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暴君+番外 作者:容恒

字体:[ ]

 
文案
 
强抢民男是家常便饭,
杀人放火是日常生活,
灭门屠城是娱乐消遣,
百姓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
大臣们恨不得让他赶紧死,
兄弟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白日能辟邪夜晚能驱鬼,
他是世人闻风丧胆的暴君,
创千秋基业建不世之功
他是后世争议不断的青帝。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幕 ┃ 配角:顾云州、云飞雨、柳熙、黄萱、叶清风 ┃ 其它:暴君,主受
==================
 
  ☆、穿越(主受文)
 
  甜腻的香味钻入少年鼻腔,昏暗中身体被火热撑开,颤栗的快感让他无法控制的低吟,还没接受完脑海中庞大的信息便沉沦在无边的快感中。
  金色的帷幔中,少年绝世的容貌若隐若现,如同安睡的天使。任谁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都无法将他和青国百姓口中的恶魔联系起来。
  秦业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面无表情的起身,看着床上熟睡的人眼中闪过一丝戾色,□□着身体走进太子寝宫后的巨大浴池,完全无视身上狰狞伤口带了的剧痛。
  苏幕缓缓睁开眼睛,一名蓝衣少女低着头,恭敬道:”殿下,奴婢为您更衣。”
  苏幕冷静的点点头,从纯金大床上起身,看着这间连地板和屋顶都是镶金镀金的后,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一下。
  蓝衣侍女很快为苏幕穿好了衣服,这期间她一直不曾抬头,想起前几天因多看了太子两眼就被挖掉眼珠子的侍女,不禁浑身发冷,生怕不经意间触怒这尊杀神,动作更加小心翼翼。
  苏幕能理解玉珠的惧怕,碰上苏墨池那个变态杀人狂,她能表现的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冷静,苏幕已经佩服至极了。
  但现在自己变成了变态杀人狂,苏幕心中微叹,果然是福兮祸兮。
  把他撞的稀巴烂的车主为了补偿他把他送到这个时空,以为可以开始新的美好人生,没想到还是步步危机啊!
  想到此处苏幕眼神微冷,虽然苏墨池该死千万遍,但是他可不想死第二次。
  正在给苏幕系腰带的玉珠浑身一颤,猛然浸入骨髓的寒意让她脸色一白,飞快系好最后一根带子,立刻退到旁边更加恭敬的垂着头,简直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苏幕有点担心这妹子以后会得颈椎病,看了她一眼,发现在这之前更可能被自己吓死后,大袖一甩道:”去御书房。”
  玉珠躬身道了声是,打开门跟着苏幕心想,太子几个月没去御书房了,难道又想到了什么新的乐子?玉珠打了一个寒战,不敢再想那些恐怖的事情。
  太子殿依霞搂秦业双拳紧握薄唇紧抿,看着太子寝宫的方向眼中涌动着疯狂的恨意。
  为什么消魂都杀不死你,为什么为什么......
  ”公子......”看着坐在书桌前一夜的秦业,小太监有些担心的喊道。
  秦业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在等,等着太子来杀他。
  这样也好,这种毫无尊严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如血的夕阳照在他英俊坚毅的脸上,犹如神祗。
  秦业皱起了眉头,苏墨池又想玩什么花样,他跑去御书房干什么,难道觉得太子殿玩腻了,跑去宫里找茬?秦业坐了一天都没等到太子要把他怎么样的消息。
  只是他不仅没放松,反而更紧张了,心中想着太子肯定在想什么更残忍的办法来折磨他。
  而事实是苏幕看了眼御书房堆积成山的奏折后,早把昨晚的事忘到九霄云外了。
  既然接受了苏墨池的身体,苏幕想要好好活下去的话必须得做些什么,可是看着快堆出门外的奏折,额头上蹦出一根青筋。
