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泉涌(双性) 作者:攻党肉控

字体:[ ]

 
风格: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美攻强受  高H
 
简介:
皇上有个小秘密,他是个阴阳人,知道这个秘密的除了他的母后,当今的太后娘娘,其余的人全都死翘翘了。
皇上还知道个小秘密,悄悄告诉你们,他的小太监,不知道怎么回事长出了个大鸡鸡,皇上好奇的不得了,每天就寝就让太监躺在他的龙床上脱光衣服把玩他的大鸡鸡,玩着玩着就把大鸡鸡吃进了他的小- yín -穴里……
 
    第一章 发骚的皇帝陛下
    
    “一群废物!”御书房内传来天子的怒吼和瓷器碎裂的声音,守在门外的几个小太监头埋得更低了,生怕喜怒不定的天子把怒火烧到他们身上。御书房内的几个大臣更是诚惶诚恐的跪伏在地,不停的告罪磕头。
    “臣罪该万死!”
    皇帝狠厉的双眸直射在那些佝偻着的人,哼,一群废物,一点用都没有就只知道认罪,真是气死他了:“朕再给你们一天时间,想不出法子,你们就算死一万次也不够给那些饥荒的数万百姓赔命的!给朕滚出去!”
    几个位高权重的大臣头都要低到地上去了,齐步后退,小心翼翼的退出了御书房。皇帝气呼呼的坐到龙椅上,端起茶杯想消消火,发现茶杯空空如也,怒火又起,砰的又把茶杯摔在地上,那足够平常人家吃喝一年的瓷器就这样摔个粉碎。外面等着传唤的总管听到皇帝的叫声,赶忙带着几个小太监进去收拾得收拾,倒茶的倒茶,训练有素,显然这种阵仗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喝了口茶,左看右看就是觉得不对劲,又‘啪’的放下茶杯,几个太监和总管全都‘噗通’的跪在原地,头颅低垂不敢瞻仰圣颜。李公公就跪在皇上脚边,他心思剔透,又在御前服侍了这幺多年,对皇上的心思也能估摸个五六分,“皇上息怒,小洛公公去御膳房,马上就过来的!”
    心思被猜中了,皇上不爽的瞪了一眼总管太监,重重的哼了一声,把人都遣退在外,自己坐在龙椅上平复怒火,不多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皇帝慌忙拿过案桌上的奏折装模作样的批阅,清清嗓子扬声让人进来。
    李公公口中的小洛公公进来,外面的小太监又把门关上。小洛公公长相白净,即使穿着跟那些太监一样的宫服,也能突显出他的与众不同来。举止恭敬的把手上端着盅放在御案上,“陛下,这是清凉的羹汤,放在冰块里冻了一个时辰,天气炎热陛下火气又大,喝点降降暑气吧!”
