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昆仑觞 作者:酒無醉

字体:[ ]

 
 
文案:
     国与家可否共存?
 
情与权孰重孰轻?
 
他为他牺牲了什么?
 
他又被他设计了什么?
 
他有没有难过?他会不会后悔?
 
若早知会爱得这般纠缠?
 
他们
 
会不会有更好的开始……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容,叶白,璃刃 ┃ 配角:苍歌,许明晴,许明慊等等 ┃ 其它:
==================
 
  ☆、楔子
 
  楔子一
  清晨,日将出未出,碧水湖畔,两个少年嬉笑打闹着,两人衣衫湿透,不知是早起练剑汗湿的,或是在湖中打闹溅湿的,两人嬉闹,直到白衣少年笑得没有了力气,才被身旁的墨冠少年揪着拎出了水中,“璃刃,看看你,又弄得浑身湿透,回头爹爹又要说我欺负你了,也不好好练功,尽知道上树摘果……”话未言尽,少年口中已塞进一颗果子,不知其名,入口酸甜,是墨冠少年口中的璃刃最爱吃的东西。璃刃塞完果子,跑远几丈,像是怕被墨冠少年教训,调皮道:“练功做什么,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你会不帮我么?”
  墨冠少年无奈得只得沉默,许久才沉声道,“不会。”
  “那不就是了,我只要练好轻功爬树摘果子,给你解渴便好,其余的事情,我才管不了那么多呢!”说着,又跑回墨冠少年身边,脑袋挂在少年肩头,半身力气摊在少年身上,在少年看不见的地方,沉下了双睑,看不清容颜,“萧容,你真的,会一直在我身边么……”呢喃的语气不像是问一旁的少年,倒像是在问自己……
  楔子二
  “影卫乾九,护主有功,特命其近身随侍,赐名璃刃。”
  一时间王府乃至整个江南一带都议论纷纷,茗香楼的说书先生说,王爷幼时,便有一位侍读,名叫璃刃,与王爷甚是交好,当年真假太子案之时,正是十二岁的璃刃牺牲了自己保住了王府。乾九得名璃刃,那是王爷把乾九当了亲兄弟才会如此……杜康酒坊的小二说,当年的璃刃哪里是什么侍读,就是老王爷打路边捡回去的小乞丐,不想这小乞丐拾到拾到之后倒是个如碧美人,被当时的小世子也就是如今的萧王爷看中,二人可是有断袖之交的,只可惜当时皇上逼着萧王府交出太子,老王爷为保王府上下,便交出了这小乞丐,小世子当时年幼,保不住璃刃,这事儿可是萧王爷心里的一根刺儿呢!估摸着王爷许是从乾九身上看到了当年璃刃的影子,看来这乾九,必得王爷厚爱啊!听闻……只是听闻,没有人能证实。因为,听闻经历过当年王府叛变的人,已经没人能找到……
作者有话要说:  整体构架已经完了,全文进入收尾阶段,前六章已经过第一次润饰,全文不定期进行微调!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第二章
 
