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尘道 作者:苏特

字体:[ ]

 
    文案
    一步踏错,步步皆错。心动不过瞬间,已成魔障。
    他身在红尘,原以为自己纵横江湖,再无求之不得。
    他苦心修行,不肯入红尘,却偏偏坠入红尘道。
    究竟是谁已入魔,而谁,又能清醒到底?
    
    第1章
    
    三月料峭,江南西子湖畔,正是踏青赏春的好去处。杭州城内四处可见潇洒而行的官家子弟,富家少爷。小街边一间间别雅精致的小院暗香飘动,玩惯风月的人都知道,那是杭州城内几位名妓的住所,每到傍晚便会在门楣上高悬灯笼,倚门待客。
    谢如玉,便是今年花坊节中赢得彩金最多,击败众名妓,赢得花魁之名的倾世佳人。她搬来杭州不过两个月,身边只有两名丫头侍侯,却是在短短数日内,豔名大盛,门外之客多如过江之鲫,不惜一掷千金,只求一亲美人芳泽。奈何这谢如玉自恃貌美才高,寻常那些纨绔子弟,根本不屑正眼相加。最後赢得美人芳心的,是当今朝中位高权重的六王爷,圣上封为修王的贺兰凌。
    那贺兰凌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生得容颜俊美,却是生性严厉,不苟言笑。行军出征时有如魔神降世,刀锋过处不留活口,令敌军闻风丧胆,世人便悄悄送其外号“玉面修罗”,暗合其容貌如玉,却是性似修罗。这样一位少年王爷,身份尊贵,竟会锺情於一名青楼女子,还要将她纳入王府,不知天下多少闺中女儿碎了一地的芳心。
    月上枝头,谢如玉用过晚膳,懒懒回房,便坐在梳妆台前对著铜镜梳理著自己的长发。但见镜中之人,一双长飞入鬓的修眉,凤眸含情带笑,朱唇微翘,当真是个绝世无双的美人。谢如玉眼眸微合,放下梳子,便欲上床休息。贺兰凌有意将她接入府中,便是这三两日间就会派人前来将她接至京城。是以这几日她都闭门谢客,只等情郎遣人登门。
    吹熄了烛火後,房中一片静谧,只余幽幽檀香缭绕不去。夜半时分,一道黑影忽然翘窗跃入,稍顷,一声尖叫响彻房中,随即无了动静。谢如玉的两个丫头被惊醒,慌忙手执蜡烛前来一探究竟。只见谢如玉房门紧锁,半晌也敲不开。两人慌了,壮起胆子合力撞开房门,霎时,浓浓的血腥之气弥漫於空中。待瞧清楚房内发生何事後,一个小丫头惊叫一声,身子一软便晕了过去。另一个胆子稍大的,一边尖叫著“出人命啦!”,一边跌跌撞撞冲了出去。
    淡淡的月色下,只见那谢如玉脖子上一道深深的剑痕,鲜血溢满了床帐,早已香消玉陨。
    谢如玉的离奇死亡,成了杭州城内的一桩大新闻。有人说是采花贼所为,也有人说是先前被她拒绝过的王孙公子,嫉恨她要嫁入修王府,遣杀手来结果了她的性命。贺兰凌闻讯後,大为悲恸,立即赶往杭州。那谢如玉却已经被敛棺入土,只剩薄土一抔,贺兰凌连自己心爱的女人最後一面也未得相见,伤心愤怒之下,勒令当地知府速速断案。
    杭州知府却是有苦说不出,这桩无头案要从何断起?那杀人凶手连个影子都未被人瞧见,又未曾留下丁点做案痕迹,可见是个江湖老手。但是修王有令,不得不从,好在贺兰凌府中事务繁忙,不能在杭州多呆,那知府便阳奉阴违的应了下来,做足样子给贺兰凌看。只等这位王爷回京後,便懈怠了下来。那谢如玉不过是个身份薄微的青楼女子,毫无势力,除了贺兰王爷,也无人替她讨公道。如今王爷远在天子脚下,渐渐的,这桩血案便被湮没在了街头小巷众百姓的茶余饭後闲谈野聊之中。
    谢如玉死後不久,京城内的贺兰王府忽然传出流言,府内闹鬼了!
    原来那贺兰凌自从杭州回京城後,忽然一夜之间便病得起不来身,神智恍惚,话也说不出来一句,奄奄一息的卧在床上,请来多少名医也瞧不出病源。随即府中便不太平起来。先是有府内的下人在夜半时分,瞧见一名素衣女子在花园之中游荡。渐渐的,又有人瞧见这女子在荷花池上飘荡。她总是在三更之後出现,长发掩面,身如飘絮,时不时出现在王府的各个角落,吓坏了贺兰王府内的一众家眷奴仆。最後实在无计可施,不得不遣人前去请了京城中极负盛名的清风观道士前来捉鬼。
