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伴君居乡野 作者:引君渡

字体:[ ]

 
 
文案:
     生于勾心斗角人心叵测的蓝氏一族,深得父亲偏爱却谦和随性的蓝君自是他人眼中钉。
 
因家父病危,道听途说有那无所不能的神医,殊不知这是引他入套的初始,只身一人去龙沽村寻那能活死人,药白骨的神医,途遇心怀不轨之人,不慎落水,幸得符骁驭救起,带回家中。
 
哪曾想自此事态便不断发生改变,让这蓝家公子流落乡野被符骁驭收留,且看翩翩公子如何操持家务,迎战兄嫂。
 
后与符骁驭相互扶持,情愫渐生,种田养鸡,相携一生。
 
内容标签:宅斗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符骁驭,蓝君 ┃ 配角:符氏一族,村民 ┃ 其它:种田,攻宠受
 
==================
 
  ☆、第一章
 
  时值季春,气候多变,前几日本还阳光和煦,昨日夜里遽然刮了风,今早天地间一片阴晦,冷风刺骨。
  蓝君一身浅蓝锦衣,温润玉簪随意绾了一头长发,怀里捧着精致暖炉,只身一人在草木稀疏的花园内踱步而行,不时蹲下身去抚弄那耐得严寒而长势较好的花枝,略为赞赏地一笑,连日来阴郁的心情颇为舒缓,眼底灵动的笑意使得那面若冠玉的五官越发精致俊逸,奈何那稍纵即逝的寂寥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他站起身,复又往前走去。
  园内假山竹林环绕,石板铺就的小路蜿蜒,干枯的野草与枝干中夹杂着无数新绿,稍显凌乱,见惯了千篇一律的规整园林,这粗犷之美竟甚为惑人,即便是这潦草景色,亦有它可供观赏的一面,令人流连忘返。
  偶有下人自前方走来,似是不曾见着这蓝家少爷般,垂首自他身旁匆匆走过,末了却在他身后频频回望。
  蓝君见怪不怪,自知其中缘由,亦不追究,自顾自的顺着石板路往前走。
  蓝家乃玥城第一大户,家底殷实,所住府邸自是奢侈无比,光是这堪比王侯将相府邸所设之池沼园林,便有两处,府内家仆甚多,蓝君自小到大,仍未将蓝府游遍,家仆亦是陌生得紧,可想这蓝氏一族,甚是富足。
  不过蓝氏再如何富裕,那跟他终究毫无干系。
  看似光鲜亮丽被人艳羡的蓝家少爷,背地里受了多少白眼与冷漠外人自是不知,可他那卑微的身世却被传得沸沸扬扬众人皆知,虽是蓝氏少爷,却是婢女所生,使了那卑劣的手段博取他爹同情,仅是为了日后能在蓝氏家产上分一杯羹。
  这般趣事,自是成了他人饭后闲话。
  殊不知蓝君却毫不在意,婢女所生又如何,他知晓娘与爹是真心相爱,娘亲虽过早逝世,他却受尽宠爱,平日里他爹总是向着他,这一切,那些同父异母的哥哥弟弟看进眼里,自然是恨得牙痒,暗地里总想方设法去针对他,甚至好几次险些要了他性命,自那之后,他便鲜少出楼阁,是以这偌大的蓝府,他才未曾游遍。
  他若有所思的行至一片假山石中,突地从假山群里蹿出个黑影,猝不及防间将他吓得后退了几步。
  “哟,吓着您了。”那黑影嬉笑着忙上去扶住他,蓝君定了神,瞧见是府内的家仆,倒也未说什么,仅仅是微蹙着好看的眉欲往前走。
  那家仆却忙绕到他面前,眼里闪着狡黠的光笑着道:“少爷,您想打听的事小的都打听清楚了,少爷可要知否。”
  那家仆甚是矮小,蓝君垂眸打量他一番,确定这人自己不曾见过,才淡淡开口问道:“何事?”
  “这......”那家仆嘿嘿一笑,道:“自然是寻访那能活死人,药白骨的神医。”
  蓝君微微挑眉,这事他曾吩咐过常年在他楼阁里伺候的小厮去打探,却未有消息,就不知这人从何得知,虽是如此,蓝君也未去深究,若能寻到神医治好爹的病,消息是从何人口中得知又有何区别,“你且说说。”
