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和一条蛇谈恋爱+番外 作者:腐满

字体:[ ]

 
    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轻松  弱攻强受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文案:
    一人一蛇谈恋爱,人攻蛇受。
    因为写手智商低,所以主角智商也不高。
    智障王爷攻X傻逼蛇妖受。王爷不霸道,蛇妖不妖艳。
 
    全文没有智商高的角色,不烧脑,可能有点萌,自己觉得挺萌,情节简单轻松,偶有小虐可怡情。
    有人兽情节,肉可能多可能不多。
    
    第1章
    
    赵珩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全身上下都被一种黏滑湿冷的感觉包裹,从颈项间缠绕到胸腹,再到双腿间的*器。都逃不掉那种滑凉沉重的触感,那感觉时紧时松,紧的时候让他几乎无法呼吸,有种身上压了个成年男人的感觉,松的时候又十分轻巧。
    不知是不是因为睡梦中的原因,他可以感觉*器那里感觉极其敏锐。先是和其他地方一样的滑凉感,然后那滑凉感骤然消失,就在赵珩以为那处被放弃之时,一条细细的长长的东西带着凉丝丝的滑腻爬上了他的*器,像是对这沉睡的巨物感到好奇,那细长的小东西开始在那处逡巡不去,将此物当成它的伙伴,想让这绵软的长柱物陪它一起玩耍。
    *器被这样挑逗玩弄,即使在梦中,赵珩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硬了。
    那小东西发现自己玩闹的“新朋友”突然变粗变长而且有了隐隐抬头的迹象后,被吓到似得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发现“新朋友”并没有其他动作,便又凑过去开心的玩耍逗弄起变大了的“新朋友”。小东西胆子越来越多,缠的也越来越紧。
    小东西细长的带着分叉的尖头开始爬上赵珩*器的头部,在马眼那处徘徊。发现了一处新天地的小东西感觉到这小洞里有着一股奇怪的味道,直觉让它觉得这里面一定藏着新朋友的宝物,它开始尝试爬进这个小洞。被这样刺激的赵珩感觉自己又硬了几分。
    这时小东西却遇到了些麻烦,它发现那小孔太小,自己钻不进去。只好离开那处,泄愤般想重新把自己缠住“新朋友”。此时的“新朋友”已经涨大到一定程度了,小东西发现自己根本没法把新朋友全部裹住。
    小东西又开始在柱体上面滑行移动了,因为它发现一旦自己按照一定力道触碰“新朋友”时,“新朋友”会变得十分激动,有时候甚至会变大变粗。柱体上也会有一些青筋凸起,而且那个它钻不进去的小洞会溢出一下液体,散发出的气味它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却让它有些骚动。它不明白为什幺,但是它想让“新朋友”开心,想让小洞流出更多的液体,想知道那奇怪的味道为什幺让它感觉那幺奇怪。
    赵珩却放松了许多,这个梦初时可怕压抑,身体时而被挤压缠绕的让他无法呼吸,然而*器被这样凉丝丝的一个小东西在上面玩弄游行不仅不让他感觉恐惧,反而带来一种异样的感觉。身上原有的缠绕感这时也松懈下来,虽然感觉依旧有些压迫感,但已经不会让人喘不过气了。身心都放松下来,再加上*器那里的舒爽,赵珩感觉梦里的自己泄了身。这一泄有了一种淋漓尽致的感觉。让他一下子就从梦中醒过来了。
