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风雨 作者:珞塔

字体:[ ]

 
文案 
当贵公子一文不名
当冷血动物重拾温暖
……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正如你永远不会放弃我
我永远不会拖累你,正如你永远不会牵绊我
……
八年前,“闭嘴!有我在还轮不到你说话!”
八年后,“我只是想有一个可以站在你身边的身份。”
他与他,“爱”字从未出口
内容标签:强强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清岩,炎落,冷慕寒,洛轩 ┃ 配角:寄风,炎墨,楚冥,冷慕雪 ┃ 其它:sp,耽美 
 
 
 
第1章 轨迹
第一卷:相见无言少年时
 
第一章轨迹
 
 
他4岁。
他皱着眉听着老师一遍一遍重复着奇怪的发音,不自觉的便陷入了神游,这种读起来舌头打结的语言真是够了,谁说法语是最好听的语言了!骗子!
“啪!”
老师似乎对他的不专心很不满,教鞭重重的砸下来,却也只是落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小孩吓了一跳,正要狡辩,就看到书房的门开了,一个女人优雅的走了进来。
刚才还一脸不耐烦的小孩,表情突然变得似乎很委屈,跳下椅子,直接扑上去抱住了走进来的女人。
“小岩,又惹老师生气了?”女人蹲下宠爱的捏了捏他的脸。
“才没有呢!”小孩委屈道,撇了撇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
一看到小孩这个样子,女人立刻心疼了,抱在怀里柔声细语的哄到:“小岩乖,不哭,告诉妈妈怎么了?”
“法语太难了,我不想学了!”
“当初是你自己说要学的啊,半途而废我和爸爸都会生气哦。”
“可是……”
“这样好不好,你好好跟老师上课,晚上带你去吃大餐?”
“那……好吧……”小孩的语气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却把头埋在妈妈怀里,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
他6岁。
他赤膊站在书房里,房间的温度被刻意调的很低,他身上却不停地渗出汗水。
在他对面坐着四个人,分别用英语、法语、日语、西班牙语在说着些什么,他一刻不敢耽搁的回复每一句话,四种语言不停地在口中变换,在他身后,站着一个提着藤条的人。
“……”刚刚那句日语他没听清,一时间愣住了,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嗖……啪!”
几乎没有更多思考的时间,藤鞭已经划破空气狠狠的抽打在了他的背上。
“呃……”他压抑住差点脱口而出的呼声,身子抖了抖,却还是笔直的站在原地,默默的承受着紧接着的四下抽打。
惩罚结束,他用征询的目光看向坐在房间角落里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继续。”男人淡淡的回答。
“是,父亲。”男孩恭敬的颌首,继续着一对四的对话。
又过了十几分钟,男人开口:“今天就到这,你们都出去吧。”
其他人立刻站起来,向男人鞠躬后离开了房间,男孩还站在原地不敢动,他知道“你们”中并不包括自己。
男人走过来,目光威严而冷酷,男孩强迫着自己不要低下头,身上的汗出的愈发厉害。
“你自己满意吗?”
“小落应该更努力的。”
“知道就好。”男人的目光淡淡扫过男孩背上纵横着的二三十道伤痕,这只是最新的伤,覆盖在旧伤上十分惹眼,男人似乎也有些心疼,开口却还是冷冰冰的:“再给你半个月的时间。”
“是,父亲。”
“去洗个澡,别着凉了。”
“是,父亲。”男孩眼中的神色几乎可以用“感动”来形容。
 
