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陛下头疼:公子又傲娇了 作者:皈依陌镜楠

字体:[ ]

 
【简介】璟朝有个成文的规矩,凡是皇家男儿,取的正妻都应该是男子。为了威震后院女子,管教她们不让她们兴风作浪,更能避免女子在位因为妒忌而薄了皇家的子嗣。
妈的这都是废话,皇族间一直流传真实原因是——开国皇帝他老人家好男风,为了名正言顺娶个男妻才定下了这个规矩。
于是左相家二公子祁深怒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小透明了,报完仇就可以隐居来着?一道圣旨让他嫁入宫中是几个意思?
二皇子殿下哭唧唧扮萌扮可爱。
——阿深你不要不理我,你忘掉我们的海誓山盟了吗?
祁深卒。一失足成千古恨呐,难道真的要就此变弯?
 
标签:古风 宠文 宅腐 纯爱 傲娇
 
【正文】
 
第1章:婚事
 
祁深一直以为,他爹祁穆沉对他多多少少还有些父子情。如今他可总算是明白,这一切不过是痴心妄想。
“爹,在你眼中,我不过就是你谋取荣华的一个工具么?”祁深嘴角勾起一抹惨淡的笑容,再不复平时的冷静自持。心中疯魔的念头就要将他理智全部吞噬,但他知道,现在还不行。
“你去还是不去?当然,不论你做出什么选择,你都得去!”祁穆沉冷笑,眼中的厌恶已经再也不掩藏了。那看祁深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破烂一样。毕竟从今儿开始,这个儿子就失去了他所有的作用。
……
今早,祁深刚刚起床,心腹暗卫谙语就匆匆的跑进了他落败的院子,气喘吁吁语气焦急:“殿下不好了,宫中出事儿了。”可是还没有等谙语说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祁深就被祁穆沉的人叫走了。走的时候,祁深还给了谙语一个眼神,示意回来在说。毕竟宫中不论发生了什么事,和他关系也是不大的。那时祁深是这样以为的。
祁深被带进了他从出生气就没有进过的祠堂,这是一个除了家主,各个子女出嫁娶妻才能进一次的地方。才走到门口,祁深就暗了眼色。
这次多半是个鸿门宴。
家中先祖的牌位各个都摆放的整整齐齐,而祁穆沉就站在那些牌位的前面,冲着祁深微笑。可还不等祁深诧异,就迎来了当头一棒。
“爹?你方才说什么?”祁深语气有些喑哑,深棕色的眸中闪过一道暗光。
“今儿二皇子想皇上求了一门婚事,对象就是你,皇上已经同意了,你就好好准备一下吧。”祁穆沉面不改色,一股子威严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祁深的心中闪过一抹悲怆。
如今是璟朝,璟朝有个成文的规矩,凡是皇家男儿,取的正妻都应该是男子。为了威震后院女子,管教她们不让她们兴风作浪,更能避免女子在位因为妒忌而薄了皇家的子嗣。再者说男子也出得了大场面。
其实据传闻,只是因为开国皇帝他好男风为了名正言顺娶个男妻才定下了这个规矩。具体如何也无从考究,毕竟开国皇帝他老人家已经死了好几百年了。
可是不论祁深如何争论反驳,祁穆沉也没有松口。祁深做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出了院子。
他前脚刚走,后脚祠堂的后门就掀帘走出一个女人。“打破铁屑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我们家膈应我们这么久,如今终于有法子将他赶出去而不受朝堂蜚语了。”女人姿态妖娆,脸上不知打了几层粉,偏偏还画了朱红色的口红,一白一红交相辉映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姿。尤其是那浓浓的眼线,就像是要勾魂一般。
本来面色阴沉的祁穆沉见着这个女人,眉眼立刻就笑弯了,伸出手揽住女人的腰,右手点了点女人的鼻子,笑道:“你怕什么呢,反正他在我们家也掀不起什么浪花来。不过走了也好。”
如果祁深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个女人就是祁穆沉的正妻,王夫人。
祁穆沉是当朝的左相,一生只有一个妻子,还算得上是一个痴情种。而祁深是他在一次醉酒后宠幸丫鬟生出的孩子,是祁穆沉的第二子。祁深刚刚才出生,他的生母语嫣就在还没有恢复元气的时候被王夫人秘密的处死了。而语嫣死的时候,王夫人都不知道,语嫣其实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幻影阁阁主的独女。
当初为了逃婚来到了左相府,没想到居然爱上了左相,并怀上了他的孩子,谁知竟然在产后虚弱时期被王夫人所杀?幸而幻影阁阁主及时找到了祁深,并把祁深保护了起来,否则如今世上有没有祁深这个人都不知道了。
这些,都是幻影阁阁主派来的暗卫谙语告诉祁深的。祁深这些年一直在怀疑,当初他娘眼光到底是有多差,竟然能够看上祁穆沉这样的渣男?
“殿下?殿下?”耳边谙语的呼唤声拉回了祁深的魂,祁深嘴角习惯性勾起一抹笑:“怎么了?”
“要不然我们收拾东西会幻影阁吧?阁主大人绝不会让您被左相找到的。”谙语语气有些急。第一次看见祁深失魂落魄的样子,谙语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心灵受到创伤的主人。
祁深第一次有了离开这里的想法。
可是他不能。
他要报复左相。用自己的能力。也算是为他那苦命的娘亲报了仇。
祁深无奈的端起了茶杯,门口却传来了一个讨人厌的声音。甚至是没有敲门声,那人就走到了祁深的房间中来。
那是一个一脸痘痘的男青年。正是左相的大公子,王夫人唯一的儿子,祁顺英。祁顺英嘴角挂着一抹嚣张的笑意,偏偏还拿着一把扇子假装文雅风度翩翩。祁深嘴角的笑意稍稍浓烈了两分,心道:这衣冠禽兽怎的又来了?真当爷是好欺负的么?
 
