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捡个将军做老婆 作者:天远大

字体:[ ]

 
文案
 
原以为是白捡了漂亮老婆可爱儿子,想不到自己才是妻子的角色啊,老婆才是户主。还好,就算是妻子,老婆也是被他睡的,虽然老婆比他能干,杀人放火,打猎当官样样是好手,养家护家基本不靠他,可咱也不能当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吧,好吧,其实他脸一点儿也不白,所以他奋起,左想右想只能去种田了。
游手好闲,玩世不恭攻vs美貌与武力并重受
耿秋暗搓搓道:老资是攻
阿昊回应:老资是你夫主,一家之主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耿秋曾文昊 ┃ 配角:阿仪 ┃ 其它:
==================
 
☆、第1章 穿越
 
清晨的小山村,虽然太阳才刚露头,村子就活跃起来了,鸡鸣狗叫还夹杂着孩子的哭闹声和老人的咳嗽声,热闹的紧。没一会儿,大多数家里就升起了炊烟,村头那座特别豪华的小洋楼里的人也早早就忙碌开了。耿秋也早早就起床了,他是回来陪爷奶过中秋节的。在家里休息了五天,准备今天回省城去了。一早上,奶奶就煮好了红薯粥,还弄了好几个菜呢,五花肉炖娥眉豆,干煎小鱼干,油淋茄子,自家腌制的咸鸭蛋,酸辣泡萝卜。
    “哎呀,真香,我奶奶就是能干,一大早就弄这么多菜。”耿秋笑哈哈的端起粥碗,故意一大筷子一大筷子的夹菜,本来这些菜也是他喜欢并且从小吃到大的,所以吃起来觉得格外香。
    “好吃就多吃点。家里这些菜多的是,等会你多带点回去吃。”奶奶说,虽然是笑眯眯的看着他吃,但又忍不住说:“唉,就是聪聪没吃到啊。你说,你爸怎么就不带我的小乖孙回来玩玩呢。他的相片都被我和你爷看烂了。”
    她非常想念耿秋那年方十岁的继弟。可惜耿聪与他妈一样,十分嫌弃到乡下来,并且根本就不想吃奶奶做的饭菜,不仅觉得脏还觉得这简直不是人吃的。因为人家吃的都是专业厨师打理的进口高级货呢。偶尔回一趟乡下,那都是来去匆匆,屁股不敢落板凳,象征性的吃上一两口,生怕惹上了乡气,就好象这乡下的老家和老奶奶老爷爷与耿秋是传染病一样。
    所以老两口没少和儿子媳妇生气。但却阻挡不了他们喜欢小孙子。前几年,老两口还时不时的跑到儿子家去看望小孙子,带去一大堆土特产,却被媳妇快嫌死了。这两年,老两口年纪越大,不敢跑那么远了,所以更加想念耿聪。时不时的在耿秋面前提起耿聪。
    耿秋象没听见奶奶的叨念一般,味口好的很,连吃两大碗,才摸着肚子打着饱嗝放下筷子。
    至从耿聪出生,他在爷奶心中的地位就大大下降了,他以前是唯一的孙子,就象老两口的眼珠子一样,什么好东西都留着给他。可现在又增加了一个孙子,对于一直希望能多添个孙子的老两口来说,耿聪的出生,简直让他们觉得人生圆满了,圆满到他们经常忽略自己一手带大的大孙子。
    大门外停着耿秋的车,爷爷正在往里搬东西。刚从菜园子里采摘回来的白菜萝卜,辣椒茄子等新鲜的蔬菜就装了大大的一竹篓。
    “爷爷,搞这么多干什么啊。我一个人哪里吃的完哦。”耿秋见爷爷还准备往里面塞蔬菜,急忙走过去拦。
    “早叫你结婚,你说你,马上就快三十了,邻居家的小夏和你一样大,人家的儿子都会打酱油了。”奶奶马上笑骂道。
    老两口七十多了,身体硬朗,除了想念耿聪,就是稀罕重孙,一逮到机会就叨念着让耿秋快点娶老婆生孩子。
    “就是,你要是成家了,家里人口多,我们这老家伙种的菜啊,养的鸡啊鱼啊什么,都有去处了。全都是那些城里人说的纯天然货,好着呢。”爷爷也催他快点结婚。两老人闲不住,身体又好,种了一块菜园子,还养了鸡鸭,鱼溏也不大,反正也不拿去卖,光自己家人吃,一点儿都不用那啥子这添加剂,那什么生长素的玩意儿。
