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银国(双性) 作者:蓝色雨

字体:[ ]

 
风格: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宫廷  高H
 
简介:
银国有三种性别,男,女,双性。
因双性天生- yín -乱,银国风气逐渐改变,全国性事都很开放。由四年一度科举开始,故事慢慢展开。
主CP走肾走心,其他不HE的随便走什么。
不可能全民- yín -乱,有- yín -乱的双性,也有隐忍的双性,还有高思想高觉悟的双性。有NP,有1V1,多CP线。
    
    第1章 当众试用- yín -具
    
    广河朝西而去,有一国家,名为银国。银国疆土辽阔,民丰物饶。前守疆将军骁勇善战,不仅将觊觎银国的众多小国联盟击退,甚至将边境线年年外扩,等他退位之时,已然又将一个小国囊入国土之内。
    新将军继承衣钵,也是武功超群,临战如神。想必只要他在,银国必无外敌之忧。边疆无患,银国国内歌舞升平,大行文艺之风。四年一次的科举更是深受百姓瞩目,科举之上,不单是诗词文章,更有射箭骑马。而最后还有一项,更是万众瞩目,成为四年一度的最大盛事——
    那便是“银阁”之比。
    第一回“银阁”乃当今圣上亲口提出,银阁本是科举圣地银楼旁边的一个小小阁楼,三日科举比赛后,皇上突然道:“接连三日比试,想必大家都已有所疲惫,朕今日与民同乐,将皇家作坊的玩意儿拿出来给众位未来国之栋梁把玩把玩。”
    那便是“银阁”之比的开端。
    比的正是闺房的助性玩意儿。
    银国不知何时起,全国上下出现了身有双性的人,他们有男人的*器官同时也有女人的*器官,有的能生孩子,有的能让人生孩子,还有的不管如何都生不了孩子。他们生来性致就比单性人高,银国初始保守沉闷的习气被双性人一搅而空,发展至今,银国早成了周边众多国家中“- yín -奢”的国家。
    不管前提如何,今日正是四年一回最为要紧的时候,银阁之外早就围满了旁观人群,而银阁之上,就只有升入前十的秀才和几位高官在。
    一个巨大的垂帘坐落在银阁二楼,垂帘之后,不知何人。
    时辰一到,一个官府男子敲打锣鼓,比试开始!
    出来的正是今年科举拔得头筹的状元郎。他一顶状元帽衬得一张春风得意的脸,威风极了。他本是个单性人,家里的兄弟却有双性,从小也甚是热衷此道。只见他上前一步,从一个红木盒子里拿出一个胶状*具,此*具遍体透明,头部伸出一小节扁状物,*具通体柔软,只有那扁状物非常坚硬。
    “不知这*具有何妙处?”一人问。
    状元郎只是一笑,拱手道:“待试用之后再容在下说明。”
    单是看也看不出朵花,银阁比试发展数十年,早有了当场实验的人。这些人大多来自青楼妓院,还有些来自平日里买不起这些玩意的穷人家,也就瞅着这一机会试试状元爷亲自做的玩具了。
    三人缓缓上场。
    待到人上来,忽然下方群众中有人大声喊道:“这不是群芳阁的小燕儿么?怎么屁股痒了想来这里找CAO,你的屁股都被玩松了,要是被玩的不爽,不是玷污了状元郎的名头么?”
    众人一阵哄笑。这小燕儿是个双,十四岁开始就接客了,前面后面都不知道被玩了多少回,是比不得一般人家紧了。偏偏那颗骚*蒂是越玩越大,越大越骚。当年刚出来卖时还需要好好揉捏一会等到探出包皮了才会嗯嗯啊啊叫。到如今,脱了裤子就看到那东西挺立在毛发中间,有小樱桃一般大小,直接就可以用手指头掐,一掐下面就喷水,被客人投诉过好多次说是水太多,都把头发打湿了,嘴里也都是- yín -味。也不知道是谁要把嘴凑到那底下去的。
