮来不及回过神来,苏文泽便已接过苏文若,但见苏文泽一手轻扶着他的手臂,一手轻揽着他的肩,随后便要往厅堂外走去了。
  “我扶大哥回去。”苏文泽离去之时,便是留下如此一言。
  小厮们无话可说,只得跟在苏文泽的身后,他们心知二公子向来冷漠得很,平日里也不爱说话,可是二公子自幼便比大公子聪慧许多,不论是习武练剑,还是诗词歌赋,二公子总比大公子要好上百倍。
  于京师,何人不知苏老爷娶了两个夫人,大夫人为姜氏,正是那纨绔子弟苏文若之母,二夫人为安氏,是苏文泽与小妹苏青的娘亲。文若、文泽二兄弟,一个是风流成性的纨绔子弟,一个是聪慧冷静的有礼公子,所以苏府里头,谁都看不起苏文若,俱是在私底下数着他的那些风流事。
  今日苏文若于青楼里头喝得大醉,还和青楼女子搂搂抱抱的,他颈间的点点淡红,便是那青楼女子咬的。那青楼的厢房里,佳人玉指抚琵琶,曲声泠泠绕梁久,苏文若抱着美人在怀,端着一盏清酒喝得正欢,不料苏老爷恍然推门而入,之后之事,便不必再提。
  “美人……美人……”苏文若醉眼朦胧,也看不清此刻扶着自己之人是苏文泽,只听他满口胡言。
  “……”苏文泽不语,只一脸平静地扶着苏文若回了房中。
  那扇薄门被苏文泽轻轻合上,而那几个小厮现下便在房外守着,此时的苏文若正躺在床榻上胡言乱语,但见他衣裳半敞,那白皙的胸膛便已露出大半。苏文泽微微蹙眉,而后为他拢好衣裳后,目光便渐渐往上,最后停在了那水红的唇。
  指尖不知何时已抚至他的唇上,流连半刻,苏文泽终是无奈一叹,而后指尖收回,唯有目光流连于他脸上,通红的脸,水红的唇,秀挺的鼻……他的大哥,其实生得极为好看。
  初夏的阳光透过窗子映入房中,落了满地粼粼光斑,时而飘来的夏风,似是带着幽幽的月季花香。
  在那个闲散而平静的午后里,拂来的丝丝夏风也是闷热得很,苏文泽看着他良久,最后终是禁不住地低下头于苏文若光洁的额上轻轻落下一吻。那吻很轻很柔,宛若蜻蜓点水一般,当苏文泽抬起头来,看着睡容平静的苏文若时,他便知道自己定是疯了。
  他很久之前,便曾想过要与大哥一辈子在一起。可彼时年少,不懂何为一生一世,不懂何为万劫不复,直至当他喜欢上苏文若后,方才知道何为一生一世,何为万劫不复。
  当他步出房外,便见那几个小厮围成了一圈儿在窃窃私语,苏文泽看了他们一眼,而后便绕过他们欲要离开,谁知那几个小厮甫一见到苏文泽,便齐齐行礼唤道一声“二公子”。
  苏文泽颔首后便已匆匆离去,那几个小厮看着那抹皓白如雪的淡漠背影渐行渐远后,方才不屑地道:“你们说二公子如此聪慧谦逊,大方有礼,怎的大公子就那德性呢?”
