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丑药人+番外 作者:颜双思

字体:[ ]

 
 
文案:
 
     药人之血,能解百毒。
 
包括在你身上种下的情毒。
 
陆焱之绝对是秦章这辈子见过的最丑的人,
 
秦章对他厌恶、嫌弃,从没想过会爱上他。
 
直到他中了情毒……
 
美攻丑受。
 
爱美的小攻因为中毒爱上丑丑的小受的故事。
 
阉割版章节就看我wb啦……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焱之,秦章 ┃ 配角:秦弄,张穆 ┃ 其它:狗血渣贱
 
 
==================
 
  ☆、第一章
 
  第一章
  天魔教总坛雾山峰顶上,有一间无人看守的小木屋。
  这间木屋是天魔教的炼药房,之所以无人看守,是因为屋内聚集了雾山上千种毒虫蛇蚁。这些毒物有些被放置于柜子里,有些则满地乱爬,而更多的却是爬向屋内正中央的一个木桶。
  木桶是用特殊的宛香木制成,它所散发的香气,能够吸引整座雾山的毒物源源不断地向其靠近。
  而木桶里边,则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
  他看上去奄奄一息。全身上下爬满了毒物,毒虫的撕咬似乎让他痛苦万分,却又好像习以为常。那披头散发的样子甚至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觉得整个看上去十分骇人。
  他痛苦地呻/吟了一会后,视线落在了没有上锁的大门处。
  今日正逢正道人士攻打天魔教,山下必定无人看守,趁这个时机逃出最好。他微睁双眼,从木桶间缓缓起身,一步跃出,满身的毒物也随之掉落了一部分。他的身子很虚,只是这么一个小动作,就让他痛得直不起身来。
  但他已无暇顾及这些。
  自他六岁起,就被天魔教主带到雾山做起了药人。十年间,他无数次逃脱,无数次被捉回。每被捉回一次,小木屋里的毒物就多一倍。他在木屋里与这些毒物相伴了十年,没有一天过的是正常日子。
  换做常人怕是早疯了,只有他为了这个一定要逃出去的信念,而至今苦苦支撑。
  即使他全身伤痕累累,面部也早已因为毒物的侵蚀而毁容,变得狰狞可怕。
  陆焱之走到门边,用力推开了木门。这里平时会上锁,但是昨日不知为何,前来送伙食的人临走时并未锁门。
  之后陆焱之醒来时,便听到山下传来的打斗声。
  不做多想,没有衣物蔽体的陆焱之用尽全身力气发足朝山下狂奔,一路上满额头皆是虚汗,身上的毒物也早已因为剧烈奔跑而悉数掉落。
  到山脚下时,看到的满地皆是天魔教人的尸体。陆焱之连忙扒下其中一具尸体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并随手捡了一把剑护在身前,小心翼翼地绕过远方正在对打的正魔两道,按着记忆中的逃跑路线离开了天魔教。
  一个月后,在天魔教与中原武林分界的岳城某间客栈里,有说书人在说着月前那件正道与魔教交锋惨败而归的事。
  客栈内多是正道人士,听闻此事,自是怒不可遏,纷纷叫嚣着要再次讨伐天魔教,给魔教一点厉害瞧瞧。
  坐在客栈门口石阶上乞讨的乞丐听后,摇摇头,不免叹气。天魔教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还以为这次能把总坛一锅端呢。
  这个乞丐自然是陆焱之。
  因为面目丑陋外加身无分文,陆焱之进了岳城后,便备受歧视。他不会武功,路遇一伙流氓见他衣着光鲜,便扒了他的衣服,还抢走了防身的长剑,临走前还在他身上吐了一口唾沫,骂了句:“丑八怪!”
