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上房梁非君子 作者:白哥尼

字体:[ ]

 
 
 
文案 
“江湖沉沦,岂容逍遥之人?”安乐如此叹息道。
安乐,安乐,正如他的姓名一般,只欲逍遥安度,再无他求。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乐 ┃ 配角: ┃ 其它:江南四鬼 
 
第1章 定安有盗,不知其貌(上)
入秋,叶落,凉风。
不过是定安县的一个安安宁宁平平静静的清晨。
“别一大早的睡在这里!”尖利的女声传入安乐的耳内。
安乐死抱着酒坛子趴在桌上打呼噜,口水流了满桌子。
“快给我起来,我还要做生意!”
安乐感觉到有人在提他的领子。
死赖了一会儿,安乐不情不愿的爬起来。
他模模糊糊的望见一个面目凶狠的胖老板娘。
“付了钱就快走开!别占着位子!”胖老板娘叫道。
安乐闭着眼睛,在自己有些破烂的衣袖中摸了摸,掏出一锭银子。
啪。
银子被重重的敲砸在桌上,桌上的酒杯也晃了三晃。
那位胖老板娘面色僵了僵。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脸上瞬间堆满了讨好的微笑,“这位客官,可要再来点吃的?”
安乐睁开眼睛,他望着胖老板娘笑道:“刚刚你岂不是在赶我走?”
胖老板娘脸上却没有任何尴尬,她吞吞吐吐道:“适才……”
安乐继续笑着,“罢了,我再来两碗酒就好。”
胖老板娘瞄了眼桌子上的银子,很快高声叫来了小二。
安乐瞄见了那胖老板娘的神情,暗中嘟囔着:死守财奴!
小二听了吩咐,也很快就端着一坛酒上来了。
“这点够了么?”胖老板娘谄媚的笑道。
安乐不耐烦的挥挥手,“够了。”随后他豪气的把自己面前所有的银子都推了出去。
“不用找。”安乐道。
那位胖老板娘先是满脸的惊讶,随后又喜滋滋的抱着那锭银子回到了柜台里数去了。
小二望了眼嗜钱如命的老板娘,又望了眼很快被冷落的安乐,他似乎有些歉意的陪笑道:“这位客官第一次来吧?请不要见怪。”
安乐端着酒,抬眼望了望小二,他露出明媚的微笑,“不怪不怪。”
小二盯着安乐的脸,盯了许久,直到有人叫小二上菜,他才回神,匆匆的离开了。
临近正午,人渐渐多了起来。
其中有一个醉醺醺的男子竟扯着嗓子开始唱歌。
安乐端着酒,那个男子晃晃悠悠的在店里乱撞,碰翻了安乐的酒。
安乐倒是不在意,拉着那人坐下,一杯一杯的和那人一起灌下去。
“这位兄台,怎地在这里买醉?”安乐笑道,脸上浅浅的浮起醉意。
那人又往自己肚子里灌下一杯酒,怅然道:“考了五年的科举,从未有过金榜题名的时候,借酒消愁罢了。”
安乐笑得都眯起了眼睛,“那兄台就不能再喝这白酒了。”
那人道:“为何?”
安乐一本正经道:“白酒本就是大喜之事才喝。”
那人一愣,随后大笑起来,“那你说应该喝什么酒?”
安乐又摸出一锭银子,高声道:“小二!来一坛杜康!”
先前那个小二很利索的把酒端上来了。
安乐豪迈的自己先干完了一杯,朗声道:“何以解愁,唯有杜康!”
安乐边说,边往那人嘴里灌酒。
那人摆手推辞了几下,安乐笑眯眯道:“等会儿你——”
不知那人听没听清楚,安乐便自己先倒了,还顺便砸翻了桌角上的一个酒杯。
当明月当空,安乐才被小二推醒。
“这位客官,我们要打烊了。”
安乐爬起来,望着空荡荡的酒罐子,他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恍然道:“之前那位公子呢?”
小二边擦桌子边道:“走了,刚走,他还留了几个银子给你,说是还你的。”
安乐一愣,随后就见小二真的掏出了几个银子递给他。
“原本还要多一点的,可是老板娘偷了几个去。”小二小声的说,那张清清秀秀的脸上满是苦笑。
安乐一把抓过银子,数都没数的直接放入自己袖中,之后想了想,又掏出两个放在小二手中。
小二眨了眨眼。
安乐勾起嘴角道:“小爷心情好,赏你的。”
小二刚开口,就听见老板娘那刺耳的叫声,“干活的呢?快死进来!”
小二只好收嘴,歉意的笑笑,安乐顺手推了他一把,小二便被他推进屋了。
安乐也起身,跨出门槛,月光直直的撒在地上。
安乐伸了伸懒腰。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睡了整整一天。”
安乐哼着小曲沿着青石板的小道离开。
月光洒在那条小道上,安乐迎着月光,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月亮旁边的云的轮廓。
“今天改找谁下手呢?”安乐笑嘻嘻的思索着,他已经几天没逮着一只肥羊了,再这样怕是连酒都买不起。
这次一定要找一只肥水多的——
他笑起来眼睛眯起来,黑色的眼睛里闪着似精明似狡黠的光芒,整张脸看起来更加昳丽起来。
安乐忽然停下来。
“不如就那个吵吵嚷嚷的老板娘?她可是私吞了我的银两。”安乐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黑云压着月光,安乐抿嘴笑起来,开始往回走。
