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太傅嫁到+番外 作者:叶默凉

字体:[ ]

 
 
文案 
玄冽从没想过,当年欺负的穆静尘,竟有一日会成为他的心上人。
多年以后,玄冽登基为帝,心思深沉,令朝中所有大臣难以捉摸,而当
年的太傅,也成了玄朝唯一的男皇后。
穆静尘:天下与我,孰轻孰重?
玄冽:你重于天下。
穆静尘:为何?
玄冽:若无你,又焉能有今日的玄朝?
 
食用指南:
1、1V1,HE,攻受双洁,无虐,年下,攻宠受,忠犬皇帝攻+温润太傅受。
2、全文架空,考据党与找茬的也速速退散~
3、谢绝扒榜,谢绝改编转载。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玄冽,穆静尘 ┃ 配角:各种杂七杂八人等 ┃ 其它:叶默凉,太傅嫁到
 
 
  ☆、第一章.再遇
 
  第一章.再遇
  国历第三十五年春,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这一日正是初春,皇宫的某个角落里,从暗处窜出来一名锦衣孩童,孩童看起来并不大,身量只比成年男子的腰腹处稍稍高一些,然而从还未长开的五官中,仍可窥见将来的俊逸不凡。
  孩童从暗处走出来,左右张望了一番,见并没有人追上来,嘟着红润的小嘴皱眉道:“真是好生无聊。”他正在和他的贴身宫人们做游戏,然而那些个宫人们许是敬畏他太子的身份,不敢放开胆子陪他玩耍,甚是无趣。
  没错,这名孩童便是当今玄朝的太子玄冽,众人皆知太子玄冽从小聪慧异常,三岁可读诗书,厚厚的经史子集倒背如流,五岁写得一手好字,长到如今十二岁,天资非凡,如有神助。
  小小的孩童走在花园小径中,很快便有宫人追上来,玄冽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小太监,又回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心思忽的飞到了宫外,想去见见宫外是个什么样子,于是他认真道:“备车,本宫要出宫。”
  太子的命令谁敢不遵,小太监很是识趣地下去准备马车,又让十几个身强力壮的侍卫跟在马车的后头,生怕这位金贵的小主子有个什么闪失,那他可真是几个头都不够砍得。
  太子出宫的消息不多时便传到了奉先帝玄锋的耳中,正值中年的皇帝朗声一笑,挥挥手不在意地道:“随他去吧,跟紧些便好,长大了,也该出去见见世面。”
  与此同时,马车不疾不徐地朝宫外驶去,众多侍卫竟无人发现车里的孩子安静得有些奇怪,到了集市外头,侍卫们请马车里的人出来,这才发现,车里的人竟不是太子殿下!
  那么真正的太子殿下,去了哪里呢?
  玄冽难得出宫一趟,完全不想被那些侍卫跟着,于是他在出宫前掉包了坐在马车里的人,自己偷溜出来,到了集市上,人来人往的声音和皇宫中很是不同,让他不禁竖起了耳朵,好奇地左右张望着。
  映入眼帘的是络绎不绝的百姓,玄冽好奇地睁大了眼睛,看见周围铺子上摆着的小饰品,忍不住伸手去摸上一摸。
  “啊!”玄冽正玩的开心,忽然人群朝他涌来,倏地把他挤到了墙角,问了周边的百姓,这才得知今日竟是集市,过往的百姓比平日里多了几倍不止。
  被拥挤的人群挤到一个角落里,玄冽身上的衣裳被墙上的灰弄脏了一些,他不在意地拍拍,正想往前走,去找侍卫们,却没想侧面伸出来一只手臂,将他挡在了路上。
  玄冽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只见几名穿着邋遢的少年将他拦住,肮脏的脸上尽是打量的笑容,玄冽不适地皱了皱眉,推开他的手臂,想要往前走去。
