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纠缠 作者:燕绥齐光

字体:[ ]

 
 
文案:
     爱的修罗场,贵圈真乱的现代架空故事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淮安 ┃ 配角:白鹤轩,孔黎昕,袁闻天,柳俊卿 ┃ 其它:主攻弱攻受宠攻
 
 
  ☆、第 1 章
 
  顾齐光告别人世的那一天,是个微风和煦的午后,广袤无垠的天空一碧如洗,冬日的阳光温暖柔和,静静洒落在庭院里的躺椅上。顾齐光听着身边的小外孙女用稚嫩的声音朗读着《小王子》:“......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你驯服了我,尽管你是无心的,或者说我让你把我驯服了。可是你的玫瑰是谁呢?
  清廷君主共和数百载,而华夏争得先机,励精图治,如今可谓傲立于世界之巅,俯瞰各国。太平盛世,一帮子豪门贵族子弟自然得享富贵荣华,整日介声色犬马,斗鸡走狗,很有些热闹到不堪了。
  顾齐光却不去和那些年轻人争闲气,什么斗狗斗鸡、跑马赛车都是玩厌了的,年过而立,反而修身养性,平素也就在家里莳花弄草,逗猫遛狗,活生生成了个退休在家的老干部。小侄儿顾烨霖很看不过去,便时常拉他出去玩,虽然十次里头倒有八次不成,好歹也算是尽了一份心。
  顾齐光也不是没有自个儿的去处。他同二哥顾德纯都是京城里头年轻一辈有名的玩主,不过是顾齐光先收了手,顾德纯还是匹没笼头的马,由着性子到处厮混罢了,偶尔顾齐光到二哥的地盘上玩,顾德纯从来紧着最好的,过后还会为他遮掩一二,不叫大哥顾维桢知道。顾家兄弟五个当中,顾德纯和小弟弟顾齐光最合得来,也最照顾他。
  说起来,京城里那些个世家大族里头,小辈们有出息的也就是那几家。不是姓顾,就是姓谢,或者姓赵,或者姓韩,左不过家学渊源,教养严格,打小儿训出来的规矩做派,其中尤以顾家最为出色。老大顾维桢从政多年,已是封疆大吏,堂堂正四品的大员,为人性情深沉刚毅,在一帮打小一块儿长大的老伙计当中也是头一份的人物。老二顾德纯却是武官,年纪轻轻,一手一脚打拼出前程来,因性格豪爽豁达,为人四海,三教九流的朋友结识了许多。老三顾其琛则是有名的儒商,著名的翰飞集团的创始人,攒下了好大一片家业。至于老四顾茂行,因家里人宠溺,性情有些天真浪漫,艺术上却有天赋,是知名画家。而幺子顾齐光,名义上是出国留学,回国后专心钻研学问,实际上做的乃是暗地里的买卖。
  不过因赵家的小娃娃不知轻重有意争龙头,起了几次冲突,顾齐光有心给他一点苦头吃,便躲在家里不去管他,叫他晓得些厉害,若不是看在自家姻亲的面子上有意相让一二,哪会让他活到现在?
  却不想那小娃娃本事不大气性却不小,死活不肯低头,顾齐光倒中意了几分,有心看他撑到几时,便不急着出面,任凭手下人折腾,只推脱自个儿要养病,万事不理,实则早就开溜到自家二哥那一亩三分地去了。
  顾德纯虽因着掌兵,轻易不得脱身,但是自小疼爱的幼弟寻上门来,还有什么话说,自然奉陪到底,每日好酒好菜供着,又寻摸了新奇物事供他玩乐,见他仍是怏怏,便带他去了“希音苑”。
  那地儿位于京城城东的一处胡同里,七扭八拐,藏的隐秘,不是熟客决计寻不到这儿来。顾德纯领着顾齐光过去时,门口儿停着几十辆车,一水儿的上等货,顾德纯在泊车小弟的引领下停了车,扔了笔小费过去,转脸对顾齐光道:“今儿叫你开开眼界。”他一壁往里面走,一壁道,“这地儿还是陶陶那小子搞出来的,咱们几个就他鬼点子多,现今儿他不晓得跑哪儿了,就扔给我接手了,你要是看着喜欢,就给你。”
