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尊贵小倌爱赌棋 作者:铭乐(下)

字体:[ ]

 第71章 别扭的四人
 
二皇子到了六皇子的小院,里面两个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看到二皇子到,六皇子高兴地问:“二哥下午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七皇子想着,他们下午必定是在的,便早早来了,没想到二皇子和舒景都不在,他往二皇子身后看了看,问:“舒景这么没一起回来?”
    “下午去城外玩了会,舒景去厨房了,府上的厨子都及不了他的手艺。”二皇子随意地说。
    “二哥出去玩也不叫上我们,我们在这都闷死了。”六皇子略带撒娇的口气说。
    这边七皇子说去厨房看看舒景,便出去了,也没等两位主人同意。
    方才,七皇子都没好好看上二皇子一眼,此时,又直奔舒景而去,二皇子有些失望,这个靖儿,真是长大了!
    “二哥,靖儿真的改变了很多呢,而且,似乎不太愿意提起小时候的事情,问他成亲的事,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倒是对景儿的事关注得挺多。”六皇子望着七皇子的背影感慨道。
    二皇子略一停顿,又看着六皇子说:“文泱,人长大了,自然会有些改变,你这个做兄长的成了婚都将人家拒之门外,小两口吵架人家劝都劝不住,你让他对成婚能有多大兴趣?今天小年夜,可别跟你那小丫头又吵架了。”
    “是她爱和我吵,我又没招惹她,我不见她还不行么?”六皇子委屈地说。
    对于六皇子的孩子气,二皇子也很无奈,他叹了口气说:“两个人是要相处,才能相互了解的,夫妻之间,更要包容对方,你一味的躲闪又什么用?”
    说到此处,六皇子一脸愁容地说:“这盛京才子众多,个个文采出众,出口成章,只有我,病了这些年,是个药罐子不说,还荒废了学业。”
    “文泱,你有你的好,你要让你的妻子发现你的好,认同你的好,她自然会听你的话,跟你好好生活。”二皇子趁机劝道。
    “二哥何时与妻子好好相处过了?凭什么来说我?从小到大,你心里真正在意的,只有靖儿,没有我!我的好?谁会真正觉得我好?”六皇子气呼呼地喊完,又一个人躲进了房里。
    二皇子知道文泱内心脆弱敏感,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他确实偏心靖儿,但是,这么多年,对文泱的爱护也不少,不然,他以为自己能过着这么安稳的日子?!不然,他以为可以连着娶两个女人?!不然,他以为可以有他任性胡闹的时候?!二皇子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伤心,没想到,自己的付出了情感,对方却丝毫感觉不到!这文泱,完全没有舒景懂事。
    另一头,七皇子先去了大厨房,才知道舒景在二皇子的小厨房做菜,不在那里,又折回去才找到了舒景。今天舒景想做得丰盛一些,时间又有些赶,小厨房中除了他,还有三位帮工。七皇子看到这情形,想说的话又憋回了肚子里。
    看‘七皇子’急急地找过来,舒景暗叹他沉不住气,其实,舒景也有话想和‘七皇子’说,可现在不方便,听乔擎苍说,今天晚上二皇子还要和‘那边’的兄弟们一起过一个新年,估摸着不会回来,便说:“听说七殿下早就到了,我这忙着也没过去打个招呼,实在是失礼了。好久没与七殿下下棋了,晚上要是有空,多下几盘如何?”
    “哪里,哪里,只是许久未与舒公子切磋,晚上一定下个痛快!”七皇子听舒景这么说,想来是有安排的,心里放心了不少。
    二皇子回来,便听到他们相约下棋,本还想着靖儿怎么急着找舒景,原来是想找个对手。这舒景一直酷爱下棋,这些日子也没人陪他,一定闷坏了,今天晚上就随他们闹腾吧。不过,不久之前,舒景对靖儿还挺有敌意的,最近好像亲近了很多。
    二皇子此时,是特地过来跟舒景说,晚上的年夜饭一起吃,让他别什么事都亲力亲为,烧几个菜,剩下的交给别人就好,他不想等他等太久。
    准备年夜饭时,舒景就没考虑自己的份,还想着等会看多些什么菜,自己再炒两个小菜呢,他不敢相信,可他有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没想到,现在这样的身份,他二哥心里还是有几分位置的。
    若不是靖儿有意识地疏离,文泱无理取闹地发脾气,二皇子也不会亲自来叫舒景一起吃年夜饭,看到舒景惊讶地,开心的表情,二皇子心里也畅快了许多,至少,舒景这个人,是你对他好,他会知道,会感激的那种,而且,还不太记仇。
    差不多时间,他们便都到正厅准备吃年夜饭,这是多年来这个府邸中第一次使用正厅,比起皇宫的年夜饭,这顿简直像家常便饭一样简单,为了多一些气氛,二皇子特地开了一坛好酒,让大家饮酒作乐。
    二皇子、七皇子是一同到的,没一会儿,侧夫人到了,舒景亲自上几个冷盘,也便留下了,只有六皇子还一个人闷在房间里。
    陆管家去了两趟都没把人请出来,七皇子正想去,却被二皇子阻止了,说:“哪有客人去请主人吃饭的道理!”
    陆管家一听,便知道二皇子有些生气了,赶紧再去,好说歹说,才把这六皇子请了出来。
    桌子上已经做了四人,本来,六皇子应当坐在二皇子的左手边,他却搬了凳子跑去舒景和七皇子的中间坐着。
    看到此景,二皇子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此时此刻,他也不想说文泱做的对不对,只把舒景叫到身边来,这样,六皇子的身边,便是七皇子和他的夫人了。
    一坛好酒,据说,是皇上赏赐给二皇子的贡酒,十分难得,闻着酒香就很诱人,不过,这一餐,大家的兴致都不是很高,只是象征性地喝了一些,只有那侧夫人实在没什么酒量,才喝了两杯就闹了个大红脸,头晕乎乎的,反应也显得十分迟钝,模样十分可爱。
    ...
 
