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劫无名 作者:螟蛉子(上)

字体:[ ]

 
    
文案
 
佛说,天人五衰,在劫难逃。
武林中人惊为天人的五个人,却不是天人。
他们是五种武器,是五劫,是死士……
总之,不是人。
----
CP:
不愿做人的偏执狂和坚持自我的杀胚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甜文 强强 情有独钟
主角:劫无名,劫无敌 ┃ 配角:庄少功,江小萍 
 
 
 
 
    第1章 序
    
    此朝武林,两盟三教八门,大致可分为正邪两道。
    “两盟”,是指山岳盟,和乾坤盟。
    山岳盟,一如其名,是枕山栖谷的武林泰斗的盟会。北崇少林,南尊武当——天下武功出何处,黄口孺子,都能给出答案。武当少林,各取一字,几乎就是武林了。除此之外还有峨眉青城昆仑……占尽风流的山岳盟弟子,多以耕读习武为业,精研佛理道学。不求长生,便求勘破轮回之苦。不求羽化飞仙,便求普度众生。因此,此盟又占了“三教”中的佛教和道教。
    乾坤盟,则有些市侩气。加入此盟的,是真正跑江湖的汉子。亦商亦侠,漕盐茶马——乾坤盟的人,不论出身,不分贵贱。只要自认为是人,只要自认为身在江湖,便可加入。
    江湖人士普遍认为,山岳盟的人,一心习武问道,没什么人情味。乾坤盟的人,接地气,关心民生,也未必就没有一流高手。山岳盟单纯些,乾坤盟复杂些。说到底,都是“好”的。
    八门就有些“坏”了。
    盗门、蛊门、匠门、眩门、劫门、神女门、神调门和索命门。
    从名头上来看,就坏得坦荡荡,让人敬而远之。
    其中,最令两大盟两大教头痛的,当属——“劫门”。
    “劫门”本不叫“劫门”,它从未给自己取过名字,因此,它有许多名字。道家看它是“逍遥”,佛家看它是“五衰”,儒家看它是“恻隐”……
    此门有人能起死人肉白骨,令死者生,生者死;有人以曲调玩弄心智,勾牵人间伤心事;有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耳闻则育,过目不忘;有人风华浊世,父子为之反目,兄弟为之成仇;有人一夫当关,便叫万夫胆寒,劫门之人,似人非人,神出鬼没——也不难寻觅。一如打雷之后,也许会下雨。何处有天灾人祸,何处有劫门中人的身影。劫门不救人也不害人,不幸灾乐祸,也不悲天悯人。
    “劫门,”乾坤盟的夜盟主如是云,“非正非邪,是世间的五种劫数。”
    
