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西窗竹+番外 作者:十九瑶

字体:[ ]

 
   
    【文案】
    陆桓城:我的老婆是根竹子,我的儿子是棵笋。去年,我家饭桌上冷不丁出现了一盘油焖笋,现在,厨子坟头的草已经三尺高了。
    这是一个陆大当家与自家俏竹子啪啪啪,还生了一窝笋的温馨故事。
    
    TAG:1V1,甜甜虐虐又甜甜,生子,HE
 
    Dang Dang Dang!
    这里是兴奋的作者菌!给大家呈上鲜嫩多汁的完整版TXT,包含:
    1.文案
    2.正文(肉全)
    3.四篇番外
    4.更文过程中的四个小剧场
    5.夫夫相性三十问
    6.支线无虐结局
    
    谨盼支持新作!鞠躬!高举炒铲退场!
    
    第一章   青竹
    
    时值二月,潦河以北大雪雱霏。江州城内雪色茫茫,遮去了万家灯火。随着温度下降,寒气越发逼人,凝成大团侵体的冷雾。
    客栈门口挂着两盏摇晃的红灯笼,迎接客人归来。
    一辆马车晃悠悠驶入院中,陆桓城先行下车,回头去搀扶尚在车里的少年。晏琛弯腰出来,口鼻呼出一阵热气,却没碰陆桓城伸出的手,顾自扶稳车壁,轻盈地跃下。
    陆桓城紧张得要命:“你稳着点,别动了胎气。”
    晏琛笑道:“你把我裹成这模样,我就算从二楼跳下来,再连滚三圈,也不怕伤着肚子。”
    他天生不怎么畏寒,此刻却被裹成了一只白绒绒的狐狸,颈边一圈蓬松软毛,肩上毛氅足有四斤重,说好听些是护体软胄,说难听些,便是一只结实耐摔的王八壳。 
    两人进了幽静的客栈小院,屋里燃着炉火,温暖如春。
    晏琛嫌热,便把毛氅解下,搁在一旁的软榻上。陆桓城立刻从后头抱住了他,搓热双手,探进了衣襟,一层一层地往里钻,最后终于摸到晏琛的小腹,在那儿爱不释手地来回抚摸。
    好像……鼓出来了一些?
    “是不是显怀了?”
    他激动地问。
    晏琛笑而不语,满心都是甜蜜。
    自从两人有了孩子,陆桓城恨不得把他当作一件易碎的宝贝,天天捧在手心护着。他体型清瘦,熬到四个多月肚子才挺出来一些,陆桓城竟欢喜成这样。
    晏琛转过身,松开束腰的衣带,将白嫩的小腹袒露给他看。
    陆桓城伸手摸了摸,平平坦坦,与之前相比倒是没有多少变化。他抱怨了两句,晏琛便牵着他往榻边走,小心地和衣躺下,侧着身子蜷起了双腿。
    这是一个最容易显怀的姿势,小腹隆作圆圆鼓鼓一小团,像只刚出炉的白面包子,肚脐是捏合的包子尖儿,孩子是睡在里头的肉馅儿,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
    陆桓城惊喜难耐,展开手掌覆上去,正好与腹部隆起的弧度相贴。
    柔软,脆弱,仿佛稍稍用力就会伤了它。
    陆桓城把面颊贴在那软乎乎的肚皮上,想听一听里头的动静。腹内的声音沉闷而杂乱,唯一清晰的,是晏琛有力的心跳。
    “桓城,它还小呢,等再过几个月,它才会有动静……唔!”
    晏琛敏感地惊喘了一声,发觉陆桓城开始不规矩了,竟趁着肌肤相触,用湿热的舌尖吻他的肚脐。
    先是舔过脐周,又做贼似地探进去,在凹陷的浅窝里反复勾弄。手指偷偷探向侧腰,在腰肉上抚弄,指尖犹如带着一丝火苗,迅速烧热了他的身体。
    晏琛怀胎后便不曾享过欢爱,身子饥渴万分。情欲被压抑了太久,经不住陆桓城故意撩拨,很快就起了反应。
    陆桓城眼角余光瞥到他顶起的裤子,并不犹豫,直接解开裤带,将那勃动的茎根含入了口中。
    晏琛毫无准备,要命之处突然被滚烫的唇舌卷裹,整片腰顷刻就酥透了。
    “嗯……不要,不要这样……桓城,我……不行的……”
    他哆嗦得魂飞魄散,一句话也说不完整,急着弓起身子想推开陆桓城,可柔嫩的顶端被衔着一吮,登时骨头都软了,整个人重重向后跌去。不出多时,晏琛已被侍弄得双目空茫,呻吟急促,揪着身下的狐绒不断扭臀。隆起的小腹剧烈起伏,渗出一层薄汗,好似白面包子入了竹笼,被蒸得热气腾腾,汤汁四溢。
    陆桓城很喜欢听晏琛的呻吟。
    晏琛怕羞,从不肯放肆*床,但只要出了声,必定会充满一种动情到极点、崩溃而无助的羞耻感,就像他通红的耳根,潮湿的眼角,咽也咽不下去的细碎哭腔。
    陆桓城深深吞吐了几十下,口中分身频频勃动,显然快要出精。
    “不行……停,停下!”晏琛哭嚷道,“要去了,真的要去了……”
    陆桓城却不停,一边安抚着晏琛颤动的小腹,一边往里含得更深,凶蛮快速,连续吸吮数次,直到晏琛腰臀一阵抽搐,在凌乱的喘息中射出了白浊。
    晏琛的味道不腥膻,和肌肤一样,带着清新的草木香气。
    
