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每天起床都看到反派在抢戏+番外 作者:钟晓生

字体:[ ]

 
文案:    
不看文案你损失大了!
做反派的错误方法之一:在主角尚未强大时就把他干掉。
做反派的错误方法之二:关键时刻比主角更出风头。
做反派的错误方法之三:让主角爱上你,无法完成攻略的最后一步——干掉大反派。
魔教教主韩长生就是那个把三条错误方法全都用遍了的大反派。
---------
韩长生作为江湖第一魔教天宁教的教主,秉承了魔教教主一贯的传统:神经病,拒治疗。
教主大人爱好美人,自创百花神功,治肾亏,不阳痿。
教主大人的小日子本该过的风生水起,然而有一天,他一脚把一个正在渡劫的仙君踹下山崖去了。为了弥补这个错误,他必须帮助仙君渡劫归位……可是为什么这个错误却越来越大?喂老子不需要你这样的小弟你应该去找安元啊!你别追着老子跑啊你命定是安元的媳妇啊!不要拜老子做武林盟主啊老子是如假包换的魔教教主啊!喂喂喂老子明明是大反派才对啊!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扫雷:易容精分梗,全文充满各种神经病,千万不要指望能找到一个正常角色。三观碎裂。1V1,HE。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乔装改扮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长生,陆安元 ┃ 配角:所有神经病 ┃ 其它:精分,神经病,中二病,易容
 
晋江金牌推荐:
韩长生是江湖第一魔教天宁教的教主,秉承了魔教教主一贯的传统:神经病,拒治疗。原本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结果一不小心把正在渡劫的仙君踹下了悬崖。为了弥补错误,韩长生不得不帮助仙君渡劫归位,然而他却把做反派不该犯的错误通通犯了一遍。作为反派,韩长生不仅比主角更出风头,更是让主角爱上了反派,以至于主角无法完成攻略的最后一步——干掉大反派。 本文设定新颖独特,不落窠臼,人物性格丰满,“一脚定乾坤”的故事推动让读者耳目一新、眼前一亮。作者秉承着一贯的风格,文风幽默,文笔流畅,逐步向读者展现一个基调跳脱而又背景磅礴的武侠世界。
    