  陆焱之抹掉脸上的唾沫星子,无力地躺在墙角处。想恼却又不知从何恼起,他的身体早已因为毒虫侵蚀,变得脆弱不堪,不能习武就无法防身,在亦正亦邪的岳城里,就仿佛羊入虎口,稍有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
  好像比在雾山时还要危险些呢?
  陆焱之笑了笑,即便如此,他也不恼!至少此刻,他是自由的。没有谁比他更渴望自由了。
  不需要每日与毒虫为伍,不必忍受毒虫的痛苦侵蚀。
  自此陆焱之便安心地在岳城当起了乞丐。
  他想等攒够了盘缠,便上路去一趟中原,领略下中原武林的风光。
  客栈里的讨论还在继续,有人高声道:“说到底,若不是秦楼把攻打天魔教的消息泄露给天魔教,咱们正道也未必会败!”
  说书人道:“非也,秦楼贩卖消息一向是价高者得,正道会败莫非是败在一个抠字上?”
  话音一落,一柄重剑便朝说书人砍去。说书人纵身一跃,行云流水间躲过了大汉的袭击。只见他手中折扇一开,无数细密的银针便朝大汉射去。未过多时,大汉应声倒地。
  目睹这一幕的众人都习以为常。
  在岳城,即使是个说书人也是不可小觑的。
  尤其岳城还是秦楼的地盘,在这里说秦楼的坏话,不是自寻死路?
  陆焱之自小待在雾山炼药房,从来没有逃出过天魔教半步。这是他第一次逃到离天魔教那么远的地方,所以当听到他们议论秦楼时,他也不知道秦楼为何物。
  唯一能知道的是,不能得罪秦楼的人。
  就在陆焱之垂耳细听时,一顶华丽的轿子停在了客栈前。陆焱之抬头看去,竟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得合不拢嘴。
  美……实在是太美了!
  不说轿中人,就单说这抬轿的四名男子,一一身着月白色长袍,腰间缠挂着成色上佳的玉佩,面容有清秀、有艳丽,各个都是上佳的美人。
  但真正让陆焱之移不开眼的却是从轿中缓缓伸出的那一双白皙嫩滑的手。只见手的主人撩起轿帘,在四名男子的搀扶下,慵懒地走下轿来。他抬头的那一瞬,陆焱之觉得即使是日月也得为之黯淡。
  他黑色长发自然垂落,肌肤白皙间吹弹可破,鼻梁高挺,剑眉星目,虽然面容绝丽,但并不会让人觉得像个女子。动作虽轻浮慵懒,眉眼间却有着让人不敢直视的杀意。
  这样的一个美人,陆焱之坐在门边看得入神。
  直到四名男子中的一个走上前来,把他一脚踢翻在地时,陆焱之才回过神来。
  踢他的男子抽出剑来指着他道:“哪里来的丑陋之人!玷污了二公子的客栈!”
  陆焱之躺在地上,捂着被踹得淤青的胸口,硬生生把一口血给憋了回去。耳边传来路边围观之人的惊呼,大意都在指责他的丑陋玷污了二公子的美貌,他的狗眼连看二公子一眼都是一种罪过!
  陆焱之垂下头去,这些话从他来了岳城后,就听过不下数百遍。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人嫌弃他的丑陋不堪,就连同行的乞丐都不愿与他多处一会。他在心底冷笑,其实何止是这些跟他非亲非故的人,就连他自己在水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时,都会丑得忍不住杀了水底的这个怪物。
  他是怪物!从他进了天魔教那一刻起,就是被教主养起来的怪物。即使他逃了出去……也依旧逃不开他是个怪物的事实。
  陆焱之在众人的目光下慢慢地在地上蠕动着,一点一点地爬离这间客栈。眼角余光下,他看到了那个绝美之人眼神里的厌恶,以及听到他说:“把这间客栈烧了。”
  陆焱之自此便不敢再多看这个美丽的男人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  反正坑辣么多 再开个也无所谓啦(不
应该是短篇 五六万字左右吧
 
