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武林盟主是清白的+番外 作者:輕薄的假象

字体:[ ]

 
    
文案
 
史上最年轻的武林盟主总是时不时传出丑闻,调戏了哪家的娘家妇女,赌场赌钱输得只剩内裤,到酒楼吃霸王餐被抓到现行……各种各样的传闻让盟主的声誉受到了严重的损害。盟主十分苦恼,因为这些事都不是他做的,而是别人易容成他到处给他添乱!终于,当事主寻上门来后,盟主决定抓住这个捣乱的家伙!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天作之合 甜文 欢喜冤家
 
主角:言无白 
 
 
 
 
    第1章 武林盟主调戏良家妇女
    
    “盟主大人盟主大人!”来福急匆匆地闯进言无白的房间,气喘吁吁,“盟主,不好啦!”
    言无白问:“又出什么事了?”
    来福说:“我接到消息,说您调戏了良家妇女,人家姑娘才十六岁,现在吵着闹着要嫁给您呢!”
    “……我什么时候调戏良家妇女了?”言无白目瞪口呆。
    来福瞥了眼言无白,“我怎么知道,也许是哪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您按捺不住内心的兽性……嗯……嗯……就……嗯……”
    言无白一巴掌拍来福后脑勺上,“你家盟主我是那样的人吗?”
    来福上下打量言无白,苦着脸说:“我很想说您不是,可这个月都好几次了……”
    言无白怒道:“这摆明了是有人要陷害我啊,你是不是傻?”
    来福摸着自己才被打过的后脑勺,“难道不是您把我打傻的吗?”
    言无白:“……”
    言无白今年二十七岁,是史上最年轻的武林盟主,他这武林盟主可是实打实靠打架……呸,比武比上来的,不掺水的天下第一,是以江湖人都服他。在他当盟主这三年里,他把江湖治理得井井有条,门派间的恩怨和纷争少了,大家都是一派和乐融融的景象。
    可在这个月,他出事了!
    言无白向来行的端做得正,他自问从入江湖以来没做过半分亏心事,但是,从这月初,江湖中就频频传出他的丑闻——到酒楼吃霸王餐、到青楼嫖娼不给钱、到赌坊输了钱不认账等等,这简直让他苦心经营了几年的大侠形象毁于一旦。问题是,这些事他从来没做过啊!
    “对了盟主。”来福说,“还有一件事我忘记跟您讲了。”
    “说!”
    “那个十六岁少女的爷爷找上门来啦,要您对他孙女儿负责!”来福说,“人家一个老人家走路都颤颤巍巍的我们不好拦他,已经进盟主府啦。”
    言无白黑线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来福说:“嘿嘿。”
    言无白:“……”
    言无白感受到了来福的幸灾乐祸,正要发火,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就拄着拐杖来了,边走边大喊:“盟主大人,你要给老朽做主啊!”
    言无白:“……”他只想静一静!
    别看老人家头发全白了,可他步伐矫健,精气神特别足,三步并作两步就窜到言无白面前。
    老人家先端详了言无白一遍,满意地点点头,说:“没想到盟主大人这么年轻帅气,好好好!”他连说三个“好”字,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盟主大人,你何时来迎娶我家桃儿啊?”
    言无白嘴角抽了抽,说:“老人家,你误会了。”
    “误会什么?”老人家不高兴了,眉毛倒竖,“怎的,堂堂武林盟主竟是个不守信诺的家伙吗?你当街夸我家桃儿漂亮,还说谁能娶到我们桃儿就是谁的福气!”
    “我并没见过你家桃儿。”言无白实话实说。
    老人家大怒:“好啊你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没想到武林盟主是这样的人!”
    老人家转身就走,言无白示意来福去送送,免得这么大年龄万一个摔个跤出个意外什么的,那真是多的麻烦都来了。
    言无白听力好,即使那老人家都走远了他还能听到骂骂咧咧的话在不断的传来,间或夹杂着来福的附和声,心累得不行。
    到底是谁在冒充他呢?
    言无白决定要揪出这个冒充他的人,他堂堂的武林盟主,怎么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不反击呢?可那冒牌货滑不留手得很,每次言无白接到哪儿哪儿哪儿有人看到他的消息再赶过去,早就人去楼空。反而有两次在传那冒牌货吃霸王餐时他刚一去,就被事主抓住了要他给钱,无奈之下只得帮那冒牌货买单。
    言无白说:“不行,那假货每次都比我们快一步,咱们得比他快一步。”
    来福问:“要怎么快一步呢?”
    “预先埋伏到他的作案地点去。”
    “您怎么知道他下次的作案地点呢?”
    “……”言无白语塞了。
    武林盟主俊朗无双,武功盖世,脑子却不太够用,谁让他从小到大都信奉“谁拳头大谁说话”,对四书五经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嗤之以鼻,这导致了他一到需要用计谋时就懵逼。
    “你说要怎么办吧。”言无白把问题丢给来福。
    来福说:“咱们引他上钩!”
    “怎么引?”
    来福看了看言无白的脸,又看了看言无白的身材,踌躇不定。
    言无白纳闷地说:“你有什么想法直说。”
    来福支支吾吾地说:“盟主大人,这家伙爱调戏美女,要不……我就提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你男扮女装一下?”
    言无白:“……!!!”
    让言无白男扮女装实在是为难了他。
    盟主大人长得人高马大,丰神俊朗,轮廓分明,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女子的小巧娇柔,若是他穿起女装来,恐怕不会有人来调戏,反而会分分钟吓跑一条街的人。
    “你在逗我?”言无白用眼神向来福传达出了这样的讯息。
    来福说:“我去看过那位十六岁的妙龄少女,嗯……我们大男人不好在背后议论未出阁的女子的身材长相的。”
    言无白从来福的缄默中领会到一点深意。
    “所以,盟主大人,相信我你是可以的!”
    言无白“……”
    言无白穿上粉色的裙子,擦了浓厚的胭脂,嘴角贴着媒婆痣,头顶戴着一朵花,往街上一站,路人皆喊“见鬼啦”纷纷逃窜,不一会儿,街上就没剩两个人了。
    言无白拿出一面铜镜,自我欣赏了会儿,找了颗树就开始吐。那个冒牌货的口味到底是有多奇葩,真的有人愿意来骚扰“她”这样的女子吗?!
    言无白在街上搔首弄姿了一下午,没一个来搭讪的。这也不奇怪,街上的男人要么跑了要么闭门不出,哪里还有会跟他搭讪的人呢?还有人甚至去了官府,说是街上出了个妖怪,要求官兵把他给抓了,好在官兵说“长得丑不是错”放了他一马。
    天色渐黑,路人们习惯了言无白这道奇特的“风景线”,街上渐渐又有了人气。言无白被来来往往的眼神看得极其不自在——他不是害怕别人视线的那种人,相反,他喜欢成为别人眼中的焦点以突显自己强大的存在感,问题是,他不想成为这种羞耻的焦点!
    言无白深感自己被来福给耍了,向某个黑黢黢的巷子瞪了一眼——那是来福隐藏的地方,可他瞪的这一眼吓到了旁边一个吃糖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儿“哇”地就哭了,糖掉到地上都不管,边跑边喊“娘亲救我”。
    言无白:“……”
    言无白不想再这么傻乎乎地站着,摘了头顶的大红花就往回走,可还没走出几步,就有人叫住了他。
    “这位美貌的小娘子,可愿意与我一同赏月啊?”
    
