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仗势凌人+番外 作者:软炸团子

字体:[ ]

 
内容简介:  
天然黑少侠攻x贱兮兮小人受。受很欠,攻很甜。he完结倒计时中~
    
    第1章
    
    南水镇有个姓赵的大财主,手下一条走狗,名唤赵七。
    这赵七是赵府上一名管事,整日借着主子的名头在街上厮混。手下聚集了一伙地痞流氓,专干些欺男霸女的勾当。
    岳听松初来南水镇时,就知道了这么个人。
    那时他在路边一家面摊吃面。最便宜的阳春面,一根根吃净面条,喝了两碗面汤,想要续第三碗的时候,老板让人一拳差点揍到锅里。
    “老头,你欠赵家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啊?”一个听起来就不正经的声音怪腔怪调地问。
    岳听松抬头一看,这声音果然有个很不正经的主人。年纪倒不大,也就二十来岁,长着一张不正经的脸,一双不正经的眼睛,斜着脑袋看人的样子,让人只能在心里暗骂一句好不正经。
    “七爷……”老板左脸肿起高高的一块,还是连连赔罪,“小人老婆已经回娘家筹钱了,您就发发慈悲,宽限几日、宽限几日吧。”
    那位七爷斜倚在一张桌子上,满不经心地看着自己的手指。那双手在阳光下白得耀眼,十指纤长,漂亮得竟让人一时间移不开眼睛。
    “宽限几日?你都让我宽限多久了,这让我很为难啊。”他玩着手指说,“这样吧,你先跪下给我磕三个头,叫声爷爷。我再考虑考虑。”
    那老板面如土色。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大街,四下里不少街坊邻居。他今天这一跪,往后在南水镇再也抬不起头来。
    似乎是发现了他的迟疑,七爷身边的那群打手呼啦一声围上来,抄起一条板凳就要开砸。
    “不要、不要啊!”老板双腿一软,扑通一声瘫在地上。
    七爷使了个眼神,那些人也不把板凳放下,就拿在手里,凶神恶煞地瞪着面摊老板。
    自己顶多丢了面子,可没了摊子,家里的孩子老婆就要饿肚子。他哆哆嗦嗦地挪了挪腿,就要给那年纪几乎可以给自己当儿子的年轻人磕头。
    “爹爹——”一声嘶喊。
    岳听松跟所有人一起转头,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身后还背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娃。这小少年唇红齿白,长得极是俊俏,可胆子却不小,挺身挡在自己父亲身前,恶狠狠地瞪着七爷。
    “哟,你来了。”依然是漫不经心的腔调,可里面隐含了一丝喜悦,“我让你考虑的事,你想明白了吗?”又对脸色煞白的面摊老板说:“我看你长得也不怎么样,倒是很会生儿子。好好劝劝你儿子吧,他要是同意了,你以后就是赵府的亲家。既然是一家人,那点银子,我也不好意思收不是。”
    人群哄一声炸开,朝着当中这三人指指点点。那对父子羞愤不已,可被众口痛骂的另一个人,却依旧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
    岳听松就是这时候听到了赵七的名字。
    这人倒是很符合书上铲女干除恶的标准。他想。临下山前,师父给了他一本书,说是当大侠要做的事情都在这里面。岳听松的武学越高,于人事就越是不通。他知道自己这个短处,所以时时翻看,日日学习,从不敢有丝毫懈怠。
    按照书上的说法,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冲上去,一脚将这个恶人踹翻,打得他跪地求饶,再不敢为恶。
    于是岳听松就这么做了。
    -------------------
    雷点警告:文中有np,ntr,微sm内容,若踩中雷点,请及时关闭网页,在此深表歉意!
    非常感谢阅读~~
    本文致敬complex大大的《罗六》,文笔超棒,肉特别香!然而牵挂多年,填坑无望,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再次保证,全文无任何形式的抄袭,欢迎监督~
    (2016.5.7添加)
    
    第2章
    
    他将人骑在身下痛打的时候,还有点意兴阑珊。那几个打手根本就不成器,自己打翻两个,跑走了五个。只有这个为首的赵七,还傻愣愣地呆在原地,好像完全没有回过神来一样。
    他一脚过去,赵七应声而倒,一拳就落在他腰上。岳听松看他腰细,特意减小了力道,怕把这人直接打成两段。
    “你敢打我?你竟敢打我?!”赵七扯着嗓子喊,“你知道我是谁,敢在老子头上动土,老子扒了你娘的坟!”
    岳听松从没见过他娘,如果赵七真能找到他娘的坟,他说不定还会谢他。虽然他自小长在深山,可一路走来,也听得出是骂人的话,就将人拎起来翻个个,用膝盖顶着肚子固定住,接着就一巴掌狠狠拍在屁股上。
    “哎哟!”赵七嚎了一嗓子,泪花都要冒出来,“你这个被狗肏的畜生,狗.娘养的杀才!老子——啊!”
    岳听松皱眉道:“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听着可不好听。”又是重重一掌落在他臀上。
    赵七越骂,岳听松下手越重。后来对方蔫了,岳听松犹未过瘾,这赵七的屁股紧实圆润,弹性十足,肉掌接触的感觉实在很好,便又在众人的叫好声中噼噼啪啪打了数下。突然,赵七猛地窜动一下,浑身剧烈颤抖,竟几乎要逃出岳听松的掌控。
    岳听松没想到他这时候还有力气反抗,使了点劲让他动弹不得,又是一掌落下。就见赵七两条长腿一阵乱蹬,脖子高高昂起,一声闷哼之后,身子彻底软了下去。
    咦?
    岳听松直觉有什么事情发生,迟疑地停下,惊疑不定地打量着摊在自己膝头的赵七。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异样,悄悄探手下去一摸。
    这方才还不可一世的赵七,裤裆居然湿了。
    岳听松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并没闻到什么腥臊味道,只能觉出一股隐约的麝香,一时间不由有些发慌,好像自己倒变成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他伸手捏住赵七的下巴,强迫他微微转过脸。
    这人紧紧闭着眼睛,一滴泪将落未落地挂在长长的睫毛上,白.皙的脸颊涨得通红,嘴唇被牙齿咬得又红又肿,竟隐约显出点艳色。良久,才微微睁开眼睛,迷迷瞪瞪地朝他一瞅。
    这一眼好像含着千钧的力道,让岳听松一下子松了手,连心脏都被击得一阵乱跳。他疑心这是什么邪门武功,不敢再看,提气纵身,整个人化成一道虚影飘飞而去。直到引起的惊呼声被落在身后老远,岳听松略略放慢脚步,才发觉自己面红耳赤,似是在这料峭春寒里中了暑。
    