他7岁。
“砰!”
又一次被教练摔在地上,男孩撅着嘴,一脸不服的样子。
“起来!”教练命令道。
“起不来了。”男孩索性躺在了地上。
“一个多月了一点进步都没有你还好意思耍赖?”
“没力气了。”
教练皱眉看着这个被惯坏的孩子,心中窝火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拿出手机:“楚先生,少爷不肯继续训练,您看?”
“你把电话给他。”
“是。”
男孩结果手机,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声:“爸。”
“怎么又不听话了?”电话里的声音倒是哄劝多过了严肃。
“累了嘛。”男孩坐起来摆弄着衣角。
“我和你妈下个星期就回家了,你好好跟教练学功夫,就带你去游乐场。”
“真的?”男孩怀疑的问道。上个月就说过要回来的,要不是因为爸妈食言,他也不会一赌气这一个月都没认真练习过这些不算难的格斗技巧。
“真的,不过如果教练再打电话告诉我你不认真,就……”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训练吗,挂了啊!”男孩不耐烦的打断了电话那头的人,把手机抛回给教练,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说道:“继续吧。”
……
他9岁。
“师父……体能做完了。”男孩尽量使自己的气息均匀,努力站得笔直,双腿却由于疲劳过度不由自主的颤抖。
“昨天教你的腿法练过了吗?”
“是,师父。”
“踢一遍给我看看。”
男孩瞟了一眼自己腿上还缠着的几块铅板,回答道:“是,师父。”他知道师父不可能是忘了这几块该死的铅板,不说让他摘下来,自然就是要一直戴着了。
男孩退后几步到空地上,向男子一鞠躬,一招一式认真的做了起来。男孩昨天练了几十遍,此时动作倒也熟练,只是腿上负荷过重,动作难免有些滞涩,失了本该有的行云流水之势。
一套动作做完,男孩的脸色更加苍白,顾不上擦额头上的汗水,就径直走到男子面前,开口:“师父,做完了。”
“恩。”被男孩唤作“师父”的男子淡淡的应了一声,脸上始终带着浅笑,不喜不怒,不做评价。
男孩不知所措的站在那,愈发紧张,僵持了一分钟,男孩小心翼翼的说道:“小落做的不好,请师父责罚。”
“腿不够稳,怕是没踢倒对手,自己就先摔了。”
“师父教训的是。”
“一个小时的马步,然后自己去领二十藤条,好好想想问题出在哪。”
“是,师父。”男孩应道,立刻扎起了马步。
男子微笑着拿起两个铁块,分别放在男孩两条腿上,淡淡的吩咐道:“如果掉了就重新计时。”说完便走了。
“是,师父。”
男子走进训练场旁的监控室,监控室里,一个男人正看着受罚的男孩。
“不心疼?”男子轻笑着问道,也走到男人身边,并肩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
“师兄愿意教他,是犬子的福气。”男人面无表情的回答。
“随我怎么折腾他?”男子开玩笑的问道。
男人偏过头,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不死就行。”
 
他10岁。
穿着晚礼服的他,站在聚光灯下,没有一点小孩子的胆怯,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朝着台下微微一鞠躬,转身回到琴凳上坐下,手指跳跃于黑键白键之间,优雅流畅的音乐溢满了音乐厅里的每个角落。这首曲子难度很高,许多音阶远远超过了一个小孩子的手指的跨度,却都被他以连续短音的方式处理过去,少了些优美,却多了一分灵动,整个旋律仿佛被赋予了新的灵魂,即使是最挑剔的评论家也找不出半点瑕疵。
“I’m so honored here to say, the top prize of International Annual Piano Award goes to the talented, impressive, 10-year-old Chinese boy, Qingyan Chu! Congratulations!”主持人热情饱满的声音在台上响起。
他走上台,接过金奖的奖杯,与银奖和铜奖的获得者一同站在台上,张扬的笑容使另外两个比他年长许多的人看起来格外像失败者,尽管能得到银奖和铜奖也已经十分不容易。没人会责怪他,傲慢本来就是小孩子的权力。
到了后台,男孩随手甩掉规规矩矩的晚礼服,撒娇着扑进了妈妈的怀里。
“金奖哦,很厉害吧!”
女人很开心的在儿子脸上亲了几口,问道:“想要什么奖励?”
“奖励嘛……”男孩不怀好意的瞟了瞟站在一旁的父亲。
“说吧,要什么都行。”男人也笑了。
“明天帮我找一个小提琴的老师,我要学小提琴。”
夫妻两人疑惑的对视一眼,他们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他难得拼命练习了三个月,怎么可能就要这么小的奖励。
果然,男孩一脸坏笑的说道:“爸,我听说索斯比最近的拍卖会上出现了一把斯特拉迪瓦里,所以……”
男人又气又笑,伸手揉了揉男孩的头发,无奈的回答:“知道了。”
“用我的名字买!”男孩提醒道。
男人翻了个白眼,也不知这孩子财迷的性子随了谁。
……
他12岁。
他摘下护目镜,把枪收回口袋,看着计分器上的数字,先是一喜,然后便微微皱起了眉头。
“师父,我回来了。”
“结果?”
“第一。”
“我寄风的徒弟第一是应该的,分数?”
“98.5。”
“15藤条,然后去反省室写份总结给我,不少于1500字。”
“是,师父。”男孩眼中有一丝失落,他赢了全部参加测试的杀手,却仍然得不到一句表扬。
“倒着写,掉下来的话就重写。”
“是,师父。”男孩应道,却没有立刻离开,有些犹豫的看着寄风。终于,男孩鼓足勇气开口了:“师父,可以教我‘霓虹’的枪法了吗?”
寄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对不起,是小落不自量力了,小落这就去反省。”
男孩马上就要走出房间,寄风淡淡的说道:“把成绩再提高一分,我就教你。”
男孩转身回答:“是,师父。”再次转身离开,眼中的失落只增不减,从90分提到91分容易,98.5分提到99.5?男孩苦笑。
 
他12岁。晴天霹雳。
他14岁。得偿所愿。
 
 
作者有话要说:
珞珞又开新文了,不知道上一篇文《木叶年华》有没有亲看过~那是已经完结的哦,大家也可以去看看~
还有珞珞的读者群:80863649  大家感兴趣可以加起来~
 
 
 
 
 
第2章 家变
第二章家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