 
  第一章
  
  韩长生嚣张地盘腿坐在阎罗大殿里,殿上坐着黑面的阎罗判官,他身边二位正是黑白无常。
  判官怒道:“恶徒,你可知罪!”
  韩长生冷冷一笑:“不知。”
  判官的黑脸愈发的黑了。座下这家伙叫他好生头疼,方才他已命黑白无常将这人杖责百下,这凡人仗着他在凡间武功不凡,竟还妄图抵抗,被黑无常一棍打倒,打得皮开肉绽,他却还咬牙硬挺着,死不低头。
  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就说来话长了。
  话说在天上,有这么一个仙界,仙界里有这么一位仙君,这位仙君的名字叫做安元仙君。安元仙君是个刚正不阿的好仙君,做仙君的时候就以除妖除魔为己任。他到了一定的仙寿,需要下界渡劫,渡劫之后回到天界就能够升为上仙。
  安元仙君下凡历练,司命仙君给他写了这样的命格:他出生于一个普通人家,拜入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岳华派习武,是一个以铲除魔教为己任的大好青年。他在遭遇一系列变故后,得高人相助,获得了一身醇厚的内力。然后他又因机缘巧合捡到了一本失传已久的至高武学秘籍,经过苦练后成为江湖第一高手,杀上天宁教,打败了天下第一魔教教主韩长生,功德圆满,回归仙位。
  其实这是一套极好的命格,欲扬先抑,磨砺安元仙君的意志品质,又正了江湖上的风气。但是如果事情真的有那么简单,那么此刻也就没韩长生什么事了。
  “啪!”判官愤怒地拍桌,痛心疾首道:“安元星君好端端地走在路上,他没招你没惹你,你为什么把他踹下悬崖,坏了他的命格?!他一个月后就要去找玄机老人了,玄机老人会把一身内力传给他,他命运的转折点眼看就要到来——”他越说越慷慨激昂,猛地大喘了一口气,指着韩长生的鼻子吐沫四溅,“你!说,你究竟为什么把安元星君踹下悬崖去!”
  ——魔教教主韩长生犯了做反派的错误方法第一条:在主角尚未强大之前就把主角干掉。
  按理说,这韩长生只是个凡人,他不可能知道天机,更不会知道几年之后他会被安元星君亲手干掉,好端端的,他究竟为什么要把无辜的安元星君踹下悬崖呢!!安元星君一身内力还没得到,一下去就让树枝给挂死了,极好的命数全让这魔教妖人给坏了!他渡劫还未完成,无法归位,阎王收了安元仙君的魂,不知该怎么处理,无法向天庭复命,一怒之下就命鬼差强行把韩长生的生魂给勾下来问罪。
  韩长生理直气壮道:“他活该!谁叫他让老子听见他说天宁教的坏话!”
  判官的白眼儿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他耐住性子,咬牙切齿道:“凡人,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可以帮你回到你与安元在山路上相遇之时,你不能再踹他,然后必须按照司命仙君写好的命格走,辅助安元仙君渡劫!”
  韩长生冷着脸道:“想都不要想!”
  “你!”判官怒道:“你违反天命,你!你!”
  黑无常上前一步,道:“你若执意违背天命,我们便要将你投下十八层地狱中受苦!”说罢一挥手,韩长生面前便出现了十八层地狱中惨烈的景象。剪刀地狱中的鬼魂被剪断十指、铁树地狱中的鬼魂被扒皮后掉在铁树上、铜铸地狱中的鬼魂被烙在滚烫的铜柱之上……
  韩长生面不改色:“我堂堂天宁教教主,岂畏这些劫难?不从!”
  白无常上前一步,道:“哎,不妥。”他一挥手,那些惨烈的场景便消失了。他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悠然道:“这凡人本不是胆小怕事之人,而且他逆反心理极强,自我感觉优越,我们越是强逼他,他便越要逆天而为,这等手段怕是唬不住他。来,看看我这本册子上,记载着此人的特点。”
  白无常念道:“韩长生,极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要花大量时间照镜子,不许有人比他更英俊。”说到这里,白无常将手里的本子一合,手一挥,在韩长生面前又出现了一幕场景:那是一个三寸丁谷树皮的男人,他脸上长满了红印黑疮,形象猥琐,不堪入目。
  韩长生立刻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白无常道:“这个人,就是你来生要投的胎。”
  韩长生瞪圆了眼睛,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什么?!”
  白无常打量着他的神色,不紧不慢道:“你违逆天命,作恶多端,来世必尝苦果。这就是你的来世,手无寸长,行乞一生,人人唾弃,享年九十九岁——而且你投胎之前没有孟婆汤喝。”
  韩长生的脸已经白了。也就是说他要带着现在邪魅狂狷的记忆去忍受九十九年丑八怪的生活?!
  白无常笑眯眯道:“你还喜好美人,且好男色是不是。”
  韩长生顿时有了更糟糕的预感。
  白无常一挥手,韩长生的面前出现了一堆相貌丑陋的男人:“这些人就是下一辈子围绕在你身边的人,你每天都要跟他们为伍,吃在一起,住在一道。”
  韩长生倒抽了一口冷气。
  黑无常和判官小声交头接耳:“这有用吗?十八层地狱他都不怕,行乞好像不算什么吧?”
  韩长生咬牙切齿道:“凭这等手段就想威胁我?”
  判官叹了口气:“看来没用啊。”
  韩长生猛地站了起来,神情一变,已是一脸刚正不阿,一身浩然正气:“你们现在就放我回去!从今往后,我开粮赈灾,行医济世,授业传道,匡扶正理!一定把江湖打点的清清爽爽!谁敢生事作恶,扰乱武林风气,就是与我韩长生过不去!”
  判官和黑无常的眼神也变了,崇拜地看着白无常。
  白无常微微一笑,攥着小册子退回判官身边。
  “咳。”判官清了清嗓子,道:“那倒也不行。你若是改邪归正了,让安元仙君做什么去?他才是男主角,你是大反派,你不能抢戏。我放你回去,你还是做你的魔教教主,还得和从前一样为非作歹,但是你不能再干扰安元仙君的命格,甚至要暗中扶持他,最后被他手刃!”
  韩长生气得磨牙霍霍。他还得帮那狗屁仙君亲手杀了自己?还有比这更憋屈倒霉的事?然而想想白无常方才所说的那些,他只好硬生生吞下了这口恶气。
  判官道:“既然要害你都已明白,我这便放你回去。以我之法力,可以让凡间的时光倒回你踹仙君下山之前。你速速回去改正错误,之后该如何行事,黑白无常自会与你交代,你需全力帮助仙君在凡间渡劫。”
  韩长生怒道:“老子不怕死,你让那狗仙君杀了老子,老子也就认了,但是老子才不要帮那狗仙君渡劫!”
  判官冷冷道:“如今因你之过,凡间的气数已有了改变,必须由你去改正。”
  韩长生道:“那老子活得还有什么意思!”
  白无常语气柔和地笑道:“所以你要尽快帮助安元仙君修成正果,早日结束你这枯燥乏味的一生啊。”他的袖子挥动,方才那些丑陋的面容又在韩长生面前轮流闪现。
  韩长生气恼地捏紧了拳头,硬生生忍了下来。他纠结了半天之后,道:“那我来生……?”
  判官道:“你若能办成此事,帮助安元仙君顺利归位,也算是大功德,抵去你前生罪孽。我可以帮你选一具狂霸酷帅拽的好壳子让你投胎。”
  韩长生道:“那我身边……?”
  判官一拍桌子:“美男充盈!我还可以给你走走后门,把你身边你喜欢的美人与你投胎到一处,你还能与他们再续前缘!”
  韩长生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成交!”
  
