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作者:青色羽翼

字体:[ ]

 
    文案:
    朕撞了头,醒来以后身边处处透着诡异。
    朕端庄贤淑的皇后还是端庄贤淑的皇后,就是身高比朕高了半个头;朕艳压群芳的爱妃还是艳压群芳的爱妃,就是舞姿总是充满了秧歌气息;朕忠心耿耿的禁军统领还是忠心耿耿的禁军统领,就是总想要爬上朕的床榻跟朕谈心;朕野心勃勃的皇弟还是野心勃勃的皇弟,就是野心的对象从朕的皇位变成了朕的小黑屋。
    朕感觉到了整个世界的恶意。
    这是一篇一对一的文,不是NP也不是伪NP,期待np的妹子请冷静,懒青是一对一党。
    皇帝受,cp皇后。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朕是主角 ┃ 配角:皇后,爱妃,禁军统领,老太监,王爷,都是随便起的名字 ┃ 其它:你们猜出朕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金牌推荐:景仁帝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宫女撞晕了,醒来后发现身边处处透露出诡异。原本端庄贤惠的皇后竟然比皇帝还高了半头,并且喜欢舞枪弄棒,原本艳压群芳无极超群的淑芬竟然跳出广场舞,还有忠心耿耿的禁军统领、野心勃勃的皇弟……一切都变了,感觉这个世界都充满了恶意!
    本文描写了一个撞了头的皇帝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全世界都变了,一切都貌似没变却处处不再一样。甚至身边的人会时不时的冒出奇怪的话语,奇异的形态,都让这皇帝摸不着头脑。然而事实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皇帝身边的俏丽佳人变得有点五大三粗?让我们拭目以待。
    ==================
    
