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皇上,请回宫!+番外 作者:引凰

字体:[ ]

 
 
 
 
文案
追夫之路有多长?月非鱼觉得主要是方法不对。他下定决心,有朝一日定要“娶”苏池回南越国,一起看这锦绣山河!苏池表示,“乖,好好躺下吧。╮(╯_╰)╭”
 
内容标签:强强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月非鱼,苏池┃ 配角:张隙,欧阳霖 ┃ 其它:
 
 
 
 
  第一章 邻国
 
  在皇宫的御花园中有一个很大的鱼池,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鱼,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而宫中的人都知道,这鱼是当今小皇帝养的,很是喜欢,一整天都喜欢喂那鱼,每天都要去看一看,喜欢的不得了。而作为见过事情的经过时的人,汪公公表示汗颜。
  一日清早,这鱼池旁便围了一大群人,其中被围在中间的少年身着一身白衣,长得唇红齿白,样貌好一个精致,而且脸稍有一些婴儿肥,显得人无比的可爱秀气。此时少年手上正握着一把鱼饲料,想是那小皇帝无疑了。
  这是一个名为南越国的国家,小皇帝也不知是这南越国第几代的皇帝了。在南越国皇姓为月,小皇帝名叫月非鱼,长得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清俊的脸蛋让人心生好感。
  “皇上,太后娘娘说让您去换一身衣服好去接见邻国来的使者,这次使者可不是一般人呢,是邻国的七皇子。我们不能怠慢了,这次您可不能再耍小性子不去了!”汪公公在月非鱼的身边劝道。
  而月非鱼还是一副波澜不惊地……喂鱼!汪公公见此更加的无奈了,他这两边人可不好当啊!
  还不待汪公公再说话,月非鱼开口了,慢吞吞地道:“不急,这鱼还没有吃饱,况且还有丞相呢。”说完又撒了一把鱼饲料下去。
  “皇上,这事得由您出面才行,这喂鱼可以交给宫婢们去做。”汪公公坚持地道。
  月非鱼还是一脸温吞的样子,不紧不慢,“这鱼交给婢女们,朕不放心,还是亲自来吧。”
  汪公公听后偷偷擦了擦冷汗,如果不是他老眼昏花的话,这鱼估计都快撑死了吧!你看那金黄色的鱼,那鱼白肚子都快往上翻了!
  但身为一个在皇帝身边伺候多年,尽职尽责的老太监,他还是不放弃地道:“皇上,若是您再不去准备就来不及了,到时太后若是罚您抄十遍佛经可别怪老奴不帮您了。”
  月非鱼听后手一顿,将手中的鱼饲料再次撒入池塘,慢慢站起身来,拍了拍手,道:“知道了,知道了。”然后将剩余的饲料交给了旁边的小太监,一副想要长谈如何喂鱼的架势。
  汪公公一见此情况头又疼了起来,自从这小皇帝登基后自己这头就时常疼痛,尤其是在面对小皇帝的时候!
  于是汪公公连忙道:“皇上,这就走吧,太后娘娘催的紧呢。”
  “好吧。”月非鱼一脸惋惜地道,最后再次抓了一把鱼饲料扔进了池塘里,然后一脸依依不舍的走了,但却是每走几步就回头看一下。
  汪公公见这情况也回头看了几眼,但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要吓一跳啊!只见池塘中本来还因为吃饱了鱼粮游得极其缓慢的鱼儿顿时就有几只翻起了白肚皮,——死了!也不知是被撑死的还是刚才月非鱼用饲料砸死的。
  汪公公见此眼皮一跳,赶紧看看身边这位爷。这位爷可是很喜欢这鱼的,若是发现鱼死了,又得耽误时间。发现月非鱼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好像没有注意到什么,于是汪公公立马上前,得把这位祖宗带回寝宫才是重点啊,指不定半路要出什么夭蛾子,不回寝宫就不好了。
  于是站在月非鱼的身后,挡住了月非鱼的视线,使他看不到池塘里的情景,然后再加紧催促。
  幸好这回寝宫的路上没有碰上什么意外,一路平安地赶到了寝宫。
 