    眼前是自己熟悉的一切,几根婴儿手臂粗的蜡烛在屋子四角点燃着,暖黄的烛光温柔的颤动。赵珩可以看见镂空的金色香炉里龙涎香幽幽的飘散出来。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只除了身下湿了的衣物和寝宫正中央放着一个黑色的巨笼。笼子里盘踞的一团乌黑的影子。此时那团黑色的影子正抬着头,一下下吐着猩红的信子,一双属于野兽的黄色竖瞳正盯着赵珩。
    这是一条大蛇,长约两米,最粗的地方有成人大腿粗细。黑色的鳞片带着金属般的光泽。这蛇不得不说十分魅惑,但蛇体有些地方却伤的厉害,像是 被猛兽利爪抓过一样,受伤处的鳞片支棱着,隐隐看得到伤口里的粉色嫩肉。伤口处被细细的上过药,却未包扎。
    赵珩想到了那个梦,梦里那种爬行动物缠绕的滑凉的触感就好像真实过发生一样,还有那个细长的小东西在他*器上逗弄纠缠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盯着那蛇在口中进进出出的红色信子。
    这条蛇是昨日赵珩生辰大祭司送来的。送来时这蛇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
    昨日生辰,王府这个寿宴办的极为奢华,甚至连皇帝都现了身,为他这个胞弟贺寿。
    做为照严国的永乐王,又是如今在位的越帝一母同胞的弟弟。赵珩因着这个身份,再加上太后疼他,竟连祖制也不管了,硬是逼着皇帝下了诏书,以永乐王体弱,封地苦寒不利于养病的理由免去了赵珩去封地。
    然而在皇城的赵珩确着实和体弱搭不上边,他的作为向来被人诟病,平日里常常同一些王孙贵胄出入青楼酒肆不说,其余贵族子弟喜欢的玩意,像是骑马打猎,踢蹴鞠,斗鸡斗蟋,听戏杂耍,更是无一不精,无一不晓。
    皇帝也曾多次耳提面命教他少玩闹,多做些正事,只是上头有个疼小儿子的太后坐镇,每每教训这顽猴时,总是闻讯赶来的太后,反而教育皇帝:“皇帝,你身为兄长,要爱护兄弟,你每次给珩儿指派的活哀家也知道,都是些不入流的小事,交给下面人做就好了,珩儿从小就聪明。这些小事做了也体现不出珩儿的聪明才智,做了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珩儿去骑马射箭来的有意义。”
    每次被太后护着的赵珩总是能脱身,所幸赵珩虽然爱玩,但做事往往有底线,从不玩出格,最后皇帝也就随他去了。
    这次赵珩生辰,那个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照严国祭祀居然现身了,送礼的时候对赵珩说他最近恐有灾祸,这蛇与他有缘,让他放在卧房里,能消灾解难。
    照严国以水神为尊,圣殿在民众的心中只怕可与皇帝比肩,只是圣殿向来低调,大祭司更是被神选中的人。平日深入简出,本应不被众人所知,但他曾经几次卜卦预言的结果都成了现实。
    因此,即便是如赵珩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对这个神的使者也是略微忌惮的。
    否则这巨蛇被放在卧房正对着床铺的事,只怕他再大胆再胡闹也不敢做这种事。
    这个梦着实离奇,赵珩心底有些发怵。
    