  ☆、第二章
 
  
  第二章
  陆焱之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平日歇脚的破庙,坐在干草堆上,陆焱之掏出破烂的水壶喝了一口。
  外面下起了雨,幸好他回来得快,不然得被雨给淋湿去。
  几个乞丐相继回了破庙,坐到离陆焱之远远的地方,生火做饭。那些乞丐虽对陆焱之这种丑陋的怪物敬而远之,但心情好了也会赏他一口饭吃,但条件是陆焱之得跪在地上向他们磕十个响头,边磕边说:“大爷赏口饭吃。”才有得吃。
  一开始陆焱之没有理会他们,可是接连几天饿着肚子到昏头后,他也抛下了所谓的自尊,在乞丐面前乞求一口吃食。
  但是今天,那群乞丐似乎没有分一点给陆焱之的打算。
  只见他们小声地交谈着:“听说了吗,那个丑八怪今天得罪了秦二公子。”
  “这么丑的东西出现在二公子面前,真是脏了人的眼!”
  “我看他活不久了,二公子今天气得直接烧了客栈,你们说,如果让人知道那个丑物躲在这间破庙里,这庙会不会也被烧掉啊?”
  “这么一说……”
  乞丐们纷纷用可怕的眼神看向陆焱之。
  陆焱之打了个寒颤。果不其然,下一刻,他就被赶出了破庙。
  屋外正下着大雨,陆焱之被乞丐们踹翻在泥泞的小道上。浑身破烂的他,身上尽是肮脏的泥土。他看着转身回了破庙的乞丐们,知道自己该找新的容身之所了。
  陆焱之起身,晃晃悠悠地正要离开。
  一位坐在门口的老乞丐叫住他,扔给他一个馒头。陆焱之小心地接过被泥土弄脏的馒头,脚步不知深浅地离开了破庙。
  他不知道秦楼是做什么的,但是他知道秦楼在岳城的势力很大。
  以及,他得罪了秦楼的二公子。
  因着白日里下过雨,夜间的岳城变得又湿又冷。陆焱之的身子本就弱,穿的又是衣衫褴褛,不一会儿就冻得走不动路,只得倚在墙角稍作歇息,直到有人过来轰赶他,这才踱步走开。
  虽然不会武功,但陆焱之的警觉性很高,很快就发现有人在跟踪他,且跟踪之人还不止一两个。陆焱之心下暗道糟了,怕是天魔教的人追来,便连忙往小巷子里走去。岳城的巷道很是错综复杂,外来之人初到很容易迷失在在此。
  陆焱之只想到跟踪他的人是从天魔教追来的,肯定对岳城的小道不熟悉,便放心地朝里走去。
  哪想身后的人不仅没有甩掉,反而越追越紧,陆焱之情急之下走错了路,把自己逼进了死角。急得满头大汗的陆焱之回头,看到的是三四个蒙着面的黑衣人。
  之后,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用手刀将他砍晕的黑衣人沉声说道:“这人怎么处置?”
  为首的黑衣人道:“二公子说了,只要把这家伙赶出岳城就行。随便找个悬崖扔了完事吧。”
  “是。”
  黑夜下,陆焱之被套进麻袋,由一群人抬着,扔下了岳城郊外的一处悬崖。
  秦楼。
  “秉二公子,那个丑物已经被逐出岳城,公子大可放心,以后不会再被他污您的眼了。”一白衣人跪于软榻前,向慵懒地卧在软榻上享受四位白衣美人服侍的秦二公子汇报陆焱之被扔下悬崖一事。
  “你办事,我放心。”秦二公子也就是秦楼的二当家秦章笑眯眯地伸出细白的手指,抬起跪在榻前之人的下巴,手指轻轻地在他的唇上临摹一番,“雪乐,让我好好看看你。”
  名为雪乐的侍从被秦章炙热的目光看得脸红,只得羞得低下头去。
  正在服侍的四位白衣美人识趣地退了下去。
  秦楼的二公子不仅生得绝色,生性里也喜好美人。所有服侍他的人,都得由他亲自过目,才能决定能不能留在他身边做事。所以围绕在秦章身边的,总是一群美人。美人虽多,审视久了也会觉得乏味。
  更何况是秦章这种拥有绝色姿容的大美人。
  雪乐跟在秦章身边也三年多了,算是最得秦章宠的。其他美人,秦章看一两个月就会腻,可对雪乐,却觉得怎么也看不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