  第二章 太后
 
  月非鱼到寝宫后,发现萧太后却在寝宫等着自己,于是不情不愿地上前行礼道:“儿臣见过母后。”
  萧太后板着张脸,一脸严肃的看着月非鱼,缓缓的道:“皇儿事务很繁忙嘛。”竟然要哀家等这么久!
  月非鱼听后还是没有什么表现,只是很老实地回道:“是啊,母后来时应提前跟朕说的,朕一定提前回来,来迎接您。”
  萧太后气结,和着他没有来接自己怪她自己了?!怒瞪了月非鱼一眼,而接到的是月非鱼那无辜的眼神。
  萧太后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绪,这次绝对不能再偏离主题了!几个月前自己就被自家儿子带跑偏了,直到邻国使者都快来了都还没有商量好。若是在朝堂之上月非鱼有这么好的头脑,那他们娘俩也不至于处在此境地!
  当年先皇去的早,而膝下子嗣稀薄,稀薄的只剩下月非鱼这一个儿子。当年皇子死得死,残得残,除了月非鱼看起来人畜无害,无任何心机之外,都没有得到什么好下场,萧太后有时又想,若是当年他们争夺的没有那么厉害,那这皇位还轮得到月非鱼坐吗?
  答案其实是显而易见的,当然不可能了!至少在萧太后心里,她也知道月非鱼的本性,只要有一个正常的皇子还在,那么月非鱼就不可能!
  先皇当年就说过,月非鱼只适合当闲散王爷,要他称帝?显然不太现实,毕竟他性格也比较懒散,没有帝王的那种魄力。而且现如今更不适合了,因为……很久以前,有这样的对话:
  “皇儿,如今你也该纳妃了。”萧太后温柔的看着月非鱼。
  “哦。”月非鱼点头。
  “你看丞相长女如何?”
  “嗯,您觉得怎样?”
  萧太后一听,貌似有可能啊!于是非常高兴的说道:“哀家觉得甚好,听闻萧家长女秀外慧中,蕙质兰心,难得一遇的好女孩啊!”
  “是啊,”月非鱼感慨,“您应该很喜欢她吧?”
  “对对。”萧太后连忙点头。
  “那么,”月非鱼还是那么慢吞吞的感觉,“那么君子不夺人所好,您要的话朕就命萧丞相将其长女送入宫中,让她陪伴您。”
  “什么?”萧太后觉得是自己理解错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然后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家母后,这是高兴傻了?
  萧太后顿怒,道:“哀家是要你纳妃!”
  “哦,”月非鱼一脸可惜,“非常可惜,如果是长子就好了。听说萧丞相长子长得不错啊。”
  “什么?!”萧太后震惊了。
  月非鱼一脸担忧的看着萧太后,好心地道:“要不要请太医过来看看?”
  “滚!!!”萧太后生气了,于是月非鱼便一脸“有病要治的表情”离开了,离开了,开了,了,……
  顿时萧太后感觉有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非常难受!
  然后萧太后曾多次为这事找月非鱼,可都以失败告终。无奈,只好放任之了,可那萧丞相长女还是要娶的。
  为了权利,萧丞相无论怎样都不会介意,怕是他知道实情了,长子也无所谓吧!长女就更无从选择。
  无论如何,月非鱼的皇位是被人推上去的,他没有那个心!
  可是月非鱼现在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他都已经是皇帝了,必须要为这个国家负责,而自己,是以辅助帝王到及冠之年就可以了,现在还差一年。
  除了萧太后辅佐外,还有丞相,而二人是兄妹,但这两人毕竟心不齐,各怀心思。萧丞相得到了更多的权力,他有野心。而萧太后曾是萧家庶女,不受待见,所以自是对萧家没有什么好感,况且当年答应了先皇辅佐新帝。
  先皇也是看中这点,让二人相互制约,这才这么放心。
  在太上皇手上,南越国是强大的,但到了先皇手上,南越国对外发展却是没有那么好了,先皇思想太过于保守。现在到了月非鱼手上,国家是岌岌可危了,丞相势力太大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改头换面,另改国号。
  萧太后甩袖,严肃道:“无论如何你必须要去接见使者,保持两国的平衡,使国家不至处于内忧外患之中。”
  月非鱼无辜的道:“朕这不是准备要去吗?”
  话外意是说如果你不来我就已经去了吗?啊?!!!萧太后气,觉得还是眼不见心为静的好,于是打算想走,转了身,想到什么,凉凉地道:“新来的使者是邻国七皇子,听说长得不错。”这样你总有心思去了吧!
  可现实是月非鱼听后,一脸兴致缺缺的道:“那有萧丞相的长子长得好看吗?”
  “不要多想!你们是不可能的!!!”萧太后甩袖愤怒地走了,不过还好她没有听到月非鱼下一句话:
  “果然,肯定是没有萧记期好看。”
 
