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军,断袖吧! 作者:戏子妆(下)

字体:[ ]

 
第61章:相似的性子
 
小孩儿没支声,细瘦的爪子却稳稳地将东西抓住,运力似乎发现东西很重,就改抓为抗,直接把东西放到肩膀上。东西刚上肩膀他整个人就矮了点,莫挽青见状刚想出声让他还给自己,对方就已迈开了步子。
“啧,真倔。不过,我喜欢。”
看他艰难前行的身影恍惚间忆起以前硬扛着要挥十下的事儿,和眼前小孩儿的背影渐渐重叠了。还真是,不是一类人走不到一块儿。
就如他以前一样,这孩子还要更为不足,因为平常都是拿竹竿在练,气力上难免有所不足,没走几步就汗流浃背,然到将军府还有好一段距离。
莫挽青跟在他后面却没再说代拿的事儿,他想抗就让他尽力去抗,反正他也不是要培养温室里的花朵儿。
两人一前一后的影子在夕阳下拉的很长,莫逆在前面走的很慢,几乎是一步一挪的,莫挽青也不急,恰好落后三步跟在他后面,要是有闪失这个距离也足以救场。
“呼呼”鼻翼间呼动的气息越发沉重起来,汗水模糊视线,就连脸上的青筋都是暴凸起的,肩膀处受力点开始剧烈疼痛直至麻木。
感觉每一刻都在极限,却都能再撑一会儿,再一会儿……他在后面,自己能让他失望吗?显然不能,这些日子莫挽青为了帮他买长枪四处奔波他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越是感激就越是不愿意让这唯一对自己好的人失望。
意志可以支撑,但身体总归有极限,当小腿肚子突然剧烈颤抖时他才意识到也许意志的极限已到,终于跟木棍陡然折断一般,腿一弯,人骤然一空……
腰间被一片温暖撑住,直接把他摇摇欲坠的身子给稳住了,他的另外一只手顺便将东西接过去,稳稳地拿在手里。
“撑不住别硬撑,折了你更疼,我来吧。”
小孩儿此时整个人都有些颤抖,脱力后的疲软让他跟个面条儿似地挂在莫挽青臂弯里。见状他忍俊不禁地调侃道:“小美人儿,难不成你想一直躺在这里?”
这个姿势对于两个大男人来说还真是很暧昧,尤其是躺倒在他臂弯里的莫逆,活脱脱的男版黛玉。
小孩儿面皮子也薄,莫挽青话应刚落,人就已弹起,并面无表情地站在距离他三步远的距离,扭头,打前儿走。
得,居然把人给惹恼了,这还是小孩儿第一次发火,果然是平时脾气越好的人发起火来就越大,也会非常难哄。
不过这样子还是很有活力的嘛,多好,不然这点大年纪太乖看着不够有活力,偶尔任性点才是少年人的真性情。
因着小孩儿自己走去了前面,莫挽青反不急着回去,拎着东西慢吞吞地往回晃。路过一个巷子口,一道布幡夺去了他视线。
小巷子里第三家,布幡,潘家肉铺……
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那个耿直的男子音容笑貌和他走时的叮嘱再一次呈现出来。
他只觉得嘴里苦的厉害,他竟然如此不负责任地把他遗忘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所谓的鬼魂可有走过轮回?
忍不住拐进小巷子,到那里仔细一看,那家是大门紧闭的。
不在家?不会吧,这时间正是很多客人的,那么多家忙着招揽生意的肉铺没道理这家不开啊?难不成是有事回家了?
不管如何既然巧妙地撞见了,奔着大胡子的嘱托他也得好好打听打听。
然而一问下来他却忍不住为他心寒……
“你说这家啊?当家的犯了死罪,还是李大人慈悲,留他家人的命。不过有这样的当家人怎么着也很丢人啊,每日街坊邻居看他们家的眼神都是古怪的。后来没多久,他娘就起身回了老家,说是一辈子不会回来了。他娘子倒是很快改嫁,喏,就是那家卖豆腐的,那就是他家娘子。”
这事儿在巷子里不算什么新鲜事儿,一家子出一个进监狱的人怎么着也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承受地住压力的从此低头做人,深居简出还好,承受不住的直接改嫁寻找更幸福的人生也不会有人反对。
因此他们说起这件事非常理所当然,莫挽青还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不觉得的他被冤枉的吗?”
