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万寿无疆 作者:殿下笑

字体:[ ]

 
文案
给你万里江山,你要吗?
给你一国之主,你要吗?
给你祸主蓝颜,你要吗?
那若,给你一场皇权纷争、恩怨情仇、算计利用、六亲不认的戏,你还要吗?
赢便赢个万寿无疆,输便输个酣畅淋漓。
——-—————
本文主CP:
腹黑高冷俊美王爷攻X冷清祸主痴情侍卫受
 
阅读须知:
1.主攻宠文,视角偶尔会拓展开。
2.慢热型,此情绵绵无绝期,方可久久流长。
3.主受先动心,一步步试探一步步沦陷,咋们的高冷王爷主攻会慢慢倾倒在他脚下的。
4.成王之路虽然长,但两人的温馨是少不了的,还有养子玉萌子和宠物慕容黑前来助阵,为这一条充满嗜血的路熏染欢笑、人情滋味。
5.第三者太过强大,请别女干笑。反派有些蠢,勿喷。偶尔狗血,可撒。
6.坚持1V1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策、玉清风、 ┃ 配角:司徒胤、夜灵犀 ┃ 其它:蓝颜、万寿无疆
 
  一吻终身
 
  那一天是慕容策一辈子都不会的日子,天下大雨,狂风雷电频频响在冷宫之上。年仅八岁的他跪在雨中看着自己的最爱的女人,年幼的他不懂,一味的哭着,哀求着那高高在上的父皇饶过他母妃。
  小小的手抓住金黄色的衣摆,哭道:“父皇,是孩儿做错了事情,是我烧了您的龙袍,是我陷害四哥,求您不要让母妃死,好不好?孩儿一个人承担一切罪责。”
  威严的慕容熬冷冷的瞥着脚边的孩子,有些厌恶的一脚踹开,像是踢开恶心的东西,小小的身躯直接滚到一边,口吐鲜血。
  林昭哭着爬到慕容策身边,将他搂紧怀里,说道:“羽笙,我的孩儿,谁让你出生在这个无情的地方?把天下最绝情的男人叫爹。”
  慕容熬的贴身公公王成看了一眼慕容熬,不忍去看雨中可怜的母子。
  “没有杀了他,不是朕宽容大量,而是看在帘妃苦苦哀求的份上。如今,你想要他离开冷宫,那所有罪责你一人承担。”
  绝望的林昭脸上的眼泪和雨水已经分不清了,拿着瘦弱的身子将慕容策护在怀里,对慕容熬的话只有无尽的绝望。“羽笙只是个孩子,是非善恶不分,可到底是何人做错了,皇上从未想过追究?倘若臣妾的命能换羽笙出冷宫,臣妾,了无遗憾。”
  慕容熬冷冷一哼,转身离开,只扔下一把匕首在林昭身边。
  慕容熬一离开,冷宫唯一的宫女英雀跑到雨中说道:“娘娘,快进去吧!五皇子淋不得雨。”
  林昭呜咽着把慕容策抱入屋内,几番收拾后,林昭无力坐在床边看着她唯一的牵挂。这个孩儿是她的命啊!要真让他一辈子被关在这冰冷的楚云阁,作为母亲会痛不欲生。既然广揽愿给她的孩儿一次机会,她不会去恨慕容熬的绝情。
  英雀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姜汤进来,小声说道:“娘娘,喝些吧!”
  “都是将死之人了,喝与喝有何区别吗?英雀,我走后,你要好好看着羽笙,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娶妻生子。”
  不忍心的英雀眼泪落下,哽咽道:“英雀定不负娘娘重托,哪怕拼了这条贱命也会让五皇子长大成人。”
  有了英雀的话,林昭欣慰的轻笑,伸手抚摸慕容策的脸蛋,眼中的幸福似是从未变过,还是那么浓烈。
  “把羽笙最喜欢的那件白落名裳取出来,我要让羽笙永远记着他娘亲的最美的时候。”
  “是。”
  一颗颗眼泪落下,将抹上去的胭脂冲刷,英雀试了几次都未能成功,只得作罢。
  盘了发髻,戴了金步摇,穿了白落名裳对着铜镜无语凝噎。
