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长篇)高冷兄长霸道拽+番外 作者:花衣吹笛人

字体:[ ]

 
风格:男男  架空  高H  正剧  家族  宫廷
 
简介:
帝王兄X男宠弟
兄的设定是偏直男,傲娇,略迟钝
弟是柔弱受,偏执,敏感,痴汉
简单概括剧情——
日久生情
详细概括剧情——
哥哥:我不喜欢你为什么会上你-_-|||
弟弟:你喜欢上我又不是喜欢我QAQ
本文上半部分是剧情,下半部分是肉~
有小虐,结局HE~
    
    第一章  宗凌的场合(一)(骂我我就欺负你儿子)
    
    午后刮起了大风,宗凌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在岳将军的校场上得了少年组比试第一名,此刻的心情十分舒爽。
    宗凌背着一杆枪,人和枪一样挺拔,枪头的烈烈红缨被吹得四处摇摆,少年人的黑发也在大风中飘荡。
    他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还没有背上的枪那么高,但五官生得很英挺,已经能看出将来会是一个刚毅男人的模糊轮廓,浓密的眉头紧紧蹙着,像在思索着什么深沉的问题。
    最重要的那双眼睛漆黑如墨,无论看向哪里都显得炯炯有神,给人一种颇为成熟的错觉。
    事实上,他此刻脸上看似严肃的表情不是在故作深沉,而是因为——疼,真的疼。
    刚才在校场上,他连续打赢了六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就算对方全是草包,他也挨了不少拳脚,一揭开衣服就会发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先前在众人面前还能尚且忍耐,现在只剩他一个人了,端了半天的“我最厉害”的表情终于裂了。
    天气恶劣,在路边摆摊的小贩纷纷收起了摊子,巷道左右显得比平时冷清很多。走出这条巷子,便是云州通判宗仕林的住宅,也是宗凌的家。
    宗家不大,比起普通百姓人家只是多了一个院子。宗凌刚转出巷子,就听到前院里传来宗仕林捏着嗓子背书的声音。
    “右转平摆……丁步抱剑……弓步平刺……真儿,剑尖歪了!来,看着爹。”
    一听到这个声音,宗凌就停下了脚步。他从小就皮,性格又倔,一直不讨宗仕林的喜欢,他不想今天的好心情被破坏。
    宗凌站在墙角听了一会儿,发现宗仕林今天不是在背书,而是在教宗真练剑。
    真是好笑,向来视武夫为叛乱分子的宗仕林竟然在教儿子练剑!
    以往只要宗凌一拿出父亲留下的饮血枪,铁定会遭来一顿臭骂,看来是最近的形势越发严峻了,容不得宗仕林这个迂腐书生继续天真下去,这才萌生了教儿子练剑的想法吧!
    宗凌偷听了一会儿院子里的动静,忍不住探出了头,十分没好气而又十分诚恳地说:“宗真,你干嘛异想天开跟自己过不去?还是快滚回学堂去念书吧!”
    听到他的声音,正在调整剑身高度的少年吓得手一抖,差点没把手里的剑扔出去。他急忙转身,一双明澈如水的眼睛紧张兮兮地看了宗凌一眼,马上又把头低下,像蚊子一样轻哼哼:“哥、哥哥……你回来了……”
    宗仕林见状,怒视院门口的宗凌:“又去哪里野了?一回家就不得消停,做什么吓你弟弟?”
    宗凌:“这样都能被吓到?那家里的猫猫狗狗岂不是每天都要被我吓死一次?”
    宗仕林气得差点要用手里的书打他,训斥道:“我宗家世代书香门第,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不知礼数的莽夫?”
    宗凌轻飘飘地看他一眼,小声嘀咕:“我本来就不是你生的,我爹是顶天立地的大将军,才不是你这个整天只会念几句圣人之言的酸书生。”