  祖孙三代皆昏君青国没亡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
  深吸一口走进御书房看着地上有些折子都发霉了,恨不得踹死这父子俩。
  玉珠端着新鲜的人参鸡汤轻轻的走进来,看了眼神色不怎么好的苏幕,小声道:”殿下,请用。”
  看了一天措辞严谨语言简练的文言文,苏幕感觉头脑有些发胀,揉了揉脑袋从一堆折子里摆脱出来。
  一边喝着汤一边暗骂,苏墨池这个蠢猪脑子里除了杀人和男人就没别的了,连字都认不全。
  虽然在21世纪他还算是个精英,可这并不能让他毫无困难的理解这些咬文嚼字的古文。
  苏幕揉了揉又发胀的脑袋,简直想把苏墨池千刀万剐,刚拿起手中的金碗金勺就听到一个急匆匆的脚步声,守在苏幕身边到玉珠立刻向门外走去。
  小太监在玉珠耳边一阵嘀咕,玉珠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暗道这个秦公子怎么老是找事,还嫌太子不够惦记他吗。
  玉珠整理了自己的情绪,进屋对苏幕道:”太子殿下,秦公子把依霞楼拆了......”
  拿着汤勺的手一顿,苏幕道:”知道了。”
  太子没有发怒!
  玉珠庆幸的大大松了口气,秦公子昨晚才伺候过太子,要是今晚再被临幸,少说也要丢掉半条命。
  傍晚,苏幕带着一肚子郁闷回到太子殿,一走进门眼角就瞥见一道人影激射而来,手中长剑反射着让人胆战寒光。
  眼看剑锋还有不到半米就刺道了他的脖子,苏幕双眼微眯,右手化为一道幻影本能的挥出,强大阴邪内力猛地向前袭去,雪亮的长剑顿时化成铁片反射回去。
  ”锵锵”的声音不绝于耳,拇指大小的铁片如切豆腐一样陷入坚硬的岩石中。
  秦业被强大内劲猛然掀开,狠狠地撞在墙壁上,一道巨大的裂缝在墙壁上延伸开来。
  秦业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喷出一大口鲜血,充满仇恨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苏幕,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苏幕看了眼瘫软在地上的秦业,微微怔了下,毕竟他不是苏墨池,杀人跟喝水一样。
  感觉到体内强大的力量,苏幕心情很复杂,苏墨池修炼的魔功是用人命堆积起来的,这一笔笔烂帐势必要他来背。
  秦业,镇远将军次子,一年前被苏墨池抢回太子殿,要不是苏墨池用整个镇远将军府的人要胁,以秦业刚烈的性子怎么可能妥协。 
  半个月前苏墨池在大街上遇到了何雨竹,秦业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不知道怎么惹到他了,当街就把人杀了。
  秦业知道后悲痛欲绝提剑找苏墨池拼命,被好友死命拉住才冷静下来,直到昨天苏墨池招他侍寝,他将□□藏在自己嘴里喂给了苏墨池。
  可惜的是苏墨池一点事都没有,秦业等了一天见苏墨池没有任何动作便再也坐不住了,他和苏墨池绝不能共存,既然他杀不了苏墨池,那就让苏墨池把他也杀了。
  秦业躺在地上绝望的泪水从眼中滑落,如同濒死的野兽低声呜咽,声嘶力竭的朝苏幕的背影吼道:”苏墨池,有种你杀了我.....你这个禽兽,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要将你千刀万剐,给雨竹偿命!”
  苏幕听着秦业绝望的吼声,心情有些沉重,他清楚的记得何雨竹是怎么死的。
  那时苏墨池闲极无聊上街闲逛,刚好就看到一个美丽女孩,何雨竹其实什么都没做,只不过穿了一件蓝色百蝶穿花裙,苏墨池就当街掐断了她的脖子。
  玉珠胆战心惊的跟在苏幕深厚,秦业吼一个字,她的心就跟着抖一下,生怕太子被激怒殃及池鱼。
  就在玉珠忐忑不安的时候,苏幕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去请御医,把秦业送到云飞雨哪儿,重建依霞楼。”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一生爱主受,爱反差,爱汤姆玛丽苏
 
