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菱纱乱+番外 作者:北冥幻世

字体:[ ]

 
文案:
     传言菱纱阁阁主仙逝,天下哗然,菱纱阁乃华世大陆无比强大而出名的杀手组织,菱纱阁主仙逝必然引起一些人的关注,想要铲除菱纱阁的不只是策月的皇帝,想必江湖中有不少人对其恨之入骨。
 
传言,菱纱阁少阁主下落不明,菱纱阁一盘散沙,内部分崩离析,传言少阁主流落他乡已命损,传言太多,真真假假已然分不清,菱纱阁成为了策月子民的茶余饭后之谈。
 
几年过去,曾经风光无限的菱纱阁,现在已经无人谈论,可是,但那些憎恨菱纱阁的人却并不会忘记。
 
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江湖恩怨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照,天琊 ┃ 配角:凌毁,凉抄,柯扬, ┃ 其它:年上,强攻强受,
 
 
 
  ☆、第一章
 
  第一章
  “大叔,什么时候到下一个客栈啊,好累啊,要死了要死了。”少年可怜兮兮的哀嚎。
  前面一身黑衣的男子,冷着脸,皱着眉头,拉着马儿继续往前走。
  “大叔,大叔,我好饿,屁股好疼,腰部也好疼,停下来休息一下吧?”少年不依不饶的请求。
  少年伤到了腰部,不好赶路,不然早就直接两人骑马赶路了,但是这个小子,当是在游玩么?
  男子依旧不为所动,右手握紧手中的长剑,牵着马往前走,并不理会少年的叫喧。
  “大叔,大叔大叔。理我一下了大叔。”少年一脸天真,弯着腰去抓男子拉着缰绳的手,抓到了,摸几下。嘻嘻。
  “很快就到!坐好!”男子终于开口,却是阻止他摸他手的行为。
  马蹄踩踏的嘚嘚的声音,不急不缓,这意味着他们是暂时安全的,不用拼命的逃离追杀。
  “大叔,等会儿我们去买件衣服吧,我觉得白色的适合你。”少年提议道。他看着大叔那染血也看不出的一袭黑衣,他心底里还是担心大叔受伤。大叔很强大,哪怕是受伤都会看不出来。
  “……”男子无语,目光正视着前方,任由那小子在马背上胡说八道。
  少年发现大叔又不理他了,又想故技重施,刚弯腰要去袭击那只有着厚茧的手,却发现猛地被点了哑穴。
  少年简直想哭,大叔生气了,虽然在他看来,大叔时时刻刻都在生他气。
  但是他又乐此不疲的惹大叔生气,因为大叔生气的模样真是娇俏,是的,娇俏。
  他从未见过像大叔这么好看的男人,如果说,女子的漂亮是肤如凝脂,美目盼春,那大叔肯定也是。肤白,恩,比自己的肤色白了不是一个程度,美目,他仔细的瞧着大叔的侧脸,打了个冷颤,虽然大叔长的甚是俊美,但是双眼所散发的冷寒之意的确是寒入彻骨。
  可他就是喜欢大叔,那双冷傲的眼,那紧抿的薄唇,如锋刃的眉,他都喜欢,恨不得亲吻一遍遍。
  然而,他不知道为何,大叔并不喜欢他。态度冷淡至极,要不是有伤在身,定是要受大叔的“拳打脚踢”。
  嘿嘿,虽然没那么严重了,就是经常态度很差,主要是自己总是让大叔生气,大叔虽然面无表情的,但是生气了就直接揍人的。
  没过多久,果然到了一处小镇,镇上,人不是很多,稀稀落落的在街上走着,少年被带到了一处凉茶棚。少年小心的翻身下马,向小二说道:“小二,来一壶凉茶。”
  机灵的小二一看,是两位公子,看模样和打扮,就知其中一人定是江湖中人,赶忙把一壶茶奉上,“好叻客官,您的凉茶。”
  打点这些事情,他已经熟练无比,见大叔把马儿安置好才招呼着大叔坐下,亲自倒茶。
  “大叔,你还好吧。”少年看大叔脸色有些灰白,不禁担心的问道。
  “无碍。”拿起茶碗仰头喝完,茶水顺着嘴角滑落,滑过颈侧,看的少年咽口水,再给他倒了一碗。
  在路上时,水袋的水已经喝完了,这一路上也是挺渴的。