  第72章 趣事
 
“我还要!”侧夫人红着脸,眨着眼睛,手直挺挺地举着杯子,等着别人斟酒。
    陆管家正想上前倒酒,只听见六皇子气呼呼地说:“一个女孩子家,讨酒喝成何体统?”
    “我就要喝,不要你管!倒酒!”刚说完便打了个酒嗝,她再一次将杯子推了出去,面向的,却不是拿着酒的陆管家那一面。
    六皇子伸手去抢她的酒杯,却被躲过了,心里越发不快,想着,让你少喝一点还不是为了你好,殊不知,那已经是醉酒的表现了。
    这个丫头,醉酒了反而喝的爽快,倒也有趣,不过,醉酒伤身。二皇子招陆管家过去,吩咐了将酒换成茶水给侧夫人,并命厨房准备些解酒的汤水。舒景就在二皇子傍边,自然听得真切,见那侧夫人把茶水当酒一口喝了,也没什么别的反应,便知道那是完全醉了。
    下午六皇子说的话虽然让二皇子不开心,却也没有生气,更没有想要计较,这会儿,提醒六皇子说那丫头不胜酒力,已经醉了,莫要与她计较,还吩咐翠儿娶来了斗篷,让六皇子先扶他的夫人回去。
    六皇子平淡地道了声谢,他的身体状况不宜饮酒,菜可是吃了不少,一听二皇子让他送人,索性说自己吃饱了,要先回去休息,二皇子知道有些事情勉强不来,便答应他离开。随后,吩咐陆管家送些点心过去。
    一张大桌子,只剩了三个人,七皇子心不在焉,舒景也不宜喝酒,每次只小酌一口,二皇子想热闹也没了对手。
    舒景给二皇子夹了些青菜,说:“尝尝吧,经了霜的青菜,很甜。”
    二皇子尝了一口,又自己夹了些,看着舒景问:“人是不是都想着菜一样,非要经历了风霜才会知道现在生活的甜蜜?”
    舒景和七皇子不知道下午的事情,没想到只是随意的一句话,让二皇子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舒景想了想,大概也就是文泱的事情能让二皇子这般操心了,说:“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自己的原因,也因为周围的人把他保护得太好,让他看不到太多的人情冷暖,尤其是想文泱这样,多年来只生活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认知定会有些偏差,往后多交几个朋友,多知道些事情,自然而然会懂得很多事情,二殿下不要太担心。”
    想起当年,虽然有听二哥将些宫外的事情,可毕竟知道得太少,闹出了不少笑话,好在,舒阳对他从来都很有耐心,总会好好教他,只是时常有些小坏,故意看他出丑罢了。
    “在想什么?”二皇子看到舒景羞涩而甜蜜的笑容,很想知道他脑子里想到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