  ☆、早朝
 
  连续三天苏幕都在御书房渡过,更是奇迹般的没杀一个人,就连太子平时最爱玩的让人生吃青蛙蝎子蜈蚣什么的游戏都没玩。
  皇宫中人顿时热泪盈眶,魔王也有不杀人的时候。大臣们更是议论纷纷,太子有几斤几两,这些大臣是最清楚不过的,能把自己名字写成”苏黑也”的人,你跟他们说太子殿下安安分分看了三天奏折!
  呵呵,老夫把头给你当球踢!
  太子殿琼华阁,一身红色盛装的柳熙懒散的靠在紫檀木榻上,勾魂摄魄的凤眼闪动着魅人的光泽,无聊的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修长洁白的手指可与羊脂白玉一争高下,足以让女人嫉妒到眼红。
  柳熙冷哼一声,妖媚入骨的声音让人浑身酥软,凤眼中满是嘲讽,鲜红欲滴的双唇轻启,道:”关我屁事。”
  柳元化刚说完就听到儿子毫不留情的打脸,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喝道:”柳熙你什么态度,老子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你就用这种态度回报我!”
  柳熙猛地坐起来,瞪着柳元化吼道:”养大我的是我娘,你除了把我卖了有给过我一口饭吃?!”
  柳元化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柳熙的鼻子骂道:”你......你这个不孝子,你现在的荣华富贵哪来的?要不是老子当初把你献给太子,你早成了楚楼被人压的头牌......”
  ”放你妈的屁,你个老王八,要不是你那根$%}......老子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样,你个老不死的,我x你全家@#%*......”
  柳熙媚眼如丝,即使发怒也别具诱惑。当然前提是忽略他口中的不雅词汇。
  柳元化捂着胸口跌坐在椅子上,话都说不全。
  ”好好.....你个小杂种......”
  ”你、个、老、杂,种!”柳熙磨牙恨不得掐死他。
  当然柳元化也有同样的想法,狠狠的盯着柳熙,差点咬碎了一口黄牙,威胁道:”别忘了你母亲还在柳府,想让她好过点就乖乖给我听话。”
  柳元化说完就走再呆下去他非被气死不可。
  屋内传来柳熙的怒骂以及噼里啪啦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停止。
  柳熙脸色阴沉的待在满地狼藉的屋里,恨道:”更、衣!”
  苏幕回到了满是黄金的屋子,一群宫女麻利的给他换衣服洗漱,玉珠正给苏幕擦着手就听见门外的小宫女通报道:”太子殿下,柳公子求见。”
  ”让他近来。”看来已经有人察觉到了他的变化,苏幕暗想。
  柳熙一袭大红宫装,头戴金冠,黑色头发闪动着微光,一双凤眼魅惑天成,让人看一眼就心神荡漾。
  柳熙一边将瓷碗摆放在桌上一边温柔的笑道:”殿下在御书房劳累了一天,臣给殿下炖了雪梨汤消消暑。”
  苏幕点点头坐下,玉珠立刻拿出银针在汤中试了试,柳熙像没看到一样,动作优雅的盛汤。
  ”殿下,我喂您......”
  苏幕嘴角微抽,全身上下起了不止一层鸡皮疙瘩,心里却有些麻酥酥的。苏幕接过碗一饮而尽道:”本宫要歇息了,你回去把。”
  ”殿下......”柳熙有些委屈的低声唤道,真是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苏幕感觉自己心脏跳动加快,脑中不断闪过各种不和谐画面,一阵无语。
  虽然他不介意和自己有好感的人解决一下,但是他很介意跟对自己图谋不轨的人睡一张床。
  柳熙不死心的道:”殿下,就让我......”
  苏幕双眼微眯,道:”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柳熙微微一颤,不敢在多说一个字,低眉顺眼退出这间闪瞎眼的屋子。
  琼华阁内柳熙挥退左右后,脸色陡然变的无比阴沉,身上的妖媚阴柔之气消失的一干二尽。
  ”柳元化、苏墨池我迟早要剥了你们!”
  某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大部分官员爬起来吃早饭的时候,突然被自己管家告诉说,太子有旨自明日起恢复早朝,凡四品及以上官员必需在卯时(凌晨5点)到达太和殿。
  某大臣被呛的老脸通红,饭粒喷了一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