  “诶诶,听说了么,西边儿那位又出事儿了。”说话的女子身着素服,不知是哪个院的,嘴里一边嘀咕着,一边洗着厚重床帏,怕是新进不久的婢女,那边儿的事儿,但凡有些子眼力劲儿的都不敢轻易得罪了去。
  “好了,别说了。”身旁同着素服的婢女不耐的打断,“若是传了出去,王爷又该说咱公子无事生非了。”想到公子素来喜静,身边就只有晴儿和自己,再就是李公公了,想来那李公公不让公子照顾他就不错了,如何照顾得了公子,心下更是烦躁。
  “慊儿你说,这次明明不是咱公子的错,王爷是不是……”晴儿话未言尽,就被身旁的慊儿捂住了嘴,只见慊儿满脸焦急,紧张的望了望四周,责道,“好了,这些话也是能随口说的?万一叫王妃知道了,指不定又要寻公子的是非了,现下我们还是安分些,早些回到公子身边才是,也不知道公子今日可好……可有人伺候三餐……”
  夜,灯火如豆,烛台旁男子白衣若雪,斜倚塌上,似是有些疲倦,手中不知拿着什么书,看得颇是仔细,许久也不见他翻上一页。门口一老奴已静候多时,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公子,璃公子,用些膳食吧,这慊儿晴儿去了差房,老奴不善庖厨,公子将就用些吧。”
  “李公公?”男子见来人心中有些讶异,忙丢下手中书本起身出去搀扶来人,“李公公切莫操劳,好生养好身子才是,璃刃只是胃口欠佳,饿了自己会做东西吃的,公公莫为璃刃操心。”
  见眼前男子亲和温润,月光下白皙的皮肤略显苍白,心里有些心疼,“可是……”而男子眼中那独持的清冷,却让李公公将后面半句话咽在腹中,李公公只是叹叹气,任由少年将自己搀回房中。这样的主子……老李确实有些无奈。璃刃刚来那会儿,便是如此亲和下人,身边只有慊儿和晴儿两个丫头,院子里的下人都被打发出去了,只留下自己这老身子老骨的,想来是不想让自己去别院受累。这段日子以来,所有的杂务公子都不让他插手,反而替自己诊脉养病。每日也是如此细心照料着,原本老李也诚惶诚恐不肯接受,璃刃只是微微一笑,望着满月许久才幽幽吐出一句话:“我只是想学学如何尽孝……此生,许是没有这个机会了吧。”老李自识得璃刃以来,就打心底里心疼璃刃,常与慊儿说,“公子是个苦命的孩子,好生照看公子。”明面儿上与璃刃是主仆,心里却是当儿子般疼。
  待到二人行至老李住所,道别,老李看着璃刃月光下离开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那个时候,王爷对公子还很好,公子……也不曾如此消瘦。老李摇摇头,进屋。
  安顿完老李的璃刃未回自己的东院,而是转身拐进了院外的荷塘,璃刃甚是喜欢着荷塘,午夜散发着幽幽的香气,荷塘中央有个湖心亭,而塘边却未见任何渡湖的船只,璃刃微微笑了笑,心想,他这是要封了这亭子么。璃刃稍稍提气,脚尖点地轻身跃起踏水而至。亭间石台上已是落了厚厚一层灰尘,那里曾经放着一把冰弦琴……曾经……
  只是,两个月前,他娶了一位北疆的公主,机缘巧合,公主行至湖心亭,机缘巧合,看中了冰弦琴,拨弄之际却被冰弦所伤……“难道这琴还认主人不成?”言语间隐不住的怒气与傲慢。璃刃闻言眉心微锁,沉声道“冰弦琴以弦温奏乐,弦音侍主,一切皆依缘分而定,若奏琴者身体温度适于琴弦,二者可奏绕梁之曲,若缘分未至,则易被弦温所伤。”言罢,璃刃掀起衣角用力一撕,扯开上好的云锦料,就着塘水涤荡片刻后,便躬下身子,用碎锦缎仔细的擦拭着琴弦上的血迹,道:“人的血温于冰弦音质有损,日后还请公主爱惜此琴……”
  闹剧……这一切在萧容看来,却只是个闹剧……可笑自己一直守着这琴,也守着心底的……璃刃轻笑,那个人,他总能让璃刃觉得自己如此可笑。指尖轻轻滑过布满尘土的石台,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痕迹。璃刃抬手轻轻婆娑着指尖,灰尘便簌簌的落下,随之而落的,似乎还有璃刃眼中的光华……璃刃心中万般悲凉,喉间却哽着笑,笑,他突然觉得自己如此可笑,竟是笑得双肩都发颤了,笑得连站立都没有力气了,只是扶着石台一直笑,笑到失去所有的意识……
  璃刃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然落山,原本在屋子里坐立难安的慊儿一个箭步冲到床边,“公子你总算醒了,饿不饿?王爷说您这是连日没吃什么东西,身子虚。”
  “公子,就算手艺再不好,您好歹也吃些呀,再不然就让李公公做一些嘛,何必饿着自己呐。”一旁晴儿插嘴道。
  璃刃斜嗔一眼,二人即安静下来,慊儿扶着璃刃坐起身,“是王爷送我回来的?”二人闻言皆是一怔,不知如何回答,晴儿撇撇嘴,心想,一个月前,王爷竟将冰弦琴赠予那北疆公主,那琴是王爷第一次亲征的战利品,听闻虽非世间绝品,却是公子心尖之物,那时候,王爷说只有公子才配的上那琴,虽说未明言赠予公子,但这些年来都只有公子才能碰那琴,可王爷居然送给那个什么公主了,还……还让公子认错,公子脾气扭起来,竟是要砸了那琴,王爷出手阻止公子,不想公子却与王爷打了起来,一旁的嘉敏公主也没闲着,满嘴念叨说王爷养了一条好狗,认着主子咬!听见这话,就连素来规行矩步的慊儿都气得上前给了那北疆公主一耳光!王爷不仅将慊儿和自己罚去差房,还……还折了公子的腿骨……公子身边素来少有人照顾,自己和慊儿又不能照料,只是老李一边照顾着……听闻公子整整烧了两天两夜,急的慊儿不知哭了多少回。好不容易得王爷召回,见到的却是被王爷从湖心亭抱回来,昏死过去的公子……这……公子和王爷……哎呀,公子这么问,让人怎么答嘛……
  “王爷他……”晴儿一面拖沓语调,一面冲慊儿使劲的眨巴眼睛,她总是知道怎么糊弄公子。
  