    烛火扑闪不定,幽幽晃动。
    那少年在强烈的高潮中迷失了神智,半裸着身体,瘫在绒氅里时不时地轻微抽搐着。陆桓城知道他累坏了,便喂他喝了几口热茶,抱他回床帐里休息。
    方才一番胡闹,晏琛的衣裳都皱巴巴滑到了腰际,陆桓城想为他穿好,却被伸手拦住。
    “怎么?”陆桓城问,“想换身干净的?”
    晏琛摇了摇头,勉强扶腰坐起,拔去簪钗,让乌黑的三千青丝散在背后,然后握住陆桓城的手,让他一件一件脱去自己凌乱的衣衫,又红着脸解开了陆桓城的衣襟,俯下身子,难耐地亲吻他结实的胸膛。
    陆桓城一愣,隐约看懂了他的意思,却不敢擅意妄为。
    他将晏琛推开一些,提醒似地戳了戳他柔软的肚子:“阿琛,你这儿怀着孩子呢。”
    晏琛微微僵住,突然用力扇开他的手,眼底浮上了一层分明的委屈:“你把我撩成这个样子,就想甩手不管了么?”
    
    陆桓城目光一扫,见他肌肤泛红,眼眸湿润,胸口茱萸挺立,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春情,立刻就忍不住了,下身活像妖物被揭去封咒,瞬息涨成了紫红饱满的一根。
    他翻身将人压在身下,从怀里掏出油膏,蘸取少许,手指探入臀缝间,想为晏琛先做扩张。谁知刚触到那隐秘的入口,忽然就感到有点不对。
    那儿滑腻腻的,早已湿了不知多久。
    陆桓城这才弄明白,晏琛所说的 “撩成这个样子”,远远不止情潮初涌那么简单。
    是想要了。
    而且,想要极了。
    晏琛见他动作停滞,神情微怔,一脸的难以置信,心头不禁涌上一阵酸涩——他的身体天生喜水,每逢潮湿天气,比如今晚这样雾气深重的,便像一张宣纸落入池塘,须臾就吸饱了水份。
    水汽充盈的身体,简直受不得一点撩拨。只要被唤起情欲,非但皮肤分外敏感,连后头也比平日- yín -靡许多,涓涓地溢出滑液,恰似最浪荡的邀请。
    陆桓城他……会怎么看待自己?
    “你别管我,也别管孩子。”晏琛偏过头,用手背遮着双眼,哽咽道,“你顾自进来就是。”
    “阿琛,我一点也不在乎这个……”
    陆桓城知道他在介意什么,却苦于不知如何安慰,终是叹了口气,扶稳晏琛敞开的双腿,以茎头抵住*口,拨开他遮目的手,俯身去吻他眼角的泪水。
    一边怜爱亲吻,一边朝穴内寸寸顶进。
    晏琛像一口深井,井壁湿软黏滑,井底幽暗难测,里头却蕴藏着最热的一池温泉,让探访者如痴如醉。
    陆桓城伏在他耳畔,浓情蜜意地道:“阿琛,你别哭。这天底下,唯有你的身子是我的仙境。”
    晏琛耳根一酥,腹内似有一股暖流袭过,刚想回话,突然惊叫着绷紧了双臀。那根沉甸甸的东西竟直冲到底,分秒不停地凶狠顶撞起来。