    第1章 朕有点乱
    
    景仁帝醒来的时候,依稀记得自己是在御花园赏花时,被一个跪倒面前大哭的宫女冲撞,被扑到面前的宫女推倒,头部刚好撞到台阶上,直接晕了过去。
    这件事细思起来是十分匪夷所思的,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宫女,生得娇娇弱弱我见犹怜,居然能够在十几个侍卫的阻拦下冲到自己的面前,又一个人横扫四五个太监,愣是扑上来要抱景仁帝的大腿。而她扑过来的力度实在太大,没抱住大腿,反倒将景仁帝推倒。
    景仁帝有意识后没有睁开眼睛,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床上回忆自己撞头时的事情。虽然被一个柔弱的宫女推倒这件事略显尴尬,但只要一想到之前这位宫女能够突破那么多防线,景仁帝便没时间去理会自己是否尴尬的问题,他怀疑这名女子是练家子。可宫里的会武的那几个宫女都是禁卫军专门训练出来的人才,潜藏在宫中保护后宫贵人们的安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会暴露自己的身手的。这些宫女的名单景仁帝手中自然有一份,他确信这批人中绝对没有那个宫女。
    换言之,一个身手高到能够冲破十几个贴身侍卫的身份不明的女人混进宫中做宫女,还冲到御前伤到了他。那么,这宫女到底什么来头?目的何在?能够混进来一个这样的人,就能混进更多。
    细思极恐。
    于是景仁帝没有立刻醒来,他只是静静地闭着眼睛,想在自己睁开眼睛前捋顺思路,醒来后可以理智地处理这件事。
    景仁帝自十八岁登基至今已有四年,虽然还是个年轻的皇帝,但为人严谨,凡事从来不会片面地去看待问题,不会凭借对别人的印象去评判事情,也不会因为身边亲近之人的耳旁风去误会一个,处理事情也是依法依律,是个冷静得有些可怕的人。
    正在思考这件事背后有没有更深的阴谋时,他听见一个细声细语的声音低低道:“娘娘,现在已经是丑时了,您都守了两天了……”
    这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夏荷,说话极有分寸,对皇后亦是忠心耿耿。去年到了岁数可以出宫还乡,皇后也准了,她却留了下来,打算做个终身不婚的嬷嬷,一直伺候着皇后。
    听到夏荷的声音,景仁帝是非常感动的。皇后是个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为人处世处处透着大家风范,后宫被她管理的井然有序,景仁帝是十分敬重皇后的。即便大婚四年皇后无所出,景仁帝也没有听从小人的风言风语对皇后有任何不满。
    当然,这也是因为不仅仅是皇后,景仁帝后宫佳丽三千,却无一有子,连女都没有。因为此事朝堂众臣也十分担忧,无数名医被请到宫里,只是一年前这些名医诊治的都是宫中女子,现在他们大概都想去给景仁帝诊诊脉,不过都被景仁帝给推了。
    这大概是冷静理智的景仁帝唯一的固执了,他在此事上有点讳疾忌医,不肯让太医诊脉,这让关心子嗣的臣子们十分忧心。
    不论最后谁诞下皇子(或是没有皇子),景仁帝都不打算动摇皇后的地位。
    从夏荷的话中可以猜到,自己大概昏迷了两日,而这两日皇后一直守着自己。景仁帝是理智,但他也会感动。这次的事件如果真要往大的追究,统领后宫的皇后也是难辞其咎的。可是景仁帝暂时不打算闹大,更不打算迁怒于皇后,他要暗中处理这件事,以免打草惊蛇。
    想好对策的景仁帝刚想慢慢睁开眼睛,就听见一个浑厚的男声说:“无事,我身体向来结实,三四天不睡觉没什么大碍。皇上受伤,不亲自看顾着,本宫心里总是不安。”
    景仁帝:“……”
    慢着慢着,如果只听内容和自称,这分明就是皇后。可是这声音是怎么回事!
    景仁帝从来没这么震惊过,他迫不及待地睁开眼睛,随着身边小太监惊喜交加一句“娘娘,皇上醒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
    这人身披百鸟朝凤披风,衣饰虽然不是正装,但这等华贵的衣物在宫中也不是谁都能穿的。而她(他?)头上那有九条凤尾的簪子,在这皇宫中,就是太后都不能戴这样的饰物,能够佩戴这象征着无限尊荣的头饰的,只有后宫之主一国之母——皇后。
    但……他的皇后有这么高吗?衣裙下露出的双足有这么长吗?手指指节有如此粗大吗?面容……有如此刀锋般的棱角吗?
    景仁帝努力思考,发现撞头还真的影响到了他的记忆力,他愣是想不起来过去皇后是怎样容貌,脑海中回荡的只有眼前这极有冲击力的容貌,所以皇后真的是长这副模样?他敬重了四年的端庄大度的皇后,身材……竟是如此魁梧吗?
    所以这其实是个旁人伪装出来的皇后?可是谁会找如此形貌的人去伪装皇后?
    景仁帝冷静地望着皇后英俊的容貌,皇后却只是看他一眼便立刻转头道:“陈太医,来为陛下诊治。”
    一位生得极为俊秀儒雅的男子走上前,向景仁帝请了个罪后,执起他的手开始诊脉。
    景仁帝:“……”
    他记得陈太医是太医院中水平最高的,基本上每次给自己请脉的人都是他。印象里陈太医的年纪应该不小了,现在这位……气质上是和陈太医相差无几的,可是这容貌也太年轻一点了吧?偏偏他撞头后真是想不起来身边人的容貌,难道是陈太医医术高明,驻颜有术?
    陈太医的手在景仁帝的腕间摸了许久,久到景仁帝都怀疑自己撞头撞出什么恶疾了时,皇后突然开口问道:“陈太医,陛下身体如何?”
    陈太医放下景仁帝的手,转头看了皇后一眼,不知为何,景仁帝总觉得这一眼中,他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和敌意。
    一个太医对皇后有敌意?向来沉稳的景仁帝有点乱。
    “已无大碍,”陈太医道,“只是近几日大概还会有头晕恶心的症状,多休息几日便好,切记勿震动头部,房事上也要节制,等身体痊愈后方可。微臣会将之前的药方调整一下,再服三日便可。”
    “如此便好。”皇后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露出一个放松的笑容。
    看着皇后那因为笑容而愈显英气的俊颜,景仁帝沉默又沉默。
    皇后真是生得剑眉星目,哪怕时下以儒雅长须文生为美,也无法否定皇后的俊逸非凡。
    脑海中出现这几个词后,景仁帝觉得自己胸口有些闷。
    若不是确信自己身处之处为每日休息极为熟悉的紫宸殿,景仁帝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歹人掳到宫外,而身边几人都是旁人伪装出来的了。
    “陛下可有觉得哪里不适?”皇后见景仁帝脸色不好,上前关切地问道。
    景仁帝看着她(他?)那张脸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试探道:“锦意生得真是出尘脱俗,这后宫中,竟是找不到一人与锦意相媲美。”
    可不是么,哪个娇滴滴的女子有皇后这身高,哪个娘娘腔的太监有皇后这气势,哪个木呆呆的侍卫有皇后这俊朗。
    面对他的试探,皇后面不改色,只是淡笑道:“陛下过誉,臣妾貌似生父,皇上第一次见臣妾,还说过将门无犬女。臣妾这等姿容,放在后宫佳丽中,可是找不到了呢。”
    不不不,完全能找到,一眼就能看到,你个子最高……
    景仁帝心中暗暗腹诽,不过听到皇后的解释,他倒是能猜到。皇后嫁给自己的时候年方十四,身量都没长开,大概谁都没想到她将来会长这么高。皇后本身就是北方女子,听说那里女子人人都比南方男儿高,或许……她长到十八岁就是这么高吧,而自己也不可能因为身材魁梧而废了皇后,毕竟女子不能单看貌,还要看德。
    尽管给皇后找足了理由,但景仁帝心中还是觉得不对劲儿,哪怕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人就是皇后,景仁帝也不想凭感觉行事,还想观察观察再定论。
    但这并不是着急的事情,眼下还是要先养好身体。景仁帝觉得有些疲劳,吩咐了一句将那个冲撞他的宫女看押好,等他身体无碍后去亲自审问后,便沉沉睡去。
    
