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逆灵 作者:透明体验

字体:[ ]

 
文案:
     封国大将军封宸被变相流放多年后,受命前往离国刺杀国师离奚若,结果发现两人相识多年,但他却毫无记忆。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离奚若,封宸 ┃ 配角: ┃ 其它:
 
==================
 
  ☆、刺杀
 
  空气中暗香浮动,漫天飞絮无风而起,以飘逸出尘之姿,翩跹为这万丈红尘间唯一的景致,也如雪般融进了封宸琥珀色的眼眸。
  封宸眨了眨眼,眼瞳中浮出一道无瑕身影,发黑如墨,披散在纯白的长衫上,衫上绣着淡青竹叶,修长苍劲,不染一丝尘俗,这本已应是世间最为风雅之物,却在衣衫主人睁眼的瞬间,被生生夺去了颜色。
  万千繁华尽褪,唯留下那双如水深瞳。
  封宸轻笑一声,怀抱长剑站在人群外,看着高台上的人低垂眉眼,再次将一双绝艳的眼眸藏于睫毛之下,然后对着祭坛缓缓跪拜。
  台下的众人匍匐在地,梦呓般小声地念着祭文,台上的人清瘦如菊,深情淡漠,周身缭绕的青烟和那一身雪白祭服,都将他与纷扰的外界隔离。
  没想到,离奚若,这位宛如嫡仙般的国师竟真如传闻般令人惊艳,甚至远胜于传闻。
  纵使是封宸,也一时间看得移不开眼。
  看了片刻后,各种□□的画面开始在他脑海里走马观花般掠过。
  正在他心神荡漾,神游天外之际,身边突然冒出了一个人来,那人穿着寻常离国百姓的衣服,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皮肤略微黝黑,四肢修长匀称,看上去很是矫健敏锐,只见他凑到封宸身旁,用极低的声音说:“爷,主子可说了,让我好好看着你,不许你乱来,所以你最好安分些,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封宸笑了出来,然后似乎是有意捉弄身边那人般,偏过头,压低了声音说:“霄儿,你说,如果我不杀他,家里那位任性的小主子会不会把咱们都刮了。”
  被唤为霄儿的人身形一滞,哭丧着脸看向封宸:“爷,你别开玩笑了......”
  封宸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我没开玩笑,我真的不想杀他。”
  霄儿瞪大了本就圆溜溜的双眼,无力地抬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抽搐着嘴角说“爷,主子自然舍不得杀你,可我们跟你不一样......”他咽了一下口水,一张俊脸皱的像包子:“您老回去后就直接准备准备,替小的们收尸吧。”
  封宸勾起一边嘴角,伸出手捏了捏他的小脸:“放心吧,我舍不得你们死。”
  苍茫天际上,一轮红日烧得正如火如荼,白云苍狗,瞬息万变。
  远处是祭坛和人群,再远一些,便是错落的楼宇。
  飞檐朱栏,雕梁画栋,在漫天飞絮下雕刻出一个如诗如画的国度。
  只是,在这绝美的画卷下,在房檐上背光的阴暗处,眼尖的人便能隐隐地看见,几道骇人的寒光不时地闪烁着,那是噬血的匕首在饮血前发出的难耐的嘶吼。
  封宸和封霄站在远离人群的暗处,身边还站着两个和他们一样身着离国百姓衣服的人,但他们的一只手却都藏在了袖子里,而袖口处,森然寒光隐约可见。
  本该宁静平和的空气中流淌着一丝不安的躁动,封宸深邃的眼眸越发深不见底,在苍白日光的照射下,仿佛流动着骇人的光。
  他紧紧地盯着高台上那个雪白的身影,视线随着对方的动作而起伏,然后缓缓抬起手,五指微张,停顿片刻后,用力挥下。