    第3章
    
    入夜,明月高悬,遍地白霜。
    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落在一户人家的屋顶上,远眺着赵府的大门。
    不愧为远近闻名的大财主,单这扇门就显出十足的气派。一对石狮威严地耸立两侧,门上的铜钉在月色下闪着微光,像是一排排森森的牙齿。不仅整个南水镇,乃至扩散开去半个星旺州的财运,皆汇集此处。
    赵府的主人不好惹。可岳听松还是来了。
    他要找赵七。
    事实上,岳听松刚刚还在暂住的大通铺上辗转反侧,人生头一回无法入眠。手指上仿佛还残留着点柔滑细腻的触感,又忍不住一遍遍回想白天的情景。
    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事情师父没有教过,书上没有写过,他左思右想,最后觉得还是直接询问赵七再好不过。
    所以他出现在了这里。
    赵府占地甚广,屋宇重重,岳听松原本打算避开辉煌的主屋,可夜风却捎来一点熟悉的声音。
    他悄无声息地落在全镇最气派的屋顶上,掀起一片全镇最贵的瓦,朝里面看去。
    赵七呜呜地叫着,他的手脚被绳子绑在桌子的四个腿上,像是一只肚皮朝天的青蛙。
    可他比青蛙好看的多。四肢修长,骨肉匀停,全身上下竟然如一整块白玉雕成,找不见半点瑕疵。
    一个身着劲装的年轻人正站在他腿间,两只手各抓着一根洁白的大腿,腰部耸动地撞击着。
    他撞得又快又猛,带得那张结实的木桌都随着他的动作晃动不休。岳听松看得清楚,每撞一下,赵七就浑身颤一下。也不知道他这样给人弄了多久,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本就白.皙的躯体镀上一层淡光,在烛火照耀下,岳听松只想到四个字。
    活色生香。
    渐渐地,他体内有种奇怪的感觉翻涌上来。于是立刻静气凝神,运功压下这股不适,方继续看下去。
    “老爷、老爷……”终于,赵七开始断断续续地求饶,“奴才不行了,奴才知罪,求老爷息怒。奴、奴才再也不敢了。”
    床帐内传来一声极轻的冷笑:
    “呵,你知什么罪了?”
    年轻人顿了顿,似是极艰难地停下了动作,将*物从赵七体内抽出,岳听松眼见得他带出一道白浊湿痕,在那依旧微微颤抖的大腿上擦了擦,方恭恭敬敬地退到一边。
    赵七摊在桌子上,喘了会气,双眼终于聚了点神,才慢慢说:“奴才不应该光天化日抢人家儿子。可老爷,那小子长得甚是水灵,您若是见了——”
    “就不会肏你了是不是?”床帐一掀,一名身材精壮的男子慢慢踱了出来。
    这男子看起来比赵七大些,面目极俊。但或许是因为容貌太过俊美,反而带了三分煞气,成了十足的威严,令人见之生畏。
    岳听松认得,他正是赵府如今的主人,星旺州巨富,赵禹成。
    只见他走到赵七面前,低头看着仍在流出白液的*口,嗤笑一声:“都松得合不拢了,还护着不让人肏。”
    赵七动了动腿,似乎是想并起双腿,可他被绑得很是严实,最后只让更多阳精流了出来,一时间滴答作响,竟在地上积成小小的一滩。
    “哼,你应该庆幸,如果今天把人带回来,让他初次尝荤的人就是你了。”赵禹成冷笑一声,手缓缓抚过赵七的胸膛,把玩着这具好似玉脂凝成的身躯。眼见这人微微放松了,冷不丁在红肿的乳首上狠狠一拧。
    “啊!”赵七一声惨叫,全身痉挛一般猛烈挣动起来,“我不敢了,饶了我,饶了我吧!”
    岳听松看着奇怪。方才这人后面那地方容纳了那么大的东西,过了这么久才开口求饶。可如今只被赵禹成一拧,就变成这样。
    这反应,似乎大了些。
    赵禹成好容易放手,赵七立刻瘫了下去,脸上全是泪水,全身哆嗦得厉害。
    “你知道错在哪了?”赵禹成缓声问。
    “我、奴才不敢,不该管老爷的事。”赵七低声下气地说。
    回应他的,是落在余痛未消之处的重重一掐!
    “停、停下!求你了,求你了!”赵七又像脱水的鱼一样挣扎起来,声音都变调了,“老爷,老爷,我不该在街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