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舞(BL) 作者:黑我个沙

字体:[ ]

 
 
文案:
     从小便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却不知道自己爱他已深,一路相随相伴,了解他越多就爱得越深,只是这份感情能让他知道吗?
 
害他身陷险境,差点丧命,自己竟会如此害怕!什么时候起,他竟变得这么重要?告白,怎么办?自己还没准备好......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玉麟,叶少云,沈悠辰,程若阳 ┃ 配角:吕明,高丹英,秦莫轩 ┃ 其它:
 
==================
 
  ☆、第一节
 
  
  “包子~~~~刚出炉、热腾腾的鲜肉包子~~~~~~”
  “冰糖葫芦~~~~酸甜可口的冰糖葫芦,三文钱一串,五文钱两串了啊~~~~~~”
  缁城一如既往的繁荣,尤其今天还是一月一次的赶集日。集市上空环绕着商贩们响亮的吆喝声,顾客们不知疲倦的砍价声,孩童们嬉闹游戏的欢笑声。如此热闹的街道,仍然有着阳光照不进的阴暗角落。两个年仅六、七岁、衣衫褴褛的男孩正分享着各自的收获。
  “悠辰,你看。”
  身板略显单薄的男孩拿出一块碧绿色的菱形水玉,名唤悠辰的男孩一下子就被这块水玉吸引住了。
  “好漂亮的石头,哪来的?”
  “嘻嘻,我捡到的哦。你看,把它戴在....这,怎么样?”
  “不错诶,玉麟,你运气真好,能捡到这么漂亮的东西。”
  “嗯....悠辰,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薛玉麟说着就把水玉往沈悠辰手里塞。
  “啊?不行不行。”沈悠辰连忙摆头拒绝,他虽然也很喜欢,但还远没到想占有的程度,何况,比起漂亮东西,他更想要吃的。“玉麟,我们去老地方吧。”
  “好。”
  薛玉麟将水玉重戴回腰间,阳光下,碧绿色的水玉好像散发着幽光。
  沈悠辰口中的老地方,其实是武林四大门派之一的青凌派掌门安如是居住的别院。自十五年前,安如是偶遇这两个小贼开始,便一直(自以为)悄悄地照顾着他们。
  “好小子,轻功越发长进了。”门窗紧闭的房内,只有一半百老人手捧古籍,捋须微笑。“辰儿,屋顶可没有你爱吃的梨花糕。”
  话音未落,老人身旁已多了一位温润如玉的青衫男子。
  “师爹,您老人家什么时候养鸽子了。”
  “闲来无事,养着解闷,呵呵。”多亏了这些鸽子,才没在徒弟面前丢脸,安如是赶紧打个马虎眼搪塞过去。“这梨花糕可是为师请人特别为你做的,快趁热吃。”
  “也就师爹能请的动戚师傅了。”沈悠辰拿起一块糕,只闻味道就知道出自谁手。
  全缁城都知道,梨糕坊的戚师傅做梨花糕的手艺超一流,可惜他年事已高,能请他出山做一份梨花糕,实在是天大的面子。
  看着眼前吃得正香的徒儿,安如是不禁感慨,当年被自己逮到时,还是个一脸泥泞,体弱多病的小屁孩,如今竟成了自己最为得意的弟子之一。
  “也是怪了,玉麟那么喜欢吃,怎么唯独对梨花糕不感兴趣。”
  清茶入喉,茶味混合着残余的梨花甜味,当真回味无穷。“师爹,难道我从没跟你说过,玉麟差点被梨花糕噎死的事吗?”
  竟然还有这种事!安如是倒是第一次听说,下次见到那混小子,一定要在他面前摆盘梨花糕!“玉麟怎么没跟你一块?”
  “他说,悦来客栈有人摆擂比诗文,城中的才子们都败得很难看,所以,就去会会那个人喽。”
  