  一柄长剑破空而出,呼啸着穿过人群,朝着离奚若毫无防备的后背直击而去,眨眼间,又有数道黑影窜出,以雷霆之势凌空向离奚若掠去,一时间,剑拔弩张。
  长剑划破无数落花飞絮,去势凌厉,气贯长虹,眼看就要刺进离奚若的胸膛,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离奚若却突然转过了身,同时抬起右手,宽大的衣袖轻轻一扬,便不费吹灰之力般将长剑击落在地,然后脚尖点地,向后飞掠,躲过了数名刺客的攻击,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封宸差点想拍手叫好,他此时更觉全身血脉沸腾,压抑了良久的杀戮之欲在体内疯狂乱窜。
  他拔出长剑,足尖轻点,像潜伏已久的巨兽猛然发动攻击般向离奚若俯冲而去,排山倒海的煞气自体内汹涌而出,禁锢了空气,令人窒息。
  已退至高台一角的离奚若似是感应到那逼人的气势般,猛地转身,将不知何时握在手中的折扇举起,迎向封宸。
  剑身与铁制的扇骨相击,摩擦出刺耳的嗡鸣声,数点火花迸出,在烈日下金光四射。
  封宸身形一闪,双手紧握剑柄,将长剑像刀一样打横砍出去,剑身擦过折扇,迎向离奚若的喉咙。
  然而,离奚若却并未如他所预料般做出反击,而是满脸愕然地看着他,就连动作都有了瞬间的停顿,不过还未等封宸进一步逼近,他就很快回过神,以凌波御水之姿向右飞掠,动作轻灵曼妙,速度极快,封宸在心里又不由得暗叹一声:这样的人,杀了当真可惜。
  台下的人群早已乱成一团,推搡着、哭喊着四散奔逃。
  远处传来马蹄声和呵斥声,离国的官兵赶到了。
  封宸环顾四周,高台上早已堆了不少尸体,与离奚若随行的官员都逃的逃死的死,封霄站在他身后,和其余几名刺客一起手持利刃,静静地注视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而正前方是白衣胜雪的国师,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封宸,绝美的双目虽动人,但眼中的神色却是如此复杂难明,封宸的身影倒映在他眼中,仿佛是被深深地刻进了他的眼瞳中。
  封宸回望着他,心中疑虑丛生。
  两人沉默地对视了片刻,封宸再次握紧剑柄,向离奚若刺去,果然,正如封宸所猜测般,离奚若依旧不愿还手。
  折扇与长剑轻触的瞬间,他就想再度飞身避开封宸的进攻,然后封宸却早有准备,离奚若的脚还未迈开,他就迅速伸出左手,一把揽住离奚若的腰,右手将剑灵巧地转了个弯,然后反手握住,抵在离奚若的颈间。
  “国师”封宸一脸坏笑:“没想到我会出这招吧?”
  怀中的人沉默不语,却也没扫了封宸的兴致,他低下头,轻轻在离奚若的颈间嗅了嗅,嘟囔着说:“原来真是你身上的味道,我刚才在远处就闻到了,真香,你擦了什么东西吗?”
  离奚若皱起眉看着他,形状姣好的嘴唇轻轻抿了起来,淡金日光从天洒落,轻柔地覆上他的唇线与嘴角。
  封宸看着他,突然,有些想吻他。
  “封宸。”他终于开口,说的那样小心翼翼,低低的声音如一丝银线,又如一缕青烟,缠缠绵绵地绕上封宸的心头。
  封宸的脑海突然一片空白,心跳如雷。
  他呆呆地看了离奚若一会儿,稳了一下心神,扯着嘴角笑了笑,搂在离奚若腰间的手又紧了几分,还趁机摸了一把:“国师,你长得真好看。”
  言毕,他扬起头笑了几声,又轻佻地在离奚若的腰间捏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国师宝贝儿,今晚乖乖在家等我。”他收回手,圈起食指放在嘴里用力吹响,顿时,数道身影齐齐跃上屋顶,几个起落后,在赶来的官兵的怒骂声中,消失无踪。
 
