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师尊是朵高岭之花 作者:东有木

字体:[ ]

 
 
文案:
     云霄殿中,拜师之时,这一跪一拜一叩首,一低一敛一垂眸,师徒两人都没能预测到,在之后的岁月里,沧海桑田,白云往复,两人的命运交缠在一起,因果轮回,再难分开……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秋【太微】 ┃ 配角:越羲 ┃ 其它:情有独钟,师徒
 
  ☆、第一章
 
  第一章
  天衍大陆上,修真派第一宗门道宗这一次的收徒大会分外热闹,只因有消息说太微道尊将会在这次大会上开门收徒。要说道太微道尊此人,无人不叹一句惊才绝艳。
  修道之人,本就无一不是万中挑一的天之骄子,几无庸庸之辈。但和太微道尊同一时代的人,无一不被压了一头,太微道尊简直是一个人碾压了同时代的所有天才。作为当年道宗辈分极高的朴元道尊关门弟子,太微道尊修道不足千年,便至渡劫,震惊了整个修真界。
  如今早已成为道宗太上长老的太微道尊说要收徒,便是再心高气傲的天才也要心动,毕竟太微道尊可以说是当年的传奇人物,便是这些年一直闭关未出,也丝毫未损其威名。如能成为太微道尊的弟子,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了。
  道宗山门所在的西北十万群峰,临近的闻道城最近可以说是人满为患。闻道城取意于朝闻道,夕死可矣。且本就是应道宗而生,取这个名字再合适不过了。
  想要进道宗的人需先到闻道城报名,城内有道宗弟子专门负责此事,能成功报上名的才会被统一带到道宗山门之下,开始入宗测试。
  每次的收徒,报名名额也是有限定的,也可以说,报名算是第一层测试。可以说,当你进去闻道城那一刻起,竞争就开始了。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考察范围,都将影响你能否报名成功。毕竟人心百态,修道之人,除本身资质之外,心性也十分重要。不过像道宗这样收徒的毕竟是少数,世间具有灵根能修道之人本就稀少,也就道宗根基深厚,条件才会如此严苛。
  一处普通的凡人村庄之内,一个六七岁大的男童正拿着毛笔认真的临摹字体,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仆欣慰的看着自家小主子,小主子自小聪慧,又十分乖巧懂事,只等那人前来完成以前的约定,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小主子若是能进入那个宗门,他也就放心了。
  兮月看了老仆一眼,手下不停,问道,“爷爷你在看什么?”老仆收回望向天空的目光,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上带着些笑意,“小主子,最近家里会来客人,等小主子把这一张字练完,老奴有事要告诉小主子了。”
  说完两人静默而立,一室寂静,只余兮月练字时的些微声响。
  ……
  “我曾经告诉过小主子,老爷夫人并非凡人,而是修仙之人,”老奴的脸上带着些回忆,“过几天来的客人是老爷的一位故人,老爷夫人是散修,修道之路艰辛,没有宗门庇护,一般的散修处境其实一点也不好,人祸天灾,哪一样都可能殒命。当年你还只有三岁的时候,他们在联盟内接了一个任务,走之前为防万一,交代老奴好好照顾小主子,并把那位故人的信物留了下来。他们吃够了当散修的苦,不想小主子你和他们一样,在你满周岁的时候,老爷那位故人来访,就拜托他在宗门收徒之时带你去测试。也就这几日了。”老奴说完,咳嗽了几声,佝偻的背仿佛也更弯了些。
  兮月安静的坐在那儿,垂着头,“他们怎么不回来呢。”他的声音很轻,但在这安静的环境下仍显得分外清晰。老奴没有说话,前几年老爷夫人刚走的时候小主子经常问这句话,后来慢慢就不问了。现在又……老奴叹了口气,突然不知道让小主子也走上修道这条路是对是错。
