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生于忧患+番外 作者:逸青_(下)

字体:[ ]

☆、46
 
  林如轩第一脚踏入被战火侵袭了数月的代州城,几乎目不忍视、耳不忍闻,随处可见流离失所的百姓,目所及处,尽是被摧毁倒塌的屋舍。
  尽管他头天已把随行军医全部调来,可医馆外依旧排起了长龙,前来医病医伤的百姓,数不清竟有多少。
  士兵们来来往往,搬运清理着杂物砖石,更多的,还是尸体,有大胤军队的,塔悍胡人的,也少不了饥寒交迫而死的普通民众。
  林如轩一路走来,眉间褶皱就没能舒展过,不知怎的,他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违和,好像这城池之中,少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却又一时半刻,想不出是什么。
  “将军!将军!”这时候突然从路边收容难民的屋篷里,跑出一个女子,她跌跌撞撞,跪在林如轩脚下,眼里尽是悲怆之色,“将军!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他突然就醒悟过来,这座死气沉沉的城池里少了什么——少了孩子,大人的怀抱里,没有孩子,落单的人中,少了孩子,没有孩童的哭闹声,而死去的人,也没有孩子的尸体。
  女子摇着他的腿,“将军,求求你!他们把我们的孩子抢走了,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们!”
  “你是说……塔悍,抢走了这城里所有的孩子?”
  “是……”那女子拼命点头,眼中泪水似滚珠而下,“我已经几个月没有见到我的孩子了,她才两岁!她才两岁啊将军!求求您,求求您一定要救救她!”
  随着这女子的哭诉,越来越多失去孩子的人们开始聚集,一个个跪倒下来:“求求将军救救我们的孩子!”
  林如轩握掌成拳,狠狠啐了一口:“这帮畜生!”
  “先起来,”他扶起那女子,“你们都起来!你们放心,我会替你们找回你们的孩子,都先不要急!”
  “谢谢将军!将军一定要救救他们!”
  “我会的,我会的!你们且先回去,回去等着,不要乱跑,我会把你们的孩子救回来。”
  林如轩回到军营,只感觉一种深深的无力萦绕在心头,他很想知道,对面的军师究竟是个什么人,竟这般残忍狡诈,连懵懂无知的孩提也不肯放过。
  “林将军,我们真的要去救那些孩子?”
  林如轩长叹一声:“不然呢,现在救与不救,难道还能取决于你我吗?”
  “可是将军!”杨青平一脸焦急,“那些孩子活没活着还不一定,就算活着,也定早被藏在了雁门关,你也说了,雁门关凶险无比,难道我们真的要为了几百个孩子葬送数万大军?”
  “几百个孩子!”他突然一拍桌子,“那是几百个孩子!不是别的什么家畜!没有什么,都不能没有孩子!那是全城百姓的希望,你知不知道!”
  “可是……”
  林如轩摇了摇头,“不救他们,这座城,就算是死了。”苦笑着,“如果我们见死不救,百姓会觉得我们大胤军队无情无义,不仅代州,流言四起,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没有百姓的信任,还怎么打仗?失了民心,打再多的胜仗,又有什么用?!”
  “将军!”
  林如轩一挥手,不再理会他,而是道,“沈箕!你在吗,沈箕!”
  黑衣女子凭空出现,抱拳道:“将军有何吩咐?”
  “我需要你们的情报。我要知道,那些孩子现在何处。”
  “明白。明晚之前给你答复。”
  他回抱一拳,“多谢。”
  “啊……”
  李冶从梦中惊醒,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深吸了几口气冷静下来,余光扫见屋子里还有亮,扭过头看向李冼,皱眉道:“你怎么还没睡?”
  李冼伏案写着什么,用毛笔蘸了口墨,也不抬头,“做噩梦了?”
  “是啊,做噩梦了。”李冶重新倒下来,闭上眼,“我梦见林如轩死了。”
  李冼的笔停了一停,“只是梦而已。”
  “但愿吧。”李冶轻轻叹气,“你赶紧给我睡觉,跟你说了多少次,让你不要熬夜不要熬夜,天天熬到这么晚,这身体这么吃得消?”
  “死不了的。”
  “你非要把自己折腾坏了才甘心?”李冶又翻起来,“你晚上是不是又没喝药?”
  “我已经好了。”
  “好了?那你有本事别咳啊。”
  自从墨问离去,这皇宫周围的结界也随之消失了,不仅再不能抵御寒气,还放进了鬼。李冼却也不知道爱惜自己,天气冷了不肯多加衣物,不出所料地染了风寒,喝了几天药才慢慢好转。
  李冶觉得他简直是疯了,这几个月里,几乎一天也不曾好好休息过,每天起得极早,却睡得极晚,整日也不知道在伏案写些什么。不仅如此,他竟还把休假制度从半旬休又改回了旬休,这帮大臣们虽然暗地里叫苦不迭,可毕竟是他们害得墨问犯下天条,皇上没有怪罪已经是格外开恩,他们哪里还敢再忤逆皇上。
  “你先睡吧,我一会儿就好。”
  李冶又唠叨了几句,也没了声响。李冼摸了摸那黑龙镇纸——那黑龙微弓脊背,使得龙身出现两个凹槽,既能当镇纸,又能做笔架——龙尾那缺损还是很明显,他每次看见都会忍不住地心疼。墨问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最贵重的,大概只有这个镇纸了。