    第2章 朕有点乱
    
    再次清醒时天已经透亮,从阳光自窗子射入的角度来看,应该是巳时一刻左右,景仁帝睁开眼,见皇后站在窗边,阳光映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都好似被金光笼罩,宛若战神降临。
    景仁帝再次被自己心中升起的形容词伤害到,默默地扶额,察觉到头晕的症状比昨夜缓解不少,看来陈太医所言不差,只要多休养便可。
    站在窗边的皇后一眼便看到景仁帝苏醒,她立刻走上前来,动作及其自然地摸了摸他的额头,又看看景仁帝的耳朵,问道:“陛下可还觉得头晕?”
    有皇后在,室内伺候着的太监宫女都不敢说话,只有陈太医跨步上前,略带敌意地看着皇后。
    由于两人过于诡异的气氛,景仁帝只默默观察着没有开口。
    不过这诡异气氛很明显是陈太医单方面针对皇后,皇后却仿佛丝毫都没有察觉到这敌意般,依旧有礼道:“还请陈太医为陛下查看。”
    这态度让景仁帝不由想到,皇后想来都是宽容大度的。只要不涉及到原则问题,身边的人出点小错也只是罚月俸,不会轻易动刑。陈太医的态度虽然明显,但毕竟没有直接展现出来,这种情况下,皇后是不会怪罪陈太医的。
    他的皇后什么都好,就是心太慈。区区一个太医都敢对皇后冷眼,这让皇后的威严何在。
    景仁帝默默记下这件事,待确认皇后身份后,他便会处理此事。
    陈太医为景仁帝诊脉后,说的话跟昨天夜里没有什么区别。景仁帝也自知身体无碍,便对皇后点点头,示意自己确实好了很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