那人立刻噤若寒蝉,小声道:“小伙子,这话可不能乱说,万一给人听到不得了!反正李大人判的案子就是没错,他家人才是真是造孽,摊上这么一个有辱门风的人……”
“我听说他还有个孩子?”
“早跟着他娘嫁过去了,听说现在已经管后爹叫亲爹了。潘虎出事儿的时候他还不太记事儿,这才容易养家了,不然他娘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改嫁成功。”
后面的话莫挽青已不想再听,然后他走去那家豆腐铺子,老板娘正在前面招呼客人。“要点什么?”
笑颜如花,脸型还偏圆润,眼里满是幸福和安然。这便是他心心念念的妻儿啊。
“客官?”许是见他久久不曾应答,老板娘疑惑地再问了句。
莫挽青还是没有说话,便听到后面传来男人粗犷的声音,“孩子他娘,过来帮我一下。”
“嗳,就来。客官您先看着啊,要啥跟我说一声!”说完便急急忙忙地赶去了后面……
莫挽青最终还是沉默地走了,这也算是达到大胡子的叮嘱了吧?他的妻子过的很好,他的孩子没有挨饿受冻,他们都很幸福,却不是因为他而幸福。
相信潘家娘子也不算是错,毕竟她并不知情,她和大多数人一样以为大胡子是罪人,追求自己幸福的行为更是没有错,谁规定她就得守活寡呢?
道理是这样的,但作为家人,他们在大胡子被抓后没有任何质疑,没有人站在他身边为他辩解,只有不断想撇清关系。而他在大牢里这么些年竟然完全不去探望……这种心酸大胡子怕就是一直这么煎熬过来的,不过在他心中自己的家人还是不会抛弃自己的。
怀着稍微沉重的心情回到邹府,等待莫挽青的是他家小孩儿紧闭的房门,顿时乐了。
拍门,不应;说好话,不搭理。
最终没办法只能用了点小聪明,“哎呦,好疼!”
“哐当”木门猛地打开,莫挽青一乐,趁他生气之前笑着把长枪递给他,“你要的宝贝就这么丢了也太可惜。”
果不其然,刚才还下不来的台的小孩儿态度瞬间软化了许多。他别扭了下还是把东西接了过来,然后破天荒地示意莫挽青到屋子里坐坐。
以前摸挽青虽然喜欢他,欣赏他,会常常去逗他玩儿。但这种玩闹因为莫逆是哑巴的原因而只能是单方面的,至少莫逆自己是不会主动找他“聊”。
将此看做是孩子的自卑,为了不影响到他,莫挽青甚至不会主动去他屋子找人。
此次的意外却无意中打开两人之间另外一扇门。
让莫挽青诧异的是,小孩儿的屋子非常简单,不,应该说是简陋。除了床和桌子并几张椅子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唯一让他诧异的是在角落发现一堆废弃的木料。
木料看起来并不是新的,像从哪里捡来的木材边角料,地上还有好多未来得及打扫的屑子。“这是什么?”
不顾小孩儿骤变的脸色,径自弯腰拿起一个像是半成品的东西,一大一小两个球形……葫芦?
还不等他仔细看,东西就被小孩儿抢走了,老母鸡护崽似地抱在怀里。
“好吧好吧,不跟你抢。”
大约也就是小孩子喜欢的玩意儿,只要不玩物丧志,有点兴趣很正常,就连他自己都会时不时下个厨房,弄点好吃的。
看他没放在心上,莫逆才小心地将东西收好,把木料再往角落踢一踢,好像这样才能将之完全藏起来。
做完这一切小孩儿才颇为局促地望了他一眼,怕他生气。莫挽青见了忍不住揉揉他头,说:“没关系的,喜欢什么就去做,我不拦着。”
他这才放下心来跟莫挽青坐到桌子边,不过没一会儿他就跳起来想给他倒茶,莽莽撞撞的动作把桌椅碰撞地“哐当”直响。
弄得莫挽青直乐,本来和不会说话的人“聊天”就是挺不可思议甚至是搞笑的,但奇异的是他们二人坐在一起倒不会尴尬,反而充满可乐。
可惜的是,小孩儿最终还是没能来得及倒好茶。
下人来报,说将军和夫人有请。
“来着不妙啊。”这是莫挽青唯一的感觉,大晚上来请他,他可不认为是有好事等着他去领,多半是找他算账吧。
然而他最疑惑的是,自己最近并没有干啥事儿啊,唯一一次支取银钱还是打过“申请”的。所以也不应该有这么一出兴师问罪啊?
小孩儿是有些怕那个宋氏的,当时她下令打死他,而她自己就悠哉哉地坐那儿喝茶,冷血地直叫人畏惧。
这次她又来找,莫逆怕他会遭遇不测,偏偏自己又不会说话,只能满头大汗地比划半天,却还是没法子“说”清楚。
“噗,放心,我没事,将军还在呢。”实在有事儿,老子也不是可以随意捏的软柿子。
 