    “就是,赶我们还活着,能抱抱重孙子多带劲啊。”奶奶羡慕的说。他这大孙子长得一表人材,嘴巴又甜,人也聪明,家里经济条件又好,怎么就不找老婆,这几年没把老太太急死。
    “好咧,改明儿我再回来,给你们直接带个重孙子。”耿秋贫道。
    “去,臭小子,没个正经。没孙媳妇哪来的重孙子。”奶奶冲上去拍了他几巴掌。边说边往他车里放了一小竹篓子家养的土鸡蛋和一罐自制的红油腐乳与一袋子辣椒豆豉一袋子干豆角,这种农家小菜都是耿秋爱吃的,每年老人都会弄一些,特意让他带去吃。
    其实大部份也是被他拿去送了人。他独自一人过日子,虽然也会下厨做饭,但毕竟不可能顿顿煮,哪里吃得完?回回带东西走,也不过是为了让老人开心,觉得自己种的这些东西孙子喜欢,有用处罢了。
    因为他知道,远方的耿聪一家人是瞧不起这些东西的,而他不想浪费老人的心意。可以说,远在千里之外的耿聪一家人,都没把老两口当成一家人。就算是耿秋的父亲,这么多年来,也难得回来看望一下老人家。偶尔想起来,也不过是打个电话,和多给一笔钱罢了。再加上近年来,每次联系老人总是让他带耿聪回乡来,而耿聪与他妈是最讨厌回这乡的,所以他夹在老婆儿子与父母之间,也很烦,越发是减少与老人的联系了。反正他也知道,耿秋对爷爷奶奶的感情很深。耿秋必定会经常回来看望两老。
    “要不要捉两只活鸡,带几条活鳝鱼?”爷爷又问。
    “不要,我又不会杀,带去还不是送人。我天天在家已经吃过了,下次再回来吃。”耿秋急了,连连反对。要是车上装几只活鸡,真要把他弄疯了。他这个爱干净,可受不了鸡在车上拉还会弄得到处是鸡毛。
    “算了,这活的他也确实不会弄,还好我特意前三天就杀了两只肥鸡腌制着,带这个没事的。要是天再冷一点,直接晒干了,就可以多带一些了。”奶奶说着,又去拎了两只鸡出来。
    “好了,好了,够多了。奶,我过几天又回来了,留着我下次回来吃。”耿秋生怕他们还往里面装,急忙坐进驾驶室,一副马上要开车的模样。
    “等等,还有点好东西。”奶奶说完,又往屋里跑,急急忙忙拿了两包外国的巧克力和两罐羊奶米分出来。爷爷也拿了一袋子屋后树上刚摘下来的新鲜桔子。
    耿秋看得满头黑线,你说他一快三十岁的大男人,吃什么巧克力和羊奶米分,可他不敢不要,这可是他那老爸四十五岁时和后妻在香港花大价钱生的,年方十岁的小弟弟耿聪在国外,特意带回来给爷奶尝鲜的,所谓的高级货呢。其实耿秋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不过是人家在免税机场随意买的,来糊弄没见过的老两口呢。
    但是老两口觉得小孙子有心了,逢人就要秀一秀,说小孙子出国都不忘爷爷奶奶呢。别看那孩子只有十岁,却精明过头,心眼又多又小,又被后妈那般教养长大,和他妈一个样,根本就嫌弃死了这两老,就巴不得他这个同父的大哥占不到一点儿好处。所以虽然有父母全部的疼爱,家里的一切都可劲得供着他,他还得时不时的在爷奶面前秀一把,增加存在感,再趁机打击耿秋。
    耿秋看着这些巧克力和奶米分,打算送到福利院去。其实那些土特产和蔬菜,他除了会送给表哥,这位表哥算是他为数不多的关系亲近的亲戚,大多数也会送到福利院里。要知道,他经常回乡下去,每次都拉一大车东西,除了送人,这些东西他自己不过是吃了一点点。也许是因为从小就没父母在身边,他很关心那些被遗弃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会时不时的去一下福利院,捐点钱物,让他们稍微过得好一点。
    这么一拖拉,耿秋离开家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要知道,他可是七点就起床了。
    到了镇上就是中午了,他懒得去吃饭,就去买了几瓶水和两瓶红牛,店里正搞促销,送了他一包红糖。然后又去一家老店买了两个刚出炉的热糖酥饼,当午饭吃了,又顺带了五个大火烧,这种火烧可是本小镇上的特产,正宗的老面发酵手工制作,其他地方都没有,一个有约两斤重,有嚼头够味,耿秋特别喜欢,每次回来都在这家店带上几个回去吃。
