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江湖+番外 作者:玉师师

字体:[ ]

 
文案:
钟意,天下盟江城分舵的大当家,只想安静地当一朵风流倜傥、惊才绝艳的旷世美男(自称),却不料卷入一桩江湖凶杀案,并且眼神儿特别独到地瞧上了一名……老者?
贤惠嘴碎年下攻 X 为老不尊老人受(开什么玩笑!)
钟意是攻!
然而并不是主攻文!
 
内容标签:年下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无忧,钟意(钟离玦) ┃ 配角:谢清微,柴开阳,乐其姝,凤凰兮 ┃ 其它:武侠,复仇,情有独钟,玉师师
 
 
  楔子
  
  夜雨如注,哗哗的雨声中忽然响起一阵马蹄声,漆黑的官道上,一辆马车从雨幕中疾驰而来,车顶的铜铃狂乱地晃动,清脆的铃声在雨声中微不可闻。
  “驾!驾!”车夫早已浑身湿透,湿衣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矫健的肌肉,他狂躁地抽着马鞭,脸色冷峻、双目如炬,迎着滂沱的雨势竟眨都不眨一下眼睛。
  忽然,一声尖锐的鸣镝声划破雨幕,拉车的黑马一声长嘶,不顾正在疾驰,猛地站立起来,马车中传来一声痛苦的惊叫。
  杂乱的雨声中,似有狂雷卷地而来。
  车夫蓦地抬起头,鹰隼似的眼眸中杀气顿显,只见泼天的暴雨中,八道身影渐渐隐现,他们乌衣黑甲、手持长枪,座下战马俱是膘肥体壮的塞外神骏,铁蹄溅起雨水,发出惊雷般的蹄音。
  “龙王八骏……”车夫勒紧缰绳,死死盯着疾奔而来的骑士,突然狂放大笑,“好!好!好!”
  最后一个“好”字刚一出口,他人已经纵身而起,背上古剑铮然出鞘,挟风雷之势冲向为首一人。
  一剑之威,竟将雨幕生生斩断,于暗夜中划出一片无雨的区域。
  八骏骤然乱了起来,却乱中有序,只见疾驰的骏马飞快地变换位置,速度之快在雨幕中带起残影。
  为首那人一脚踩在马头上,灵活的身影如鹞子般扑来,掌中长枪悍然刺向马车。
  只听一声巨响,马车霎时四分五裂,碎木往四处迸射出去,一个白衣身影从破碎的马车中腾起,衣衫翻飞,整洁的白靴点在长枪尖头,身体在空中转了个身,稳稳落在狂躁的黑马背上,双腿一夹马腹,大喝:“驾!”
  黑马甩开铁蹄,如离弦之箭往前奔去。
  前方半里处是一座花神庙,白衣人飞身越过马头跳下马来,身上衣衫浸湿,露出高高隆起的腹部——这竟然是个身怀六甲的女人。
  她一头栽进庙内,跪倒在地,抬头望向花神像,只见庙内烛火飘摇,十二花神面目僵硬、冷漠无情。
  下腹传来钻心的坠痛,女子枯瘦的手指用力抓着地面,面目痛苦地扭曲起来。
  追兵转瞬即到。
  阴暗的花神庙内杀气滔天,车夫浑身肌肉暴起,面目狰狞如金刚怒目,掌中剑势如风,以一敌八,竟能抗过半个多时辰。
  可双拳终究难敌四手,更何况是八骏!
  庙中逼仄狭窄,八人冲进来便弃了长枪,抽出背上短戟,八道身影结成大阵,阵法诡谲、步伐奇快,变幻的人影如同鬼魅一般将二人团团围住。
  女人捂着腹部,几次欲拼死决战,都被腹中下坠的剧痛折磨得无法站立。
  八人大阵杀气愈盛,身形变幻越来越快,让人眼花缭乱、无懈可击。阵中一人突然持戟暴起,其他七人随后跟上,八杆短戟带起狂风,以毁天灭地之势击向女人。
  此时,门外忽而传来一声凄厉马嘶,女人惊骇回头,只见泼天雨幕中,一柄雪亮的长剑穿雨而来,磅礴的剑势如长虹贯日,剑身光华流转犹如惊雷缠动,势不可挡的剑风直逼那人面门而去。