  ☆、第 2 章
 
  是夜,月朗星稀,月华如练。此时正值华灯初上,各色彩灯高高悬起,灯火辉煌,笙歌处处。
  封宸站在曲折的回廊上,青黑暗影覆盖着他的面庞,月光流淌在他琥珀色的眼瞳里。
  回廊尽头处静静立着一人。
  离奚若换下了日间所着的繁复祭服,此时只随意披了一件月白长衫,衣领微微敞开,露出锁骨。水蓝色腰封在他腰间轻轻一绕,将他衬得离世出尘,一眼望去到真有几分像祭坛上万人供奉的神像。
  封宸看得几乎无法移开视线,他一边盯着离奚若,一边勾起嘴角,笑得怪模怪样:“国师大人竟亲自前来迎接。”他走上前去,看着离奚若的眼睛问,“你就这么急着想见我吗?”
  离奚若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半饷,淡淡地说道:“是。”
  封宸突然有种地痞恶霸想调戏良家妇女,结果却被反调戏了的感觉,他有些不爽,定了定神后,他捏住离奚若的下巴,像在报复似地用力捏了捏。
  “我说,国师大人,你爱上我了吗?否则怎么会如此轻易地放我进来。”
  离奚若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封宸挑了挑眉,将食指曲起,沿着对方线条明晰的下颌刮过。
  离奚若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扬起脸,眼睫轻颤。
  封宸突然觉得,这气氛有些说不出的暧昧,他轻轻吸气,眯起眼睛,说:“国师,你怎能如此冷静,你真的不怕我吗?”
  离奚若颦眉,认真地看着封宸眼睛,似是在寻找着什麽,然后他漆黑的双目中渐渐透出了一股失落的神色:“封宸.......”他张了张嘴,声音有些颤抖,仿佛在极力压抑着某种情绪,“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封宸一愣,心里疑虑丛生,戏弄对方的心思顿时退去,他盯着离奚若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讪讪地收回手。
  他对离奚若的问题避而不答,转而自说自话般说道:“国师,我来这里有两件事,其一,我想知道,今天早晨交手的时侯,你为什么一再退让?”
  “我们曾经认识。”离奚若缓缓开口,他的双眉紧紧地皱了起来,显得有些痛苦,“你.....真的不记得我吗?”
  封宸看着他,心中已经全然没有了戏弄玩笑的心思,他认真地想了片刻,摇了摇头:“不记得。”
  离奚若的脸上难掩失望之意,他垂眼望着地面,半响,抬起头看向封宸,眼里满怀期待地说:“那你还记得七年前,你领兵渡晗河吗?”
  晗河?
  封宸诧异地看着他。
  当年先王下令攻打覃国,封宸亲自率军,本想由东至西横穿寻国,直奔覃国国都,不想在燕寒山受到流寇围攻,军队被困于山上,封宸身负重伤,命悬一线,幸好遇到了隐居于此的狄族人,在他们的救助下,才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大军于村寨中隐匿十日后,在狄族人的指引下由燕寒山北边的晗河离开。
  封宸率军日夜兼程抵达覃国时,封国派出的另一只军队正在攻城。
  封覃两军势均力敌,已胶着了整整十日。封宸的到来无异于天降神兵,一日一夜的围攻后,覃国军队弃城投降,封宸领军长驱直入,攻入皇城,斩覃国君主首级于殿上,至此,覃国灭亡。
  攻下覃国后,封国国君宣称,封寻两国本已达成协议,让封国军队自寻国境内穿过,前往覃国,熟料寻国言而无信,将寻军伪装成流寇困封国军队于燕寒山之上。此等背信弃义之举断不能饶,遂命军队即日前往寻国,取寻国君主项上人头。
  一个多月后,封国军队攻入寻国,寻军拼死抵抗,五日后,寻军战败,被逼退至怀河,寻国君主投水自尽,寻国灭亡。
  封国在短短两个月内吞并了两个国家,举世皆惊。
  这一段历史很多人都知道,但人们所不知的是——封宸的军队并非如传言般击败了流寇,由燕寒山下的玉明关离开寻国。
  封宸在离开燕寒山时曾对狄族人立下誓言,绝不将其隐居于此的事透露给任何人,所以除了当时和他一起被围困的军队外,再没有其他人知道,他们遇到过这样一群与世无争的人,并在其指引下横渡波涛翻滚的晗河。
  封宸十分不解,身在离国的国师,怎么会知道这件连封国国君都毫不知情的事。
  离奚若似是看出了他的疑虑,轻声说道:“当时离国内乱,我和师傅为避杀身之祸而逃到了那里。”
  封宸恍然大悟,原来大家多年前就已经见过了,难怪交手时这位国师处处退让,想必当时就已经认出了自己。
  离奚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