    三日後,清风观道长临门,吩咐府中除修王外,众家眷及其他闲杂人等暂避它处,只留下了两个小厮伺候贺兰凌。等到府中清净後,这道长也不急,吩咐两名小厮好生招呼王爷,自己便入了房中,径自闭目打坐,静待夜至。
    入夜时分,贺兰王府中一片静寂。凉风渐起,乌云缓缓遮住了月光。蓦然,一个素影出现在了贺兰凌的房外。只听木门被“咯吱”一声轻轻推开,那传说中的女鬼,悄无声息的飘到了他的床前。
    伸出手指在贺兰凌身上轻轻一拂,只听一声细微的呻吟,随即那昏沈了数日的贺兰凌便睁开了眼睛。
    “请来那麽个俗物来捉我──”女鬼弯下腰,那张美豔不可方物的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贺兰凌,你娘真是老糊涂了。”
    贺兰凌神色铁青:“谢如玉,你将那名道长如何了?”
    “你问我麽?”谢如玉笑得妖娆,“没怎麽,我又不喜欢胡乱杀人,不过点了他的穴,让他做个好梦罢了。王爷,怎地你见了我这般怨恨?难道是相思入骨,欢喜得受不住了?”一面说得甜蜜,一面却是下手极狠,一把扣住了贺兰凌的命脉,“好了,告诉我吧,你究竟将那东西藏在何处?”
    贺兰凌冷声道:“你家主子那麽想要,就亲自来拿。”
    谢如玉松开手,微微笑道:“我家主子?我哪来的主子?王爷认识我这麽久,难道不知道只有别人叫我主子,断无我叫别人主子的麽?”
    “谢如玉,事到如今你我也就把话说开吧。”贺兰凌冷冷一笑,“你那主子,不就是秦扣枕秦教主麽?暝华圣教的镇教之宝被人盗走,便胡乱栽赃在贺兰王府头上,闹得我府中鸡犬不宁。秦教主果然好气度,好计谋!”
    谢如玉轻声笑道:“说得好,王爷不也是好计谋,假装对我一见倾心,却是想将我扣入府中,探听暝华圣教机密──你就不怕伤了我的心?”
    房外忽然传来一声朗笑,一个声音传来:“王爷竟能伤到花魁娘子的心,贫道真是长了见识了。”
    谢如玉神色陡变,贺兰凌却是大松一口气,大声道:“你还有心情躲在外头看好戏──还不进来捉鬼!”
    话音刚落,房门随即被人推开了。谢如玉面色一凝,只见来人长袖宽袍,星冠纶巾,相貌清朗淳厚,一股英气凝於眉间。见了谢如玉,微微一笑:“贫道云纵,见过秦教主。”拂尘一挥,搭於肩上,竟是一番说不出的潇洒出尘之姿。
    贺兰凌闻言大惊:“你说她是……秦扣枕?!”
    云纵瞥了他一眼,摇摇头,叹气道:“王爷真是块木头,和花魁娘子相处那麽多日,竟连人家是男是女都未分清。真是枉费了秦教主对你一番深情。”
    秦扣枕在最初的惊讶後,已经恢复了常态。身份被揭穿,也并无羞恼之色,凤眸流转,唇角挑起一抹浅笑:“原来竟是云上君。我早该料到,王爷请来对付我的人,必不会是普通道士。”
    这云纵是何人?他便是当今圣上亲赐“天下第一观”的清风观观主,世人皆称之为云上君。秦扣枕曾隐隐听闻,这云纵原是当朝丞相云敛之子,不知何故,七岁那年便被舍进了清风观,十七年来潜心修行,是以年纪虽轻,却已是道行高深,武艺不凡,观天数,善占卜,深受皇上信任。只是平时隐居於清风观内,鲜少露面,因此秦扣枕虽久闻其名,却是从未见过其人。
    心思流转间,秦扣枕低声笑道:“王爷与我朝夕相对多日,都未察觉我是男子。云上君方外之人,倒是好眼色,如何一眼便瞧破了我的身份?”
    这话说得甚是轻薄,暗指云纵虽为出家人,却能在瞬间堪破他身非女子,怕也是个风流道士。云纵闻言,微微笑道:“秦教主虽然天人之姿,然吐纳之间绝非女子之息。纯阳之气之於纯阴之息,修道之人如何辨别不出?兼之秦教主夜夜装神弄鬼,贫道实在想不出,天下除了秦教主,还有谁能身怀如此绝顶轻功?”
    一旁的贺兰凌见他二人竟在互相客套,不由急道:“云纵,他既是秦扣枕,千万别放他走!”
    