    “啊!桓城……嗯啊……”
    滚烫的阳根挤入甬道,摩擦过水润而敏感的内壁,快意是连绵不断的甘霖,一阵阵沿着脊柱冲刷到头顶。晏琛仰着脖子,口中发出激颤的娇吟,喘息零落破碎,含泪带泣。
    太舒服了。
    他舒服得想死,仿佛连维持人身的灵力都快散去。
    蓬开枝叶,又变作庭院里一株青竹。
    那一年阆州大旱,六月酷暑未降一滴雨,枯死的青竹无穷无尽。他耗尽了最后一分力气,往干涸皲裂的土壤里拼命伸展根须,可是土里没有一点水,甚至没有一丝隐约的潮气。
    他昏迷在刺目的烈阳底下,长叶卷曲,枝梢瘦骨伶仃的枯黄。
    可就在那个午夜,他被浓郁的湿气唤醒了,耳边传来细细密密的落雨声。雨点打在屋檐,打在荷塘,打在他低垂的每一枚叶片上,它们弹跳起来的弧度,就像最饱满的珍珠——他等来了入秋的第一场雨,他没有死,依然好好地活着。
    那个时候,晏琛的意识还没苏醒,但竹壁上所有细密的水道都醒了。
    它们不受控制,疯狂汲取土壤里渗进来的每一滴水,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肆意浇灌,没有章法,没有调度,混乱得不再像从前那个自己——却舒服得销魂蚀骨,连枝梢都忍不住疯狂摇颤。
    死局逢生,那是活过来的滋味。
    晏琛一直很想念那种滋味,想念得发疯。他清心寡欲了百余年,唯有这一次,被强烈到铭心刻骨的快感扰乱了心神。
    但他知道,这样的感觉,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了。这是濒死才换来的快感,若有下一次,他不一定熬得过去。
    直到……
    直到某一天,他化为人身,在某个水雾弥漫的夜晚,被陆桓城压在床上狠狠地占有。
    雨水化作血液,水道化作血管,快感麻痹了肢体,杂乱无章地肆意游窜。他躺在陆桓城怀里,被毁天灭地的喜悦浇灌,当年那一场救命的甘霖,毫无预兆地再度降临。
    数百年的等待,好像只是为了那一晚的遇见,那一次的高潮。
    他再也忘不掉。
    再也离不开。
    
    窗外大雪静静飘落,无声无息,淹没了院子里的石板路。
    红烛燃烧了大半,油蜡向下流淌,映出一束摇曳的火光、两道交缠的人影。
    晏琛那一截竹茎般柔韧的腰肢被陆桓城以双掌托住,朝上抬起,臀肉恰好架在他跪坐的大腿上。这姿势不会压迫腹部,又适合发力,次次进入极深。晏琛被顶得浑身酥软,双腿大开,连一丝并拢的气力也不剩,只能失神地仰躺在床上,随着陆桓城挺腰的动作前后摇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