 
  ☆、第三章
 
  璃刃微微舒了口气,似是放下了什么,看透了什么,是眼中满满的平静,“他走了,我们也走吧,你们去收拾收拾,京里也该乱了。”
  “京里的事有我盯着,你暂且好生养着,你这身子担不起我京城的事。”来人声音沉定霸气,不容任何人反抗。慊晴二人并不喜来人,只是微微俯身行礼便退下了。来人也不介意二人的无理,只是走到床边,居高俯视。
  璃刃指间纠拧着被褥,眼睛死死的盯着双手,好像一不小心,目光就会控制不住望向他,“王爷日理万机,属下已在王府打扰多时,如今伤势痊愈,实在不该再扰了王爷和王妃的清静。”
  萧容眉心微锁,甚是不快,似是被什么堵住了胸口,咳不出又咽不下,十分烦躁。“哼,你也知道君臣之道?本王当你早忘去昆仑了,既是知道,又为何冲犯王妃?”
  王妃?呵……
  你既已认可她这个王妃,认可她是你的女人,又何必假惺惺的来关心我,呵!
  璃刃松下身子,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倚在床沿,从萧容进来,璃刃就不曾抬头看看眼前的男人,他怕受不了那样汹涌的痛,他怕自己痛了,萧容却不知道,或者萧容知道,只是不在意罢了……
  “为何要伤嘉敏公主?”
  “回王爷,属下不过想毁了那琴,不想公主伸手阻止,被属下误伤。”气息轻微,淡然如水。
  “毁琴?为何毁琴?冰弦琴乃本王之物,你胆子倒是不小。”
  璃刃愣滞片刻,轻笑“是属下僭越,王爷从未赠于属下,是属下误会至今,此冰弦虽非琴中至尊,亦不是世间难寻,但却是属下心尖所爱,若要其误于人手,属下定会再毁一次。”璃刃淡然望向萧容,似是告诉他自己晚膳吃什么,可萧容却知道他在怪他,那琴本是送给璃刃的,璃刃也甚是喜欢。
  “你……”
  “我断王妃一手,王爷废我一腿,已是王爷大量,属下明白。”
  璃刃直直望着萧容的眼睛,清明愉悦,脸上的笑容闪耀得足以照亮忍冬的夜,可看在萧容眼里却让他的心狠狠的拧缩,好像所有血液都在凝固。璃刃总是这样,撕开自己的伤口来演一出骗不了任何人的戏。萧容不喜欢璃刃这样的笑,这让他觉得自己明明做错了什么,却没有人责怪他,萧容害怕得想逃出璃刃的屋子。但萧容没有离开,萧容从来不可以逃,萧容,只可死,不可逃。
  “呵。”萧容轻笑,“呵哈哈哈哈哈……”越笑越肆意,他从来都是这样的肆意的男人,何曾在意过他人的伤口。璃刃依旧挂着明亮温柔的笑意,染尽眸底,原来做戏,也会心痛到无法控制,就随它吧,反正,你萧容,不会在意。萧容欺身至他面前,满面温润莫名的笑意盯着璃刃,“本王教你的,你学的很好,很好,我的璃刃果真是天下最好的学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