  第三章 使者
 
  “啧,竟然还要朕来等他。”月非鱼不耐烦了。他早早在宴会上等候邻国使者来,可到现在都还没有来!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去接使者的竟然是萧记期!现在都看不到他了!这已经有多久都没有见到萧记期了?月非鱼一脸哀怨地看着汪公公。
  汪公公很顺利的接到了月非鱼的意思,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的太监长,他表示不想说话!呵呵,什么叫几天,啊?不刚才见过了吗?每天都见面,老奴心累啊!
  “唉,”月非鱼叹了口气,“自从朕跟母后说了那事后,母后就将朕身边的人都换成了太监了,而且还调来了好几个宫女!若不是因为暗卫是父皇留下的,恐怕都会被母后拉下去受宫刑吧。┐(─__─)┌”
  汪公公一惊,皇上这是,饥渴了?!汪公公已经开始凌乱了,但月非鱼却是不再跟汪公公胡扯了,因为,此时他的目光已经牢牢盯在向他走来的高大的男人身上。
  一袭水蓝色的衣裳衬得那男人的皮肤很是白皙,不是病怏怏的那种白,而是如白玉般完美。这身水蓝色的衣服本应该将人显得温和,但是穿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却是有了不同的意味,就如一把利剑,等待出鞘!精致却不失阳刚,英俊的脸庞是上帝赐予的最完美的礼物。
  本来在这南越国长得算是一等一的美男子萧记期在男子身边却显得不起眼起来,也难怪月非鱼在萧记期出现时的一时间没有去看他,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男子。
  汪公公看后眼中也闪光惊艳,但也只是一瞬,毕竟他表示对此只会是欣赏,而不是像自家小皇帝一样目不转睛的看着,眼睛都不带眨一下,而且似乎快流口水了啊!
  汪公公心中苦笑,就知道会是这样,但是皇上您没有看到太后那黑得像是碳灰的脸吗?!皇上,矜持,矜持点啊!这皇上贴身伺候的太监可不好当,要时时刻刻提醒皇上注意形象啊!
  还不待汪公公提醒月非鱼,男子便上前行礼,跪下道:“西祠国使者苏池,见过南越国皇上,愿两国永远友好。”
  随着一声通报,邻国,也就是西祠国的使者苏池便进入了大殿内,并走到月非鱼身边行礼。
  月非鱼连忙起身,拉起苏池道:“使者不必多礼,况且美人是不需要下跪的。”
  月非鱼这声音不小,所以这大殿中的人都听到了,众人反应不同,南越国的大臣们一个个汗颜,这小皇帝真是想出一出是一出啊,而萧太后脸又是黑了一层,想着怎么补救南越国的脸面。
  跪着的西祠国使者个个面面相噓,那自己是起来还是继续跪着这呢?看看前面的萧记期,他们决定还是继续跪着吧!
  此时的萧记期脸有些黑,这小皇帝到底打得是什么主意?刻意拉容西祠国?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道理他会不清楚吗?
  再说了,这苏池在西祠国的地位,也确实是不高。他生母不过是一个宫女罢了,后被封为昭仪,连妃都不算是,况且在几年前就死了,讨好苏池能有什么用处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