  还有那张弓……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派上用场。
  他疲倦地揉了揉眉心,不是不困,却是不敢睡,一闭上眼,脑海中剩下的,全是墨问。
  他只有让自己忙一点,再忙一点,忙得没有闲暇去想别的,累得沾到枕头就能睡着,最好连梦也不曾有,才能勉强,让墨问的身影暂时抽离自己的生命。
  原来不知不觉,早已情深至此。
  他苦笑了一下,放下笔,却还是无心去睡。
  脑子里乱得很,抄多少遍书,也平静不了心绪。
  他缓缓起了身,踱至窗前,推开了窗,夜风吹进来,很冷,他又忍不住掩唇轻咳了两声,却依旧执着地望向夜空。
  “你在吗?”他突然垂下眼,轻声道。
  并没有人回应。
  “我知道你在。”手指无意识地描画着一小块儿窗扇上的雕花,“为什么不走呢,这皇宫里,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
  窗台上有一层薄薄的尘土,那尘土上被不知什么慢慢擦出了一个字眼:他。
  “他?”李冼笑着摇头,“可你明知他早已不在此处,又何苦这般折磨自己。”
  尘土上再没有字迹出现。
  李冼,你又何苦折磨自己呢?
  他怔了一怔,竟是被自己问得茫然无措,只垂下头,用手指轻轻擦去了那个字迹。行至床边,却见李冶占据了大半个床榻,又不忍心把他碰醒,只好委屈自己睡了窄窄的一条。
  “鬼兄,”他阖上眼,又道,“你替我把灯吹灭了吧。”
  ……夜黑。
  神龙元年,腊月三十。
  又是一年除夕夜。
  受不着战火侵扰的渭阳,依旧是往年的样子,街上依旧喧闹,夜空依旧斑斓,只是再没有一条龙,会趁黑夜偷偷驮着皇帝俯瞰这城池全貌。
  物是人非。
  皇宫,御龙殿。
  “来啊,小冼,喝酒啊。”李冶那双桃花眼早已染上三分勾人醉意,“饺子酒饺子酒,吃饺子哪能不喝酒呢,来,喝酒!这可是我刚从如月手里买回来的。”
  李冼听见“如月”二字,便问:“她回来了?”
  “早回来了,过年哪还能不回来呢。”
  “三哥,”李冼看着他吃饭喝酒,却连筷子也没有动一下,“你越来越贪杯了。”
  “是吗?”李冶笑,“这饺子真好吃。你不喝酒,来吃几个饺子吧,大过年的,不吃不喝多别扭。”
  李冼拿了筷子,夹起一个饺子在碗里蘸了醋,放入口中,却不知是否被醋味刺激,竟是咳了两声,捂着嘴才把那饺子吃下了。
  “又咳又咳,让你好好吃药,你偏不听。”李冶教训了他两句,在盘子里夹起一个饺子放进李冼碗里,“给,吃这个吧。”
  “可是,又放了铜钱?”
  李冼这回没再犯三年前那错误,轻轻咬下一口,果然又咬到了硬物。他挑出那铜钱,笑道:“三哥,怎么,这情郎不在,又要弟弟了?”
  李冶有些尴尬,只顾低头喝酒。
  “可是命运这东西,又岂是一枚铜钱能够决定的。”他咽下那饺子,又放了碗筷,“你慢慢吃,我出去一下。”
  “哦。”
  他出了屋,把在门口徘徊了许久的秦羽拽到了没人的地方,皱眉道:“你怎么来了?”
  “陛下,”秦羽难得的没说什么废话,只把一封书信交与李冼,“急报。”
  李冼一看他这样子,心里便是一沉,又见信是林如轩所写,心里更是一沉,再看信的内容……拿信的手竟是抖了一抖。
  “这信是腊月二十八写的……”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代州如何了?”
  秦羽面色略沉:“杨将军正在死守。”
  “死守……务必给朕守住了!你马上,通知‘玄武’去帮忙,能多守一刻便多守一刻,务必要等朕赶到!”
  “是!”
  林如轩……
  这事……他要怎么……跟三哥说……
  两日前。
  “这兵符你拿着,我若是回不来,你便把它交与陛下,陛下自会处置。”
  “无论如何,也要守住代州城,守到援兵到。”
  据沈箕给的情报,那些被塔悍抓走的孩子并不在雁门关内,而是在关下一个叫雁门寨的山坳内,而曹汉那些没有叛国的部下,也被关押在那里,并派了重兵把守。
  而随着年关将近,这些守兵虽不是汉人,却被汉人影响着也要过年,守卫便因此松懈了些许。这一天,林如轩终于抓到机会,准备夜袭雁门寨。
  此刻,他正率了五千精骑,潜伏在离雁门寨不远的一处高坡上。
  没错,他只带了五千人,这五千人,几乎全都做好了必死的准备,那些孩子,能抢回一个,便算一个。
  “将军,我们走吗?”
  “再等等。”两人压低了声音,林如轩前望去,那寨内还有不少火光,应该还有许多人没有歇息,他不敢轻举妄动。
  过了约莫半盏茶,寨子里突然传出一阵骚乱。
  因为离得远,林如轩也看不清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只隐约听见有骂声,似乎还有打斗声。
  又过了半盏茶,那寨门突然被大力破开,有几个人冲了出来,嘴里喊着:“兄弟们!快跑啊!”
  “将军,是雁门的弟兄!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我们走不走?!”
  林如轩蓦地站起,翻身上马,大喝一声:“走!”
  “杀——!!”
  五千精骑从高坡俯冲而下,造成的阵势竟是不输万人,那雁门寨的守兵也一时间傻了,林如轩策马而来,一挥长|枪,高声喝道:“大胤林如轩在此!贼人,拿命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