    被这么一叫,小燕儿就急了。他在楼上看到状元爷骑着马儿过街之时就一颗心送给了人家,知道自己身份卑微,就想让状元爷亲手做的玩意好好懆懆自己,最好把穴都CAO开了CAO成形,一辈子都不会忘了。
    “爷,爷小燕儿不松的。”他连忙道,手伸出来又不敢去拉状元郎的衣服,只好红着脸哀求道:“让奴家试吧,奴家,奴家很会喷水的。”
    状元郎闻声目光一撇下方众人,故意大声道:“若小燕儿你穴真的松了,也能被玩的爽,岂不是更能说明下生手艺高超?”
    “对的对的。”眼见其他人都开始脱下裤子往穴里插了,小燕儿连忙脱下薄薄的单裤,被常年拍打得又肥又嫩的屁股高高翘起,就想把*具往穴里插,但他越急越是弄不好,再加上他看到状元郎的那一刻穴就湿了,更是滑不溜秋插不进去。
    眼看着那穴儿一圈一圈吐出水,直直地喷在*具头上,让*具才进去一点就滑出来,状元郎终于看不过去了。
    “让我来。”他接过*具,无视小燕儿又呆又喜的目光,半蹲在他屁股后面,宽大的手掌捏住他的屁股,将臀肉往外挤。但他屁股实在是肥,单捏了一边屁股竟然还看不到穴。
    “奴,奴家自个来。”小燕儿颤巍巍地伸出双手手指毫不留情地陷进臀肉里,将两瓣桃子肉挤出来。
    瞬时,一个艳红的屁眼就暴露在状元郎面前。这屁眼一看就是被玩多了的,颜色又深洞口又大,已经不能完全合拢了,一张一合间还露出一个小指大小的孔,丝丝- yín -水从里面流出。
    状元郎这才有些担心起来,自己做的只不过比寻常人尺寸大上一点,这后*都这样,前面的骚*还不需要两个人才能堵上?
    小燕儿看还没插进去,屁股撅的越高,整个屁眼都快朝天了,下方那个骚*果然露出一个两指宽的洞,水流的*蒂都闪闪发亮了。
    状元郎心一狠,猛地就插了进去,一插入底,只差没把尾部的阴囊也插进去。
    小燕儿也没想到会这么急促,双腿一软,身子往前面一趴,膝盖着地,整个屁股高高翘起对着后面的几位高官不停地摇啊摇。
    “啊啊,插坏了,小燕儿被插坏了。状元郎哥哥太坏了,小燕儿的穴要坏了不能卖了。”
    他被这么一插之后猛地喷出一股水,他屁股敲得太高,那水笔直朝空中而来,竟然猝不及防地落到了状元郎官袍之上,状元郎本来是想在众多一二品官员面前维持一个好形象的,但此时太怒,伸手就一巴掌甩在了小燕儿屁股上。
    “骚货,水都喷到本状元官服上了,你赔得起么?”
    小燕儿在青楼习惯了被客人打,一时间情景倒错,让他不由自主地叫起了在青楼时的那一套:“骚货赔不起骚货会舔掉的,好哥哥你再多打几下,打这没记性的骚屁股,让它喷水让它一爽就喷水!”说着,他还使劲扭着屁股,臀肉在手指缝里翻滚,而他屁眼又没有遮掩,随着动作被打开得更大,竟然都有一个大拇指大小了。
    台下有人叫嚣:“状元郎你就打吧,这骚货不打不爽啊,这屁股这么大,不就是给人打的么?”
    有官员也劝他道:“状元郎就打吧,这屁股不打不成记性,只有打烂了,才知道不能对着随便什么人都喷水。”
    既然上方官都这么说了,状元郎毫不客气地就是几个反手掌拍。顿时- yín -声不断。
    “哥哥好哥哥您轻点,骚货虽然骚,但还要留着屁股卖的啊……您别单打左边的,右边的也打几下啊,屁眼,啊屁眼被风干了,屁眼也被状元哥哥的掌风干进去了……”
    这骚货,屁眼太空了,竟然特意用手指勾着屁眼边缘,好让状元扇巴掌时候的风也能干到里面去。