  兮月说完就沉默了下来,坐在那不知在想什么。他仿佛知道老奴不会回答他,他也不是要他的回答。其实他隐隐明白,父母怕是回不来了,因为什么,他和老奴两人都未宣之于口,为了心底那一丝侥幸,好像如果说出口就是事实一般,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父母走的时候兮月还很小,他其实对他们没什么印象,但是在这个村庄里看着别人家的小孩叫爹娘,总是有些羡慕,老奴对他虽然很好,但感觉总是不一样的。
  兮月其实有些迷茫,他将要离开生活的这个村庄,老奴也不能再跟着他,他不知道他将要去的地方什么样,他现在毕竟还是个六岁的孩童。就算平日表现的再乖巧懂事,他也会脆弱也会迷茫,也想对父母撒娇,在难过的时候在父母怀里大哭一场……老奴虽然忠心,毕竟不了解小孩子的心理,很多方面难免忽视了些。而这些,正是兮月最想要的。
  他看着忙碌的老奴突然说道:“我以后还能回来吗?”
  老奴闻言动作明显顿了一下,“小主子以后将会追求大道长生,凡尘俗世不过过眼云烟,况且,”他说道这里看了兮月一眼,心下也有些不舍,“各大宗门收徒向来有斩尘缘的惯例,意在希望门下弟子能不为红尘所累,心无旁鹜,专心追寻大道。”
  “那就是不能回来了。”小孩子的声音稚嫩清脆,却带着一抹倔强,“那你呢?我走之后你怎么办?”
  “老奴早已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早年老爷的恩情怕是这辈子都还不清了。小主子走了之后,老奴还继续待在这个庄子里,人老了,不想动喽。”
  此时,远在万里之遥的道宗,十万群峰之上,厚重的钟声敲响,整整九响,昭告天下,道宗收徒开始。
  无数人心有所感,各大家族都运作起来,带着自家后辈,向闻道城方向赶去。
  几日之后,兮月也在父亲故人自称是流光道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闻道城。
  从飞剑上下来,看着眼前这座巍峨雄城,兮月攥紧了手中的包裹,这就是他进行测试的地方吗?
  流光道人看着兮月震惊的模样,笑了笑,道,“这闻道城在收徒期间我是进不去了,只有像你这样准备拜入道宗门下的弟子才能入内,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能否报上名,就要看你的造化了。”他顿了顿,从身上掏出一个薄薄的玉符,“如果没能报上名,你就捏碎这个玉符,我再来接你。”
  兮月接过玉符,抿了抿唇,将这份恩情记在心里,“多谢仙师。”
  流光道人哈哈一笑,祭起飞剑,“小家伙,你若是能成功拜入道宗,我以后或许还少不得要倚仗你呢。”说完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边。兮月看着流光道人御剑飞走后,将玉符小心的放在怀里,看着眼前巍峨的闻道城,坚定的走了过去。
  日后修真界继太微道尊的另一个传奇,现在还只是一个担心自己能否拜入道宗山门的普通孩童,他还不知道,在他踏入闻道城的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将会发生如何天翻地覆的变化。
  道宗落霞谷外,一个相貌俊朗的男子将令牌贴在落霞谷的结界之上,向谷内拱手一拜,“师叔,清无不请自来,还望师叔恕罪。”若是有外人在此,必会十分吃惊,只因这行为恭敬,自称清无的男子,正是这一代的道宗宗主。谁又能想到,在外界看来实力高深,位高权重的道宗宗主此时竟然恭顺执晚辈之礼,不禁让人猜想,这落霞谷内,居住的究竟是何人?
  一道声音从谷内传来,声音不大,却清晰可闻,“进来吧。”
  清无再次恭敬一拜,“是。”
  清无穿过结界来到谷内,寻着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一处溪边,看到有一个白衣身影正背对着他盘坐在一块顽石之上,正在调琴。
  他在几丈外站定,道,“师叔。”
  那身着白衣道袍之人应了一声,将手放在琴上,道:“你来的倒巧,之前偶得到一篇残谱,适才将它补全,还未弹奏,你正好来此,也点评一二。”说完便自顾自的弹奏了起来。