    宗仕林虽然没听全,但有几个“我爹”、“将军”之类的零星字眼飘进了他的耳朵,他便知道宗凌又在比较他的两个爹了,而且一定对自己没什么好话,怒火越来越盛。
    “岂有此理!”宗仕林一指祠堂的方向,质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爹……”宗真见状不妙,小声地喊了一声,又拉了拉他的袖子,试图平息他的愤怒。
    宗凌脖子一横,脸色颇为骄傲地大声说:“我今天在岳将军那里得了第一名!打赢了云州城所有跟我差不多年纪的人!”
    宗真一怔,随即眼睛发出亮光。他哥哥虽然念书不行,拳脚功夫还是很厉害的,如今听说他比云州城里所有的孩子都要厉害,心里不禁涌起一股钦佩之意。
    “你……”宗仕林瞥见小儿子的表情,刚被压下去的怒火又冒了上来,“第一名很了不起是不是?你身为宗家子孙,却成天和一群莽夫打架,还为此得意?给我滚去祠堂,好好在列祖列宗面前反省一番!”
    说罢,他又转身用书本敲了敲宗真的头,连带指责:“别在这儿杵着!赶紧回房间看书!记着,你将来是要登科及第、报效朝廷的人,和那些喜欢自毁前途的废物不一样,不要被人带坏了!”
    “是、是!”宗真猝不及防挨了一下打,忙不迭地低头认错。
    教训完两个儿子,宗仕林有些不放心地又看了宗凌一眼,见他没有再顶嘴的架势,这才回身进屋。
    岂料,他一走,原本阴沉着脸的宗凌突然抬起头,不怀好意地看了对面的宗真一眼。
    宗真被他看得心里惴惴不安,正要出言询问,宗凌反手取出了身后的饮血枪。
    长枪在身前荡开半个圆,宗凌跨步挺胸,对宗真道:“出剑。”
    宗真吓了一跳,他怎么打得过宗凌?当下就抱着剑拼命摇头。
    “他说我是废物,我倒要看看,他亲自教出来的宝贝儿子又能好到哪里去!”说罢,宗凌眼中冷光一闪,不管对面的宗真如何反应,手腕一翻,森冷的枪头便刺了过去。
    宗真见状,下意识横剑格挡,却被枪上传来的大力震得后退了两步。他一时手忙脚乱,把剑挥得乱七八糟,只听当当几声,宗凌倒也没伤着他,只是枪枪都戳在他的剑上,没两下就把他的剑打掉了。
    “砰!”短剑落地,宗真也狼狈地摔倒在地。
    宗凌向前一步,枪头指着宗真的细嫩的脖子,居高临下地道:“过不了多久,他就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冰冷的寒气直逼命脉,宗真望着宗凌,连呼吸都很小心。这个时候,他不是不怀疑宗凌有把自己一枪毙命的可能。
    宗凌冷冷地看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收回了饮血枪。他站在院子里,望了家里的正门一会儿,转身向狂风肆虐的外面走去。
    等他走后,宗真摸了摸右脚的脚踝,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他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短剑,有些茫然地望着宗凌的背影。
    宗凌不喜欢念书,一直拖到宗真也到了学龄才踏入学堂的大门。然而,就算跟了夫子,宗凌照样上树掏鸟下河摸鱼,还把夫子的胡子给烧了。
    宗仕林气急败坏,把他抓回去教训了几顿。可惜宗凌屡教不改,终于,在一次偷喝酒被夫子发现了之后,宗仕林再也没让他进过学堂。
    宗真倒是一直都知道,宗凌心里很向往那个早逝的亲生父亲,想当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奈何他的母亲给他找了个秀才做继父,这无疑断了他的将军梦。
    每次被宗仕林骂了,宗凌都会跑出去练枪,今天一定也是这样。可是他气得狠,走得急,没发现宗真的脚崴了。
    跟他打架摔的。
    这下好了,宗真一整天都不敢在父亲面前出现了。
    