  “照胆!”那人惊呼一声,蓦地凌空一翻,不得不放弃进攻,以躲避这不可阻遏的汹汹剑风,抬眼盯向夺门而入的红衣女子,“红衣雪剑……你是乐其姝?”
  “嘿!算你有几分眼力!”女子大笑一声,一击不中,立即抢攻上去,此女身姿矫健敏捷,剑法十分刚猛,雪亮的长剑璀璨耀眼,如同江海清光,凌厉的剑势却仿佛卷起万钧雷霆,悍然迎向八人。
  “啊……”背后突然一声痛呼。
  乐其姝倏地回过头来,只见破庙飘摇的灯火中,白衣女人脸色灰败,双手痛苦地捂住腹部,被雨水打湿的白裙下汩汩流出鲜血,将裙角染成触目惊心的红色。
  “阿婉!”
  女人挣扎着挣开眼睛,看向血战的二人,咬牙道:“阿姊啊……我……我不行啦……但我的孩子已经足月……可惜……我……我生不出来他……阿姊,你剖开我的肚子……把他取出来……让我……让我看看……”
  “胡说!”乐其姝一剑挥出,击退敌人,立即抽身回来,单手抱住女人的肩膀,急道,“你不会死,阿婉,你不会死的,我不叫你死,你便不许死!阿婉!阿婉!!!”
  女人眼角滑落一滴泪珠,喃喃道:“我就想……就想……看一眼我的孩子呀……”话音未落,她抬臂微动,宽大袍袖中一柄极薄的柳叶刀滑至手中。
  “不……”乐其姝暴吼,抬手击向她掌中利刃。
  却只见电光石火之间一道亮光闪过,迸射的温血便喷了乐其姝满脸,她一把抹开血污,眼泪哗地落了下来。
  ——阿婉一刀划开肚皮,取出四肢乱动的小小婴儿。
  洪亮的婴儿哭声在花神庙中响起。
  “杀了那个小的!”龙王八骏对视一眼,骤然发难,八杆短戟一齐劈砍下来。
  车夫双眸猩红,一声暴喝,质朴无华的剑身暴起冲天戾气,他往前跨了一步,挡在二人身前,拼死将古剑挥出。
  刹那间,花神庙中风雷大作,暴戾的剑气如惊天骇浪,八杆短戟竭力进了一寸,便再也进无可进,连绵的内力从戟尖传来,精钢戟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寸寸皲裂,片刻之后,一股磅礴的内力喷涌过来,八人齐声惨叫,倒飞了出去。
  一剑之威,竟当场让四人吐血,震断三人经脉,还有一人,倒地之后挣扎着去抓脱手的短戟,却不待指尖碰到戟身,就浑身一个抽搐,登时就死在了地上。
  车夫嘴角缓缓流出鲜血,高大的身体晃了两下,猛地翻转古剑插入地中,堪堪稳住身形,回头看向白衣女子。
  忽听一声裂响,风雨刮落了破窗,喷薄进来的雨水刮灭半庙烛火,女子躺在乐其姝的怀里,面色灰败,眼看着已经回天乏术。
  乐其姝撕下一截里衣包裹住婴儿,送到阿婉面前,笑道,“看,小崽子闹腾得很,长大了定是一个不省心的小混蛋。”
  阿婉气若游丝,挣扎着看向嚎啕大哭的婴儿,嘴唇微微颤抖。
  乐其姝附耳到她嘴边,听到一声极其微弱的苦笑:“小子……长得……不像我……”
  “是啊,”乐其姝朗声笑骂,“竟像他的死鬼父亲,那个王八蛋!杀千刀的烂人!”
  “我的……孩子啊……不要像……”阿婉抬起满是血污的手指,颤抖着伸向婴儿,却在碰到襁褓的一瞬间,猛地坠落下来。
  乐其姝脸上的笑意瞬间僵硬,缓缓瞪大眼睛,茫然地看着阿婉紧闭的眼睛,数息之后,颤抖着伸出手去,想要探一探她的鼻息,却不待碰到鼻尖便蓦地攥紧拳头,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
  瓢泼般的暴雨声中陡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哭喊。
  “阿婉啊……”
  
