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质子 作者:方沫(下)

字体:[ ]

  第60章 下落
 
  虽然都是平南王的子嗣,但两兄弟的命运,却有着天壤之别,作为嫡长子的云彧,本应在万分瞩目中被养大,却出人意外的被平南王忽略,从小就不被重视的长大,最后还作为弃子被送到异国为质,而这嫡次子云琰,却自小被父亲疼爱,不但亲手交其武艺韬略,甚至在平南王妃病逝之后,便被皇帝接到皇宫之中,作为储君之一而被重点培养。
  因此,两兄弟的气质,才这般不同吧?
  就在凤离天沉吟的时候,云琰心中也有些七上八下,他虽然表现的不错,但到底也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小孩,以阶下囚的身份在敌国君主面前,不由得他不害怕。
  何况,整个端阳皇宫中,东钟新帝是个杀人魔王,手下人命无数,杀人如麻的流言早流传了开来。
  “你可知道朕是谁么?”
  冷冷的声音,从前方响起。
  “罪臣知道。”怯生生的声音响起,小孩心中虽然害怕,还是大着胆子回答,同时因为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和恐惧,偷偷瞄了上面的人一眼。
  这一举动颇有些无礼,但凤离天虽看在眼中,却没有发怒。
  “你今年多大了?”
  云琰一愣,“七岁。”
  “七岁,可真小啊,”凤离天冷冷的扯了扯嘴角,想要说什么,又停了下来,空荡荡的大殿上顿时一阵寂静,过了一刻,凤离天却突然又问道,“你兄长呢?”
  云琰心中一凛,果然来了。
  他虽然年纪小,但也明白当年兄长突然从东钟回来,做下了何等事情,看来这个皇帝是要找兄长麻烦了,他犹豫了一下,才硬着头皮说道,“罪臣的兄长早两年就离开京城,不知去向。”
  “不知去向。”云琰只听到上首那人轻轻一笑,笑声很轻很轻,却不辨喜怒,“好一个不知去向,你兄长就你一个弟弟,难道不曾和你联系过?”
  “罪臣在宫中居住,并不曾得到兄长的讯息。”
  “你和你兄长感情如何?”
  “罪臣……”云琰到底是个孩子,被凤离天这莫名其妙的问话方式弄得糊涂起来,只能小心试探着说道,“家兄离开的时候,罪臣还小,感情……感情尚可……”
  “尚可?”
  云琰心中惶恐时,却听到凤离天奇怪的又笑了两声,用极低的嗓音似乎在问话,又似乎在喃喃自语的说道,“为了一个尚可,他竟……既然如此,就让我看看,为了你们这个尚可,他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这是?云琰一愣。
  不待云琰反应过来,凤离天却突然冷厉起来,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他,语气中没有一丝情绪,“你替你兄长百般隐瞒,朕看你们感情其实颇为深厚,既然如此,三日之后,朕却要看看,他到底为了你们这些亲人,会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也不知为何,听了这话,云琰突然感到一阵害怕。
  “希望他不要让你失望,若不然,你还这么小,可就真是可惜了。”
  凤离天冷笑着说了这话,突然提高了声量,
  “押下去,认真看管!”
  云琰糊涂的被押回了冷宫,路上却是百般不解,这皇帝阴晴不定是自然的,但这般阵仗叫了自己过去,却既不曾逼问自己兄长的动态,也不曾用刑罚来威胁恐吓自己,真真是奇怪的紧。
  另外,为何皇帝的话语中,竟有些莫名其妙的寂寥不甘呢?他拿下了端阳,解了心腹大患,成就了开疆辟土的功绩,又有什么事,让他还这般不快呢?
  他却不知,凤离天这几年来,早练就的水火不侵,若不是对云彧执念太深,也不至于一见到他这个云彧的亲弟,就有些激动而没控制好情绪的话,哪里能让他这个稚子听出丝毫端倪来。
  说穿了,还是深深的恨意作祟。
  云彧的行为,无疑是在凤离天心底扎了根深深的刺,那根刺一直在那里未曾拔出,那伤自然也从未曾好过,到了如今,刻骨铭心到流脓刺骨般的深刻了,这其中,也不只是被爱人背叛的伤痛,云彧的行为,伤害的不只是感情,还有他作为皇者的自负和骄傲。
  当年就在他用了云彧的计谋,成功引发了祥瑞,引起了万民拥戴,他满心以为大局在握之时,踌躇满志的率领队伍,一心要归去和云彧相会,确不想路上却竟被源王埋伏的兵马伏击,对方埋伏在一处他们必经的山谷之中,那居高临下射来的雷霆一箭,直接洞穿了凤离天的右肩,若不是他的亲卫誓死护卫,只怕这条命早交代在了当场,就算如此,亲卫营的护卫为了护卫他脱逃,经过浴血奋战后,也是死伤过半,战况极为惨烈。
  而在这之后,东钟更是乱成一团,源王打着伐逆的旗号,捏造他弑父夺位的滔天罪行,同时联合了朝野一些人马,对京城发动了攻击,若不是他咬牙顶着伤势及时回到了京城,加上之前的祥瑞让大部分人心都站到了他这边,猝不及防之下,说不定还真会被源王得手。