    第二章  宗凌的场合(二)(弟弟的白屁股嘿嘿嘿)
    
    为了参加今天的比武,宗凌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现在眼看要傍晚了,他的肚子都快饿瘪了。
    本来打算先回家填饱肚子再考虑岳将军的那个提议,没想到被宗仕林骂了一顿,他的心情十分阴郁。
    从一个还没来得及收摊的小贩那里摸了半块冷掉的大饼,宗凌根本没注意菜馅的那股馊味,狼吞虎咽般几口就下了肚,然后扛着枪大摇大摆地出了城。
    云州城外有条河,两岸绿树葱郁,青草离离。平时没事的时候,宗凌就爱往这边跑,摸鸟蛋、抓河虾,什么都能玩,当然他玩的最多还是手里的这杆枪。
    刚在宗仕林跟前挨了骂,宗凌憋了一肚子火,取下长枪就在河边练了起来。少年人身材矫健,肌肉结实,一套枪法打下来,真算得上是虎虎生风。
    兀自练了一会儿,出了一身大汗,宗凌的心情平静了些,这才想到刚才是不是对宗真太凶了点。
    宗真跟他是没结过梁子的,相反,那小子还有点黏宗凌。话说回来,这个年纪的少年,哪个心里不向往宗凌这样无法无天的性子?
    就算在老一辈人看起来离经叛道了些,但到底是自由的。可惜宗真没有那个勇气,他爹眼睛一横,他就老实得像个鹌鹑一样,能在书桌前坐一整天。
    宗凌一直觉得不可思议,同时又觉得这个人真是很好欺负。
    “谁让你老子骂我,我就欺负他儿子。”
    宗凌想着,又板起了脸,反手一枪刺了出去。
    正准备把这套枪法练第三遍,一滴冰凉的水珠啪的一声滴在了宗凌的脑门上。宗凌一摸额头,抬头一看,天上乌云密布,眼看就要下大雨。
    “该死!”宗凌收了枪,卷起裤腿,风风火火地往城里跑。
    还没到城门口,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噼里啪啦的水珠狠狠拍打着沾满了风尘的地面,大街上迅速积起了一滩泥泞的污水。
    匆忙的人们从街上跑过四下躲雨,冷不防就能被溅上一身的脏水。
    宗凌不管不顾,拎着衣摆就往污水里冲,溅起无数水花,沿路惹来一片叫骂。
    等他回到家,差不多快是饭点了。宗凌被淋成了落汤鸡,身上都能拧出水来,哪里顾得上吃饭,一个劲儿地往厨房后头跑。那是家里的沐浴间,和厨房相连,正方便烧热水。
    宗凌想也不想地一把推开了紧闭的木门,立刻就要扒掉身上的湿衣服。
    突然,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惊呼声,夹杂着一丝紧张和害怕。
    宗凌循声望去,只见前方站着一个白白嫩嫩的人影,不禁怔了一下。
    外面下着大雨,间或有冷风呼啸着吹过。宗凌推开门的一瞬间,屋里的烛火就被溜进来的冷风熄灭了。
    借着昏暗的天光,宗凌看见了刚从澡盆里出来的宗真,身上一丝不挂的,正一脸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瘦削的肩膀,挺翘的臀部,股间露出了青涩而小巧的*物,还有那双略显干瘦的小腿……
    宗凌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打量着宗真的身体,莫名想道:“果然是个连太阳都没晒过的文弱书生,跟他爹一样身上长不了几两肉,皮肤居然这么白……”
    “哥……”宗真颤抖着声音喊他,眼看都快哭出来了。
    宗凌还在走神呢,宗真已经反应过来了,手忙脚乱地拿起屏风上的衣服披上,并用外衣捂住了羞耻部位,一张白皙的脸硬生生涨成了猪肝,说话的时候连声音都在发抖:“对、对不起……我……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