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伊伊不舍 作者:红鲫鱼

字体:[ ]

 
文案:
     孟良很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在做任务的途中,看到一帮愚昧的村民拿活人当祭品,然后一不小心就把人给救了,一不小心被这个色迷迷的少年缠住了,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心都丢了。
 
  杨伊很幸福,幸福地冒泡,在临危之时被一袭黑衣的大侠救了,仔细看看,这个大侠很英俊,很有钱,很有责任感,如八爪鱼般缠住这个男人,眉目传情:“大侠,收了我吧。”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攻:孟良,受:杨伊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扬州孟家,以经营粮店远近闻名,当然更出名的恐怕还是孟家的三个儿子。老大孟浪,身为男子,天生媚骨,凡是女人看到了,莫不是低头自惭形秽,男人看到了,便心生旖旎。不过,就算是对他有想法的人也得把那些龌龊藏掖紧了,不然的话,他那绝世媚功就足以让你走火入魔,一命呜呼。老二孟良,相貌英俊,武功绝世,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大侠,可惜早已指腹为婚,让不少闺中女子怅然若失。老三孟朗好烹饪,因为他不喜出门,常人是无法知晓他的厨艺如何,只知当今摄政王曾有幸尝到他做的一道菜,直呼世间美味,更声称连御厨做的凤翅鲍鱼都不及他随随便便做的十分之一美味。 
  孟良骑着马路过一个村子,看到小村庄里人声鼎沸,拦截一个村民,“你们这里今天有什么庆祝吗?”看见孟良那双深不可测的双眼,那人不敢不说,“回这位大爷的话,今天是杨村祭祀老祖宗的日子,来感谢老祖宗对村子的庇佑。”孟良的双眼依然波澜不惊,继续问道:“你能领我去看看吗?让我也见识一下杨村的风土人情。”这么说着,孟良的眼却是紧紧盯着他,让人没有半点选择的余地。“那爷就跟着小的来吧。”那人倒也识相,知道躲不过了,一边给孟良领路,一边暗骂出门不利,怎的碰见这么个煞门星。
  杨伊被困在架好的十字架上,脚下是一捆捆的柴火堆,心中暗骂:这些笨村民、愚昧的村民,还有他那视财如命的婶子一家人。那个道貌岸然的村长借用职位便益,对他好几次动手动脚,他忍着没有说,这次更过分,直接买通他那个贪财的婶子给他下药,恍惚间看到一张老脸在自己的胸前两点抚弄,惶恐之下,他抄起一个瓦罐将他砸晕。却没想到,为了自己的面子,施暴不成的村长竟要将他当做祭品烧死,可怜他大好年华就要丧命于此了。
  台下的人叫嚣着,眼中满是兴奋与好奇,孟良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些未开化的蛮民居然要将一个少年活活烧死,心中的不忍站了上风,于是,他用他绝世的轻功飞上台子,救人,将村长踹下台,带人逃跑,这些动作一气喝成。
  两个时辰后,骑在马上的孟良开始暗暗头疼,那些愚昧的村民早就被他的“踏雪”宝马甩得远远的了,可是怀中这个少年最开始的慌乱安定下来后,这个少年便自来熟般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让喜静的孟良有好几次都恨不得将他丢下马去。少年:“你刚才用的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吗?好厉害啊。”眼睛都成了星星眼。孟良点了点头,算作是回答,少年再接再励,“那恩人的名字叫什么?恩人这么英俊,想必也会有个响亮的名字吧。”“孟良。”两个字从薄唇中吐出,似要将空气冻结。少年似乎没感觉到快要凝结的氛围,自顾自的说道,“恩人啊,那你可要记住我,我叫杨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你要好好保护我哦。”说罢,一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孟良,让孟良一时恍惚,这个少年倒是长了双美眸,只是一眼就让人忍不住呵护他。
  孟良是去马家堡和马家订婚的,不管怎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肯定是要遵循的,只是这个半道上“捡”的少年该如何处置,看着怀中开始倚着他的胸膛打盹的人儿,不同于醒着时的喋喋不休,睡着时的人很是乖巧,如一只猫儿一般,仿佛他是他的全部。心中这般想着,看向少年,心中柔软的一角被触到,算了,就让他当个贴身小厮算了。
