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可闻失望恣意涌+番外 作者:昊旻北宸

字体:[ ]

 
 
文案:
     太子:窝一直是最可爱蠢萌哒哒哒~o(≧v≦)o~~
 
侍卫:呵呵呵
 
太子:哒哒~
 
侍卫:呵呵
 
太子:哒~
 
侍卫:呵
 
太子:~
 
侍卫:……殿下你赢了
 
这就是一个二缺(你确定?)无心机的纯洁的(你真的确定?)的太子最后携手他的侍卫大杀四方成功登基的故事啦~全文不虐,争取写的搞笑一点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施望、原恣意 ┃ 配角:程颂、林晓懂、张学、浓醲 ┃ 其它:古风
==================
 
  ☆、雪里含笑
 
  雷闷,雨淡,淅淅沥沥落满了整个京城。
  屋檐下一身材颀长的男子静静立着,默然看着眼前雨幕,似乎在看着极远又极近的地方。
  “——吱呀”身后高高的门开了,男子回头,然后无语的看着两眼含泪似要夺眶而出的少年扑入自己怀中……
  少年:“阿姿……”
  面对如此娘们的称呼,男子:“……讲话前先换个称呼,殿下。”
  少年殿下:“你叫原恣意……叫你阿意你又嫌像阿姨。”少年扁扁嘴,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
  原恣意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和自家小殿下在称呼方面永远是说不通的……“殿下知道我的字是舒之吧。”
  少年从善如流:“阿舒。”
  原恣意:“……”反正一定要有‘阿’是么,从娘们变成叔叔的原恣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欣慰了……
  少年终于步入了正题,再次让眼眶蓄满眼泪,在它们半掉不掉的时候,适时地开口了:“我们可以准备出发了,我已经和父王告过别了,他一定会等到我亲自把雪莲捧给他的对不对。”
  原恣意摸了摸当朝太子施望的头,温柔而坚定的说:“上天一定会被殿下的孝心打动的。”
  两个月以来,大泽朝皇帝从小感风寒开始一步一步的发展成了如今病入膏肓。太医院经几番查询和研讨无效后,最后将希望全部寄托在了一个残方上。那残方据说来自前朝国医圣手穷毕生所学而写的医书,然而其中有一味重要的药引让太医们伤透了脑筋,其名为——雪里含笑。
  雪里含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十分奇怪的东西,它是雪莲中的一种,而让人为难的正是它有一个特点——稀有而极难采摘。雪里含笑最重要的东西自然是它‘含’的东西,即其花芯,那也是雪里含笑可以入药的地方。雪里含笑有一个特点就是群居,没错,它们像动物一样“群居”,花开一片却朵朵相似,群花做雪,花王含笑。要在一堆一模一样的雪莲里面找到花王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如若想一窝将一堆花端了也是不可行的,因为一旦一朵被采摘,那么一群花都会“殉葬”,而且子花的花芯是有剧毒的,食用会致命。
  所以说要找到真的雪里含笑,不仅要眼神好,还要运气好。
  运气好,即我们俗称的,人品好……
  所以那个前朝圣手在雪里含笑后面注了行小小的字:有缘人方可得。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那个伟大的雪里含笑采摘条件如此变态,第一个发现到它的药性的、成功采摘到的有缘人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太医们眨着充满希望的、或大或小或圆或方或有或无(……喂!)的眼睛看向了伟大而渊博的前朝圣手,然而他老人家撅撅胡子老脸涨红:“找到方子你们还不知足!老子不知道!!自己揣摩!”
  当然,以上为空虚寂寞无聊的太医们的,脑补,恩。
  言归正传,本来采药这件事是如何也轮不到太子去做的,然而当一众人想无头苍蝇一样去到处找办法的时候,京城中香火最旺的静坛寺久不出门的高僧圆恒大师发话了:“王需王请,尊迎尊至。”
  这句悬而乎之的话其实联系这个情况就不是那么难懂了,花王是花中至尊,那么请他就需人中至尊。
  人选立刻明了,除了九五至尊即当朝天子,又有谁敢称人中至尊?
  可这病的又是皇帝,又不能让他自己拖着病体千里迢迢跑到天山上去吧?所以就由当今天子唯一的儿子,即太子施望前往去“请”花王。到底也是未来的皇帝,也算可以替代了。
  此言一出,掀起朝中轩然大波。太子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儿子,更是一出生就被立为太子。因为这一代,皇家只有已故皇后所生的太子施望和紫华公主,太子更是皇帝过了不惑之年方得的,便更是宠的不得了。如今皇帝病危,一方是一直对王位虎视眈眈的宇王,一方是少不更事的无为太子,皇帝不把太子留在京城以防不测,却让他去天山摘小花,这其中是否另有隐情?
  有人便又开始议论太子被从小议论到大的名字:施望。望这个字是好的,但好死不死非要跟在这皇姓后面,这意思就不大对了。一直有一种说法,说是太子龆龀之龄生过一场怪病,太医们纷纷束手无策,于是皇宫在天下普招医术高明之人来医治太子的病。期间也有许多民间大夫进宫为太子查治,然而最后都无果而终。
  就在太子已经奄奄一息的时候,有一刚及束发之年的少年着一袭华服揭榜进宫,说自己奉师父的命令前来为太子治疗。当时众人本是不信的,但是已经不对太子的病报什么希望了,便也算死马当活马医了。
  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一剂药下去,太子的病就有了起色,终于有点胃口吃饭了。众人这才开始正视这少年,不料少年留下一封信和接下来的药方后就不告而别了。
  正是那信上说,太子之所以生这么重的病,是因为身上寄托的希望与期待太多,让他换一个名字来试着调和一下,也有一点贱名好养的意思在其中,所以堂堂太子才叫了这么个名字。还说太子年幼生此重病,需爱惜身体,不宜过早尝知女色。于此,太子长到十九仍未立妃。
  那封信最后署名叫明威,于是当时皇帝就下令赐明威“天下第一神医”的称号,一时间名震天下。这明威倒也不是个简单的人,这是后话,暂按不提。
  不过此病之后,太子的身体便好像一直不大好,后来他渐渐长大,宫中也一直传出太子无为无能的说法。反正太子变成朝中大臣一提起就摇头的存在,倒也不是说他痴呆昏庸残暴什么的,就是一看就是那种没有主见,极易被煽动利用的人。大臣们只害怕以后出现什么宦官执政、小人横行的状况。
  简言之,太子蠢萌软糯,不是可担重任之人。跟有野心有思想的宇王相比,就显得更加孱弱了。
  变有人开始揣测,这太子最后到底能不能坐上这王位,皇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朝中老臣只会锊锊胡子,高深莫测道一句:“圣意难测。”
  不过,说到太子,大半的人就又都会想到与他形影不离一个人——御前二品带刀侍卫原恣意。
  此人和太子即所谓的青梅竹马,或者说竹马竹马。原恣意较太子年长三岁,一直是太子的伴读。照当今圣上的话来说,就是找个年龄大的一起读书可以促进那个年龄小的发奋努力,然而,现实证明他打错了算盘,这却导致了太子与伴读之间不足为外人道的黏黏糊糊的关系……
  能做太子伴读的必然也不会是什么简单角色。原恣意乃是镇远大将军原骋海的长子,从小和他弟弟原肆意一道,是出了名的文武双全,两人一个拜在武当派掌门平桓真人门下做了关门弟子,一个是天山派掌门宠的不得了的小徒弟。
  而镇远大将军原骋海和皇帝的关系也十分好,原骋海比皇帝小五岁,基本也算一起长大的,原骋海在平夷上的功劳也让人啧啧称叹,即使他两年前因为旧伤复发逝世,将军府在京城中的地位也是无法撼动的,人们提到他都是一阵叹息一阵赞的。
  皇帝本人对原恣意的评价也颇高,曾经当着一众人说:“此子乃将相之才。”这话不是说他将相只能选其一来做,而是两者他都有能力。让他做太子伴读、虽然只是个侍卫却破天荒的给了二品的衔,摆明了是给太子以后留的左右手。
  所以这次去天山采药,太子和他肯定也是得在一起的。
作者有话要说:  注:龆龀,七八岁   束发,十五岁      新人~    科普:我的名字里,旻字音同民~
 