    第2章 盟主有人上门提亲
    
    言无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回头一看,就见一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笑意盈盈地盯着他。
    这就是那个冒牌货!言无白心里大喜,面上却不动声色。
    “你是何人?”言无白掐着嗓子问。
    冒牌货挺直了脊背,说:“我乃武林盟主言无白。”
    言无白当即就想揍人!他按捺住滔天怒火仔细观察这冒牌货,这人比他稍微矮一点,明显是易了容,从头到脚都散发出一股猥琐的气息。
    “你叫住我要做什么?”言无白用手绢捂住嘴,掩饰住自己的皮笑肉不笑。
    “姑娘在此处站了一天,想必是累坏了。”冒牌货去牵言无白的手,“不如去我家里坐坐,我给姑娘沏上一壶好茶?”
    言无白忙甩开冒牌货,忍住要将这人一掌拍飞的冲动,学少女娇羞跺脚,“男女授受不亲,公子莫要动手动脚,否则我就喊非礼了。”
    “你喊啊,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言无白:“……”
    言无白实在无法忍受别人顶着自己这张帅气正直的脸说出如此下流无耻的话,当即把头顶的大红花一甩,气势外露,提掌就要揍人。
    “等等!”冒牌货大喊,“盟主饶命!”
    言无白一愣,“你认得我?”
    就在言无白愣神的功夫,冒牌货足尖点地,纵身一跃跳到旁边的房顶上,对言无白吐了吐舌头,“我若不认得你怎么冒充你?盟主大人你太好玩儿了!”
    言无白这才反应过来他被这冒牌货给耍了,他提气去追人,可气提到一半就后续无力,险些从半空摔下来。等他一步三晃地跳到屋顶上,冒牌货早就用轻功飞走了。
    着了道了!
    言无白一回想,便知道定是冒牌货抓他手时给他下了毒,这才导致他内力不济。不过这点儿小毒对言无白来说并不算什么,他运气一个周天便把这毒给化解了。让他郁闷的是,他来抓人不成反被人给耍了一通,实在是太丢面子,若是传了出去他在江湖上还要怎么混?!
    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毒轻功又这么好,这个冒牌货究竟是谁?
    言无白气鼓鼓地回了盟主府,喊人烧了一桶热水,三下五除二就把身上的女装给扯了,跳进桶里泡澡,洗去一身的脂粉气。
    来福隔着门问他进展如何,言无白一提起这个就生气,再想到男扮女装的馊主意就是来福出的,当下衣服也不穿,赤裸着跨出浴桶,把门给推开,和来福来个面对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