 
  ☆、第二节
 
  
  要说眼下悦来客栈内最开心的人是谁,毫无疑问,自然是客栈的钱掌柜。为了亲眼看到这场精彩绝伦的诗文对决,客栈内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客人,光是这茶水钱都够好几天的盈利。
  “薛兄,你我比试到现在,应该说平分秋色,再这么比下去也难有结果,不如这样,我出一上句,你若能对出便算你赢,对不出,就算我侥幸,你看可好?”
  “甚好。”斗了近半柱香的时间,仍未分出胜负,难怪城里的才子都败下阵来,薛玉麟不得不承认,自己一开始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实在是大错特错。哎,这要是输了,不被悠辰笑话死才怪!
  “小姐,到了。”
  悦来客栈内的诗文比斗已经成了城内传得最快、最受关注的大事。薛玉麟的胜败,直接关系着缁城内所有才子们的面子,因此来给薛玉麟加油的人已经将客栈围得水泄不通,外面的人想进去,何其难,但就是有这么一个人,当她走出轿门,立于门口时,拥挤的人群主动退至两旁,让出道来。
  “小姐,你看那人眼珠子都快掉了。”
  “莲儿,休要胡说。”
  这主仆二人上了二楼,自是一样的情况,刚一入座,钱掌柜便奔过来殷勤伺候。“潘小姐大驾光临,真令小店蓬荜生辉。”
  溜须拍马的色老头!莲儿面上不好发难,心里可着实把这个钱掌柜骂了个遍。不过,这也怪不得人钱掌柜,潘璐湘不仅是城中首富潘启潘员外的掌上明珠,又是声名在外的第一美人,能一睹她的芳容何止三生有幸。
  “钱掌柜,不知比试进展如何?”潘璐湘定定地看着几步开外的薛玉麟,只是背影,更胜背影。
  “潘小姐来得不巧,已经分出胜负了。”
  “谁赢了?”会是他吗?
  “是薛公子更胜一筹。”
  “可是那白衣公子?”
  “正是。”钱掌柜能白手起家,将这悦来客栈经营成缁城内第一客栈,靠的可不是运气。眼明心亮,洞察客人所需也是必不可少的能力。潘璐湘的心思,他自然看出了七八分。“潘小姐也是爱好诗文之人,何不与那薛公子讨教一番?”
  “莲儿。”
  钱掌柜能看出的东西,莲儿这个贴身丫鬟能不明白?潘璐湘只唤了她一声,她便走到薛玉麟身边,轻声道:“薛公子,我家小姐很是欣赏公子才华,想邀公子春华苑一聚。”
  “小姐美意,薛某心领。”薛玉麟不着痕迹得瞥了眼潘璐湘。这就是传闻中的第一美人?真百闻不如一见,不过可惜……
  “薛公子,此话怎解?”
  薛玉麟抖落折扇,眼中有着意味分明的笑意。“姑娘这般聪慧,怎会不知薛某意思。”
  莲儿还是第一次遇到薛玉麟这样的男子,毫不犹豫地拒绝她家小姐的邀约,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潘璐湘见状,也不拘泥世俗,任由旁人怪异的眼光打量着自己,走至薛玉麟身侧,说道:“小女子只是仰慕公子才情,想与公子以文会友,公子若嫌我资质愚钝,不配……”
  “小姐言重了,薛某只怕自己行为粗鲁,怠慢了小姐。”好一个潘璐湘,单两句话就将被拒绝的尴尬化解,还把枪头转向了他。薛玉麟顿感头疼,再呆下去,恐怕自己要变成欺负美人的恶徒喽。“呃,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望小姐包涵。”
  女人啊,果然是麻烦的存在,尤其还是个倾国倾城的佳人,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不去招惹女人就对了。薛玉麟好不容易挤出客栈,“啊,肚子好饿。”比了这么久,光靠早上胡乱吞的那些东西哪里够。师爹那远水救不了近火,薛玉麟合计着,还是去巷尾的鲁大叔摊上吃碗牛肉面的好。
  “小姐,那位薛公子已经走远了。”
  “嗯,这个就下次遇到再还他吧。”
  