  第二天,在树林里,杨伊睁开眼,看着旁边放大的俊脸,感觉大脑停止了运行,然后回想起昨日发生的种种。眼前的这张脸,剑眉入鬓角,一双丹凤眼,睁开时清冽如春日刚解冻的雪水,仿佛能看透一切,让少年的心怦然跳动,这正是他心中假想过相公模样,所以他决定了,这么好的男人他一定要好好守住,不给别人觊觎的机会。是的,从十三岁开始他就明白了自己喜欢的是男人,但是杨村那几个歪瓜裂枣让他接受无能,所以一直不敢暴露自己的性向,要不香香软软的自己还不被那群恶棍吃的连渣都不剩。杨伊醒来的样子没有瞒过孟良,他少年就在江湖闯荡,经过许多事情的磨砺后,一有风吹草动便会醒来,更何况是被打量的眼神看了那么久。因为打算带杨伊一起去马家堡,孟良也对这个未来的小厮充满了好奇,想看看他醒来后会干什么。许久不见动静,他于是装作刚醒的样子睁开了眼,却看到自己未来的小厮在认真的看自己,美目中全是自己的影子,纵使孟良面冷心冷,也不由地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感,耳垂开始发红。
  杨依心里乐开了花,孟良让他做贴身小厮,这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好事。“杨伊!”看着少年又一次发呆,还不自觉地咧着嘴傻笑,孟良眉头一皱,心中犹豫着,这就乐得不知道在哪了,只怕他办事时也不见得稳妥,这般想着,心里更是不耐烦开了。“杨伊!”又提声叫了自己的小厮一声,孟良冷着脸,语气里大有甩开杨伊不管的意思。“孟良。”杨伊反应过来,看到孟良的冷脸,为自己的乐不思蜀后知后觉地有些羞人。刚才那副蠢样子可是全被孟良看到了,接下来可一定要好好表现,让孟良舍不得丢弃可爱的他,当然,要是孟良能顺便喜欢上自己就更好了。
  暗含这样的小心思,一路上,杨伊精心伺候着孟良,端茶倒水,他的人小干活利落,倒是让孟良也挑不出错来,对杨伊的伺候分外满意,可是孟良也忒是根木头,依旧面对自己冷冷的,看到自己动人的身姿,竟一点旖念都没有,依然坦坦荡荡,让杨伊一边恼恨着一边为他的正人君子欣喜,杨伊暗自流着口水表示,正人君子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杨伊在心里一点点记着孟良的喜好,家母曾说过:要想留住一个男人的心,还需从他的喜好入手。孟良偏好白色,杨伊看到孟良替换的几件衣服都是白色,心中赶紧记下。孟良每天要喝一些酒,对孟良表示高度关注的杨小厮曾不耻下问过孟良最喜欢什么酒,孟良眼皮都没有抬,依旧高冷地吐出三个字“女儿红”。于是每到一个镇子,杨小厮忘干什么都不会忘记给孟良打一壶女儿红。第一次擅自买了壶女儿红,杨伊还记得将就递到孟良面前时,孟良眼中闪过的一丝诧异,喝过后,孟良冷着脸吐出了一句话:“下回记得和掌柜的说要上等的女儿红,让他少掺些水。”孟良喜欢鸡肉,每顿饭只要有条件,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盘鸡,杨小厮开心的表示,他的厨艺称不上好,但是炖鸡、烧鸡、烤鸡无一不精,最起码孟良尝过杨小厮做的一次烤野鸡后,没有皱眉,将食膳大权很大一部分给予杨小厮,杨小厮成功的拴住孟良的胃。还有许许多多的细微之处,比如说:孟良口味偏淡,孟良不喜欢吃鱼,孟良对自己的黑发格外在意,孟良……不知不觉间,杨小厮对孟良的了解甚至超过了他对自己的了解,杨小厮的整颗心都拴在这个叫孟良的男人身上,还是如此的奋不顾身。
  客栈里,“杨伊,擦背。”屋子里水汽弥漫,孟良惬意地仰在洗澡用的木桶边上,杨伊打开门时是这样的场景:孟良的两手搭在木桶边上,身上的肌肉光洁,隐隐蕴含着巨大的力量,黑发成缕得紧贴湿润的皮肤,散发着清香。看着孟良直视的双眼,只觉得仿佛看到一泓清泉,魂仿佛被吸了进去,“擦背!”看着杨伊发愣的眼神,孟良皱眉。他这个小厮做事利落,手脚干净也很贴心,就是那一双迷恋的双眼让他感觉满是不自在,还喜欢看着自己发呆,这点让他分外不喜。即使他冷颜相对、不去理睬他,这个杨伊也总能找些个话说,让自己的心软下来。
  “是,爷。”知道孟良面冷心热的杨伊也不怕他,笑嘻嘻地接过布子,力道适中地擦起了背,薄薄的布子下是结实的肌肉,让人心神荡漾,由于习武的原因,孟良的身材高大,呈倒三角形,一身不均匀的肌肉将杨伊的魂都吸走了,水雾凝聚成水珠顽皮地从孟良的肌肤上滑落,没入到木桶里,这一禁忌诱惑让杨小厮看得血脉膨胀,一时没控制住,擦背渐渐变成了杨小厮隔着一层布抚摸孟良的肌肤。正是走着思,一只大手握住杨伊细小的手腕,“算了,你下去吧。”“是,爷。”杨伊只觉得孟良的声音有些奇怪,和往常低沉的声音不同,他唯恐事情败露,不敢看孟良的眼,红着脸连忙退下,所以他错过了他退下时孟良眼中的暗色。
  孟良看见杨伊下去了,苦恼的看着自己弩张的□□,回想起在自己背上那只柔弱无骨的小手在自己身上轻抚,身下的反应登时更加强烈。他十岁离家拜师学艺,如今在江湖上也近十年,自然追求他的人只多不少,里面有男有女。所以看着杨小厮每天费力地讨好自己,孟浪自然是明白杨小厮的心思。杨伊脸庞清秀,一双眼顾盼生神,灵气四溢,唇红齿白,一双眼盈盈的映着自己的影子,说孟良不动心是假的。只是在潜意识里,孟良还是希望自己能找一个媳妇,娶妻生子,将孟家的血脉传承下去。至于杨小厮眼中的爱慕,孟良不是无情人,但是没有确定自己感情前他不敢随意玩弄别人的情感,尤其那人还是对他心心念念的杨伊。所以孟良一路上对杨伊冷冰冰的,坐怀不乱,就是希望杨伊知难而退,将这段爱慕扼杀于摇篮,但是心中却隐隐约约不希望杨伊就此放手。
 