  稍作歇息,两人正打算去置办一些东西,却不料突然有一群人围了上来,男子拉起少年护在身后。
  “天琊!把凌照交出来!”带头的男子喝道。
  “大叔,怎么办?”少年就是那男子说的凌照了,他焦急的抓着大叔的衣袖,自己腰部隐隐发痛。
  “我天琊可不是无能之辈,你们几次截杀都无法从我身边带走凌照,你们以为这次就可以了?你们是什么人?”天琊握紧手中的剑,注意着他们的动作,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难怪这一路上都风平浪静,是自己大意了。
  “那就试试!杀!”带头的男子下令,一堆人冲上来!
  剑出鞘,血光闪现!兵器互相碰撞,发出肃杀之音,惨叫和痛苦的哀嚎一齐响起,小茶棚在顷刻之间坍塌,街上的人们尖叫着四处躲藏或者逃离!
  “大叔小心!”凌照躲开一个人的攻击,但是他是三脚猫的功夫,被追的狼狈的跑来跑去,天琊一刀划过眼前敌人脖子,鲜血喷溅而出,沾染到了他的脸颊,温热的血液让他没有停止厮杀!
  他杀过很多人,无辜的,该死的,罪恶的,善良的人,手上沾满了无数的鲜血,只是为了杀戮。
  并不会因为杀了人,而有些微的不适,早已习惯,他的心已经死了。
  “大叔,救我!”凌照被一个小喽啰拖住了一条腿!天琊一眼看去,凌照在拼命挣扎,那人的刀就要刺下去!急忙之中一脚把一旁的板凳踢飞过去砸在了那人身上,手起刀落,解决了身侧攻来的敌人!
  来的人手大约四十多人,现在死伤已有一半,然而凌照受伤,自己硬拼不得!
  “我去你的,敢打爷爷我!”凌照一脚踹飞对方,顺手拿起一个竹筐罩住要杀他的另一个黑衣人!
  “凌照!快跑!”天琊飞身过去解决了从后边袭击凌照的敌人,一手把凌照推出去,他们的马还在那儿,蹬着马蹄嘶鸣!
  “给我杀,除了那大的,小的死了也没关系!”带头之人说着周围出现了十几人弓箭手!
  派了弓箭手,这回是真的要人命了。
  “哇哇哇哇!大叔大叔!”凌照躲开箭林,吓得躲在摇摇欲坠的柱子后,担心的看向大叔!
  天琊一招一式皆带杀气,剑气扫过之处尸横遍野,但是仍然处于下风,只是因为,他先前受的伤还未痊愈。“赶紧滚到马上跑!”
  凌照听着一只只箭朝着自己和大叔,简直心惊肉跳,听话的往他们的马儿那儿跑,跃上马背,已经顾不得自己腰侧裂开了发疼的伤口,一拉缰绳马就朝着小镇出入口冲,回头看向陷入苦战的大叔,凌照想勒住缰绳,可是他又知道自己帮不上忙还会拖累大叔!
  “大叔!”不甘心的甩开追上来的敌人,凌照心急如焚!
  而这边天琊击退了数十人,身上染满了鲜血,呼吸不稳,上次受伤还没好,这回大意被突然袭击,情况恶劣的难以想象。
  “咳咳……你们还真是锲而不舍。”天琊紧握手中的剑,看着围上来的众人。
  厮杀之声良久才停息,街上的人早已逃的无影无踪。
  凌照甩开了最后追来的两个人,观察着周围的地形,他记得来镇上时,那里的农田里有很多草堆,他跳下马,让马往前奔去,躲在了路边。
  “大叔,顶住!我来帮你!”下定决心,凌照紧握拳头给自己信心。
  那追着自己的两个敌人追着他的马跑了。他赶紧往回跑!跑的急!不仅摔了一跤,更是让伤口裂的更开!
  大叔,等我!大叔不会有事的……
  凌照又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弱小无能,他跑不快,武功不高,就连受点伤都怕疼。
  大叔呢,受伤比他重的多却眉头都不皱一下。
  大叔,我太没用了,每次都是你挡在前面保护我。而我,却帮不上忙。
  擦擦脸上的泪水,凌照爬起来,却看到了大叔就在前面,身后插着两只箭,大叔满脸都是鲜血,他的眼神冰冷而隐忍。
  “大叔!”凌照赶忙跑过去,天琊支撑不住,跪在地上,一只手握剑插在地上支撑自己,一手捂着胸口!那里正插着半截箭杆!