走到店门前安乐才发现那个店中的小二居然蹲坐在门口。
安乐想了想,最终还是推了推他。
小二吸着鼻子抬头,发现是安乐时有些呆呆的愣在那里。
安乐笑嘻嘻道:“你怎么坐在这里?赏月吗?”
小二依旧呆呆愣愣的,他过了许久才道,“我没钱了,被房东赶出来的。倒是公子为何在这里?”
安乐在他旁边席地而坐,他盘着腿,双手支在腿上撑着两颊。
他答非所问道:“你房东是谁?”
小二头昏昏沉沉,他低了低,“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安乐晃了晃脑袋,“那你为什么没钱了?”
小二叹息道,“我家清贫得很,母亲不得已把我卖了,卖给了这家店的老板娘。原本我之前还可以在这里打工赚钱的,但是老板娘的儿子早逝,花了大价钱办了葬礼,不久前还买下了旁边的茶馆,所以她最近就拮据起来,脾气更加变得暴躁了,克扣了我几天的工钱。”
“然后就没钱了?”安乐打了个哈欠。“找不到其他的地方打工了?”
小二苦笑,“现在找个包吃包住的地方谈何容易?”
安乐起身,月光暗淡,却照的他的脸更加昳丽,“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见得我是什么坏人。”
小二愣怔。
安乐轻笑起来,从袖中掏出几个银子,潇潇洒洒的丢入小二怀中。
小二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掉了两个在地上。
“你这是?”
安乐笑嘻嘻道:“这是我最后的银子了,都给你了。”
“为何?”小二这才清醒,受惊般的跳起来,“我不能收。”
安乐撇撇嘴,“我高兴送你啊,叫你收你就收嘛,唧唧歪歪干什么”
小二连忙把银子往安乐怀里塞。
安乐无奈道:“为何不收?”
小二道,“我没有理由收下。”
“就当我喂狗好了。”安乐笑道。
小二茫然。
安乐拍着他的肩,“卖个人情罢了。”
“只怕我无以回报。”
安乐依旧带着笑容,语重心长道:“人生很长,总会还清的。”随后他又嘟囔了一声,“反正我会来向你要的。”
小二皱眉还想说什么。
安乐却一跃身,无声落到屋檐上,用口型对他说,“记得这份人情啊。”
小二追了几步,却不见安乐的人影了。
小二回神后才道:“好厉害的轻功——”
事实上安乐只是翻进了屋中。
酒馆的老板娘就住在这家酒馆旁边茶馆的上一层——安乐身为一名盗贼,打听这种事情他最擅长了……
安乐脱了鞋子赤脚在干干净净的地板上慢悠悠的晃起来。
既然这位老板娘这么招人厌,那就多拿她几个银子。
安乐喜滋滋的打算起来。
四处打量后,安乐发现,别看下面的店铺多么邋遢,但这个老板娘很其实生活得很奢侈,漂亮的屏风随处可见,墙上挂着几幅画,安乐认出了有一件竟是真迹。
当他偷偷摸摸的摸进了老板娘的房间,桌上的油灯还未燃尽。
灰灰暗暗的环境是安乐最适应的地方,有了点灯光反而不方便。
安乐悄悄地把鞋子放在窗口处,自己摸索着首饰盒之类的东西。
老板娘并不是多么精明谨慎的人,装满了她嫁妆的首饰盒就开着随手放在离门口不远的台上。
拉开抽屉,里面就装着几十个银子,押着几封家书。
安乐有些好奇,把银子和首饰放进袖中后,又拿了封家书。
当他准备关上抽屉时,老板娘翻了个身。
安乐有些被吓到了,他小心翼翼的关上抽屉,转身去看老板娘时,发现她的脸颊有些湿润——她在睡梦中流泪?
安乐挑眉,毫无愧疚之心的将首饰银两放入袖中后站在原地想了想,最终走到窗口,拿着鞋子从窗口跳了出去。
“没想到这个老板娘居然有这么多好东西。”安乐笑嘻嘻的抱着袖子往自家走。
他偷偷摸摸的摸到了离城门不远处的一个破洞,这个大小对身材偏痩的安乐而言不大不小。
在鸡鸣前他鬼鬼祟祟的到了城外一个木屋。
推开吱呀呀的木门,他就迫不及待的把东西都倒在了那破破烂烂的棉被上。
翡翠手镯和凤纹金簪之类的。
安乐掰着手指算他们可以换多少银两,算完后龇龇牙想着可以吃几顿好的了。
天蒙蒙亮,安乐才拿出了那封家书。
他挑了挑灯芯,开始读起来。
这封家书莫约是那个老板娘已经逝世的独子寄过来的,字写得很不错,是漂亮的行书,还带着自己的提笔习惯。
而这封家书就讲了些家长里短的琐事,嘱咐老母要保重身体,以及妻子有喜的事情,最后还问了问老母希望给孙子起什么名。
安乐摸了摸这张纸,发现有些湿润,字体也模模糊糊的。
大约是这位老板娘在独子逝世后,经常拿信来边读边流泪罢。
安乐随手把信叠了叠塞进袖中,粗鲁的行为让这封被老板娘细细保存的家书变得皱巴巴的。
读完这封家书,安乐平静的收起一床单的首饰塞进另一只袖子里,他像往常一样,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趴在床上,开始等待彻底的天明。
 
 
 
 
 
第2章 定安有盗,不知其貌(中)
入秋的定安县变得热闹起来,各家的小屁孩都期待着中秋的庙会。
 
安乐揣着刚刚用首饰换来的银两正得意洋洋的在大街上晃来晃去。
 
他不怕那位老板娘发现首饰被盗后去报案,也不怕捕快来抓他,安乐当了这么多年的盗贼也自然混出了些技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