  出了寝殿的慕容策立在她身后,像明白了一切,不再哭闹,反而很安静的立着。“母妃,你安心的走吧!羽笙,一定会长大的。”
  旁边的英雀捂嘴泣不成声,倒是林昭转身含笑看着慕容策,起身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望着他“羽笙会听母妃的话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念书,跟着长苏师父和苏苏学武对吗?”
  “我会的。”
  “真是乖孩子!”林昭欣慰的摸着他的脸颊,“能亲亲母妃吗?”
  慕容策眨眨灵眸,凑上前在她脸颊处落下深深的一吻,眼中没有泪水,没有无助,有的是不属于孩子的果断和隐忍。
  看着他这样,林昭可以好好走了,从袖中取出匕首对着腹部,她笑着说:“记着,只有站在最高的位置才能为所欲为。不要恨你父皇,他是个君王,把你囚禁起来只是一时糊涂,知道吗?”
  “嗯。”
  匕首刺入腹部,林昭脸上神情微微一变,含笑将慕容策一眉一点记入脑海。
  慕容策就那样看着最爱的女人带着最美的笑倒下,她的脸上没有任何不甘和恨,只有一片淡然。
  走出冷宫的那刻,接他的左丞相方重和御史中丞吴青纷纷上前。
  “五皇子。”方重声音带着点沙哑。
  慕容策却笑道:“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站在那个位置上面,母妃的死绝不会白费。”
  吴青弯身把他抱起,说道:“羽笙,老子绝对会让你长大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自那时起,慕容策便决定要高高在上,掌握所有人的生死。既然慕容熬可以如此绝情对待他们母子,那他就学会六亲不认。
  不管旁人如何评论他,他都不会去在乎,因为这个世界只有王者才最有资格万寿无疆。
  /
  灯火之下,一位紫袍男子缓缓睁开眼睛,将一眸犀利尽数散去。
  他眼前的男子看着他,似是有些担忧。
  “恭苏,事情办完了吗?”此人正是长大后的慕容策,而眼前那位是他的同门同师、自己最信任的下属恭苏。
  “一切皆已处理妥当,该杀的一个不留。”
  “很好。慕容央伺只是一个开头。”慕容策幽幽说道,伸手合上桌上的书册。
  恭苏点头,又问:“王爷,你方才……可是想起当年的事情了?”
  血腥的当年无数次在慕容策脑海重演,但多年过去这些痛苦和隐忍、不甘已经麻木,只当是往事而已。他起身说道:“是。我出去走走,你通知南宫去洛阳宫监守太子。”
  “好。你早去早回。”
  慕容策应下后才从旁边取过白色披风披上出了门,恭苏也随之出门。
  昏暗的街道上没有任何人,可只有这个时候,慕容策才能感受到一个普通人的无忧无虑,漫步走上帝都最出名的奈何桥上,桥上的灯笼吧四处照亮,也将他的身影拉长。
  望着河中掠影,孤傲而淡漠的心中因当年那一场雨而荡起丝丝涟漪,慢慢的溢出诸多的感叹、惆怅和无奈、坚决。
  正是浓愁时,耳中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他收心侧头看去,只见一青绿衣裳的男子匆匆从昏暗的灯火之中跑出来,他步伐轻快带着急促和恐慌,青丝凌乱的散在肩头随着清风肆意飘扬。
  那人提起衣摆上了台阶,在仅剩三步时忽然抬首看向他,像是看到希望似的微微一喜。
  在慕容策未料及时,那人伸手抓住他的肩膀速速调转身子将他自己禁锢在慕容策和桥栏之中,慕容策只觉嘴唇多了柔软而温热的东西,停在那没有动。
  “明明就是这个方向,怎么……人去哪了?”此刻,五个黑衣人握刀跟随了过来,并未瞧见人,有些着急。