  “哎,这位小兄弟别走啊。”被推开的少年笑嘻嘻地向前一步,再次挡住玄冽的去路,他对上玄冽的眼睛,又看了看他身上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衣裳,搓着手笑道:“小兄弟,哥哥们最近手头紧,从你这借点银子花花可以不?”
  玄冽闻言猛地皱眉,毫不犹豫地回答:“不可以。”
  此言一出,挡在他面前的少年倏地变了脸色,他动了动难看的嘴角,再次说:“小兄弟可别不识趣,要是乖乖给钱,那哥哥们立刻放你离开,要是不给……”欲言又止,隐藏的意思已然足够明显。
  然而玄冽还是严词拒绝。
  “敬酒不吃吃罚酒。”少年不再和颜悦色,他向身后的几人眨了眨眼,几人倏地将玄冽围在中间,狠狠地对他拳打脚踢。
  玄冽倒在地上,激烈地反抗着,但是十二岁小孩的力气自然比不上他们,他护住头部不让他们碰到,死死地咬紧牙关,倔强地不肯发出求饶的声音,身上的衣裳很快便脏的不成样子,身体也痛得让他眼角冒泪。
  不能求饶!
  正在这时,一个微微清冷的声音□□来,带着些许呵斥,“住手!你们在做什么?”
  话音刚落,玄冽听到有很多人来到了他的身边,将那几名少年打跑,他挣扎着睁开眼睛,只见几名侍卫打扮的人站在他的面前,自动地分开一条道路,一个锦衣少年从不远处走过来,在他的面前蹲下。
  “你没事吧?”穆静尘正巧路过此地,听到有异常的声音,下意识地走过来看看,没想到目睹了一场群殴事件,他当即让身边的几名侍卫过去制止。
  见玄冽不说话,穆静尘以为他是疼极了,索性将他一把抱起,快步往前走去。
  被迫躺在这人的怀中,玄冽只觉得他的怀抱甚是温暖,身上的衣物也有熏过的淡淡清香,再抬头,这人精致的眉眼映入眼眶,虽然还未完全长开,但可以预见,今后定是个不俗的男子。
  神思恍惚间,玄冽被带到了一间屋子之中,他被抱着他的少年小心地放在了柔软的床铺上,又请来了大夫给他看诊,但是玄冽一想,身后某处也受了伤,便怎么也不愿意让大夫诊治。
  无奈之下,穆静尘让大夫退下去,自己坐在床边,看着小脸脏兮兮的孩子,认真地说道:“你身上受伤了,要上药,听话。”说着便要去拖他的裤子。
  谁知玄冽像是踩着了尾巴的猫一般,从床上跳了起来,揪着被子躲在床脚,怎么也不肯配合,笑话,他可是堂堂太子,怎么能在做如此有失风范的事?所以即使疼也忍着,等他回了皇宫再说。
  穆静尘见他如此执拗不肯配合,心底的怒气也上来了,他一把抓过玄冽,牢牢地按在自己的怀里,二话不说扒下他的裤子,让他在自己腿上趴好。
  裤子被褪下,玄冽猛地瞪大眼睛,脸色通红,撑着床几乎要跳起来,却被床边的少年按着不让动,没想到少年看起来如书生般文弱,手劲却不小。
  “别动!”穆静尘蹙眉喝道,一只手按着他不让他乱动,另一只手轻轻地拉低他的裤子,拿过一旁的药膏,沾了一点在手指上。
  清凉的药膏沾在手指上,抚过身上所有疼痛的地方,竟然奇迹般地不疼了,玄冽难堪地将脸埋在手臂间,不愿抬起头来。
  待到所有的伤处都上了药后,穆静尘松开手,看着腿上如同鸵鸟一样躲藏着的小孩,忽的坏心一起,手掌不轻不重地在他臀上的伤处拍了一下,果然看到小孩如同惊弓之鸟般跳起,脸色红彤彤的,他禁不住笑起来。
  玄冽手脚并用,快速地穿好身上的衣裳,瞪着面前不停笑他的少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人笑起来是真好看。
  不过,他也还是讨厌他!非常讨厌!
  “你叫什么名字,和家人走丢了吗?我送你回去吧。”笑完了,穆静尘敛起表情,认真地问道。
  回答他的,是床上小孩冷冷的一记瞪眼,穆静尘无辜地眨了眨眼,不就打了他屁股一下嘛,至于这么记仇?
  两人沉默之际,府上的侍卫走进来,道外头有皇宫的人找,穆静尘愣了愣,起身往外走去,却听身后传来蹦起的声音,只见床上小孩冲了出去,穆静尘眨眨眼,抬步跟上。