    第2章
    
    原来这暝华圣教乃是当今江湖第一大教派,教中人数甚多,却又亦正亦邪,不但经常公然挑衅武林正派,连当今朝廷也不放在眼里。那秦扣枕身为教主,更是武功高深莫测,行事但凭一己好恶,江湖黑道白道统统不放在眼内。此人在江湖露面时,惯於在面上覆一张青玉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因此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可谓少之又少,是以贺兰凌也未能认出他来。
    贺兰凌身受皇命,几次率兵要击破暝华圣教,却都是双方各有死伤,不能得手。孰料数月前,暝华圣教一名护法忽然叛变,盗出教中圣物前来投诚。贺兰凌虽不知那圣物有何奥妙,却是妥帖藏好,并派人好生安置了那名暝华圣教护法。暝华圣教遗失圣物後,瞬间销声匿迹,想来那圣物极为重要,丢失後引得教内大为动荡,是以上至教主,下至普通教众,不得不藏匿行踪。数月前谢如玉突然现身杭州,费尽心思接近贺兰凌。贺兰凌心思缜密,怀疑此女子身份不明,又出现得蹊跷,或许是暝华圣教派来打探消息的女干作,於是不动声色间与她逢场作戏。只是他万万没有料到,谢如玉竟然便是秦扣枕。想到连堂堂一教之主都不惜扮为女子,接近他以察探教中圣物的下落,贺兰凌不由暗自心惊。
    此刻秦扣枕便在眼前,擒得他便是等於破了暝华圣教。只是贺兰凌被秦扣枕不知下了什麽毒,一连数日全身酸软,功力尽失,动弹不得,只得急声提醒云纵,要他切莫放了秦扣枕。
    云纵表面上笑语自然,其实内心也没有多大把握。这秦扣枕传说中武功高不可测,自己能不能拿下他,还是未知之数。他本是红尘世外人,向来不欲扯上江湖恩怨,朝廷是非。只是他与贺兰凌自幼相交,感情甚笃,若不是这次贺兰凌吃亏狠了,他也不会淌这趟浑水。
    秦扣枕见云纵眼神中渐渐泛起了寒意,心道不妙。他倒不是怕自己打不过云纵,以他的高傲自负,天下还没有人被他放在眼底。他担心的是自己在贺兰凌身上下的药,已经快过药效了。若是被云纵缠住,拖延得一段时间,贺兰凌恢复了功力,两人联手,只怕自己也很难全身而退了。
    思及此处,秦扣枕立即出声道:“且慢!云上君,你可知王爷身上中的是什麽毒?”
    云纵一愣,转头瞧了瞧贺兰凌,面上现出踌躇之色。贺兰凌厉声道:“不管我身上中的是什麽毒,解药必定就在他身上!云纵,擒住他!”
    秦扣枕冷冷一笑:“王爷这话倒是可笑,我既对你下毒,怎会把解药带在身上?难道还预备著随时替你解毒麽?”
    贺兰凌也冷笑回道:“就算解药不在你身上,只要你人在我手里,还怕你的属下不乖乖把解药送来?”
    秦扣枕凤眼一挑,摇头叹息:“王爷,你聪明一世,怎麽忽然糊涂了呢?我对你下的毒,名为七日追魂散。你算算看,从你病倒到今日,可不是正好七日了麽?此毒顾名思义,时辰一到,若没有解药,必定肠穿肚烂,七窍流血而亡。如今还有三个时辰,你若是信我,便让我回教中取解药,来回还赶得及。你若是不信我,别说云上君未必制得住我,他便是真制住了我,我不肯传令著人取解药,你又奈我何?你知道我的性子,最受不得人逼迫。你便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人送解药给你。”
    贺兰凌脸色铁青,刚要开口,却被云纵截断:“如此,我便随秦教主一同去取解药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