  一人道:“他不会跑太远,去桥那边看看……”
  五人匆匆上了桥,掉在后面的那人错过他们后又止步后退。
  慕容策如此也是明白怀中人的目的,也不知为何会施手一把将他的头藏入脖颈间,凌厉的眼睛看向那人。
  犀利而深邃的眼神宛若一把涂满毒/药的匕首,锋利的寒光刮的脸疼,那人不由后退一步。
  慕容策挥袖间,一把紫色长剑从袖间飞出直直比着那人脖颈“哪家的奴才竟敢扰本王好事?”
  那人本就对此人有几分猜测,闻声后,更是双腿打颤,胆战心惊的说:“小人无意扰王爷兴事……只是”一句未完,脖颈间的剑已快速削去他的脑袋直直落入水中,而在大鼓鲜血喷出来时慕容策收剑带着人消失在朦胧夜色之中。
  添香院中一抹黑影落下,灯火葳蕤之中映出一人俊美无双却冷若冰霜,一人青绿衣裳带着鲜血容貌可谓天女之巧功而绘出,碎发贴着脸颊,丝丝青丝挂在睫毛上迷蒙了他眼前的灯火。
  一个锦衣丫鬟入到屋内摆好茶品,再施礼褪去,一切毕恭毕敬,没有丝毫的不敬。
  丫鬟掩上门,将一夜宁静掩在外面,徒留满屋的怪异。
  “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遭人追杀?”许久后,慕容策端起白玉茶杯抿了一口茶,润了口舌才开始询问坐在对面的男子。
  男子低首借着满屋琉璃灯中落出的光看着杯中倒影,仿佛看见自己满身狼狈和恐慌,迟迟才道:“玉清风,我叫玉清风。”
  慕容策显然也不着急玉清风的回答,他很有耐心的做任何事情,包括等别人的回答,却在听闻此人回话后,凤眼之中闪过一丝狡黠和算计“玉府二公子。”
  玉清风像是与慕容策没有在一个世界,自己伸手捧起茶杯,将温热的茶水倒入口中,饶是茶水溢出口腔也没有停止,好像渴了很久很久需要一杯水来浇灌干涩到裂纹的心。想起那一幕,他还是忍不住不安,最后呛得直咳嗽,好不狼狈。
  慕容策看着他,像是乱世之中见死不救的旁观者一般,淡漠而绝情。
  “煜王,我们做一场交易如何?”待咳嗽停止,玉清风用袖子擦去嘴角的残迹,抬首时冷清的眼睛瞟向对面的人。
  他听闻当今煜王俊美无双,文武双全,在朝中几乎是一手遮天,权倾朝野快至。他从小亡母,不被皇帝所宠,却长的出类拔萃。
  今日一见,他给人的感觉便是高高在上的蔑视睥睨天下的统/治者。
  “你拿什么跟本王做交换?”玉府二公子慕容策只是听闻过却从未见过,更没想过有一日他们会以这种方式相遇,忽闻他要做交易,他倒惊奇、
  “拿我的命。”
  “哦?”慕容策故意拖长尾音,“你的命对本王无所用处,要你作何?若是论交易,你何不另寻他主?”
  玉清风道:“我知道你需要我,难道,你不想要玉清境听命于你吗?玉清境手握五千精骑,帅兵攻退蛮胡侵扰,其父为朝中三品文官,其长姐为皇之诺妃……如此一块肥肉,无疑不是你们几位王爷眼中的圣物,你当真要让之与他人?”
  慕容策眼无波澜,只道:“连自己长兄和父亲都会算计的人,本王若是留于身侧,岂不是养虎成患?何况,你所说的肥肉于本王而言可有可无.”
  “那你要如何才会答应?”这是玉清风唯一的机会,可在此人眼中却是可有可无的。这让玉清风着急、
  “看在与玉清境的份上,本王留你一宿,明日一早自行离开。”慕容策起身拂袖负背而立,大有睥睨之境“你的交易到此为止。”
  玉清风看向那人傲然的背影,眼中有太多落寞。
  离开添香院时,恭苏从黑暗之中跃下落在慕容策身边,不解的说道:“王爷明明需要玉清境,却为何拒绝那人?”
  慕容策道:“若让他轻易得逞,岂不让他以为本王十分需要他。本王怎可能让人牵制?你明日去玉府一趟,将他的身世查清楚。”
  “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