  第一章
  
  秦淮河旧称龙藏浦,时秦始皇冬巡,看此处上空紫气升腾隐有龙气,遂凿方山、断长龙,引龙藏浦入长江以散龙气。
  不知是否因龙气散尽的缘故,如今的秦淮河自金陵蜿蜒而过,氤氲十里,画舫凌波,没有丝毫铁血杀伐之气,反而桨声灯影、歌舞升平。
  岸边的金粉楼里,一个白袍金冠的小公子正斜靠在窗边,闲闲地看着歌姬压酒待客,慢悠悠剥出一颗糖炒栗子弹了起来,张开嘴巴打算去接。
  忽而一阵惊雷般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小公子一把抓住坠落的栗子仁,探身往楼下扫了一眼,猛地一拍栏杆,飞身出窗。
  疾驰而来的骏马竟没来由地惊了,疯狂地跳了几下,抬起前蹄,眼看着就要踏上路边一个小乞丐。
  “啊……”小乞丐惊骇大叫,绝望地捂住脸,却听耳边一阵破风声,身体倏地一轻。
  从指缝里偷眼看去,只见自己被一个小公子抱在怀里,如一只穿林的雨燕一般避过惊马的铁蹄。
  ……他的眼睛真好看,像冬季潺潺的流水,又像夏夜漫天的星辰……
  小公子将小乞丐放下,一个鹞子翻身,敏捷地拧腰跃上马背,抬手抓住缰绳,双腿用力夹紧马腹。
  惊马一声长嘶,更加疯癫起来,发足狂奔,想要将马上之人甩下去。小公子哈哈大笑,缰绳在手腕缠了两道,身体前俯,双臂、腿侧同时用力,牢牢坐在马背上。
  马儿狂蹿半天,却始终都没把小公子甩下去,反而被紧紧勒住缰绳,打着响鼻安静下来。
  小乞丐抬头看着神采飞扬的小公子,不由得长大嘴巴。
  “闹市之中也敢骑马撒野,信不信师父抽烂你的屁股?”小公子将粗大的缰绳用力摔到马主人的脸上,翻身跳下来。
  马主人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正是张扬恣肆的年纪,一身锦衣华服,闻言扬起马鞭对小公子抽去,笑骂:“还不是为了找你?大白天跑来喝花酒,我看你才是皮又痒了,回去,楼里议事。”
  “江南第一美人柳姑娘在金粉楼见客,我怎能错过这样的好事?放心,等我喝完了酒,自然就回去。”小公子一扬剑鞘,挡住他的马鞭,垂眸看向一脸惊呆了的小乞丐,抬手勾了下他的下巴,挑眉,“喂,小子,吓傻了吧?”
  小乞丐看着他明亮的眼睛,倏地结巴起来:“没……没……啊不……吓……我吓……”
  “哈哈哈,”小公子朗声大笑,拇指一弹,一颗糖炒栗子飞进了小乞丐的嘴里,“来,压压惊。”
  舌尖尝到一丝从未尝过的香甜,小乞丐舔了舔嘴角,甜滋滋的感觉从舌尖传到了心头,他突然不舍得嚼碎,含着这个圆滚滚、甜丝丝的小玩意儿用力吮了一下,沁人心脾的香甜传到了四肢百骸。
  “这是什么?”
  “嗯?”小公子一愣。
  “哈哈哈这小子连糖炒栗子都没吃过!”马上的华服少年张扬大笑,勒马回头,“我的话是传到了,你爱回不会,反正回头乐姑姑再罚你,我是不会救的,走了,驾!”
  说罢,一扬马鞭,膘肥体壮的骏马顿时撒开四蹄,转眼奔了回去。
  “哎等等……”小公子挥手,一粒碎银子飞进路边卖糖炒栗子的铁锅里,大声道,“卖栗子的,给这小子称上二斤,要最好的!”
  话未说完,人已飞奔至十步以外,灵活的身体腾空而起,飞跃到华服少年的马背上,二人放声大笑,策马扬鞭,转眼就消失在视线之中。
  栗子小哥从铁锅中抄起那粒碎银子揣进怀里,利落地称上二斤糖炒栗子,递给小乞丐:“嘿,你小子是烧了八辈儿的高香,遇到这个小阎王……”
  小乞丐捧着纸包,深嗅一口气,扑面的香甜让他差点掉出眼泪,连忙剥了一个,囫囵塞进嘴里,滚烫的栗子烫得舌尖一个哆嗦,却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怔怔地看着小公子消失的方向,半晌,转头看向栗子小哥:“你认识那个大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