  扶住还在强撑着身体的天琊,凌照眼泪直掉。却被天琊冰冷的话给止住了眼泪。
  “真是没用,哭的真是恶心……”哪怕是命在旦夕也要嘲讽凌照一番,他真是非常的不喜凌照。
  凌照擦汗眼泪并不计较,他知道大叔是刀子嘴豆腐心,一定是的。大叔,忍住。我们这次也一定能平安的。
  天琊最后还是晕了过去,凌照背着他走了好久,往着偏僻的地方走。不熟悉这里的地形,他只能往山林里躲,马被他拿去调虎离山了,就算是有马,大叔的伤也刻不容缓,他好怕,他怕大叔就这么死了!就像是那些记忆里的保护他的人,一个个死去。
  他不知道为何那些冒出来的杀手要杀他和大叔,他以前的记忆一片空白,但是他知道,大叔一直都在拼命的保护他。
  他总是做一个梦,梦里那真实而又残酷的梦,总是能把他吓醒。
  梦里,那是他10岁的时候,在一场大火中,他被一个人紧紧的抱住,他甚至用指甲去抓伤了禁锢自己的那双手臂,挣扎着,嘶喊着,用尽力气想要挣脱,想要把那双手掰开!那箍住自己的手,大拇指上的扳指碧绿通透,染上了手的主人的血。
  “娘!娘!快救救娘亲!”他流着眼泪拼命的请求,而抱紧他的人一动不动,并不理会他的哀求。
  周围的弓箭手就如同邪恶的刽子手,他眼睁睁的看着娘亲被万箭穿心!
  他的娘是个美丽的女人,在他的记忆里一直都是悲凉的神色,看着他挣扎,看着他呼喊哀求,娘亲手里的剑沾染血红,在大火中衣袂翻飞,却在他的眼前缓缓倒下,娘亲嘴唇蠕动,他不知道娘亲说的什么,他听到的只有杀母仇人在下令射杀他的娘亲!他看不到禁锢自己的人,他想努力的看清,看去,却是模糊的……
  这些真实的可怕的梦,他很少愿意去想起,每当想要回忆更多的后续总是头疼欲裂。
  他的记忆开始时就是在逃亡的路上,他什么都不知道,身边只有大叔。大叔什么都不告诉他,被问的烦了还会揍他。
  说是大叔,其实大叔非常的年轻,与自己大不了多少。
  他们俩亡命天涯,却也是苦中作乐,他不知道何时那些强大的仇人会找到他们,不知道何时在何地死去。
  四海为家,地为床天为被,风餐露宿,即使如此,他跟大叔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当然,在他发现自己喜欢大叔之后从未有任何怨言。
  “大叔,你怎么样?”凌照找了个隐秘的山洞,把扶着的天琊放下来,先前他只是简单的把天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现在必须赶快把箭头□□才行。
  他甚至不敢生火,害怕被发现,好在他随身带着应急用的一些东西。
  小心的把箭头□□,撒上药粉包扎,天琊由于失血过多昏迷,凌照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他什么都不能做,现在只能等大叔醒来。
  自己满身都是大叔的血,血液干涸凝固在他的身上,血腥味重的令人作呕。他见过好多次危急时刻,自己的无能为力。每次大叔受重伤,他只能无措的等待。虽然对于处理伤口这些事情已经做的熟捻无比,可他毕竟不是大夫,必须去看大夫才行。
  大叔比他想象中的更为强大,受伤再重都能在鬼门关回来,他无比的庆幸大叔有对于活下去的毅力。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凌照昏昏欲睡,很累,很饿,很渴,但是他必须保持清醒,即使敌人还没找到他们,可山林里的野兽也是很危险的。
  天亮之时,天琊醒了过来,却发现那小子不在身边,这山洞阴冷潮湿,不禁咳嗽几声,勉强的站起身,头晕目眩。抚着墙壁想要走出去,却听到了凌照的声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