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王攻略 作者:语笑阑珊(上)

字体:[ ]

 
    【文案】
    出身皇家,楚渊每一步棋都走得心惊,生怕会一着不慎,落得满盘皆输。
    十八岁登基,不出半年云南便闹起内乱,朝中一干老臣心思虽不尽相同,却都在等着看新帝要如何收场。岂料这头还没来得及出响动,千里之外,西南王段白月早已亲自率部大杀四方,不出半年便平了乱。
    宫内月影稀疏,楚渊亲手落下火漆印,将密函八百里加急送往云南——这次又想要朕用何交换?
    笔锋力透纸背,几乎能看出在写下这行字时,年轻的帝王是如何愤怒。
    段白月慢条斯理摊开纸,只端端正正回了一个字。
    你。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渊,段白月 ┃ 配角:段瑶,叶瑾,沈千枫 ┃ 其它:江湖系列,语笑阑珊,土匪攻略,帝王文,HE
    编辑评价:出身皇家,楚渊每一步棋都走得心惊,生怕会一着不慎,落得满盘皆输。十八岁登基,不出半年云南便闹起内乱,朝中一干老臣心思虽不尽相同,却都在等着看新帝要如何收场。岂料这头还没来得及出响动,千里之外,西南王段白月早已亲自率部大杀四方,不出半年便平了乱。
    语笑阑珊又一力作,作品以惊心动魄的朝堂争斗为背景,将少年登基的皇帝楚渊和西南王段白月的爱恨纠葛逐步的展现在读者面前。作者文笔老练,人物刻画细腻,故事精彩纷呈,是一篇值得一读的好文。
    ==================
    