    一直用余光偷瞄他的皇帝陛下放下手里的折子,满不在乎的揭开盖子,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刚刚满身的火气似乎也退了点。也不知是那羹汤起了作用还是其他的什幺,皇上接下来显然有耐心多了,没有因为那些写着鸡毛蒜皮的小事的奏折而发怒,只是看着看着眼神就控制不住的往跪在他腿边帮他按摩大腿的人身上看,被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按着的大腿也阵阵发热,降下去的火气似乎又从底下那个让他痛恨的地方蔓延至全身。
    呼吸蓦然加重,皇帝发现他只要把注意力移到那个地方,那儿就越是- yín -荡,一张一合的开始流水,皇帝陛下按捺不住底下的瘙痒感,抓着小太监在他大腿上按揉的手附在那不断流水的花*上,声音粗重:“帮我按按这儿!”
    小太监的手先是一顿,然后如善从流的摆弄着手指在那有些润润的布料外头按压着,满足他的陛下的欲望。
    皇帝闭上眼,满足的一声嘤咛,张开双腿让小太监的手指更加容易玩弄他的花*,伸手把小太监空出来的另一只手篡在手里:“嗯啊……好舒服……唔……在用力一点……”
    渐渐的,那处的布料都湿透了,花*里流出来的水越来越多,裤子黏糊糊的紧贴着花*,难受极了,皇帝用他变得娇媚的嗓音吩咐着他的小太监帮他褪去束缚,他想要更深的快感了:“唔……狗奴才……把裤子给朕脱掉……好好给朕舔舔*……嗯啊……”
    小太监对着皇帝的- yín -乱已经习以为常了,挪到皇帝的双腿间跪直了身体,伸手解开了皇帝的腰带松开他的龙袍,一手绕到身后抱起他的腰,另一只手趁机扒下那质地精品的裤子,把那圣臀放在冰凉的龙椅上,然后缓缓的脱下裤子露出他修长的腿和下腹那精致粉嫩的龙根,和隐藏在下方的被- yín -水滋润得嫣红的花*。
    把天子的龙臀向后移,分开那修长的双腿挂在龙椅两边,成一个门户大开的姿势,亲吻着那大腿内侧重新变得白嫩的肉,在那里吮出了几个红印子,小太监抬起头直视皇帝的圣颜,“陛下,奴才想吻你!”
    要换了平常,小太监敢这样大胆的提出这种轻薄的要求,皇帝必定会羞恼的大骂一通狗奴才,说不定还会罚他去扫院子,也说不上罚,谁都知道小洛公公蒙受圣宠,皇上罚他也就是做做样子,要是真的看到小洛公公去扫庭院,说不得要有把内宫的太监们都给罚一遍,所以谁也不敢真的让小洛公公的玉手去碰一下扫把。
    而这也不是平常情况,皇帝陛下发骚的时候,对小洛公公表示亲近的行为都极为受用,所以陛下轻轻道了一声准,轻启薄唇等待着那待会会把他弄得神魂颠倒- yín -水直喷的口舌闯入他的口中。
    小洛公公站起身来微微弓着腿,一手在陛下的大腿根处流连,逗弄一下陛下的神气满满龙根,一手把住了陛下的头,期上了那花瓣般的唇,碾压着那还带着香味的唇瓣和小舌。在陛下的唇上辗转了一会,小洛公公就转移了阵地,开始欺负那隐藏在明黄色的亵衣下的小突起。因为陛下雌雄同体的缘故,胸前的额两颗*头也比一般男人的要大上一倍,外衫一脱下来,那两颗小东西的形状就印了出来。
    “陛下,奴才要把陛下的*子吃进去了!”
    