 
第62章:贱人总爱挑事儿
 
莫逆还是不放心,坚持要跟着去,被莫挽青无情拒绝。
笨蛋,上次被欺负的还不够啊,还往上凑?那女人那么心狠,啥事儿干不出来,就连他自己都更愿意对她敬而远之。
“你若是去,我反而无法放心,平白坏事儿。”
莫逆也是极通透的人,话里意思很快就明白过来,颇有些黯然地松开手来。
“嗯,乖,等我回来。”
我自然会等你回来的,但你也得答应我千万不能出事。从未如此怨念自己先天不能说话,不然他就可以轻松地向莫挽青表达自己的意思,而不是像现在只能连比带划地表达一些简单的意思。
莫挽青没有读心的能力,他并不能明白莫逆的心,只当他是对自己的依赖,离开时还特地给他把门带上。
门内,莫逆沉默地望着门半晌,无声叹了口气,取出刚才藏起来的“葫芦”继续刻画……
被他牵挂的人此时已到平常议事用的大厅,里面已满满当当地坐着一屋子的人,除了将军和夫人还有一应姬妾,以及一些个管事儿的仆妇。
挑眉,这是要动大家伙了,他倒是好奇自己干了啥罪大恶极的事儿?
“找我?”
早就被这摊子女人磨地没耐心了,一些原本想拾起来的“礼仪”早就被他喂狗吃了。毕竟他对她们以礼相待,得来的往往是更多的嘲讽乃至勾陷。
邹晋楚正烦恼地揉着眉心,今日这事儿他本不想再叫挽青过来的,本就不算什么大事儿吧,不就是多些银子嘛。但宋氏这次坚定非常,自己去请了邹晋楚不成,转头就把这一大家子都聚起来,再去请邹晋楚。
到这个局面他不来镇压下显然不行,但没想到他的镇压不仅丝毫没有效果,还惹地下面抗议连连。刚才一群女的叽叽喳喳一片,他都恨不得把他们全部扔出去。
但是不能,法不责众这个道理他知道。此事已被宋氏推到一个非一般的高度,若是强势镇压会引起剧烈震荡。
他是怕麻烦才把莫挽青叫来的,但这一次他并不会让他再受到一星半点儿委屈。开玩笑,那次把挽青惹火了,足足一个多月两人才说上话!
而且私心里他不觉得挽青有啥错,一百两于家里并不算什么,他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根本不会发生夫人所担心的那种情况。
莫挽青在下面站了一会儿,见没人搭理他就自己寻个空位坐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二人。
要被训斥的人云淡风轻,准备开火的人只觉得憋屈。宋氏站起来示意大家安静,瞟一眼莫挽青,还是不见他有半分反应。好吧,你不是淡定吗,我偏要把它揭开来说,当面揭穿你的真面目!
“今日我得到下面呈上来的账目,这才发现有人居然一次性在账上支取了一百两,管事的看在他是客人的份上给了。”
“我想说的便是这个,你们在总也有需要银钱的时候,这里账户上的银钱支取凡是在十两以内的我都不会过问出错,但十两以上的我说过是要提前告知一二的……”
说到这里特指的含义已经很明显了,她就是在说莫挽青。
至于被说的本人,则觉得很搞笑,自己又不是没提前说,还说过两次,不然账房也不会给他。然这次不等他跟这女人说开来,邹晋楚就率先站起来说:“这事儿是我应允过的,事后也跟夫人说明过,如此揪着不放是哪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