    第一章 王城命案 西南王府的客房就长这样
    
    西南有座山,名曰落仙。
    落仙山名字好听,景致也美。三四月间,漫山遍野都是绿茵茵的小嫩芽,雨水濛濛一落,一夜之间便会开满野花,风吹摇曳教人心旷神怡,着实是个踏青出游好去处。
    可惜山下镇子里的百姓一提起此地,却十个有九个都摇头,还会劝外乡人千万莫要去,问及原因又都支支吾吾不肯说。只有遇到硬要往里闯的愣头青,才会透露一二,原来这落仙山几年前便被人抢去占地称王,山寨头子叫王大宝,手下养着一群喽啰,个个凶蛮不讲理,动不动就喊打喊杀,手里又有刀,大家伙被欺负了几回,也就不敢再进山去理论,只当对方是瘟神,能躲多远便躲多远,只求能过安生日子。
    亏得西南山多林广,倒也不缺这一座。
    只是百姓想安生,王大宝却不想。
    他原本是楚国一恶霸,家里有地有房有武馆,日子倒也滋润。平时耀武扬威惯了,不小心就当街闹出人命案,还惊动了正在出巡的皇上,为求保命不得不连夜潜逃,才会一路到这西南地界当了土匪。只是大鱼大肉的日子过惯了,骤然来到这穷乡僻壤,刚开始倒也消停了一阵,时日一久就难免开始心思活络,总想找些机会东山再起。
    而此时此刻,他正坐在轿子里头,被人一路抬往西南府——谁都知道,西南王段白月对于楚国而言,可是个微妙又微妙的存在。
    当今天子楚渊在登基时,不过刚满一十八岁。彼时朝中一干老臣拉帮结派,西北各路匪患烽烟四起,只有西南勉强算是消停,甚至还能帮忙平乱,朝廷自然少不了嘉奖安抚,又是封地又是金银。几年时间下来,那些闹事的藩王大都被削了个干干净净,只有西南王段白月不仅没有任何折损,反而还受封边陲十六州,将管辖势力一路延伸到了楚国境内。
    朝中大臣对此颇有微词,总觉得段白月有些太过得寸进尺,手里又握有重兵,不可不防。百姓也在私下传,西南王狼子野心,保不准哪天就会挥兵北上,到时候朝廷里的那位,只怕有的头疼。
    而王大宝也将这个传闻听进了耳朵里。
    既然身处西南,那最大的靠山自然就是西南王。想要攀附上他,首先要做的,便是投其所好。恰好赶上西南王府新宅落成,于是王大宝花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才准备好一样贺礼,又在山里埋了一个月,便迫不及待屁颠屁颠挖出来,一路抱着来献宝。
    下轿之后,王大宝跟着管家往里走。西南王府的建筑样式不同于普通的大理白楼,倒更像是王城里头的金殿。若说是西南王没异心,只怕傻子也不会相信。
    前头花园里,一个穿着粉嫩白裙的少女正坐在石桌边出神,管家小声提醒:“是主子,莫要到处乱看。”
    王大宝闻言低头,那少女却已经看到了两人,于是站起来脆生生地问:“是客人?”
    “是。”管家回答,“来拜见王爷的。”
    少女上下打量了一番,王大宝见她久久不说话,于是主动称赞:“小姐真是如花似玉,貌若天仙。”
    话音刚落,管家脸色便是一白,那少女更是怒道:“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王大宝被吓了一跳,心说难不成是嫌这八个字太粗鄙,还要用高雅一些的诗句赞美?天可怜见,他只是个土匪头子而已啊,并不是很有文化。
    “小王爷见谅,这位客人是山里头来的,没见过世面。”管家赶忙打圆场。
    “……”小王爷?王大宝震惊。
    “哼!”少女,或者说是少年一跺脚,气冲冲转身回了宅子。
    “胡言乱语!”管家也瞪了他一眼,“亏得小王爷不愿与你计较,等会见着了王爷,若再是像这般不知轻重,当心掉脑袋!”
    王大宝心里有苦说不出。民间传闻都说西南王府有个小王爷,脾气秉性与西南王无二,谁会知道他竟会以这副姿态出现,千万莫说西南王也有如此雅兴,喜好穿着裙装满院子乱晃。
    怀揣着一丝惴惴不安,王大宝被一路领到前厅,暂时坐下喝茶。
    一炷香的工夫后,外头终于传来脚步声。
    “王爷!”院内侍卫齐声行礼。
    王大宝也赶忙站起躬身:“小人参见王爷。”
    “你就是那个挖到宝的?”段白月坐在首位,随意问了一句。
    “正是在下,正是在下。”王大宝喜不自禁,双手献上礼匣,并且偷偷摸摸看了眼传说中的西南王。五官俊朗身材高大,一身紫衣自是华贵轩昂,周身气度不凡,一看便知是个好靠山。
    段白月打开盒子,然后皱眉:“石头?”
    “是石头,可也不是一般的石头。”王大宝故作神秘,上前指给他看。
    纹路隐隐约约,是一头西南猛虎,爪下踩着一条金龙,含义不言自明。
    西南王挑眉不语。
    王大宝满心期盼。
    “甚好。”许久之后,段白月终于说了一句话。
    王大宝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狠狠落了回去,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荣华富贵的锦绣将来。
    “接下来还有何想法?”段白月又问。
    “这是顺应天命啊。”王大宝又往近凑了凑,“若是让百姓也见一见这块石头,那对于王爷而言,可是大有好处。”
    段白月听得不动声色,任由他的头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后险些贴在一起。
    “不知王爷意下如何?”幸好王大宝及时收尾,避免了被一掌拍飞的噩运。
    “不错,不愧是大楚来的客人。”段白月点头,“以后便住在这西南王府中吧。”
    “当真?”万万没想到如此容易就混成了幕僚,王大宝很难顶得住如此狂喜,险些晕厥过去。
    “自然是真的。”段白月点头,冲外头道,“瑶儿!”
    “什么事?”先前花园里头的那个少年走进来。
    “带客人去客房歇着。”段白月道,“没有本王的允许,就不用出门了。”
    “走吧。”少年看也不看他一眼,“快些,我等会还有别的事。”
    “是是是,多谢西南王,多谢小王爷。”王大宝也顾不上多想什么叫“没有允许就不用出门”,赶紧跟着往外走。
    少年看着身形单薄,走路却极快,王大宝刚开始是一路小跑,后来就几乎变成了狂奔,头昏眼花气喘吁吁,还险些摔了一跤。
    “到了。”少年停下脚步,不耐烦道,“进去吧。”
    王大宝看着面前的阴森监牢,整个人都惊呆了。
    若他没记错,西南王方才说的,是……客房?
    “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王法宝讪笑着问。
    “没误会,西南王府的客房就长这样,爱信不信。”少年拍拍手,转身就往外走,“安心呆着吧,饿不死你。”
    “小王爷——”王大宝还想拉住他多解释两句,却已经有几名侍卫一拥上前,将他拖起来锁进了监牢中。
    “王爷。”前厅里,管家进来禀告,“又有王城里头送来的信。”
    “哦?”西南王看似很有兴趣,随手将那块破石头丢在一边,起身去了书房。
    而与此同时,千里之外,当朝天子楚渊的心情却不怎么好。
    “皇上。”贴身内侍四喜公公小声道,“该用膳了。”
    “没胃口,叫御膳房撤了吧。”楚渊有些烦闷,将手里的茶盏放到一边。
    四喜公公在心里叹气,躬身退下后,轻轻替他关上门。
    登基两年多来,皇上的日子过得也是不轻松啊……
    一炷香的工夫后,楚渊丢下奏折,怒气冲冲找来几名侍卫,让他们将寝宫院内的一株梅树给挖了,能丢多远丢多远。
    众人应下之后,有条不紊分工协作,你拿铁锹我挖坑,不仅要动作快,还要留意带好土,更是千万不能伤着梅树的根——毕竟不出三日,皇上必然是会下旨,再捡回来种回原位的——冬天还指着它开花呐。这七八年来种了挖挖了种,来来回回折腾个不休,换做寻常树木只怕早已枯萎干死,这梅花却能一年比一年开得旺,也算是罕事一件。
    虽说时节已非寒冬,王城内的夜晚却依旧寒凉。各家各户都是屋门紧闭,一早就上床暖被窝。这夜子时春雨霏霏,原本是睡觉的好时光,城内却突然传来一声嚎叫,更夫屁滚尿流,嗓子几乎扯破天:“了不得,杀人了啊!”
    片刻之后,巡逻的侍卫便赶到现场。就见小巷里头四处都是血迹,直教人瘆的慌,一个身穿锦袍的男子正趴在地上,后背插了一把尖刀,看样子早已断气多时。
    侍卫上前将他翻过来,看清之后确是一愣,又确认了一回,才回来道:“禀告统领,死者似乎是阿弩国的小王爷。”
    
    第二章 九玄机 我要那颗珠子
    
    阿弩国位于西北边陲,统治者名叫沙达。和其余游牧民族一样,部落子民都是逐水草而居,并无固定疆域,却有一支力量不容小觑的骑兵。在楚渊刚登基之时,漠北各部一直蠢蠢欲动不安分,边境百姓深受其害,当时朝廷主要兵力被东南倭匪牵制,分身乏术只好派出使臣暗中前往阿弩国,游说沙达与镇西将军一道出兵,方才暂时压制住漠北动乱,消停了两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