  ……
  翌日中午,苏文若方才醒来。他醒来之时,只觉脑袋又晕又疼,随之他轻轻撑起了身子,便开口唤了声门外的小厮,然等了良久,也没有小厮敲门进来,他不禁有些疑惑,而后便下了床榻,步出房外去瞧究竟怎么回事。
  时值初夏,芭蕉分绿,柳花戏舞。
  甫一步出房外,便见那几个小厮正坐于房外的石阶上睡着了,脑袋一点一点的,似快要垂下一般。苏文若不语,他本就不在意这些,反正苏府里头谁都看不起他。
  在他要转身回房之时,姜夫人便来了,她连忙唤住了苏文若,苏文若闻言后,也停住了步子转过身来。但见一侍女扶着姜夫人徐步行来,姜夫人着一袭淡紫华服,衣摆出绣有粉莲朵朵。
  直至石阶前,姜夫人方才止住了步子,看着眼前那几个睡着的小厮没来由的一阵愠意。
  “青荷,叫他们起来。”姜夫人淡然开口道。
  青荷颔首应话,随之上前便揪着其中一个小厮的耳朵唤他起来,接着便是下一个……直至那几个小厮清醒过来后,青荷方回至姜夫人的身后。
  苏文若倚着房门,脸上带着笑意的看着姜夫人将那几个小厮皆数落了一遍。最后那几个小厮揉了发红的耳朵,欲哭无泪地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后,姜夫人方才上了石阶,行至苏文若之前。
  “文若,你怎的又惹父亲生气了?”姜夫人温柔地问道。
  “切,我才没惹他生气呢!”苏文若别脸看着远处那几丛月季花道。
  “文若。”姜夫人唤道,而后伸了手,轻轻握住了苏文若的手,“听娘的话,跟父亲道歉。”
  苏文若闻言,而后垂眸。
  “我就知你不愿。”姜夫人失望地道,她摇了摇脑袋,而后将握住他的手缓缓松开。
  苏文若依旧不语,他性子本就倔强得很。他觉得自己本就并无做错,不过喝几盏小酒,听几回小曲罢了,他又有何错?他才不愿与他道歉。
  衣袖轻拂,淡香盈鼻,姜夫人便已转身离去,在她下石阶之前,便已留下一句:“文若,你且好自为之,不得再如此任性。”末了,人已行远。
  苏文若还来不及多想,便有小厮捧着打来的水行至他前,随后启门入房,梳洗一番后,便打算出去外面约好友一同下棋。
  怎料尚未步出院外,便有小厮伸了手拦住了苏文若:“大公子,老爷说了要您禁足三日的。”
  “我不去哪儿,只是出去外面看看罢了。”苏文若莞尔道。
  “大公子莫要为难小的了……”
  “我只是去与好友吟吟诗,作作对罢了,待会儿便回来。”说着,便又往前一步,怎知那小厮如何也不肯放他出去。
  切……不让便不让,他还不会翻墙么?
  想到此,苏文若的眸中掠过一丝狡黠,随后他撇了撇嘴,佯装一副乖巧的模样,转身便往房后走去,趁小厮还没来得及回神过来,他便已将一旁的竹梯摆好,随之爬了上去,一跃而下。
  哪知落到地下时,他已然稳不住步子,于是人便向前倾去,但闻“咚”的一声声响,人已落在地下。
  他暗骂一声倒霉后,便缓缓起了身来,他以衣袖轻轻拂去衣上灰尘后,便轻哼着一曲小令徐步行去。
  花开正盛,心情甚好。
  ……
  彼时苏文若邀约了莫锦秋这一好友,载酒笑游了城北又游了城南,最后终还是去了青楼。
  只是在去青楼的路上,竟是遇见了苏文泽。
  苏文若远远便见到了他,那一袭皓白如旧,淡漠的脸上满是疏离之意。此时人如潮,忽的,便不见了那人的身影。
  徐步而行,周边行人匆匆,他倒也不将那人放在了心上。谁知在他要踏入青楼里时,忽有一人拍了他的肩,他不由大惊,回首望去,竟是苏文泽。
  英气的眉,淡漠的眸,高挺的鼻,单薄的唇,皓白的衣。这一切皆入了苏文若的心里,久久未曾忘去。
 
  第二章
 
  彼时忽有夏风徐来,还似带着阵阵荷香,灿金的阳光透过密叶间映下了遍地斑驳,于那个平静而闲散的下午里,苏文若也想不到竟会遇见了苏文泽。回首便对上了他的眸,刹那间时间似乎停住了一般,行人不再匆匆,小贩不再叫卖,夏风不再轻拂……这世上好像恍然间便安静了下来一般。
  那几缕阳光恰好映下了苏文若的脸上,不意间便添上了几笔不真实之意,如梦如幻,似真似假。
  他从未与自己的弟弟如此近过,他记得平日里,苏文泽总会离自己很远很远……就好似他们皆立于湖水对岸,他这边一岸残花败柳,而苏文泽那边一岸柳色青夹红,他们本就是不同命数之人。
  许久,苏文若回过神来,他开口问道:“泽弟,你怎会在此?”