  清无是知道这残谱的事的,到了自家师叔这个境界,想要再上升已十分不易,不能强求,只能慢慢寻求感悟和契机。师叔这次出关后说要收个徒弟也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自有用意。这残谱也是自己那个徒弟听说太微道尊突然对各种杂学感兴趣之后不知从哪找来献给师叔的。
  琴音醉人,曲调悠然和缓,与这天地自然之声相契合,像是微风拂过三月游人的面庞,又像是落在扫地僧人肩头的一片落叶,也许那时夏季第一朵新荷初绽的声音,也许那是冬天第一片飘落下的雪花的温度。它是琴音,又不是琴音,它是大道,又不是大道。灵台澄净,心境如意,不沾因果,不扰红尘。
  清无站在那里,只觉心中无比宁静,待琴音停歇,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知何时天空之中已飞来一群灵鸟,竹林溪边也有不少走兽安静的趴伏在那里。他笑着说道,“这些畜牲倒是好运,听师叔这一曲琴音,要省去不少苦修。”
  白衣人抱琴站起,转过身来。青丝如墨,白衣似雪,他就站在那里,仿佛脚下不是简陋的岩石,而是天穹之上、玉宇琼霄之前的白云。仙人踏云而来,俯视九天。世人大多只知太微道尊修为高深,道法绝伦,鲜有人知道比起其前无古人的恐怖天赋,其容貌也毫不逊色。只因太微性子清冷,鲜少走动,本身又地位崇高,少有敢直视其容貌之人,故此外界之人对其容貌知之甚少。
  “有这番际遇,也是他们的造化。”
  清无看了师叔一眼之后就低下头,不敢再看,他虽说修道年月比这位师叔长,造诣却远不及师叔,是以十分崇敬这位师叔。自古达者为先,强者为尊,这一点在修真界尤其突出。况且师叔这身容颜气质,便是修真界多俊男美女,也是无人能及。他有时甚至会大逆不道的想,这样的容貌也就在师叔身上,换了旁人,都是灾难。毕竟没有强大的实力去守护的美丽,无异小儿抱金于闹市,只会引来歹人窥伺。
  “这次报名的孩子第一批人明天就会到,过几日所有的孩子应该就能来齐了。师叔是等最后选□□还是先去看看是否有合眼缘的?”
  太微抱琴走在前方,清无跟在后面落后一肩。
  “按规矩来就好,到最后的收徒之日我会去的。”
  “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宣传下本人存稿新文《小资生活》(暂定名)
你总会遇到那么一个人,推翻你之前的所有想象,他不是你最喜欢的模样,却会是你余下时光对爱之一字全部的解释和信仰。
存稿坑,现耽重生文。智商变态性格多变受vs高贵禁欲单一攻,男主苏苏苏!
本文又叫,《论性冷淡和禁欲主义者之间怎么谈恋爱》
新开的存稿坑。一句话简介,重生之后有点钱有点闲
 
  ☆、第二章
 
  第二章
  进去闻道城后,马上感觉到人少了很多。兮月看了看四周,基本都是十岁以下的孩童,其间有一些穿着青色道袍的人引着他们到不同的地方去。这些人应该就是道宗的弟子了。
  将一群小家伙安顿好后,叶子衿扭了扭脖子,不顾形象的疏了个懒腰。刚走到街道上就看见一个六七岁大的小男孩抱着个包裹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他看了看周围的师兄弟,好像都有事情在忙,只好叹了口气,认命的朝那男孩走了过去。
  “来参加道宗收徒的?”虽然知道肯定是,但叶子衿还是例行问了一句。
  “嗯。”
  这小孩话真少,难道被吓到了?叶子衿摸了摸下巴,不应该啊,像我这么玉树临风风流潇洒器宇轩昂……
  一个沉默一个神游,两人突然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
  “啪!”
  叶子衿感觉头上一疼,恼怒的转过头去,“谁啊,干……”
  对面一个同样穿青色道袍的青年再次抬手,一巴掌呼了过去,“谁什么谁!没大没小,在这发什么呆呢!”
  叶子衿脸色一苦,不就发个呆嘛,这么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