  但这些,都不是凤离天的最大打击,他最痛心的,却是在内忧外患之时,才得知一切叛乱的源头,都是出自端阳的谋划,而其中下手的人,就是云彧。
  若不是从来性格强硬,加上心头有口气未曾了解,这道坎,只怕凤离天还真撑不过去,但在咬牙灭了源王清除内患之时,端阳的行径,就让凤离天心中大为记恨,而云彧这个本应是爱人的背叛,却更是让凤离天心中憎恨到了极点。
  “家国?亲人?”凤离天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既然当*你为了这些背弃了我,那么我倒要看看,这次为了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你会不会舍得,连自己也一同背弃。”
  虽然派去平南王妃陵墓的人回来汇报,陵墓之处有人祭拜的痕迹,想来云彧便是在那附近,但自己却不想派人去缉拿,他要那个人,自己自动自愿的走到他的面前,承担他的怒火。
  第二日,烈城城门外的榜文处,张贴了一张皇榜,引起了无数百姓的围观。
  无他,政局更迭,烈城上下都是人心惶惶,虽然东钟之前曾有言不扰百姓,但更换了上位者,百姓们哪里有不关心的事,因此一看到新的榜文张贴,便纷纷拥了过来观看,其中更不乏识字者,开始念了起来。
  “……宣召前平南王世子云彧自行归案投诚……从即日起,若三日内云彧不曾出现,则三日后于午门处处斩端阳王室成员……前端阳王云浩天……平南王次子云琰……前……”
  “哎呀,这云彧是谁?怎么皇上要这般通缉他?”
  “云彧?这个名字好熟悉,平南王世子?怎么没平南王府内吗?”
  围住看榜的人们马上议论纷纷起来。
  东钟入主后,马上就颁布了许多新的政令,其中便有大赦天下和减免赋税这两条,因此烈城百姓虽然有些慌乱,气氛却不紧张,此刻更是出现了议论纷纷的场面。
  “听说是以前平南王的长子,曾经出使盛京的那位。”人群中,有消息灵通的人窃窃私语,“后来听说做了什么事,才惹起了东钟的内乱,前两年东钟国内打的不亦说乎,就是他做的,看来这次皇上是要抓住他出气了。”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就是之前平南王府的那个文名很远播的那个嘛,怎么他竟逃掉了?”
  “这位兄台,你也未免太孤陋寡闻了,听说这位云世子回来后被很多读书人写诗嘲笑,因此早就走了,早就没在平南王府了。”
  “写诗嘲笑?怎么回事,在下常年四处经商,竟不知这种事情,可否请这位兄台详细说说?”
  被问到的知情人顿时眉飞色舞的解释起来,不多时后,大家弄清楚了大概的情况,才纷纷的感叹起来,“哎呀,说起来,这位世子还真做了不少厉害的事情啊,可惜现在却……”
  也有人关心其他的,“要是这样,三天时间怎么够啊,若是三天之内他没来,这些王室的人,不都要被处决了?”
  “我要是他,我就不来,这摆明就是不归路嘛,何必来领死。”
  “去你的,要是不来,这么多人可就没了,你没看到,其中还有他的亲弟弟呢……”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墨玉咬牙听着周围人的议论纷纷,面上时青时白。
  这……这分明是要逼自家主子主动现身啊……
  墨玉脑海中不由浮现起那个人的样子,不,当时他还不是君王,只只是太子,但浑身上下散发的冷冽气息,却让人不由敬仰佩服,当年他在洛侯府丢了世子爷,万般求救却无人出手,自己几乎都要绝望了,却不想回头竟看到这人走进来的时候,那时众人都无比敬畏的样子,也不知怎么的,自己心头就是一热,竟什么都顾不得,冲了过去跪倒在那人眼前求救,那人虽阻止了别人拉开他,静静的听他说话,但那时那人的眼神,却是刀一般的冷冽,让他现在想起,都不寒而栗。
  但后来,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意料,世子爷虽被平安救了出来,却不知为何竟然入了那人的眼,从此他们被牢牢的庇护在其羽翼之下,他虽然担忧,但看到世子眼中的欢喜,便只能默默的不说话,却没想到,两人的浓情蜜意竟维持不到半年,在王爷的一封封书信下,世子爷后来的做出背叛……
  若是落到皇上手里,那世子爷……
  想到这里,墨玉不由打了个寒战,手上提着的药包啪的掉到了地上。
  “小兄弟,你东西掉了。”
  一旁一个中年汉子,忙提醒墨玉,墨玉恍然一惊,也顾不得理会,忙蹲下身子捡了东西,慌慌忙忙的挤了出去。
  “怪人。”那汉子嘟囔了一句,没再留心。
  无论如何,这样的事情,还是要告诉公子一声的,虽然……
  墨玉咬了咬牙,虽然在他心中,他觉得公子没必要再去理会端阳王室的事情,但是,公子的想法,只怕是不同的。
  何况,旁人也就算了,这里面可还有二公子呢。
    