    舒景尴尬地微咳一声,飞快地说:“没什么。”眼神躲闪,却也看到二皇子盯着他看的样子,知道他此时要是不说明白,只怕二皇子不开心,他摸摸鼻子接着说,“都是年少无知时的丑事,看人家划船划得悠哉,自己动手忙的满头大汗却只能在原地打转;人家分明叫我去找只鸡,我却抓了只鸭子回去;农家大婶拿了菜苗要翻种,我说那是杂草,要他做什么之类的。”
    七皇子‘噗嗤’一笑:“你是怎么长大的?竟然鸡鸭不分!”
    “小时候见的,都是煮熟了的盘中餐,哪里知道活的长什么样。”舒景撇撇嘴。
    类似的情况,二皇子也有遇到过,一开始,鹅和鸭也分不清,这是幼年养尊处优的通病。七皇子一副理所当然应该认识的样子,反而让他有些疑惑,他的靖儿见过的活物十个手指都数的过来:鹦鹉、猫、狗、马、鱼、兔子,最常吃猪肉,都没见过猪长什么样,怎么会分得清鸡鸭呢?
    他又看着舒景想,这个人出身不低,盛京的名门望族又没有一个认识他,他到底是什么来历?乔擎苍曾怀疑他是西城苏国公的私生子,可是,那个私生子的母亲出身低微,孩子到了十来岁才被接进舒家,不到三年又离家出走,不可能会如舒景这般,幼年生活甚好,少年时才接触了那些农家的东西。
    二皇子心里想了许多,脸上却不动声色,笑着说:“那确实闹了不少笑话,今天小年夜,就应该开开心心过,不如,我们各讲一件有趣的往事,如何?”
    “说便说,不过,我方才都说了自己的丑事了,现在请二殿下先说。”舒景看着二皇子说。
    七皇子点头,说:“二哥最年长,还请二哥带头。”
    “好!”二皇子略一停顿,便说,“这事儿还是挺久以前的,只怕靖儿自己的不记得。”看着七皇子疑惑,舒景好奇,接着说:“那年靖儿才三岁,话还说不明白,就喜欢乱跑,有一次跑,有一次自己偷偷溜出去,回来以后很认真得对我说‘哥哥要住笼子,不然就要不见了’还问我会怎么不见了?听得我一愣一愣的,看着靖儿那么认真的神情,似懂非懂,又好气又无奈,我问了半天也没问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后来听说三弟不知从哪找来一只鹦哥,才知道靖儿要说的是那小鸟要关在笼子里。”
    七皇子忍不住笑出声,舒景笑着,可不知道为什么,闹了个大红脸,有些不好意思。
    “现在,你们两个谁先说?”二皇子问。
    “二殿下耍赖啊!怎么都讲得别人的事呢?”舒景略有些不满地说。
    “方才也没说一定要讲自己的啊。”
    确实,于是,舒景讲了某个村子里,一群的小鬼调皮捣蛋的故事,几个孩子玩捉迷藏,一个躲进草堆里,别的孩子没找到,却被他自家的狗先‘挖’了出来,赶跑了狗,从新开始,却又出了新的状况……
    事儿虽小,笑点很多,惹得七皇子哈哈大笑,二皇子也笑弯了眉毛,问:“你就在一旁看着他们么?没和他们一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