  第二章
  
  韩长生只觉身体忽轻忽重,眼睛一睁,发觉自己已然离开了阴沉沉的地府,正在山路上的一座茶亭边。
  茶亭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卖茶水的小二,还有一个是穿着斗笠戴着草帽的剑客——也就是这次渡劫的主角,安元仙君的凡胎。
  韩长生一时间有点恍惚。他真的回到之前了。刚才地府里判官无常和众恶鬼的模样还历历在目,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小二,结账吧。”安元仙君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茶亭的小二接过安元仙君递过去的铜板,好心地叮嘱道:“过了这座山再往南,离那魔教天宁教所在的出岫山就不远了。客官,你可要小心,那魔教都是些恶徒,你别被他们劫了。”
  安元仙君冷冷道:“我岳华派乃江湖正道,又岂会畏惧小小魔教。若当真让我遇上魔教恶徒,我必诛杀之!”
  我去你奶奶个腿!韩长生在心里狂骂娘。这段对话,是他第二次听见了。那家伙草帽压得很低,韩长生看不清他长得什么模样,不过听声音,是个很年轻的家伙。
  “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敢说我堂堂江湖第一大魔教是小小魔教?还想见一个杀一个?呸!”——这是第一次经历这个场景是韩长生的心理活动。然后,当安元仙君走出茶亭的时候,韩长生就毫不客气地一脚把他踹下山崖去了。
  这一回,他按捺住了痒痒的腿脚,站在原地没动。
  安元走到他身边,语气温和礼貌:“姑娘,可否让一让。”
  韩长生站在安元的马边,安元想要上马离开,却被韩长生挡住了。
  韩长生听他称呼自己姑娘,愣了一下。被地府那群混蛋这一番折腾,他险些忘了,如今的他顶着的并不是自己的脸。为了能够溜下山玩耍,他骗自己的左右护法和四大堂主说他要闭关练功,然后易容成教中侍女的模样溜了出来。天宁教祖传的绝世武功他没学会,但是祖传的易容乔装之术他却练得炉火纯青,便是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左右护法都认不出他的易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