  ☆、挑人
 
  施望缓了一会儿,从原恣意的怀里抬起脸:“父王叫你进去。”
  原恣意知道皇帝一定是要和自己讲讲关于采药的事,便让施望先去找个地方歇歇,自己一会儿回去找他,然后抬脚进了皇帝的寝宫。
  行过礼后,皇帝给他赐了座,挥退了宫人,靠在枕上闭着目。原恣意看他脸色蜡黄,竟已透了些许死气在其中,不由心头巨震。这才不见了几日,竟是已到了这种地步,只怕……他也有了些切实的伤心和难过在里面,毕竟他也是两年前刚没了父亲的,皇帝一向待他不薄,日里也是常见的,于他就像一个叔叔一样,如今这样,他不仅替皇帝难过,也是在心疼太子。他们父子关系在皇家是少有的好,若真到了那时,太子估计……
  原恣意正在那里面无表情感伤着,皇帝终于睁开了眼睛,一脸倦色的看向原恣意,艰难的喘了两口气:“你们什么时候动身?”
  原恣意正色道:“回皇上,挑好随行的人就会立刻动身。”
  皇帝点了点头:“再从御前侍卫里挑一个,你们尽早走吧。”
  原恣意暗地里微微皱了皱眉,面上却并未表现出什么:“皇上的意思是……”
  皇帝再次闭上了眼睛,似是有点吃力:“你知道,我一直并未将你当成外人……我知道外面一直有很多猜测……你应该知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你只要做好一件事……”皇帝说到这里睁开了眼睛,却并未看向原恣意,接道:“好好照顾太子,他这孩子……”
  说罢,皇帝长长的叹了口气,仿佛裹挟着无尽的叹惋无奈和不舍……
  两人静了片刻,皇帝仿佛是又乏了,抬起无力的手挥了挥:“你下去罢……”
  原恣意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君王,叹道:“您保重……我一定会照顾好太子殿下的。”
  原恣意面带凝重的出了寝宫的门,门外早已候着的总管庞公公上前道:“原侍卫,请借一步说话。”
  于是原恣意看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自己哭道:“原侍卫,咱家是看着太子殿下长大的,也知道皇上这次的计划,但请原侍卫千千万万要保太子周全啊……嘤嘤嘤……”
  原恣意微笑的隐忍着听一个上了年纪劈了嗓子的老太监操着少女的节奏嘤嘤啜泣着:“……您的意思是?”
  庞公公翘起兰花指,苍老的起了褶子的手却有着婴儿般细滑的肌肤……够了这种该死的维和感并不是重点,他掏出的用来擤鼻涕的绣着小蝴蝶的粉红小手绢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下面说的话:“嘤嘤……咱家想请原侍卫再从将军府挑几个人跟着可以吗嘤……也好多照顾太子殿下一点嘤……”
  原恣意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脸上的笑简直崩不住了:“在下知道了庞公公不用担心在下一定会挑人照顾好太子殿下的在下知道庞公公一定没事了所以我先去接太子殿下了再见。”
  句与句之间无缝完美联合,不多费一秒钟,不留一点再让老太监插嘴地方,简直进入了说话的臻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