  那人窃喜一笑,摸了摸下巴,道:“少爷想知道也不难。”随后双手交握在一处搓了搓,眼里精光闪烁,那意思甚是明了。
  蓝君虽不谙世事,却也懂得眼前这人的小心思,他了然一笑,身上虽不曾带有银两,配饰却是不少,他解下腰间一块玉佩,道:“这下可以说了?”
  那家仆抬手夺过蓝君拈于指尖的玉佩打量一番,满意笑道:“那是自然,这神医如今正要去往龙沽村行医,少爷若是尽早出发,不定能在半道上截住神医,不过少爷可得记住了,小的听人说那神医最是反感他人在他面前摆架子,少爷要想请得来他,可得拿出些诚意来才行,我话说完了,先走一步。”
  话音落,人便蹿回假山石里,几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
  蓝君见人没了踪影,转身便急忙往住处走去。
  连日来出入蓝府的大夫虽不住更换,可他爹的病情非但不见好转反而日渐严峻,奈何药石无效,无意中听得府内下人口口相传有一云游神医妙手回春之事迹,便差了人去打听,如今得了消息,自是等不得的,他回了自己住的小楼,收拾了些细软,考虑一番后,又拿了这些年来所有积蓄仔细包好,想着便是倾尽了身上钱财,也得把这神医请回来才好。
  他拎着包袱穿过九曲回廊,打算临行前去看看卧病在床的老父,谁知那楼阁外却有人守着,说是得了老爷吩咐,不让他人探病。
  无奈之下,蓝君只得愁容满面的出了府。
  蓝君前脚方踏出蓝府,后面便有那探头探脑的人影跟了他几条街后,见他逢人便上前询问,这才回身复命去了。
  蓝府。
  鬼鬼祟祟的家仆轻叩几下门扉,便推门进了屋子,一室暗香缭绕,他掀了珠帘走近床前,压着嗓子喊道:“少爷,小的回来了。”
  温床暖帐内探出一只白嫩藕臂,复又被人扯了回去,帐内传来一阵男女的嬉笑声,那家仆眼观鼻鼻观心,低垂着头颅候着。
  那阵嬉笑声渐渐小去,方才有一男声问道:“事情办得如何。”
  这家仆俨然就是今早与蓝君说话之人,他忙道:“回少爷,我放了消息给他,他现在已经出府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本不是蓝家人,自是不可再出现在蓝氏府内了,你说呢,阿禄。”说着帐内之人抛出一锭银子,正砸在名唤阿禄家仆的怀里,“若是此事办得好了,可不止这点好处,你该清楚如何做?”
  “小的明白。”阿禄早已笑得没了眉眼,点头哈腰着应承。
  “极好,给你三日为期,可别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阿禄拍胸脯保证:“小的遵命,定当办得妥妥的来跟少爷交差,那若是少爷没吩咐了,小的这就退下了。”
  “行了,你退下吧。”帐内之人扬手挥了挥,便低声去跟怀里美人调情了。
  ......
  蓝君在城里绕了许久,亦问了许多人,却都不曾有人知晓那能肉白骨,活死人的神医,这一上午便这般悄然过去了。
  天气实在冷得很,蓝君走访一上午皆无果,现下疲乏得很,便进了一家面馆,叫了一碗面,又向店小二询问了一番那神医的踪迹,那店小二却迷惑道:“我倒是未曾听闻这神医的事迹,许是我常年在这店里做工,不清楚外面的事,公子可再问问他人。”说罢便去忙活了。
  蓝君谢了一番,心忖那神医兴许未曾来过玥城,所以才不得人知,或许饭后可找辆马车,直接去那龙沽村瞧瞧。
  心里刚有了注意,蓝君便真如此做了。
  他吃了面后身体暖和了些,就去驿站租了辆马车,打听之下才晓得去到那龙沽村还得两日的路程,蓝君这下更加笃定了那神医不曾来过玥城,因此不得人知,此刻却忽略了为何城中人无人知晓,那日日在蓝府做工不曾出门的丫鬟小厮却知晓,于是与那车夫谈好价钱便上了马车。
  这马车极其简陋,虽不至棚避透风,却也旧得很,一路上只听踢踏的马蹄声与棚避吱嘎吱嘎响个不停的声音。
 