 
第2章:不小心犯了起床气
 
“二弟可真是艳名远播啊,这都传到了皇宫里。听说还是二皇子殿下亲自求娶,真是好大的殊荣。”祁顺英语气中不无讽刺的说道。眉眼弯弯好像是听见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可就是他这般的表情让祁深实在是看不过。
“大哥如果觉得这是殊荣的话,可以替小弟前去的,反正整个京城也没几个人见过小弟。”祁深存心膈应祁顺英,一副“我为你好”的表情十分陈恳的看着祁顺英。
祁顺英那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的表情逗得祁深在心底暗笑。心中却实在有些嘲讽。每次这祁顺英来吵架的时候都争不过他,偏偏还喜欢来找事儿,这是天生的受虐症么?
今儿不知祁顺英是怎的,都不怎么回话了,就这样怔怔的看着祁深,这表情……祁深心中一阵恶寒,这不就是他那个便宜爹看着王夫人的表情么?
“二弟,你既然都要走了,大哥也不用隐瞒了,其实……我喜欢你。”祁顺英一副痴情的模样。如果不是上次祁深出门看见祁顺英调戏丫鬟的时候也是这幅深情款款的样子,或许就真的信了。不过看着祁顺英这张脸,也真是够恶心的。
祁顺英说到这儿,眼神就开始在祁深的脸上乱扫,搞的祁深好不自在。
……如果这是你用来对付我的法子的话,大哥我认输!求放过!
在暗处的谙语都表示看不下去了,直接将祁顺英打昏。祁深默默的捂着自己的胸口,死死忍住呕吐的欲望。他没有见过二皇子,也不知道二皇子长什么样。可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是个男人这样对他说……想想方才的场景,真是怪恶心的。
更何况,当初他还在少不更事时,就答应了一个人,待那人长大,必会娶她归家。他祁深岂是一个背信弃义之人?
给谙语使了个眼色,多年的默契让谙语乖乖的将祁顺英扛到了他自己的房间床上放着。顺便给祁顺英身上留了些“礼物”。
就这样,祁深度过了一个十分煎熬的白天。是夜。
祁深深夜出了门,也没有走多远,转到了祁穆沉的房间,房间中很安静,似乎都睡下了,祁深眸光忽然暗了暗,身影一闪便躲过了门口的丫鬟进了房间。方一进去了就听见男人女人交谈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 一些暧昧的喘息声。如果不是两人交谈的内容祁深有些感兴趣的话,指不定他已经转身就走。
"宝贝儿,今天你怎有些心不在焉的?"这是祁穆沉的声音了语气中带着祁深从来没有听见过的轻佻。
"还不是你,说什么今天就要准备好,这个月就把祁深嫁出去,今天却什么也没有做成。"王夫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埋怨。
"放心,他会同意的。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儿子,他敢不听我的?宝贝儿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件事,都说了我会处理好的,你这是不相信我吗?"祁穆沉声音带着做完情事后正常的沙哑。
听到这里祁深是再怎么也听不下去了,转身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在碰倒点东西,制造声响让他们败了兴致。今儿这事果然是王夫人教唆的。看祁穆沉的样子,他不同意祁穆沉是不会死心的,再说光论在左相府的势力,他是比不过祁穆沉的,不如玩出点花样?将这个左相府搅个天翻地覆再离开也不迟啊哈哈哈。要是现在就跑了,祁穆沉说他突发疾病死了就完了事,如果去了皇宫再跑,出了事可没人担着没人找解释了,祸就是整个祁家的了,想想感觉还蛮好的。
打定了这个主意,祁深就回院子睡大觉去了。
第二天,祁深还没有安稳的睡到大天亮,门口就传来了一阵纷繁的声音。吵醒了美梦中的祁深。
往常说祁深冷静自若,那都是建立在每天睡到自然醒的情况下的,如今…呵呵,不揍人算好的了。
“二公子,二皇子送娉礼来了,丞相大人请你去瞧瞧。”门口是一个婆子的破铜嗓门的大喊声。祁深顺从的起了床,然后优雅的吃完了早餐,门口那一直絮絮叨叨的婆子见怎的也叫不开这破烂的门,顿时急了。上前就要踹开祁深的房门,却被谙语挡了下来。
此时谙语一副端正的侍卫样。面无表情背后却在冒冷汗。跟了祁深这么久,当然了解他主子的性子。
谙语都快哭了。但身为“不受宠二公子”的“落魄侍卫”,他不能表现出他有武功啊…妈的这个人还在叫,是真的不怕死么?爹,说不定孩儿马上就能去天国见你了。谙语内心如此吐槽道。
“卡啦。”破败的门由于许久没有维修一打开就发出了刺耳的呜鸣声。出来的祁深满脸戾气。“你让送东西的人给我滚。”接着,开了不到三息时间的门又关上了,徒留那婆子在原地风中凌乱,诧异方才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第3章:二皇子也会扮可怜
 