    第61章 投案
 
  小院里,云彧安静的坐在树下,瘦削的脸上没有其他表情,只有眼底的一丝错愕。
  “这……你说的是真的?”
  凤离天的执念,竟如此的深?深到竟用整个端阳王室的人来开刀来逼自己出面?
  墨玉艰难的点了点头,兹事体大,由不得他不说,但他说了,不代表就赞成这种行为,犹豫了一下,他才轻声说道,“公子,这一定是个陷阱,你若是去了……”
  未尽之言,在场两人都明白。
  “不去又如何?”慢慢的,云彧脸上浮起一个苦涩的笑容,“且不说那么多条人命,光一个云琰就是我放不下的,还有……他……”
  说到这里,他滞了一滞,才又说道:“原是我该面对的,命中注定的亏欠,逃脱不是办法。”
  说到这里,云彧缓缓的长出了一口气,眼光悠悠的落到了天际的云朵上。
  他若真是想找,自己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是枉费,想想到母妃陵墓的士兵,自己的踪迹,早晚要落到他眼中的,而他目前的这种做法,无非就是要自己的一个主动罢了。
  许多年后,墨玉都还记得,公子说这句话后的样子。
  那苍白瘦削的脸上,虽然浮着温和的笑意,但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眸深处,却是隐藏的极深的忧伤和无奈。
  既然有三日时间,云彧也不很着急,慢慢的做着安排,第二日他便强行要求王嬷嬷和墨玉离开,两人不肯,他便冷了脸。
  “我此去前途渺茫,你们又何必给我增添负担,那样无非让我心头更加不好过,也多了让人拿捏的把柄,更何况,端阳这一亡败,日后只怕连个给我父王母妃烧纸的人也找不出,我虽然不能尽孝,你们替了我多看顾一些,也好歹让我心头舒服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