  ☆、第二章
 
  蓝君未曾坐过这等简陋的马车,初时还觉兴趣盎然,只坐在窗边掀了帘子去看街上景象,琳琅满目的货物与香气四溢的小吃皆令蓝君感到新奇,待得出了城,马车行在官道上便跑得飞快了。
  急速掠过的景物几乎毫无变化,官道两侧全是成片的树林与高山,蓝君看了许久,只觉得眼睛酸涩,便放下窗帘,打算小寐片刻。
  马车一路前行,有频率的晃动使得蓝君很快便睡着了。
  待蓝君醒后,已是傍晚。
  马车仍在行驶中,车里暗得很,蓝君睡得腰背酸痛,他掀了门帘去,车夫听见了动静,转过头来,车夫生得老实,见他醒了,仅是憨厚一笑,嘱咐道:“马车晃得很,公子可要抓牢了,免得磕着哪里可就不好了。”
  蓝君闻言自是抓紧了车棚,前面的马匹跑得鬃毛飞扬,却是呼呼喘着气,这车夫却还时不时抽上一鞭,直看得蓝君心下不忍,问道:“小哥,我们到哪里了,前方可有歇脚的客栈。”
  “大约再赶一个时辰便可到北泉镇了,公子可是饿了,我这里有些干粮,你要不嫌弃的话就先吃点。”说着就要去摘悬挂在车棚上的布袋。
  “无碍,我不饿,小哥不必麻烦。”蓝君谦和一笑,调整了坐姿,靠在一边,打听道:“小哥可曾听说过那云游的神医。”
  车夫常年混迹驿站,那地方人来人往,大江南北的人自是多得很,各种各样的消息都知道些,现听他一问,思忖了片刻,方道:“这神医的事可是多了去了,却不知公子问的是哪个神医。”
  蓝君心里暗暗啧了声,这才责怪自己实在是马虎,这神医的名字都不曾问清,自然是不知哪个神医了,只得道:“我只听人说那神医医术极好,能活死人药白骨,近日得知他会到龙沽村去行医,这才打算赶去龙沽村,只为家父请得神医瞧上一瞧。”
  车夫想了想,道:“这我就不清楚了,龙沽村地处偏远,山路崎岖不平,我这些年中也是第二次来,像我们这种以赶车为生的常年不归家,更是鲜少在一个地方逗留,若是有了活计便四处奔跑,地方上的传言与事情那是知道的极少的,估计都没公子你晓得的多呢。”
  蓝君听他这般说,心下失落,只嗯了声,不再言语。
  天色越来越暗,疾行的马车带起阵阵冷风,蓝君被刮得有些有些头昏,便回了车内,眼底的落寞一览无余。
  本是抱着期望来寻这神医,却不想多方打听,竟无人知晓这神医的事,想着病情日益加重的老父,蓝君着实怅然得很,这样想着,心里就更加烦闷了,但蓝君也是打定了注意要去那龙沽村的,至于这神医是否真的存在,去看了就知晓了。
  马车又行了一阵,总算在蓝君饿得难受时到了北泉镇。
  两人在一家客栈住了下来,蓝君是未曾赶过远路的,现在下了马车只觉浑身酸痛,恨不得能立刻躺在床上休息,吃过晚饭后,便让小二备了泡澡用的水,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将随身钱财放于枕边,这才安心睡下。
  翌日清早,门外车夫来喊了门,这是蓝君特意嘱托的,他不想在路上耽搁太久,只愿早日到得龙沽村,好寻了那神医去为其父诊治。
  蓝君买了些糕点带上,两人就着买来的糕点随意吃了些全当早饭,便驾车出了北泉镇,直往那龙沽村奔去。
  北泉镇与龙沽村相距甚远,途中要经过几座延绵山峰,却是要绕着这山峰行走,出得北泉镇后,马车直跑了一上午,才到那山峰脚下。
  蓝君昏昏沉沉的靠在车里,将睡未睡之时,马车却突地停了下来,直将蓝君颠得重心不稳,倒在车内,瞬间清醒了。
  车夫掀开布帘,探头进来说:“公子,你且出来瞧瞧。”
  蓝君跟着出得马车,却见前面山路被无数大小不等的石头堵住了去路,山腰处垮塌了一大片,只有极为狭窄的一处可供人行走。
  山路下是大片种了庄稼的田地,地坎约高两丈,是不可通行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