  贺陶陶是顾德纯一帮子狐朋狗友里头的死党,对顾德纯可谓死心塌地。他心眼多,反应快,还是个学霸,从小到大就是顾德纯的狗头军师,为他出谋划策。顾德纯到哪儿都带着他,贺陶陶也恨不得一天到晚贴在自家老大身边儿,这会子找不到人,实在是难以置信。
  顾德纯解释道:“那啥,严家那对儿姐妹花不是回国了吗?”只这一句话,顾齐光就恍然大悟。
  严家乃是贺家当代家主的妻族,奈何家里人心不齐,内讧频频,一下子就有了衰败迹象,严家子弟也不争气,个个只盯着自家一亩三分地,为争家产恨不能吃了对方,一时间京城里头教训自家孩儿都指着这家人做例子,实在是圈子里头的笑话。贺家主却不过娇妻的枕头风,想着给严家挑门好亲,子孙靠不住,至少还有个得力女婿帮衬着,还能享一两代富贵,挑来挑去,却挑中了自家小辈里头还看得过去的贺陶陶。
  贺陶陶哪里肯,他一门心思扑在自家老大身上呢,何况严家姐妹俩虽有几分姿色,但是性情也是娇养出来的骄横跋扈,素日里待人,颐指气使不说,还颇有些不懂看人眼色,这京城权贵圈子才多大,她们倒把人得罪了个遍,自个儿还浑然不觉,只道旁人都是看人下菜碟的主,眼见得自家落魄就瞧不起人。这样的娇客谁人敢娶,偏严家姐妹一向以贺家媳自居,整日里缠着他,贺陶陶好话歹话说了个遍,全不管用。他又不敢得罪自家老太爷,只好惹不起躲得起,严家姐妹一到就不见踪影。前阵子那对儿姐妹花出了国,他算是松快了些,不成想这会子又要躲瘟神了。
  顾齐光两人往前边儿去,远远看到陈锦鹏正往这儿来,身边围着一帮子小家族出身的纨绔子弟,没口子说着奉承话,捧得他昂首阔步红光满面。一见到顾德纯,隔得远远的也大笑着打招呼:“哎,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啊,竟碰到了顾二爷,可见我两的缘分啊!待会儿定要找个好地方好生喝一杯,你们说是不是啊!”有人便笑道:“对啊,顾二爷寻常都不见人影的,难得来一回,竟然就遇到了,可见是天意啊。”有人道:“这也是陈少心诚,素日里就念叨着二爷,老天爷开了眼,可不就撞上了?”有人看见一旁的顾齐光,便笑道:“哎哟,不光是二爷,五爷也来啦,今儿个可真是个好日子,五爷回国不久,又不常出来玩,既遇到了,那可要好好儿乐一乐。”陈锦鹏这会子已经走近了,一把抱住顾德纯,使劲儿拍了拍他的背,又跟顾齐光握了手,笑道:“五爷可是赶上趟了,今儿个淮安心情好,应了大伙儿亲自来一钞绣金锦’呢。”
  顾德纯眼睛一亮:“哎,这可是赶巧了,难得淮安有这兴致啊。”又对顾齐光道,“淮安也是咱们这儿的常客啦,他人长得俊,又讨人喜欢,不晓得多少人上赶着同他好呢,只他一个都看不中。他下场的次数少,但手上的功夫可好着呢。这‘绣金锦’别个也会,玩得好的也就他一个。”
  顾齐光顿时来了兴趣,道:“那我可要瞧瞧了。”众人便一齐往里走。这希音苑极宽敞,且分作数层,每层风格都不一而同,侍者穿着打扮亦与之相配。而每层各有数个房间,每间房占地颇大,里面有着不同节目。顾德纯为顾齐光一一介绍:“瞧见没,这号房玩的是狩猎,里头装饰着各种森林山洞什么的,客人们就赤身裸体,在里头追逐,抓到了就随他怎么玩。这一间就温柔些,要客人们用手段去勾搭,对方中意了才能下手,也就是不能强来,但说实话还不是坑蒙拐骗随便你。”顾齐光指着中间那个问:“这个呢?”顾德纯就笑:“纣王的酒池肉林晓得不?灵帝的裸游馆晓得不?就是那个了,看中了就直接上。”
  当然也有表演,就不在这一层了。希音苑与别个地方不一样的是,这里玩和被玩的都是客人,他们只提供场地和普通服务而已。来这儿的人大多非富即贵,不少都是圈子里面的人,玩起来也就分外刺激。对方和自己地位相当甚至高出一等,没准儿还是竞争对手,这一想,可不立马就有了感觉么?                        
作者有话要说:  忧郁,希望不要又被警告啊
 