    CAO,状元郎不由怒火更甚,这骚货要骚也不会找地方骚,把他逗得欲火起来了找谁发泄去!
    这边动静实在太大,其他两人的风头都被盖过了。
    他们一人是街头卖豆腐的,一个是还在上私塾的书生。两个都只开过几次荤,不敢太浪,只是此刻不由得他们不浪,那原本软趴趴的*具坚硬如铁,而那前端硬硬的扁状物却越发柔软,随着屁股一晃一晃竟然在深处不断晃动拍打内壁。他并非充斥整个穴,因此得有空余,一时之间,穴内竟然犹如一根灵活的舌头在舔着深处一样,让两人不得不叫了起来。
    “呀,别舔,好舌头别舔了,花心都被舔到了……”
    还有一个更甚:
    “啊哈不行,骚货不行了,子宫口被舔掉了,别别进去,骚货的子宫要被男人生孩子的啊……”
    状元郎不由得意道:“那硬物遇热软化,犹如舌头舔遍穴心。这骚货子宫口太浅,都要CAO进去了。”
    “别,别,不行了,要去了啊。”被舔到子宫口的是书生,他就私塾里同学开苞后就多在家看书,因此经验极少,这一会浑然是承受不住了,整个人趴到在地毯之上,一边使劲向前爬想要脱离*具一边不由自主地将下体压在地毯上,让地毯上的毛戳在他凸起的*蒂和阴唇上。他爬了小半圈,*具一点没掉出来,倒是地毯上的毛都被他弄湿了。
    “啊哈毛太硬了硬硬的毛要把*蒂戳破了,轻点轻点戳啊。”他说着,身子扭得更厉害了,才离开一点点,又立即将下体狠狠地往挺立的毛尖上撞。那样子,恨不得是将地上的毛都成了相公。
    “喷了,喷了,骚货要喷了!”那书生首先承受不住,一股- yín -水喷出,*口猛一收缩,将*具冲刷了出来。
    大股大股的水流淌在地毯上,他四肢朝下趴在上面,活像一只青蛙。
    “我,我也去了。”紧接着,那豆腐花也去了。
    坚持到最后还是小燕儿。他身经百战,虽然骚浪多水,却很有耐力,哪怕两个穴都喷水了,也没有停止。
    “状元哥哥。”他此时翻过了身,四肢朝天,双手绕过腿将两条腿牢牢束缚住。
    他恢复了一点清明,红着脸低声道:“你玩玩小燕儿的*蒂好不好?”
    他那*蒂实在是贱,状元郎恨不得把它捏爆,但如果靠捏它达到高潮就不算他的玩具的功劳,因此他故作清高地道:“在下又不是你的客人,怎么能玩你的*蒂。”
    “那你多插插小燕儿好不好?”他目光中满是哀求。
    状元郎心中一动,不情不愿地走进蹲在,手握住*具底部,猛地拉出又用力推进。一点缓和的余地都不给,简直是要把人活活插坏。那穴里的嫩肉被摩擦得通红,又被大力拉出体内,艳红红的一片,紧紧包裹着*具,随后又被插入体内。
    小燕儿几乎哀嚎起来。
    “状元哥哥你好棒,多插插小燕儿,小燕儿整个穴都给你玩。你想插就插想打就打,就算CAO进子宫都没有关系。”
    “啊,进去了,进去了,状元哥哥CAO进子宫了,小燕儿给状元哥哥玩子宫,状元哥哥不要客气地玩,玩坏了也没有关系,啊哈……”
    他的叫声真是骚,可怜状元郎下面顶出一个大包,偏偏无处可泄,心想着待会结束后一定要把人按在地下CAO破他的两个穴。就这骚*,连床都不用上,就按在地上CAO,等CAO破了穴,CAO出了孩子,再让他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给自己CAO穴。
    骚货!
    
    第2章 通乳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