此时正值盛夏,大清早的太阳便很浓烈了。
祁深在他的小破败院子里,进行晨练活动。方才喝走了那个婆子,他就知道祁穆沉一会儿一定回来找他的麻烦。
果不其然,不出三炷香的功夫,就看见一群小黑点从远方走来。祁深自在的回了自己房间,思忖着待会儿祁穆沉的问话该如何的应对。
“孽子!今儿如果不好好的教训你,我愧对于列祖列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说的就是这番场景吧?祁深微微的眯了眯眼,看来不能够妥协的太早,否则被看出来可就不好了。
祁穆沉走到门口,一脚就将门踹开了。门口就是一个人熟悉到陌生的身影,仿佛带着刻意的嘲笑一般,眸光讽刺而带有胁迫的意味。
“我的好儿子,你就打算这样让二皇子的人等着吗?”祁穆沉的声线带上些许的喑哑。
“我不是说了吗?让他滚。爹,你当真想要把我嫁出去?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二皇子是您在皇宫势力的对手,莫不是你认为我嫁过去他能帮助我们不成?”祁深面色一沉,但是嘴角边挂着的微笑却一直没有变过。
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笑,没有人会因为你懦弱的眼泪而同情你。这是祁深在很小的时候就得到的结论。
看着祁深面目表情中的满满的指责,那一副“我都明白的事儿,父亲你怎么就想不通呢?”的表情,让祁穆沉的脸上闪过那么一丝的不自然。
他让祁深嫁过去,没有丝毫的为家族打算。毕竟二皇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再清楚不过的。受尽了宠爱的天子骄子,没有尝过人间疾苦的贵族少爷。他也不会希望祁深会为他送来一份皇宫内部的情报。毕竟多年都没有父子情,如今突然想要培养,难。他只是简简单单想要甩掉这一个麻烦而已。毕竟在这么多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不管是下毒暗杀还是克扣食物,都弄不死这个小兔崽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