  ☆、第 2 章
 
  演用的房间在下一层,是个极宽阔的大厅,铺着波斯手工地毯,四面环绕着数层看台,看台上围着雕花栏杆,里面还有包厢,供贵宾使用。
  顾德纯带着顾齐光等人在二楼正对面寻了个好位置,侍者又为他们准备了点心和好酒,方才退下。顾齐光饶有兴致地看了看桌上包装精美的润滑油、biyun套等物事,道:“服务也忒周到了些,这些个玩意儿在这儿也能用上么?”陈锦鹏闻言笑道:“看别个表演是用不上,但今儿个不是淮安要上场嘛,他一鞭子下去,就是个女人也能硬起来。”
  这话说得,顾齐光越发好奇,陈家三少爷也是风月场上老手,能叫他这般推崇备至,那淮安到底是甚样角色?
  先上来的是个年过而立的男人,只穿一条棉麻长裤,上身□□,缓步走入场中,肃然站定。纵以顾齐光的眼界来看,这男人也是个难得一见的极品。肩宽背直,腰细腿长,往那儿一站,自有一种沉稳如山的大将风范,更不用说那张脸,长眉入鬓,一双凤眸,几如寒星,仿佛刀锋出鞘,又似野火焚烧,冷厉、深沉,却又带着几许疯狂。
  周围响起了窃窃私语:“淮安果真厉害,连袁闻天也弄到手了,还能叫他出场,上回秦嘉仪去勾搭他,差点送了命。”
  “哎,那秦家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屁事儿没有,袁闻天活得好好儿的,听说这位身世可不一般,是袁家那位当初瞒着家里头养在外面的,这会子那位去了,袁家可不就只剩下这根独苗苗了嘛,能不好好儿宝贝着?”
  “咳,那正宫娘娘可不得气疯了?她把持着袁家十几年,恨不得猫猫狗狗都是公的,结果养出个私生子来,这脸打的,啧啧。”
  “谁叫她没个动静呢,袁家一脉单传,又没个旁支帮衬着,她嫁过去十几年,连个女娃都没生出来,到时候袁家偌大的家业给谁个?当初那位去的急,三言两语都没留下来,袁家老太君老太爷都哭得晕过去了,断了香火,谁受得了,没成想还有个根儿在,简直要喜疯了去。再说人家外头混到如今声名,可不是什么善茬儿。”
  “那淮安怎么搭上这位爷的?袁家看他跟眼珠子似的,还能准他玩这个?连面具都不带,也不怕传出去。”
  “哪个敢传出去?再说了,淮安带出来的金贵主儿还少了?白七爷、柳大少、孔老三,哪个不是说一不二的主儿?还不是乖乖儿上了场,由着他使唤?”
  “咳,也是,淮安就是有这本事.....”
  这袁闻天顾齐光是打过交道的,那会子他们各占一方,带着一帮子弟兄们,拿刀子互砍,扛着□□对射,当面笑吟吟,转身就捅刀子下黑手,这样的硬骨头也能被啃下来,那淮安可真是好牙口。
  正议论着,通道里一个人影走出来,身边簇拥着三五人,但顾齐光只看到他一个,他心底里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句诗-------“秉绝代姿容,具稀世俊美”,这少年人虽还稚嫩,但这风情,已经展露无遗。
  他穿一身军装,身子笔挺,肩章、绶带、腰带、胸章,一应俱全,甚至还佩了一把军刀。戴着白手套的手,修长纤细,把玩着一根马鞭。他的神情该如何形容?有着些许阴郁,还有些许漫不经心和倦怠,似乎少年并非这尘世中人,与这万丈红尘格格不入,游离于喧嚣之外,令人忍不住想用一切将他供奉,又想把他从云端之上一把拽下,狠狠锁入怀中。
  这就是淮安,希音苑的传奇。
  淮安也不看众人,抬手止住身边那几个随从,踱到袁闻天跟前,上下打量了一阵子,嗤笑一声,抬了抬下巴,道:“跪下。”
  哗,台上众人都是一惊,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祖宗,这话可不是说的玩的,袁闻天多刚强冷厉的人,叫他在这大庭广众下跪下来,说不得就要翻脸。
  哪知袁闻天毫不犹豫,双膝一屈,直接就朝着小少年跪了下去,黑眸依旧盯着他看,见小少年眉峰微微一动,清淡眼眸泛起一抹讶异,心底便是一喜。他缠了淮安这许久,只怕淮安早就烦得很了,想趁着这次狠狠折腾他,叫他知难而退。可只要能跟着淮安,下跪算什么,他能把那点子不值钱的傲气自尊扯下来扔到地上喂狗。他袁闻天本就不是什么大家子弟出身,前面二十几年都是街头巷尾混饭吃的野孩子,就算侥幸赚了一点子家业出来,也买了豪车豪宅,出入上流宴会,甚至一朝认祖归宗,也改不了骨子里的狠辣疯狂。他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为着这个,他能把已经拥有的一切都压上去作筹码。只要今儿个撑过这一场,淮安再怎么冷清,多少也会有些许愧疚怜惜,趁着这十天半月,他再伏低做小缠一缠,说不得淮安也就将错就错默认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