    第2章 五种劫数
    
    “都说夜白季燕四家出美男子,我看不然,小财神季家灭门就不说了。盗门燕家那贼材,一个银样镴枪头……夜盟主的女公子睡不得,那个病秧子男宠倒是不错,可惜好男色……白家的白轻卿也敢号称赛潘安?屁股软似糯米松糕!代北侯好歹一朝名将,后人怎就如此不中用呢。”
    桂花落,秋意正浓,碧纱窗前,女子对镜涂脂抹粉,谈论风月之事。
    八宝花簪夺目。倩影倾城。可惜满头白发,教菱花偷了半面。
    老妪般的面纹,枯黄的肌肤,点点斑痕,无处遁形。
    就是这么个丑八怪,口中奚落的,尽是时下江湖中的青年才俊。
    多少相貌周正的大家闺秀,让这些青年才俊迷得神魂颠倒,相思成疾。
    听口风,这奇丑无比的女子,好似和才俊们都有一段孽缘。
    “糯米,松糕,”屋内还坐着两名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子,其中一个年纪稍小些的,捧着解得七零八散丁的九连环,呆呆地道,“阿姊,你说得……我有些饿了。”
    另一位,白衣胜雪,坐在琴案前,眉头紧皱,一副扣弦引而不发的模样。
    女子眼波流动,睇向白衣男子:“依我看,天下男子,也不过如此。”
    白衣男子看也不看她:“你纵然与万千男子欢好,也不知何为一生一世一双人。”
    “嚯,凶我,”女子理着胸前白发,“你再道貌岸然些,也不过是男女通吃的登徒子!”
    “不夸妍洁,谁能丑污,不与你争论。”
    “你厉害,我是听不懂你说的话,”形容枯槁的年迈女子,无意间流露出几分撩闲置气的少女情态,说到末了,尾音高高地扬起,“……夜家的女公子,夜烟岚,怎么样?”
    “自然比你好千万倍。”白衣男子唇角微掀,气死人不偿命地,笑影乍现。
    之前想吃糯米松糕的青年听了,一扫满脸呆气,郑重地放下解开的连环,向琴案道:“三哥,那是夜盟主的掌上明珠,少主的意中人。这一次,比武招亲,胡作非为是不行的。”
    女子哼道:“少主不一定带他去呢!谁去比武招亲,会把登徒子带在身边?”
    白衣男子听了,轻描淡写道:“不带我,带谁。情在我,劫也在我,我能令少主事半功倍。”
    “也是,”女子顾盼着镜中的面容,抚过眼下褐黄色斑痕,大言不惭地嘲讽道,“我是天下第一美人,无心你是天下第一登徒子。除非,少主的心另有所属,那么少主一定会带我去,教那姓夜的女公子自惭形秽,知难而退。”
    名为无心的白衣男子听罢,不予置评。与这丑八怪相提并论,他似已习以为常了。
    “也许少主这一次,不会带三哥和阿姊去,”年纪较小的青年男子站起身,神色一时清醒,一时迷糊,揉了揉太阳穴,“我也不想去,我的脑仁……还痛得很。”
    女子笑道:“无策,你好多了么,前些时日,你还念叨着劳什子秦王暗点兵,老树开花二十一枝,算出了天上的星星有多少呢!我都不想搭理你,太聒噪了!”
    无策瞪大眼:“我大功告成了吗,无颜好姊姊,你可记得结论是多少?”
    身着白衣的无心见状,不动声色地擢起紫檀琴,绕到无策身后,照准那脑勺狠砸一记。
    无策当即歪倒在地,一脸喜色,不省人事。
    名为无颜的白发女子,目光一凛,花簪已攥在手心:“无心,你也走火入魔了吗?”
    “你才走火入魔,”无心冷冷道,“你不知道一提天上星,无策的疯病就会发作?”
    无颜神色稍缓:“那也不必拿琴砸他,你还嫌他不够傻呀,怎不点他的睡穴?”
    无心道:“我的手是用来弹琴的——这都是谁的错?”
    此间的少家主,庄少功进屋,就看见这么一种情景。
    父亲庄忌雄豢养的五名死士,视若珍宝的五件兵器,江湖中传得神乎其神的五劫……
    地上躺着的,是“惑劫”无策,一副含笑九泉的死相。
    抱琴而立的,是“情劫”无心,正一脸嫌恶说风凉话。
    涂脂抹粉的,是“老劫”无颜,果真是很老的老妖怪。
    庄少功情不自禁,收回迈过门槛的那只脚。立定,沉心静气,叩了叩敞开的门。
    无颜和无心唇枪舌战,意犹未尽,这时才回过神,趋风而拜:“属下参见少主。”
    “不必多礼,”庄少功想起了家训,也不知该寒暄些什么,索性问,“无敌呢?”
    无颜道:“那杀人不眨眼睛的,地牢里玄铁枷锁着呢,少主要放他出来吗?”
    “……不必了……”
    无心不冷不热地道:“听主人说,少主要去乾坤盟?”
    庄少功点头:“夜盟主决心比武招婿,父亲令我带一人去。我本不愿插手这些事,父亲说我空有一肚子学问,未必真有圣贤教导的品行。如书中所云,要做精金美玉,定从烈火中煅来。我也该去历练一番,识清自己——若真是巨海长江,又何惧横流污渎?”
    无颜认真地听着,半晌,夸张地问:“少主,你说的是中原话吗?”
    庄少功有些失望,这名其貌不扬的女子,是不能指望了。
    无心好似听懂了:“不入世如何出世,少主打算带谁去?”
    “嗯,只怕,”庄少功歉然道,“无心,我不能带你去。”
    “这是为何?”
    庄少功笑了笑:“无心,你在我身侧,夜姑娘就不会看我了。”
    无颜一听,喜上眉梢,冲无心扮了一个奇丑无比的鬼脸。
    无心不明白,这丑八怪,高兴什么?
    他并不执着于陪少家主出行,外面的花花世界,千好万好,不如衣食无忧的家好。
    想必无颜也如此认为。
    “少主,无策是不行的,他虽有算无遗策的本领,却不巧疯病发作。”
    不消说,庄少功早已瞧见地上躺着的男子——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当真是不凑巧,没有一个可堪重用?想来想去,庄家五劫,他能带出门的,只剩下素未谋面的“病劫”无名了。
    其实,庄少功对自家豢养的死士,知之甚少。他笼统地知晓,庄家的子弟,历来禁止习武。
    江湖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习武之人,忌杀毫无还手之力的凡夫俗子。
    若犯了这一条,自有那武功更高的人来恃强凌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即使是魔教中人,杀了不会武功的名士,也会觉得颜面无光,十分晦气。传到江湖中,魔教大张旗鼓,灭了某某满门,这家人全然不会武功,总归是说不过去的。就好像杀了一窝活泼可爱的兔子,彰显一下魔教的威风,只会招来蔑视,沦为武林笑谈。
    偃武修文,便成了庄家的明哲保身之道。
    庄家家主及嫡系子弟不会武功,行走江湖,不怕魔教中人为难,却怕撞见宵小之辈。
    譬如地痞无赖,对于江湖规矩,就是无知者无畏。
    幸而,庄家代代相传,有一本武功秘籍,名为《天人五衰》。
    此功可令弱者变成高手,也可令夜叉变成佳人,可令愚者变成奇才,也可以琴音眩术蛊惑人心,更可以令草莽变成神医。
    习这门武功,或许有一瞬,能颠倒众生,独占风流,但下场,无一不是死。
    迄今为止,习此武功者,没有人能活过二十岁……这也是嫡系子弟不得习武的原因之一。
    这不是武功,是生老病死苦,五种劫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