  ☆、第 2 章
 
  接下来的日子里,无论杨伊怎么挑起话头,孟浪就是不理睬他,一路上很是沉闷,杨小厮表示,自家相公的高冷病犯了,只要自己持之以恒,就不信抱不得冰山俊男归。于是孟大侠心中的小人呐喊,自家的小厮更加贴心了怎么破,这么下去自己恐怕很快就坚持不住了。
  还没到马家堡,一人骑着一匹马向他们迎来,一身劲装身上,领口秀有红纹,是马家堡的人来迎接他们。果不其然,“孟良少侠,我家主人命我等在此恭候,容小人向家主通报一声,少侠且往前走,自会有人相迎。少侠,马家堡再会。”说完,这人又骑着马离去。
  杨伊仰着头,牌匾上“马家堡”三个大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朱红色大门,门前两尊石狮,刻工粗糙,但是却将石狮的凶悍威严之感活生生得释放出来,让人心生震撼。走进大门,一群人笑着和孟浪抱拳作揖。马家堡的家主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笑容威严而柔和,“孟良啊,好久没见孟老爷子,他的身子怎么样啊?”“承马堡主关心,加父身子硬朗,时时惦念着马堡主。”孟良朗声回答,马堡主听后哈哈大笑,声音洪亮震耳,“那个老东西还是舍不得抛下他那粮铺,挂念我也不来看望我这兄弟,罢了罢了,来人,开席吧。”说罢,率着众人围着孟良众星捧月般的将他迎到席面,这一夜,珍馐,芳醴流水般的被端上席面,孟良早就习惯了这般阵仗,淡定自若,杨伊一开始有些惊慌,但是被孟良的波澜不惊感染,渐渐淡定下来,他随侍在孟良身边,看着许多人向孟良敬酒,心中有了一丝自家相公很厉害的自豪感,看来他杨小厮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嘛。
  杨伊费力地将孟良抬回床上,看着孟良酒酣的模样,依旧不减半分俊朗,耳边因为孟良呼出的温热的酒气变得敏感发烫,脸上也烧起了火烧云,他看着孟良睡死过去,色心大起,既然难得这个木头没有防备,不摸一把真是难为自己了,说罢将狼爪深处,色眯眯的对孟良上下其手,这肌肉,这触感,这身材让杨小厮打饱手福,心中一阵满足,拍拍屁股,溜之大吉。满脸幸福的杨小厮没有看见在他转身后,一双丹凤眼睁开,哪里还有半分睡意,眼中闪着无奈和复杂。这个杨伊,真是大胆,居然对自己从头摸到脚,幸好自己身穿了一袭长袍,天色黑暗,倒是没让他看到自己□□的变化,要不然他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这个小厮。
  孟良在马家堡一待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在马家堡堡主的安排下,他少有的几次出行里都很巧妙的“偶遇”了马小姐,然后就是孟良忍着脾气和马小姐谈笑风生,让马小姐和马家堡堡主甚是满意。
  杨伊听着屋外的女人被孟良逗得“咯咯”的笑声,心中一阵窝火,这个木头不是不解风情吗,怎么一面对马小姐就是另一副面孔,还懂得幽默,逗女人开心,难道马小姐是这个木头的真爱?这般想着,心中一阵苦涩,那自己的付出岂不是一场笑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