  “恰好经过。”苏文泽淡然开口,随之将目光放在了苏文若一旁的莫锦秋身上。紫衣,墨发,剑眉,碧眸,生得贵气得很。
  苏文若闻言,而后莞尔:“泽弟,不若一同进去喝喝酒?”说着,苏文若便拍拍苏文泽的肩。
  “好。”苏文泽颔首道,一向淡漠的脸上难得带了一丝笑容。
  ……
  厢房内有佳人抱琵琶轻弹一曲江南小令,苏文若坐于离窗子不远之处,而莫锦秋正坐于苏文若的身旁。苏文泽坐于他们二人对面,握着那盏清酒静静地看着苏文若的模样,看着他笑着将一青楼女子抱入怀中,看着他吻上那女子的唇……握着瓷杯的指,不由使了几分力。
  莫锦秋喝了一口酒,便对苏文若说:“哎,文若兄,你说你是逃出来的,那待会儿回去不怕又被罚面壁思过么?”说着,便对着苏文若咧嘴一笑,那笑满是讥讽。
  苏文若摸着美人的腰,在闻言之后,不由得便转脸看向了苏文泽,苏文泽神色淡漠依旧,便连看他的目光亦是如此淡漠。
  片刻,他转过脸来,抱着美人的手不由紧了些许,他吻上了美人的脖颈,留下了点点红印,那些举动,皆被苏文泽看在眼中。然苏文若自然不知苏文泽一直在盯着自己,直至自己玩儿够了,他方才笑道:“怕?有什么好怕的?若我不风流了,那还叫苏文若么?”
  莫锦秋摇首一笑,随之无奈道:“果真是文若兄……”说着,便端起清酒喝了起来。
  苏文泽一向少言寡语,他坐于他们二人的对面,听着他们二人之间的谈话,他恍然发觉,自己原来与他,其实一直相隔千里。曲声泠泠,足以绕梁三日,只是苏文泽无心去听,他转了目光,便看向了苏文若身后的那扇窗子。
  恍然想起了昔年,彼时苏文若坐在院中,他坐在窗边,转脸便可以看见苏文若的身影。一袭淡青如三月新柳青青,墨发轻束,发带飘飘,后来,他回首,便是对着坐于窗边的自己莞尔一笑。墨眸弯弯,唇角轻扬,灿金的阳光映下他的身上,而他身后的几株桂花已开正盛,清风徐来,带了几缕桂花幽香。
  这世上之事,本就出奇得很。喜欢不喜欢,爱与不爱,不过一念之间。
  等他回过神来时,苏文若已是喝得大醉,而他怀中的美人已离了他的怀中。苏文泽无奈摇首,最后,还是起了身,将苏文若扶了起来,便要出厢房。
  奈何苏文若喝醉了之后满口胡言,但见他枕在了苏文泽的肩上,一手抬起于空中胡乱挥舞起来,他胡乱嚷嚷:“满酒满酒!”末了,便打了一个酒嗝。
  甫一回至苏府,便有侍女说要苏文若去找苏老爷,苏文泽闻言后,神色满是不愿,只是始终还是要去找父亲的。于是,苏文泽小心翼翼地扶着苏文若一同往厅堂方向行去,那侍女便随着他们二人身后低首行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