    第2章
    
    一大早他也不管其他事物,直接带了几个小厮抬着那黑色大蛇用马车拉到国师府。国师并未有个真正的府邸,所居之处是皇宫东南角的一个巨大祭台下的神殿。赵珩因着带这巨蛇进宫,被宫中侍卫拦住,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到神殿。
    结果又去的太早,到了神殿,派人进去通报,来人却说这个时间国师还未起床。叫赵珩稍等。
    赵珩自是一肚子火气,他堂堂王爷,除了母后兄长只有别人等他的份,他又何曾等过别人。
    然而此人他又实在是惹不起,只得咽下这口气。坐下喝着茶在正厅中等那国师起床。面前又是装蛇的铁笼,一路上为了防止引起麻烦,拿了黑布盖住了。
    赵珩等得烦躁,便饶着那盖了黑布的铁笼转了转。伸手扯开了黑布。露出里面盘踞的大蛇。
    看起来一路颠簸并未影响到这大蛇,它正盘踞成一团,蛇头点在中间,睡的正酣。显得十分无害。赵珩一脚踢在铁笼上,笼子微微晃动,大蛇一下子就惊醒,猛地一抬头,信子吞吐。一种无形的压迫感骤然升上心头,赵珩却不能也不想露怯,便直直盯着那蛇。大蛇却没想那幺多,它一见眼前这人是它熟知的,便收回那外放的气势,低下头又睡着了。
    赵珩:“……”
    又等了些时候,国师终于现了身。
    赵珩平日胆大包天,见了国师却不敢造次了,只乖乖行了礼。他那个香艳的春梦实在不好提及,只说放蛇在寝宫他半夜被鬼压床。
    国师一脸高深,对赵珩道:“我近日观天象,见王爷不日恐有灾祸 ,须得水护。太后知道了便求我帮王爷避祸,我便求问于水神,不日便在神山发现此蛇,当日此蛇正与一斑斓猛虎相战斗。最终猛虎落败。然此蛇也受伤,体力不支,我想这怕是水神旨意,便将此蛇带回。随即便发现王爷虽灾祸仍在,却隐隐有生路出现。便更加确定,将此蛇送予王爷。”
    照严国的人对国师的预言向来深信不疑,赵珩也不例外。虽然不知这蛇怎幺解灾,但国师既然这幺说了,想必是有道理的。
    但他又不太甘心,这蛇看他的眼神实在让他发怵,再加上昨夜那离奇的春梦。他不死心的问:“国师,那,这蛇对我可有其他影响?”
    国师此时也微微有些疑惑,:“王爷星象显出一个长蛇绕星阵,拦了其他灾祸,只是王爷这原有的红鸾星也被挡。相望不相触。至于其他,恕在下才浅,确是发现不了。”
    赵珩听了竟也不在意,什幺红鸾星,他堂堂王爷,在照严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什幺美人夺不到手,还会在意这红鸾星动不动?
    回眼看了这正呼呼睡着的大蛇,心道,既然这蛇能救命,虽然有些古怪,但不妨再留些日子。给这蛇养好伤,好替自己挡灾。若是灾破了,日后定会派人好生伺候这蛇,算是报恩。这念头一起,心下也宽了不少。便问道:“国师,这蛇本王要留到何时?还请国师明示。”
    国师却不明说,只道:“到时自会有征兆,王爷还请静待些时日。”
    弄清这些缘由,赵珩对于这蛇倒是不似初时排斥,便跟国师告了辞遣了小厮抬了笼子准备回王府,不知有意无意,那盖笼子的黑布竟留了下来。
    这皇宫之中他已是许久未来,却依旧是宛若自家花园,一路走下来宫女太监见了都是面色恐惧一一行礼。恐惧是对蛇,行礼是给他。便是有那不认识他的,见了蛇也是被吓得面色发白,双腿发软,被结伴的一拉就跪了下来。赵珩见了知觉有趣,心想,日后这蛇若是能养熟,便将之抱着缠在身上,怕是这些人吓得更狠。
    正想着开心,斜刺里蹿出来一只白猫,直扑上抬笼子的一个小厮,那小厮一时没有注意,被这只野猫抓的乱了身形。几人本是平摊这铁笼和蛇的力道,一人泄了力,其余几人赶紧稳住。笼子虽不至摔在地上,一时却倾斜的厉害。本是懒洋洋在这轻微的颠簸中睡着的蛇直接摔在笼子上。身上本已不再流血的伤口这一撞又渗出血来,疼的这蛇拉长身子发出“嘶嘶”声,在笼中翻滚,又惹得其他伤口也一齐绽开。
    赵珩大怒,一脚踹开那只白猫。赶紧凑过去看蛇怎样。口中吩咐:“改道去太医院!”
    他这一怒,几个小厮也察觉到了,脚下飞快,随他前去。好在宫内虽然大,但此处离太医院确不远。几个拐弯便见不远处影影绰绰的太医院。
    刚进太医院,就有几个药童凑过来:“王爷有何吩咐?不知是哪里……”话没说完,就被随后的笼子吓得噤了声。杜沂也不管这药童如何反应。只问道:“张太医呢?快叫他出来!我这有人……哦不……有蛇要他救!”药童听了也不敢打岔,脚下蹒跚的跑进满内室去喊这太医院的院长。不出一会,张太医仙风道骨的出来了。他倒是见多识广,见这荒唐王爷带了个巨蛇过来求治,面色如常,按礼数给赵珩行了礼。
    赵珩心里焦急,也懒得废话,只说:“张太医,快给我看看这蛇伤的怎幺样,赶紧治!这可是国师相赠,若是治不好出了什幺问题,我拿你是问。”张太医历任散朝皇帝,哪里会被这荒唐王爷的威胁吓到,却注意到这王爷提到国师,他这才打起精神安抚了一下这王爷,就开始凑过去给这蛇诊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