  “多谢穆公子照料主子。”十几名侍卫抱拳朝穆静尘拱手,接着恭敬地带着锦衣孩童,让他坐上几步外的一辆马车,那马车穆静尘看一眼便知道,虽然外表不张扬,但是内里定然是十分华贵。
  目送孩童上了马车,进去前还不忘瞪他一眼,穆静尘失笑,收回目光,在心底猜测起那孩童的身份。
  “穆公子保重。”待孩童钻入车内,皇宫来的侍卫再次朝他抱拳,随即转身离开。
  马车缓缓离开,消失在视线中,半晌后,穆静尘身旁的侍女才大着胆子问道:“公子,那孩子是什么人啊?怎么宫里的侍卫都来了?”
  而穆静尘却只是摇摇头,并未回答她的问题,他的直觉觉得,那个孩子的身份一定不低,否则那些侍卫不会如此紧张。
  轻叹一声,穆静尘转身往房中走去,脑中回想起方才孩童如同猫炸毛一般的神情,他忍不住轻笑出声,眸中漾起浅浅笑意。
  但是自那以后,穆静尘再也没有见过那名孩童。
  且说玄冽回到皇宫后,他偷跑的事情还是被奉先帝知道了,于是那些侍卫统统被狠狠地罚了一通,看得玄冽抿紧嘴唇,小小的拳头紧握着。
  如果他没有乱跑,这些侍卫也不会挨打了,他真的是太任性了,愧疚感在玄冽心底滋生,使他今后的三年,都没有再任性地偷跑出宫。
  三年后,穆静尘参加科举,一举拿下了状元之名,放榜之后,穆静尘这个名字,便如同洪水一般,席卷了整座京城,众人皆知,穆将军的公子拿到了今年科举的状元,这位穆公子不仅外表看起来一表人才,斯文俊秀,内里也是满腹诗书,气质高雅,真真是应了那句“腹有诗书气自华”。
  与此同时,皇宫之中,奉先帝玄锋在殿中缓缓踱步,如今的太子已经十五岁,比起三年前,更是长进了不少,光光太傅,便换了好几个,年龄太大的他不要,学识不够的他又看不上,纵使玄锋想给他选个年轻些的太傅,也没有合适的人选。
  正巧三年一度的科举落下帷幕,得状元者,是安定将军穆杨的爱子穆静尘,听闻穆家公子前年加冠,今年年岁正好双十,不大不小,学识又足够,玄锋想了想,若是穆静尘能来当太傅,那是再好不过,既塞住了玄冽的口,让他无可挑剔,又可以牵制穆杨,让他为自己尽职尽守。
  仔细思虑一番,玄锋觉得穆静尘再合适不过,便下了圣旨,封他为太子太傅,即日起教导太子功课。
  翌日,穆静尘入宫,玄锋让人去叫了玄冽过来,准备让两人见上一面。
  穆静尘安静地站在原地,比之三年前,他的身量也高了一些,眉目已经长开,精致如画,浑身散发着书卷气息,白衣黑发,飘飘若仙。
  一盏茶后,一名玄衣少年从殿外走进来,穆静尘听到声音转头看去,倏地睁大眼愣在原处,那不凡的眉眼,带着冷意的脸色,可不就是三年前他救下的孩童吗?
  没想到,他竟是当朝太子!
  而玄冽却没有任何吃惊之意,他早就知道穆静尘是穆将军家的公子,是今年科举的状元,当然,也是他将来的太傅,想到三年前的难堪之事,玄冽默默地握紧拳头,在心里冷哼一声。
  终于又见面了,这一次,他定要让他为他三年前的轻率举动感到后悔!
作者有话要说:  【此章已修】开新坑哦,撒花~\(≧▽≦)/~
有存稿的日子每晚20点更新,没存稿了会提前通知,更新时间就不稳定了,反正老规矩,肯定在零点之前更新就对了。
工作不忙,偶尔加班,尽力日更~
架空文,勿考据,勿带入任何一个朝代,找茬党考据党我们不约不约,看文图个开心,不吵不闹专心看搞基么么哒!
最后,本章留评送红包,谢谢支持,再次么么哒!(づ ̄3 ̄)づ╭            
 
  ☆、第二章.入宫
 
  第二章.入宫
  明光殿中,四周安静的落针可闻。
  “臣穆静尘参见太子殿下。”愣了数会儿,穆静尘反应过来,撩开袍子跪下丨身,低着头恭敬道。
  “冽儿,快来见过穆太傅。”奉先帝玄锋抬抬手,招玄冽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