    出镇子约五里地,加了一回油,加油站送了一提三包装的抽纸给他,他顺手就扔进装水的袋子里了。然后开始准备长途旅行。从这里到他住的省城,得开车六七个小时呢。所以他买了红牛,是准备在路上提神用的。
    过了加油站得经过一段约二十公里的县级公路,才能转到高速公路上去。这段路况其实还算不错,虽然只有二车道,但胜在路面平坦,过往的车辆极少,更加不会有行人,因为行人都会走另外一条小路。
    他万万没想到,才一拐弯,居然爆胎了,他不得不把车移到路边上,下车去查看。就在这时,遇上了一群不知道是不是从下面那个农家乐出来的的家伙,那些人明显玩嗨了,车开的不仅猛,还你追我赶,都恨不得走s型。对方也没想到如此偏僻的地方,这大中午的会有车经过,躲避不及,技术又差,还一连好几辆车,直愣愣的冲着耿秋的车撞了过来。耿秋来不及反应,只记得有一声巨响,然后人就晕了过去。
    反正他是被冻醒的,睁开眼,四周一片寂静,没见了车的影子,也没见一个人。身边散落着不少的东西,他四处查看了一下。吓了一大跳,他觉得自己现在所处的山脚下,很陌生,初升的阳光照在他脚边的一条河上,河水反射出点点金光。
    这条河不算宽,但河水清澈,可见到水里在游的小鱼小虾,就连水草也清楚可见。山上满是参天大树,很多品种他都叫不上来。举目远望,是一眼见不到边的连绵群山,虽然原本这里就是山区,可那不过都是些小山头而已,并且山头上都能见到电线杆等现代化产物。
    可这里除了山还是山,甚至脚下的野草全是枯败的,树枝上基本上光秃秃,偶尔有些枝头上抽出点嫩芽,一切都显示这是春天,连季节都对不上了,哪里还是秋天那满眼半黄半绿的景色。这一切都显示他不在a县了。
    至于这条路,他熟的不能再熟了,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他撞车了,人好好的,应该就是路下方的小山谷中啊,那小山谷,他又不是没去过,下面应该全是整整齐齐的农田啊,可现在却成了荒山野岭。就光靠他自己走,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出这连绵的群山呢。
    “怎么回事?这是哪里,完全不对头。”耿秋摇了摇晕乎乎的头,心里一片惶恐。
    他边想边下意识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七七八八的有,白菜萝卜,火烧,鸡蛋,水啊,纸啊,咸菜啊,桔子等等,这些东西几乎原分不动的都在他周围。所以他现在的造型就是背着一只装满白菜萝卜等蔬菜的竹篓,提着一只装蛋的小篓子,这种专业装蛋的篓子带着盖子,里面还填充了不少的稻谷壳,所以连鸡蛋也没破掉。另提着一个白色的方便袋子,里面装着篓子没装下的东西,两条毛巾,一个旅行的洗漱用品套装,原本是放在车里准备在路上洗漱用的,另还有一个保温杯,这些东西都没折封,他全装在了方便袋里。
    这会儿冷的很,原来是秋天,天气还一点儿也不冷,他只穿了一件外套,现在明显是初春,温度估计只有五六度,冷得他直抖。他拿出那两条毛巾,一条垫在后背上,一条围在脖子上御寒。手机虽然没摔坏却没了信号,钱包里虽然有钱,却也没地方花。他叹了一口气,摸出口袋里的打火机点燃了一只烟,狠狠的抽了两口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
    耿秋又是背又是提的,搞得象农民工一样,沿着河水往下游走,希望能遇上人,或者被救。因为不知道多久才能被救,这些东西他一点儿也不敢丢下,全都得带上。
    他就着矿泉水啃了一个冷火烧,再吃了两个桔子,基本搞饱了肚子。火烧他带了五个,应当可以撑五天。其他的生食,没锅没碗的也不好弄熟来充饥。
 
☆、第2章 回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