 
  ☆、第三节
 
  究竟掉在哪里了!本该窝在床上舒舒服服养肥膘的薛玉麟,此刻却一脸愁云地硬拽着沈悠辰逛马路。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玉麟,会不会被谁捡去了。”
  沈悠辰倒是很开心看到薛玉麟没有像平时那样在睡觉,不过,他们已经从街头到巷尾整整找了三遍,仍旧没找到,继续这么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谁会捡这么块破东西。”
  喂喂,那东西好像本来就是你捡来的吧,还戴了十多年。“不如再去悦来客栈找找?”
  “不是刚去找过嘛。”
  你在这大街上都来回找了三遍了!“找人问下,或许会有线索也说不定。”沈悠辰不等薛玉麟的再次反驳,直接拉着他来到了悦来客栈。
  “薛兄。”
  一进客栈,薛玉麟便遇到了“熟人”。“李兄,要走?”
  “是啊,今日本是我在这的最后一天,能与薛兄一较高下,可谓不虚此行。”
  “李兄过谦了。”薛玉麟急着找东西,也没什么心情跟他客套,一想李冰一直在这客栈之中,比试时又离自己这么近,或许他有看见那水玉也说不定,便询问道,“对了,李兄可曾见一块碧绿色的水玉?”
  “是不是系在一根黄绳上?”
  “正是,李兄见过?”
  “我只见潘家小姐捡了去。”
  那不就是潘璐湘……头疼,真是头疼。不想跟她扯上什么关系,却偏偏被她捡到那块水玉,薛玉麟无助地看向沈悠辰,后者别过脸,明摆着不想管这档子闲事。
  谢过李冰,又从小二口中得知潘璐湘要去城郊的法光寺祈福,薛玉麟急忙赶往法光寺,沈悠辰自然是随同前往,即使他心里千百个不乐意。
  “玉麟,穿过前面那片树林就是法光寺了。”
  潘璐湘坐着轿子,就必定要走这条道,薛玉麟他们一路快马而来,都不见潘璐湘的轿子经过,所以,除非她没去法光寺,不然她应该还在寺内。
  但事实证明,除了潘璐湘没去法光寺之外,还有其它的意外。当薛玉麟二人来到林子中央时,地上的尸体阻断了去路。
  “看装扮,应该是潘府的家丁。”
  确定了死者身份,薛玉麟与沈悠辰对视一眼,心里都明白,法光寺是不用去了。
  隔天,薛玉麟站在潘府高挂的匾额下,犹豫了半晌还是没去敲门。还说是好兄弟,连陪我来趟潘府都不肯。正在琼香园赏花的沈悠辰狂打喷嚏,心想着是不是睡觉时踢被子着凉了。
  “薛公子?”
  莲儿帮潘璐湘买完东西回来,正巧看见薛玉麟一脸茫然地站在门外,心想他定是来取回那块石头,便招呼着请他到了花园。
  “薛公子稍候,我去请小姐出来。”
  “有劳莲儿姑娘。”
  潘启既是城中首富,潘府的富丽堂皇可见一般,这花园虽不大,却造得别具匠心,自有其独特风格。要是悠辰那小子知道潘府内有这么多奇花异石,肯定会追悔莫及。
  
 
  ☆、第四节
 
  琼香园内已经聚集了来自各地的文人雅士,他们多是抱着同一目的而来——标花。琼香园每年都会开办赏花会,而园主司徒静每隔三年都会在赏花会上献出一盆珍奇花草,举办标花活动。
  这标花,并不是价高者得,而是有才者得。标花时,司徒静会先出一上句,参与标花者按照抽签的号码逐一往下接,即一号接司徒静的句子,二号接一号的句子,以此类推,接不上者自动出局,如此循环,最后留下之人便可得花。
  沈悠辰本不是为了标花而来,且诗词歌赋也不是他的专长,因此,他就顺理成章地做了一回看客,看的还不是这些文人斗嘴,而是那些花斗艳。玉麟不来真是可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