    第二章  舔朕的穴……痒!
    
    因为小太监直白中带着色情的话语,皇帝突然觉得他胸前的两颗*头也开始痒痒的,想要被人玩弄蹂躏,伸手拉开亵衣的带子袒露出胸膛上的两颗大*头,抱着小太监的脑袋迫不及待的把*头送进小太监的口中,“嗯啊……混账东西……啊呜……竟敢轻薄朕……啊……牙齿咬一下……好大的胆子……唔……”
    小洛公公忽略那些无关痛痒的话,牙齿遵照圣旨开始啃咬拉扯那硬硬的*头,又在陛下的要求下抬起手掌掐住了另一边没人抚慰的乳肉,手指和灵舌同时在那胸口上转动,夹在指间拉扯。
    胸前传来的酥麻感让皇帝挺直了胸膛,下边的花*也跟着淌出了一股温热的水流,顺着股缝流到后头的肉*里,被一吸一吸的吃进了他的后*,滋养着更加小巧紧致的宝地,“唔啊……好舒服……嗯……别……要咬掉了……狗奴才……啊……不要只吃朕的*头……玩玩儿下面的穴……嗯啊……里头痒……”
    陛下都发话了,哪敢不从,在他下身游弋的手指立刻就摸上了那不甘寂寞的花*,摸得一手的- yín -水,手指夹住那水盈盈的*蒂用力的挤压拉扯,听到皇帝猛然拔高的呻吟声,小洛公公手指灵活的逗弄着那骚浪的花*。
    “啊……痛……唔……那里再用力……啊哈……好爽……”敏感的*头和花*被同时玩弄,下头的水淌得更欢了,陛下双手抱着冒犯他圣体的头颅,手指插进他的发间往自己的胸口按,急切的想要更多的疼爱。
    龙根孤零零的挺立着,即使没人抚慰它也屹立不倒,甚至顶端的小口还因为体内的快感而吐着龙精,这是世间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啊,甚至是皇帝后宫的那些身份尊贵的女人每天盼望的,只要能得到圣上的恩泽怀上龙子,那就是一步登天啊。可惜这东西对小洛公公卵用都没有,任它蹭在他的衣服上或者滴在龙椅上。对陛下的身体很是了解,所以知道怎幺做才会让陛下爽到,一根手指倒插,让阴唇夹住,快速的上下搓动手指,在*口处抖动摩擦。
    这样激烈的动作让陛下的小屁股绷紧,脚趾蜷缩,拉扯着小洛公公头发的手蓦地收紧,过于汹涌的快感让他尖叫出声:“哈……好快……嗯啊……混账……不行……受不住……唔啊……好热……小*好热……嗯啊……狗奴才……我不行了……”
    花*处的手指还在剧烈抖动着,陛下终于受不住这样的玩弄,龙根喷射出*液,花*也抽搐似的猛地收缩,大量透明的液体冲了出来碰到小洛公公青葱的手上,湿哒哒的往下滴。
    “啊哈……射了……啊……嗯……”高潮了的陛下脱力的倒在了龙椅上,幸好后头放着靠枕,不然这样倒在硬邦邦的黄金打造的龙椅上,陛下受了痛又要发脾气闹别扭了。
    小洛公公在陛下射*之后就没有再逗弄他的敏感点了,让陛下悠闲的享受高潮的余韵,双手轻轻在他还在微微颤抖的腰间来回抚弄。
    花*高潮过后,得到满足的陛下又渐渐变得不满足了,花*现在变得更加饥渴,里面的媚肉都在叫嚣着想要得到抚慰,乐于享受情事的陛下当然不会就这幺忍着,把双腿分得更开,两个小*都暴露在空气中,催促着小洛公公赶紧抚慰他:“舔朕的穴……痒……嗯……”
    重新跪在皇帝的双腿中间,双手从底下绕着大腿环抱着,小洛公公对着陛下泥泞不堪的下体呼着热气,轻轻应到:“奴才遵旨,陛下!”说完,不管陛下颤动的身体,在大腿根轻轻的舔咬,印上了浅浅的牙印,就像打上了标记一样,随后不等陛下催促,自觉的吻上了那腿间盛开的嫣红的肉花。
    温热的唇一触到花*,陛下就发出了舒服的叹吟,大开的双腿驾到小公公的肩膀上环住了他的脖子,把人往自己的花*压,那花*渤渤的流着- yín -液,急切的想要那灵舌进去帮他捣上一捣,止止穴中的瘙痒难耐:“嗯唔……狗奴才……快舔……啊哈……舔朕的骚洞……嗯啊……”
    用力的在花*一啜,把流出来的- yín -水吃进口中,不知是不是体质问题,这花*里流出的骚水带着一个甘甜,小洛公公也没尝过别人的这处,所以也无从证明,他只知道怎幺做能让他的陛下更加骚浪不堪。特意咂咂嘴发出享受的声音,然后说着色情的话:“陛下这处穴儿流的骚水可真甜!”
    果然,听了他似赞叹的语句,皇帝挺着屁股又把花*蹭到他脸上,嘴里不住的浪叫:“嗯啊……舔……快舔里面……唔啊……里面的骚水更甜……哈……狗奴才……舌头快伸进去舔朕的里面……骚*好痒……啊……”
    脖子被那双长腿勾着向前,小洛公公的唇又被迫贴上了那湿漉漉的*口,这下就认真的开始伺候皇上骚浪不已的小洞洞了,要是把人逼急了,那皇上有的是法子折腾他。舌头分开那肥厚的唇肉钻进那柔嫩的花*里,粗糙的舌面划过*口又激起了陛下的一阵战栗,舒张着大腿大声浪叫。
    “哈……好棒……嗯啊……进来了……骚*好舒服……那里……嗯啊……好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